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杨子小说 ·破天之镜 ·儒道至圣 ·红尘醉笑 ·穿越位面行 ·元皇变 ·墨法剑 ·真套路 ·九天神皇 ·无剑者 ·方块世界历险记 ·逆转人生(快穿) ·狂武神帝 ·至尊极品仙尊 ·空枝挽翠暮意绯 ·大明无盐女 海捕公文上自?#30343;?#26377;画像的,把抓住的那人和画像一做对比,果然便是章奇?#21073;?#34429;然章奇山真?#35828;暮?#23376;比较浓理些,但却还是能分辨得出是一个?#35828;摹?br />
    章奇山被抓住后,奋力挣扎,他叫道:“你们是谁,你们?#30343;?#23448;差,那为什么要抓我?放了我,我给你们钱!”

    全束方啊了声,道:“竟然真的是章奇?#21073;?#20320;们怎么会在这里抓到他?”

    李日知心想:“因为这里最关键啊,看看你们那诈唬的样子,如果让你们守在这里,估计就不可以抓住章奇山了!”

    只要能对别?#35828;?#24515;理进行透彻的分析,那么很容易就能知道在什么地方埋伏,什么地方是最关键的地?#21073;?#20294;往往这些看似很简单,很容易的事情,对于不懂分析的人来讲,就是很难的。

    李日知站在章奇山的角度上思考,章奇山平常是个胆大包天的人物,但杀了人之后,他就不得不小心谨慎了,而回家处理财产,虽然不可能由他亲自出面,但怎么处理,却得由他来安排,这个不能假于他人之手,别人也不值得他信任!

    所以,他一定会亲自回来,而他一定不敢去前门,也不敢直接就去后门,他一定会派出个仆人,或者狐朋狗友之类的人先去后门那里探路,而他本人要想知道后门那里有没有官差埋伏,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能看到后门的地?#21073;?#32780;李日知当时在章宅附近转了一圈,胡同这里,是唯一一个能看到后门的地?#21073;?#25152;以,他和成自在便埋伏在了这里!

    很简单的理由,基于对罪犯心理的分析和对于?#36335;?#29616;场的了解,但是对于不懂如此分析的人来讲,那就太难了,你们怎么会知道,他一定会出现在这里呢?

    李日知倒是没有必要和全束方解释清楚,他笑道:“我师弟就埋伏在附近,他忽然想要方便,就来了这里,不?#19978;?#31455;然碰到了这个人,而我则跑过来帮忙,就把章奇山给抓住了!”

    “来这里方便,碰巧遇到了章奇?#21073;俊比?#26463;方猛地一跺脚,心想:“早知如此,我何必去蹲茅坑呢,到这里不就得了,还被?#20498;?#23453;那个?#19968;?#31505;话,说什么把茅坑当成了许愿池!”

    众人押章奇山去了管城县衙,衙门里守夜的差役见状,无不惊讶,他们可没有想?#21073;?#19968;群书生能抓住章奇?#21073;?#31456;奇山是谁,那可是郑州霸王啊,地痞流氓中的第一人!

    士子们相当地兴奋,?#28982;?#26397;天地聊天,谁也不肯离开,都在说着自己的重要性,虽然他们只抓住了仆人,但如果他们不如?#35828;?#25171;草惊蛇,那也不可能把躲在暗处的章奇山给吓着,那么李日知和成自在当然也就没法抓住他了啊,所以他们还是有功的,而且是大功!

    第二天一早,管城县令到了?#25226;茫?#21548;说抓到了章奇?#21073;?#26159;一群士子抓住?#35828;模?#31435;即让差役带到二堂来让他看,见了章奇?#21073;?#20182;不由得对李日知他们笑道:“本官刚刚签发了海捕公文,还没有开始通缉,结果你们就把他给抓来了!只?#36824;?#20197;后你们不可再身涉险?#24120;?#22826;不安全了。”

    李日知上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又说了崔东升是派了人在暗中保护的,倒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管城县令听了,立即大夸刺史大人想的周全,他也明白该怎么做了。

