<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杨?#26377;?#35828; ·男神强势撩:高冷娇妻,夜夜宠! ·重生神女之当归 ·红楼林家夫人 ·都市之点石成金系统 ·快穿之美人如婳 ·植物大战僵尸英雄:兵器之争 ·都市无敌雷尊 ·异界之神兵无敌 ·圣斗士之守护一切 ·幻世录之绝不低头 ·绝世神王 ·镇世仙帝 ·一念斩苍生 ·不死夜 ·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郑刚令和李日知正说话间,外面一辆马?#20302;?#20102;下来,这马车正是六分医馆的马车。

    李日知叫道:“爹,娘,你们回来啦,我?#21496;死?#20102;!”一边叫着,一边接出了门外。

    郑刚令有段时间没有看到妹妹和妹夫了,他微笑着也从医馆里面走了出来。

    车马打开,先下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看?#20808;?#27604;郑刚令小上几岁的中年男子,同样的文?#26102;?#24428;,此人便是李日知的父亲,李正纯。

    李正纯?#25104;?#20805;满了疲惫,但看到李日知和郑刚令,却立即露出了喜色,他笑道:“雨铭?#37073;?#20320;从州里回来了,办事办得可还顺利?”

    郑刚令走上前来,也笑道:“正常述职罢了,倒也没什么麻烦。坦然贤弟,你这是刚刚出诊回来?”

    李正纯表字坦然,而郑刚令表字是雨铭,两人多年好友,又是实在亲戚,所以?#23478;?#34920;字相称。

    李正纯道:“是啊,有户人家的孕妇难产,情况危急,所以我亲自跑了一趟,还带着阿奇一起去的。”

    说话间,车里面又出来一人,是位三十余岁,保养得很好的中年贵妇,便是李日在的母亲郑氏,闺名阿奇。

    郑氏同样是满?#36710;?#30130;惫,她下了马车,对郑刚令道:“阿?#37073;?#20320;从州里回来,不在家里休息,怎么跑到我这里了。”

    郑刚令看了看妹妹,见她确?#36947;?#20102;,便道:“我从州里买到了?#23047;?#22909;墨,特地给坦然送一块过来,你帮着孕妇接生了?看你现在急需休息的样子。”

    郑?#30456;?#20102;声,拉过一旁的李日知,道:“阿兄你和郎君聊吧,我们娘俩进去休息休息,晚上一块儿吃饭。”

    说着,她带着李日知穿过医馆正堂,去后院的内宅休息,可李日知却表?#33285;?#19981;累,还想去前面看店,郑氏便没再让他相陪,她疲倦得很,确?#25932;?#35201;一个人好好睡上一觉。

    郑刚令和李正纯进了医馆,郑刚令问道:“那孕妇难产,你们医好了她?”

    李正纯点头道:“医好了,胎位不正,所以难产,而且是两个大胖小子,生了整整快一天,所幸母子平安,我和阿奇虽然累些,却也值得。”

    说道这里,李正纯象是想起了什?#27492;?#30340;,转头看向蹭进屋来的李日知,哼了声,道:“日知,今天出诊那家,是东城的老刘家,你有印象吧?”

    李日知听到那孕妇生了对双胞胎,他从后面溜回来,就是为了听这个消息,听父亲问话,他笑嘻嘻地道:“他从儿子这里买走过两粒必男丸,现在正好生了双胞胎儿子,这说明儿子的药好使啊,他?#20204;?#33258;来谢我才行,还要给我两贯钱呢!”

    李正纯叹了口气,对郑刚令道:“雨铭?#37073;?#20320;看看他,不过才十岁,就已然顽皮成这个样子,以后可怎么接手我这家医馆,他这不是想当大夫,他是想当个神棍啊,卖什么必男丸,这不是胡闹么!”

    郑刚令却呵?#20999;?#36947;:“我倒不这么觉得,日知这也不算是骗人,吃了那必男丸,不生儿子不给钱,生了儿子虽然不是那药丸的功?#20572;?#20294;?#20204;?#26469;给日知,也算是感谢他的一个采头罢了,算不上顽皮,至于说到胡?#37073;?#21035;人家的孩子想这么胡?#37073;?#21364;也没这份聪明啊!”

    李正纯听郑刚令夸自己儿子,心里满是高兴,可?#25104;先?#19981;肯表现出来,仍旧摇头,道:“管不?#27515;玻?#31649;不?#27515;玻?#36825;才十岁就如此,要是再过几年,还不得蹦上天去,没法管他了,我的医术他不好好学,以后看他凭什么吃饭。”

    郑刚令看了眼旁边嬉皮笑?#36710;?#26446;日知,又看了看正在暗爽的李正纯,他道:“日知以后倒是不必非当医生不可,好好读读书,考个进士回来,那岂不是前程远大,说不定到了我这个岁数,已经当上刺史了呢!”

