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杨子小说 ·星战裂空 ·继后守则 ·天才妹妹炼金日志 ·天机战 ·万历恶霸地主 ·开挂反穿日常 ·城里有妖怪 ·奇迹的穿越之神奇宝贝 ·妈妈不让我早恋 ·重生之闲妻 ·快穿:神仙姐姐下凡撩 ·科技神探 ·爱上千年老妖 ·神庙探秘 ·女明星豪门绝恋:头条绯闻 郑刚令很是?#19981;?#33258;己的小外甥,见李日知乖巧听话,便笑道:“等你吃完的吧,嘴里要是有东西,那就算躲在屏风后面,可也没法保证不出声!”

    李日知连声答应,甜糕太大,他没法儿三口两口的吃完,便放在了桌子上,看样子是打算回来再吃,用袖子把嘴巴擦了擦,抬着头看着郑刚令,等着?#21496;?#24102;他去听案。

    郑刚令颇感诧异,小孩子他倒是见得多了,?#19978;?#26446;日知这样?#19981;?#21548;案的,倒是头一回碰到,以前他从没有注意过,李日知有这个喜好。

    郑刚令是坦诚君子,他有感自己太?#36824;?#24515;小外甥了,便拉过李日知来,轻轻拍了拍李日知的头顶,颇有唏嘘地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日知已经这么大了,?#21496;?#20197;前忽略?#22235;悖?#31455;不知你的兴趣是听案,你的这个兴趣?#25346;?#19982;众不同。”

    李日知却摇头道:“?#21496;耍?#19981;是这样的,我只是好奇破案子是怎么回事儿,会不会变成兴趣,现在还不知道,所以不是?#21496;瞬还?#24515;我!”

    郑刚令呃了一声,实在没想到李日知会这么回答,他只好问道:“那你现在的兴趣是什么,?#21496;?#21364;也是不知道的啊,不会是卖专生儿子?#22218;?#20024;子吧?”

    “不是的!”李日知小脸严肃地道:“外甥现在的兴趣是给人算命!”

    “你还是把兴趣变成听案吧,?#21496;?#24895;助你一臂之力!”郑刚令长叹口气,颇有些无奈地道。

    舅甥两个人去了二堂。

    二堂位于大堂之后,是县令专门处理公文往来,还有会客的地方,屋子里的摆设简单,多以书架为主,整间屋子被一座大屏风隔成两个小半间,前半间是会客和办公用的,后半间放着一张胡床,是供县令小憩用的。

    郑刚令让李日知在屏风之后待着,他自己则坐在前半间的书案之后,等着差役把那个寻死觅活的人带上来。

    没等多一会儿,那寻死觅活的人便被带了上来,此时这个人已经换上了干爽?#22218;?#26381;,进了二堂之后,见了郑刚令便立即下跪磕头。

    郑刚令摆手道:“平常百姓见?#31455;伲?#21482;?#36824;?#25558;手行礼罢了,你却下跪磕头,这于礼不合,想必你?#26143;蟊竟?#20043;事,且说来听听,如有冤情委屈,只要在?#31455;?#30340;管辖之内,?#31455;?#20026;你做主解决。”

    这寻死觅活的人有些手足无措,从地上爬起来后,差役给他搬来一张胡凳,可他却不敢坐,直到差役催促,他才敢稍稍的坐一点边儿,还不敢坐实。

    李日知躲在屏风后面,他可在胡床上坐不住,偷偷下来,趴到屏风上,透过屏风上的缝隙,观察那个寻死觅活的人。

    就见这人长得五大三?#37073;?#36523;高体?#24120;?#33080;上的皮肤被晒?#26126;?#40657;,大脑门光?#21644;?#30340;,头发稀少,胡子拉茬,鼻大眼小,嘴巴超大,下巴还往?#24052;?#20986;,长相着实算不上好看,甚至还称得上难看,估计大多数人看了他的长相,都不会产生亲近之感,如果发生些什么事情,说不定还会先入为主,把他当成是?#31561;四兀?br />
    这人现在穿的是一身差役衣服,脚上也穿着双破旧的布鞋,不知是哪个差役借给他的。

    李日知心想:“此?#35828;?#30456;貌,对于他告状之事,大大的不利啊!世上的人常说不要以貌取人,可真正能不以貌取?#35828;?#20154;,又能有几个?”