    严格来说,这案子是在崔东升的帮助下才告破的,虽然崔东升没有亲自出面,但他派了李日知来,帮着查明谁是凶手,又派了李日知带着士子们抓到了真凶,这一切可都是和崔东升有关的,管城县令当然要有所表示。

    士子们很多都?#30343;?#31649;城县的,?#36824;?#31649;城县令管,但他仍旧写?#21496;?#33616;书,?#30343;?#21512;并写的,而是分开写的,一人一份,专门就写士子在这次案子里出的力,当然,写的比较夸张,主要是为了给士子们去长安用的,反正长安的权贵们也不会知道案子的具体情况。

    如此一来,士子们人人都得到了县令的举荐书,这可是官方的举荐,他们对李日知都是相当的感激,如果没有李日知,哪会有这封官方的举荐书。

    章奇山杀害堂弟章彪的案子,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善后之事,自然有管城县令去办,李日知在郑州又住了几天,等到了出发的黄道吉日,他提前一天,去向崔东升告别,又向管城县令告别,他俩都送了李日知数贯钱,当做是路费仪程。

    与众同学汇合,李日知带着?#20498;?#23453;、成自在和陈英英一起赶赴长安,去参加科举考试。

    此时上路,士子们在一起走,对于李日知便不再排斥和疏远了,要说以前士子们对李日知是相当嫉妒的,李日知的才学如何,他们并不如何知晓,但李日知的靠山极硬,他们算是真真正正的知道了。

    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们都挺不服气的,但现在他们服气了,李日知就是?#20154;?#20204;强,而他们之所以能得到管城县令的举荐书,也正是因为李日知。

    当然,士子们?#25429;记?#26970;,李日知拿到的肯定是刺史的举荐,而且因为李日知帮了马文尚,那么长安的马侍郎?#25429;?#20250;回报李日知,只要李日知考中了进士,那么真的是前途无量,他们此?#27604;?#19981;结?#21804;?#20197;后就算想结?#21804;?#24597;也是没有机会了。

    以全束方为首,士子们对李日知相当的友好,但?#20040;?#22823;家都是读书人,巴结奉承是不可能的了,但非常亲近,却是真正能够做到的。

    士子们对李日知客气,对?#20498;?#23453;和成自在,还有陈英英自然也就都客气起来,?#20498;?#23453;别的没有,就是有钱,有钱到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家有多少钱的地?#21073;?#25152;以一路上他经常请大家吃喝,反正士子们全都加起来,算上各自的仆人,也?#36824;?#23601;只有五六十人,就算他使劲儿花,又能花多少!..

    如此一来,士子们对?#20498;?#23453;更是亲近,尤其是他们中的不少人家中并不富裕,?#20498;?#23453;这么一大?#21073;?#20415;让他们省了许多的开销,当然对?#20498;?#23453;印象大好了。

    而陈英英比?#20498;?#23453;还有钱,但她并不花在士子们身上,而是花在李日知身上,至于成自在也就跟着借光了。

    路上非止一日,因为他们人数众多,而?#19968;?#26377;车马保镖,小毛贼见了这么多人一起上路,当然不敢过来骚扰,而在从郑州去长安的路上,暂时还没有势力大的强盗,所以路上走得太?#21073;?#24182;无什么意外发生。

    这一日众人来到了华阴县,这代表着他们进入了大唐的京畿道,只消数日的功夫,他们就可以到达大唐的国都长安。

    ?#23545;?#30475;到了华阴县的城?#21073;?#26446;日知对?#20498;?#23453;笑道:?#26263;勸捕?#19979;来,咱们在此处多住几日,我打算去华山看看,都说华山险峻,但到?#23376;?#22810;么的险峻,要看过才知。”

    ?#20498;?#23453;嗯了声,道:“这个不?#20445;?#21681;们还是?#26085;?#23458;栈住下来才对,我让来喜去打了前站,也不知他有没有把客栈定下来。”

    这时,全束方凑了过来,道:“华阴县也算是大县了,乃是三秦要道,估计县里的客栈不会简陋,傅同学不必担心住的?#30343;?#26381;。”他一边说着?#30343;?#26381;,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皱了皱眉头,似乎是肚子不太得劲儿。

    一路上走来,大家?#23478;?#32463;知道?#20498;?#23453;?#19981;?#20139;受,而且由于他大?#21073;?#25152;以就算是他没有通过州考,但全束方也开始称他为同学,努力和他搞好关系。

    ?#20498;?#23453;点?#35828;?#22836;,道:“希望如此吧!”

