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杨子小说 ·犬夜叉之穿越只为你 ·月下花开 ·九尾狐之妖乱天下 ·东玄武赋 ·落魄小姐种田去 ·我的?#21482;?#25104;?#21496;?/a> ·实习强盗 ·唐长安轶事 ·都市之隐士 ·惹霍上身:隐婚老公宠上瘾!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 ·霸王之剑 ·海贼王之温度果实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绝门剑宗 郭有皆回头看去,却见李日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竟然没来由的松了口气,李日知小嘴挺能吧吧的,如果能想出一套说辞,把此次事情给遮掩过去,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做为书院的山主,对于傅贵宝做出的这种无心之过,他还是真的觉得很难办,再收傅贵宝为弟子,这个是万万不可能的了,任谁做出这种事情,也都不能再留在书院里了。

    可要是把傅贵宝赶走,那?#21482;?#26174;得自己这个山主,心胸未免狭窄,气度不够,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呢,还是会被人笑话!

    所以,傅贵宝在影壁下面,把裤子一脱,羞愧尴尬的不光是傅同学和他的家长,郭有皆也是极难堪的,他这个山主怎么做,都是会被人笑话的!

    李日知?#20154;?#19968;声,清了清嗓子,这才道:?#21543;?#38451;书?#28023;?#33637;阳之光,万千读书人向往之所在……”

    听到这种奉承话,郭有皆感到有点儿不太好意思,马屁拍得有点儿太过,太愧不敢当了,不过,接着往下听听,倒也无妨!

    李日知道:“然而,书院别的都好,唯独这影壁,实在是太过破旧了,虽有山?#25226;?#36259;,却失了庄严肃穆的味道……”

    郭有皆心想:“胡说八道,这里又不是官府,而是书?#28023;?#35201;什么庄严肃穆,以为是他?#21496;说?#21439;衙大堂么!不过,接着听吧,估计他要说不如修个新的了!”

    李日知小嘴吧吧不地说,片刻之后,说道:“傅叔叔此次前来,便是想给书院修一座新的影壁,但怕恩师您不答应,便出此下策,先抑后扬,让他儿子来这里……来这里顽皮一下,如此,才好给书院修新的影壁啊!”

    郭有皆心想:“什么先抑后扬,乱?#20040;?#27719;!”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顺势下了台阶,点头道:?#38712;?#26469;如此,真没想?#21073;?#20613;公竟是一片好心,只不过用的这个方法,实在是?#33804;?#21741;笑不得了!”

    郭有皆顺势下台阶,傅发达见有了台阶,也得赶紧下,他连忙道:?#38712;?#19979;实在是鲁莽了些,万请三梅先生谅解,在下确实是打算给书院修一座新的影壁,还有,在下再奉上七百亩上好田地,与?#24825;?#30340;三百亩合并,算做是献给书院的一点微薄束脩,恳请三梅先生收下!”

    围观的学生们听了,人人咂舌,好么,一千亩地,这可真是大财主啊,太有钱了,太?#33804;思?#22930;了,见过有钱的,可没见过这么有钱的啊!

    傅发达进了人?#28023;?#25226;傅贵宝牵了出来,又给郭有皆磕头,不住口的赔礼道歉,希望还能留在书院里读书,毕竟有钱到了傅发达的份上,钱已经不算什么了,就是希望家里能出个当官的,出个官人,光宗耀祖!

    郭有皆倒也不矫情,有些事情好说不好听,但是如果能有个合理的借口,把不好听的事情给掩盖过去,那么,这种借口他是绝?#36234;?#21463;的!

    郭有皆笑道:?#38712;?#26469;是傅公的主意,为了给书院修新的影壁,竟然想出了这个办法,是老夫错怪孩子了,不过,傅公,这种主意?#38498;?#36824;是少出为妙!”

    ?#23433;?#25954;不敢,?#38498;?#32477;对不敢了!”傅发达忙不迭地说道。

    “要是修新的影壁,这书院的大门似乎就不相配了,必竟这大门太过老旧……”

    “书院大门,在下一并修了!”

    “其实下面入山的山门,也挺旧的了!”

    ?#21543;?#38376;?不错,是挺旧了,在下一并修了,还有上山的台阶,在下全包了,全修新的!”

    傅发达就是有钱,而且舍得花钱,这是多么优秀的学生家长啊,比学生好上一万倍,郭有皆很满意,书院的同学们也都很满意!

    郭有皆笑道:“傅贵宝,随为师进去吧!”

    有了这句话,就说明他认可事情的解决方?#21073;?#32780;?#19968;?#20250;收傅贵宝为学生!

    郭有皆的态度,就是学生们的态度,修山门和台阶,可以方便学生们上下?#21073;?#19981;过,最主要的还是那些田产,可以改善一下大家的生活嘛,傅家长很懂事,值得表扬,后山门其实也很旧了,要不要鼓励傅同学去方便一下,然后让他爹再赔一座新的?

    傅发达却对着李日知行了一礼,满脸的感激之色,李同学小嘴特会吧吧,把丑事变成了好事,人才啊,这么小就这么厉害了,前途不?#19978;?#37327;!

    郭有皆带着傅贵宝回了书房,郑刚令察言观色,便知事情顺利解决了,便?#23454;潰骸?#26159;一场误会?”