    所幸,郑刚令便不是以貌取?#35828;?#21439;令,他见这人不太敢和自己说话,便放缓语气,问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啊?”

    这个人说道:“草,草民叫王大碗,家住在管,管城,是德兴记的伙计,这次来荥阳是来,来来,来收债的。”他表情紧张,一句话说得结结巴巴。

    郑刚令安?#23458;?#22823;碗道:“不要慌张,也不要害怕,先说说德兴记是卖什么的,然后再说说你来收债碰到了什么麻?#24120;?#26159;不是收上来的银钱,被人给偷走了?”

    郑刚令问的这句话,直接就把王大碗给问哭了,他之所以想要投河自尽,就是因为收上来的银钱没了,他没法回家去向东家交待,一时气苦,这才想寻短见。

    李日知见王大碗哭了,心想:“虽然这个王大碗的名字听起来象是个吃货,而且还是个长得很难看的吃货,但却不象是个奸滑之人,似乎是真的有冤情,只?#36824;?#38134;钱被偷,却是不太好找回来的,天下的银钱,可都是长得差不多的。”

    王大碗哭了几声,强忍住心中的悲伤,这才道:“回大老爷的话,德兴记是卖纸的,卖的是专门糊窗户用的厚油纸,生意一直挺好,本州的窗户纸生意大都是我们店里做的,草民前几天来荥阳县收债,倒是挺顺利的,县里商家欠的债务都还清了,为了方便我带着走,还特地帮我换成了银子,足足四十二两银子啊,都放在一只银囊当?#23567;!?br />
    他见郑刚令态度和蔼,心中?#24535;?#23569;了大半,说起话来也顺溜了些,便把事情的前半段,说得清清楚楚了。

    无论是郑刚令,还是屏风后面的李日知,都以为王大碗接着就要说银囊被人偷了,估计可能是在客店里丢的吧,客店里的小偷可能会比较多些。

    王大碗接着说道:“只因城里的旅店都贵,草民又收完了账,没必要再在城里多花钱,昨晚便投宿在城外一家名?#24515;?#23481;老店的通铺店里……”

    李日知是不知道什么叫通铺店的,但郑刚令是知道的,通铺店其实俗名就叫做大车店或者?#36758;?#24215;,因为住店的旅客都是睡在一张大床铺上的,所以才有了这个叫法。

    ?#35805;?#26469;讲,只有最贫穷的百姓,才会选择住这种店,虽然住宿的条件差,但胜在便宜。

    郑刚令摇头道:“你身上带着银钱,是不应该住在这种店里的,客人又多,进店离店的时间又都不同,?#20174;?#30561;在一张大铺上,要是有人偷?#22235;?#30340;银钱,你都没法确定是谁偷的,甚至你一觉醒来,那?#30340;?#38134;钱的人,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你不知谁偷的,?#31455;?#37117;没法儿替你抓贼寻钱啊!”

    屏风后面的李日知却摇了摇头,从王大碗进二堂后的表现来看,他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只是外表长得有些吓人罢了,而且他应该很仔细,如果马马虎虎的,德兴记的东家是不会派他出来讨债的。

    那么,按这?#20013;愿?#26469;讲,这个王大碗应该是不会抱着银囊睡觉的,所以就算是有小偷,也不可能从他身上偷走银囊。

    李日知忽然想起,自己以?#26696;?#30528;父亲出外行医?#20445;?#20303;店时父亲常常把重要的物?#26041;?#32473;客店掌柜的,让掌柜的代为保管,只是不知通铺店是不是也这样?