    还没?#20154;?#20204;进入华阴县,?#36947;?#21916;就从里面奔了出来,一直跑到了?#20498;?#23453;的跟前,他才停住了马,对着?#20498;?#23453;道:“少爷,客栈定下了,是县城里面最大的客?#21804;?#21517;叫西华?#31995;輳?#21548;说从春秋时就有这店了,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里面干净得很,而且?#32771;?#20063;大,小的把整座客栈都包下来了,里面的客人统统都赔双倍的房钱,让他们另找别的地方住。”

    ?#20498;?#23453;嗯了声,道:“办得好,?#36824;?#35753;得下次再让别人搬走,要给三倍的房钱,不要小气,也别给本少爷省钱,本少爷不稀?#20445; ?br />
    ?#36947;?#21916;点?#35828;?#22836;,虽然?#20498;?#23453;很爱显摆,?#36824;?#20570;为傅家的忠仆,他还是不会?#19968;?#38065;的,毕竟老爷傅发达?#24895;?#36807;,要看好少爷,不能让少爷太任性,虽然多花点儿钱,并不能算是任性。

    进城之后,来到了西华?#31995;輳?#36825;家?#31995;?#26524;?#30343;?#24456;?#24076;?#26087;得很,?#36824;?#37324;面的地方却是宽敞,?#32771;湟捕啵?#25972;个县城里,也只有这家客栈能住得下这么多士子和他们的随从了,因为士子们可都是要住单间的,那就得多少间房子,客栈小了,哪能提供得出来。

    李日知进了最好的上房,屋子分为两间,外间是个小厅,里间则是卧室,屋子里面点了香,算不上是什么好香,不但没有安心静神的作用,反而?#34892;?#29071;人。

    李日知正想把香给灭了,外面却进来了个仆人,是陈英英家的仆人,这仆人说道:“李少爷,我家小姐让小的来给李少爷换被褥和枕头,免得李少爷用不习惯这店里的东西。”

    李日知道:“顺便也把这屋里的香换了,换上檀香,我一会儿要看看书。”

    说完,他走出了?#32771;洌?#21040;了院子里面,见?#20498;?#23453;也出来了,便知道他的屋子里也在换被褥,既然都是富家子弟,出门在外,能讲究的地?#21073;?#24403;然就不能省了,所以这一路上,他们所用的被褥,甚至碗筷都是自己携带的,并不用店里那些公用的。

    李日知道:“你怎么愁眉苦脸的,看你的样子,?#34892;?#35937;是便秘!”

    ?#20498;?#23453;点头道:“让你说对了,?#19968;?#30495;是?#34892;?#20415;秘,真的太难受了,不和你说了,我要去后面找地方蹲蹲!”

    说着,他往后院走去,李日知不理他,反正屋里正在换被褥,灰尘太大,他打算?#20040;?#26102;间去前面问问店伙计,明天如果他要去爬华?#21073;?#35201;怎么个走法才?#23567;?br />
    ?#20498;?#23453;到了后院之后,进入茅厕,蹲了半天,费了好大的劲儿,却什么也没蹲出来,心中?#36225;疲?#24515;中暗道:“看来这个世上,还真有就算再怎么努力,却也做不成的事啊,比如现在!”

    就在这时,茅房外面跑进来一个人,脚步急促,如旋风一般到达了旁边的坑位,然后便是一阵狂风暴雨,听声音如同洪水决堤,又如山崩地裂,当真是一泄千里啊!

    ?#20498;?#23453;羡慕地道:?#26696;?#22721;是哪位同学,真是好生羡慕你啊,你不知我?#33258;?#36825;里有多难啊!”

    隔壁传来全束方的声音:“羡慕个啥,裤子还没脱呢!”

    ?#20498;?#23453;顿时无语,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24615;?#22768;,似乎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一样。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