    “误会误会,全是误会!”傅发达连忙说道,可不希望自己儿子的丑事,再被提起来了。

    ?#28909;?#26159;误会,那么是怎么澄清的,郑刚令就没有兴趣听了,当然,就算不是误会,他也没兴趣听,点?#35828;?#22836;,郑刚令对郭有皆道:“老郭,你今天收了两位佳?#21073;?#19981;如你我二人,下山庆祝一番,不醉不归,如何?”

    郭有皆摇头道:“明天再不醉不归吧,今天便是吉日,此时便是吉时,?#28909;?#20004;个孩子把老夫这个师父给拜了,别的事明天再说不迟!”

    傅发达连忙道:?#23433;?#38169;,三梅先生所言甚是,在下特地找人算过,还翻了黄历,今天最利拜师收?#21073;?#21513;时嘛,眼看着也便到了!”

    唐朝的人大多数都很迷信,办什么事都要讲个吉利,如果一件事情错过了一个吉日,那就得等下一个吉日才能进行,?#28909;?#20170;天要是拜不成师,那么下一个吉日就要等到很久。

    郑刚令当然不会反对,点头称是,上前拉过李日知的手,道:“日知,这便就要拜师了,你还有什么话要和?#21496;?#35828;吗?”

    他是很希望李日知拜入郭有皆门下的,但如果李日知非常不愿意,那么郑刚令也不会太过勉强,再另寻名师,或者他自己教导李日知,这都?#24378;?#20197;的。

    李日知充满期待地?#23454;潰骸?#21482;是想问,?#22930;?#20505;放假?嗯,何?#20415;?#20241;?”

    沐休就是沐浴和休息,这个词一般指的是官员的假期,意思就是放假,他还没入学呢,就想着放假了!

    郑刚令摇头道:“如想中进士,做人上人,便需苦读诗书,哪有时间休息,再说你又不是朝廷的官员,沐休什么!”

    ?#38712;?#26469;,?#37327;?#35835;书就是为?#35828;?#23448;,而当官才能沐休,那我现在也可以天天沐休,又何必再?#37327;?#35835;书呢?”李日知振振有?#23454;?#36947;。

    郑刚令微皱眉头,李日知讲的是歪理,如果外甥是个成年人,那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可李日知还是一个孩子,总不能和他说一些功名利禄的话,这就比较为难了。

    郭有皆忽然?#21892;?#30524;睛,对李日知大声说道:“休得啰嗦,你如果不肯读书,那老夫就揍得你找不着北!”

    李日知一咧嘴,不敢问了,可?#21592;?#30340;傅贵宝不服气了,他是最怕读书的,也很怕挨揍,听了郭有皆的不读书就揍?#35828;?#36947;理之后,小声嘀咕道:“这不是不讲理么!”

    “理?你不读书怎么能知道理?你?#28909;?#19981;知道理,那干嘛还要对你客气,不揍得你找不到北,难不成还让你找到西么!”郭有皆又冲着傅贵宝?#21892;?#20102;眼睛。

    傅贵宝顿时就不说话了,他怕再接口,会真的被揍一顿,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及时闭嘴才是上策,他竟然极少见的,再没有顶嘴!

    傅发达见状,心中大喜,自己的儿子向来?#19981;?#39030;嘴,?#19981;?#21644;?#25913;?#23545;着干,自己实在是管不了了,这才要送到商阳书院来,想让儿子受点管教,再学些学问,可不成想见效这么快,儿子当天就改了顶嘴的?#24471;?#30149;了!

    他心想:“刚才三梅先生对儿子说什么来着,揍他揍得找不到北!看来,自己儿子就是欠揍啊,以前没管教好他,就是因为舍不得揍他啊!”

    郭有皆带路,众人去了后院的祠堂,祠堂里供着孔子的画像,还有商阳书院历位山主的牌位,凡是书院学生,都算是郭有皆的弟子,所以这个祠堂里拜师的仪式几乎每月都有好几次,对于怎么收徒弟,郭有皆是再熟悉不过了!

    书院里的仆人手?#24597;?#21033;,郭有皆刚刚进入祠堂的院子里,仆人便端来一桌菜,有整条的羊肉,整鸡,整鱼,还有各色正当时令的鲜果,这些东西可不是给李日知他们吃的,而是用来举行仪式的祭品。

    仆人们又端来水盆,拿来手巾,伺候郭有皆和李日知及傅贵宝三人,洗脸洗手,洗得干干净净,三人这才进入祠堂正屋。

    郭有皆焚香三柱,嘴里念念有词,对着孔子的画像拜了三拜,然后这才让李日知和傅贵宝上前拜孔子,然后再拜他,并对两人进了常规的?#21040;耄?#24120;规?#21040;?#20063;就是所有拜师时,师父都会说的那种套话,大同小异!

    说起来简单,可实际做起来,却也使用了半个时?#21073;?#25308;师仪式这才算是完成,其实不需要用这么长的时间,不过,李日知和傅贵宝一个是县令的亲外甥,一个是大财主的儿子,都是重要的人物,所以郭有皆也就没?#20498;?#20943;?#24076;?#20570;足了全套的拜师仪?#21073;?br />
    门外观礼的郑刚令笑道:“天色不早了,看来只能是明天咱们再庆祝一番了!”

    郭有皆走出祠堂,嗯了声,道:“那便明天中午吧,上午老夫还要给学生们上课!”

    李日知也走了出来,他听郭有皆说上午上课,中午要去和?#21496;顺躍魄?#31069;,他忍不住?#23454;潰骸?#37027;明天下午,是书院里沐休的时间吗?”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