    按着王大碗的?#24895;?#26469;推算,通铺店应该是可以为客人保管东西的,而王大碗也?#27426;?#26159;这么做了,只是不知在做的过程中,不知出了什么纰漏!

    李日知想了这么多,可郑刚令却没有,他很擅长读书,但擅长读书,却不见得也擅长断案。

    所以郑刚令还在按着自己的思维往下问:“你记得当时睡在你旁边?#35828;哪?#26679;吗??#31455;?#21487;?#36234;?#30011;师来,画出那?#35828;?#24433;像,悬赏捉拿,?#36824;巧?#38065;,却是需要你来出的。”

    王大碗却摇头道:“草民的银囊却不是被小偷偷走的!草民进店?#20445;?#25226;银囊交给?#35828;?#37324;的掌柜,请他代为保管,并且立下了?#24535;藎?#21482;因当时在场的人太多,草民怕别人知道银囊里全是银子,钱财不能露白,得小心些才是,所以故意说成是钱囊,?#24535;?#19978;也是这么写的!”

    话说到这里,无论是李日知还是郑刚令,便都明白这案子的关键之处,就在于那张?#24535;?#19978;!

    虽然李日知年纪小,可也知道银囊和钱囊的区别,这时候?#36824;?#38065;大?#25293;?#25442;一两银子,尽管不同地区或是不同时期有所浮动,但大体上是这种?#19968;?#20215;格。

    一个银囊里装银子能装四十几两,换成铜钱就是四十几贯,但如果说成是钱囊,里面放的是铜钱的话,顶多也?#22836;?#20004;贯铜钱罢了,这中间的差别可大了!

    如果那通铺店的掌柜吞下了四十几两白银,那他可赚大发了,用这些银子再开一家通铺店都足够了。

    王大碗把后面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其实整件事情有也?#22836;?#24120;简单明白了,和李日知想?#22218;?#26679;。

    基本情况就是王大碗早?#38386;?#20102;之后,便去找掌柜?#22218;?#38134;囊,当他把?#24535;?#36882;过去之后,掌柜的便给了他一只钱囊,囊是没有换的,可王大碗打开一看,里面的银子却被换成了铜钱!

    王大碗当然不干了,他和掌柜的理论,说自己的是银囊,不是钱囊。可是,掌柜的指着?#24535;?#19978;的“钱囊”二?#37073;?#21578;诉他存的是钱囊,还的还是钱囊,这没有错。

    而且钱囊鼓鼓的,明显里面满满的装满了铜钱,再也塞不进去了,这说明他完全没有动过里面的钱,是诚实之人,可王大碗却把钱囊说成是银囊,这是要敲诈啊,王大碗这个客人实在是太不地道了。

    两?#35828;?#22330;就吵了起来,不但惊动了别的客人,就连掌柜的妻子都惊动了,他妻子跑出来帮着?#24120;?#22827;妻二人合力吵架,王大碗完全不是对手。

    吵了半天,王大碗见自己落了下风,便开始找昨天在场的客人,当时他在存银囊?#20445;?#21608;围可是有不少?#22235;兀?br />
    ?#20197;说?#24456;,昨天在场的客人,被他找到了六七个,不?#20197;说?#26159;,这六七个客?#21496;?#28982;全都说当时王大碗存的是钱囊,而不是银囊!

    掌柜的得意之极,现在有客人作证,有?#24535;?#20026;凭,这是人证物证俱全啊,他完全占了上风,而他的妻子得理不让人,其实就算没理,她也一样不让人,竟然扑上前去,对着王大碗吐了一口唾沫,正好吐到王大碗的脸上!

    王大碗愤怒之极,拉住了掌柜的,就要扭送他见官评理,可巧的很,当时在店里面,正好有一个当官的!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