    李日知很郑重其事的点?#35828;?#22836;,道:“?#21496;耍?#36824;是你看?#22969;?#30333;,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想得美,就凭你还想中进士?我看你就会拿本《易经》装相儿,尽骗别人买你的必男丸!”李正纯道。

    “爹,你这话说得不对了,我哪有骗他们,我说?#20204;?#28165;楚楚,这药丸叫麒麟丸,是他们非要叫成必男丸的,麒麟,有公也有母啊,所以,我哪有骗他们,只不过他们胡想?#21307;校?#25105;没有纠正而已!”李日知大声抗议,他真的没有骗过人,

    他说得振振有词,理直气?#24120;?#21548;?#32654;?#27491;纯一个劲儿地摇头,始终认为儿子卖的就是假药,虽吃不倒人,可也对六分医馆的名声有损,必竟这里是医馆,而不是卦馆。

    郑刚令道:“坦然贤弟,要不让日知去我那里住上些时日,由我来教他读书,学着做做文章,你看这样如?#21361;俊?br />
    李正纯想了想,郑刚令是县令,他住的地方是县衙的后院,大唐的县衙差不多都是一种结构,就是前衙后宅,荥阳县衙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李日知去郑刚令那里住,就是住进县衙。

    “离家倒也是不远,随时可以回来,那便烦劳雨铭兄了,好好管?#22374;?#25945;这个顽?#26377;?#31461;!”李正纯说道。

    李日知见父亲答应了,他异常高兴,荥阳县衙他以前去过,可比医馆好玩多了,里面的人也多,地方也大,尤其是好吃的非常多,衙门里的有一个婢女特别会做点心,手艺高超。

    李日知往后宅跑去,叫道:“我去和我娘说,我要去?#21496;?#23478;里住段时间,必男丸的生意,让我娘帮着照看些……”

    “混小子,竟然还想让你娘帮你卖假药!”李正纯哭笑不得,他行医多年,名声甚佳,却不成想养出个卖假药的儿子。

    郑刚令却道:“倒也算不上是假药,总比求神拜佛要强,求神拜佛不管生男生女,可都是要先给香火钱的,日知起码后收钱,而且只收男孩的钱,这也算是有良心了,算是个有良心的卖假药的!”

    说罢,他自己都感觉很好笑,忍耐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李正纯笑着摇头,对他来讲,倒是很希望儿子能得到系统的学习,以后中个进士,光耀李家的门第。

    李日知跑到后宅,把正在休息的母亲郑氏叫醒,说他要去?#21496;四?#37324;住上些时日,郑?#31995;?#20063;没什么不舍,荥阳县城?#26893;?#22823;,住的地?#25509;植?#36828;,没什么需要叮嘱的,郑?#30456;?#21999;两声,?#32654;?#26085;知听?#21496;说?#35805;,便接着又睡过去了。

    回到前堂,郑刚令便带着李日知返回县衙。

    荥阳县的县衙不大,整个县衙被分成前后两部份,前面的部份是?#32654;?#21150;公的,后面的部份是?#32654;?#20303;?#35828;模?#37073;刚令便住在后衙,不过,他在任上并没有带妻子过来,所以后衙只有他自己和几个仆人,倒也清静。

    李日知不是第一次来县衙了,尤其是后衙,更是来了无数?#21361;?#36825;后衙地?#25509;?#22823;,里面的仆人待他?#20013;?#28909;,所以他是很?#19981;?#30340;,一进后衙,便直奔厨房,郑刚令家的伙食相当之好,他想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此时天色已然不早,外面夕阳西下,到国该吃晚饭的时候,郑刚令见李日知一进后衙,便往厨房跑,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这孩子是饿了,嗯,自己也饿了。

    郑刚令正想要让厨房正?#23047;?#39277;,却见一个差役小跑着进了后衙,一直跑到了自己的跟前,他便知道,看来前堂是出事了,而且肯定不是啥好事!

    果然,差役见了郑刚令,先?#20999;辛?#20010;礼,然后上前道:“县尊,刚才小的们在护城河那边,救起来个要投河自尽的人,劝了他一番,我们便离开了,总不能一直跟着他……”

    郑刚令不等差役说完,便道:“你们一离开,他便又跳进河里去了,属于非想死的那种人,所以你们?#35805;?#27861;,只好把他带回衙门来了,是不是?”

    差役忙道:“是是,县尊说得对极了,正是这么回?#38706;?#20182;那人要想死,也得死远点儿才好,不跳别的河,非要跳护城河,这不是给咱们找?#38706;?#21602;么,小的们只能把他带回来了!”

    郑刚令点?#35828;?#22836;,如果那个想要自尽的人,真的跳进护城河里淹死了,那绝对会给他这个县令的政绩上大大地抹黑的,差役们把那人带回来,而不是劝走,是正确的作法,免得那人去别处寻死。

    郑刚令道:“执意寻死,自然是遇到了让他难过到极点的事,其中定有原由,把他带到二堂,换上干爽的衣服,本官亲自问他。”

    差役答应一声,转身又小跑着去了前堂;郑刚令则进屋更衣,脱下便服,换上了官服,他刚刚换好了衣服,就见李日知手捧着一块大大的甜糕,边吃边进了屋子。

    李日知见?#21496;?#25442;上了官服,眼睛一?#31890;?#35828;道:“?#21496;耍?#26159;不是出了人命案子,嗯,比人命案?#26377;?#19968;点的案子,你要亲自去问案啊?”

    郑刚令咦了声,随即笑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说来听听,如果说得有道理,那?#21496;司?#35753;你去旁听!”

    李日知咽下嘴里甜糕,说道:“这还不好猜么,都到吃饭的时候了,?#21496;?#20320;还要穿官服,?#24378;?#23450;是有事,而且是急事,否则吃完饭再办不也成么,县里能有?#37117;?#20107;,顶多也就是人命官司,可又没有人击鼓,所以也就不是人命案子,当然就是比人命案?#26377;?#19968;点啦!”

    郑刚令对着铜镜,正了正自己的官?#20445;?#30475;向李日知,说道:“还真让你给?#38706;?#20102;,那?#21496;司?#35753;你去旁听,躲在屏风后面听就可以了,不过,你不要出声啊!”

    李日知非常欢喜,把小胸膛一挺,脆声说道:“好,?#21496;?#20320;?#22836;?#24515;吧,我保证不出声!”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