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楊子小說 ·巔峰狂徒 ·三生煙火:此情未央 ·終極卡修 ·妖精的尾巴之不死鳥 ·梟寵甜妻:向少,晚上見 ·阻道者殺 ·魔帝邪寵:逆天神妃修靈記 ·NPC觀察日記 ·決斗在明天 ·肆意游戲 ·大唐小兵 ·荷之月 ·花下三笑客 ·大陸奇譚 ·群星軌跡 這個包間,在富貴酒樓三樓。

    單單是這個包間,就花去五百塊,而且是不算進菜錢中的。

    父母和大哥,都是有點心痛。

    這樣高檔的消費,對于一個小縣城的貧困家庭來說,也確實是有點高了。

    不過,沒辦法,約會的地點,是那個姑娘,親自指定的。

    “沒事,沒事,現在你父親和大哥,都出去工作了,有兩份工資,加起來,至少有五六千一個月了,這點錢,咱們出得起。”

    在等待的過程中,母親對林飛念叨了好幾次。

    林飛聽得直發笑,很想對母親說,媽,別說區區一個包間,就算將整間富貴酒樓買下來,我們的錢也足夠有多了。

    不過,林飛打算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再向家人攤牌。

    一家四口,在包間之中,足足等了兩個小時。

    終于,八姑婆帶著一個姑娘,姍姍來遲,推開了包間的房門。

    八姑婆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穿得還行,小眼睛,雖然不算年輕了,但卻講究打扮,抹了口紅,透出一股子精明的味道。

    八姑婆身后,跟著一個年輕女子。

    林飛稍微打量了一下那女子,不由得眉頭輕輕一皺。

    紅二十四五歲,酒紅色的大波浪卷發,五官標致,皮膚很白,客觀地說,姿色不錯。

    而且,很會化妝,娥眉淡掃,銀色鐳射眼影,眼睛水汪汪的,有一股子故意做作的媚意。

    而且,林飛還從她眼睛里面,捕捉到了一種老于世故的精明和圓滑。

    年紀不大,倒是在不經意間,徜徉著成熟的風情,穿的是米黃色的歐時力連衣裙,襯托出來時尚得體的味道。

    林飛的神識感知力,是何等的強大,思維是何等的敏銳。

    目光稍微一看,就將這個女子的性格,分析得清清楚楚。

    “這個女子,似乎飽經風月,工于心計,十分世故。

    絕對不適合我大哥這個老實人。”

    林飛心中暗道。

    此時,林飛父母,和大哥林杰,一邊招呼,一邊也是暗中打量那個女子。

    看得出來,父母和大哥,都對那女子的外貌十分滿意。

    特別是大哥林杰,時不時偷偷地去望那女子,居然有點臉紅了。

    一家三口,斟茶遞水,極力討好。

    不過,那女子的目光,掃過林飛一家四口人,眼睛里面,掠過一抹淡淡的譏誚和不屑。

    然后,就沒有過多搭理林飛一家人,拿出來一個蘋果手機,自顧自地發飛信,玩游戲。

    倒是那八姑婆十分熱情。

    經過介紹,原來那個女子叫小鳳。

    以前,一直在南方廣東打工,這兩年,才回來到家鄉縣城發展,準備找一個人家,安定下來。

    “東莞,那是大城市啊,和我們這小縣城,就是不同……”

    林飛的母親想找話題,和小鳳攀談一下。

    小鳳卻是不大搭理,偶爾點點頭,連笑臉都懶得回。

    不過,到了點菜的時候,小鳳卻是立即活躍了起來,一只玉指,專門往那些名貴的菜名指去,看得林飛父母和大哥,簡直驚心動魄。

    點菜完畢,粗略一算,這頓飯,大約需要三千元!

    嘶!

    林飛父母和大哥,都是當場倒抽涼氣。

    只有林飛心中暗暗冷笑。

    林飛注意到,八姑婆和那小鳳時不時交頭接耳,兩人的眼底深處,微不可察地掠過一絲戲謔之意。

    不過,林飛父母和大哥,還是咬牙默認了。

    “我的家人,還真是老實巴交啊。”

    林飛心底有暖意流過,不過,這世間,老實人,往往會吃虧。

    “八姑婆,你看,阿杰和小鳳,他們兩人,到底……”

    終于,林飛母親忍不住了,將八姑婆拉到一邊,悄悄詢問。

    林飛神識力過人,自然是聽得一清二楚。

    “小鳳剛才向我暗示了,表示可以交往一下。”

    八姑婆答道。

    “真的,那太好了!嗯,這樣說來,錢花得倒也值。”

    林飛母親終于放心了。

    “咳咳……,不過,小鳳的意思,為了證明你們的誠意,要一個八千元的紅包。

    然后,才會繼續和阿杰交往。

    不過,日后,等婚事談成了,這八千元,就算入禮金之中。”

    八姑婆繼續說道。

    “什么?!還要八千元的紅包!”

    林飛的母親,當場大驚失色。

    剛才點的菜,需要三千多元,現在,又要一個八千多元的紅包。

    這樣說來,今晚的相親,如果想繼續進行下去,最起碼要花費超過一萬元!

    “這……”

    頓時,林飛的母親,就猶豫了起來。

    “梅子,不是我說你,你們的家庭,你自己也是知道的,你想小鳳嫁入你家,不出點血,哪里有這么容易……”

    八姑婆在努力勸說。

    而那小鳳,此刻的目光,則變得凌厲了起來,盯著林飛的母親,似乎在等待結果。

    林飛的父親和大哥,在一旁則是不敢說一句話。

    雖然,這小鳳人不錯,可是,現在八字還沒有一撇,就要拿出來至少一萬多元,這樣的相親,再怎么說,也有點過了吧。

    這一幕,林飛看在眼中,不由得怒火上升。

    “看來,這個女子,根本就不是誠心來相親,而是借相親之名,來騙錢的!

    罷了,沒有必要,再陪她玩下去了!”

    林飛冷笑。

    于是,林飛直接站了起來,端起一杯茶水,向那小鳳走了過去。

    “站住!你想干什么!”

    那小鳳見林飛的舉止有異,不由一愣,下意識地喝道。

    “潑你這個賤人。”

    林飛淡笑道,手中的茶水一潑,茶水潑灑過去,將小鳳的頭發,和衣服弄濕了一大片。

    “啊!臭小子,你找死!”

    小鳳料不到林飛居然敢潑她茶水,不由得大怒。

    “你在干什么!為什么這樣對小鳳。你還想你大哥娶老婆嗎!”

    那八姑婆,也是徹底怒了。

    “哈哈,你們兩個賤人,一唱一和,分明就是想騙錢,滾。”

    林飛冷笑。

    “你說什么!”

    八姑婆怒了。

    “啊!臭小子,你找死!”

    小鳳料不到林飛居然敢潑她茶水,不由得大怒。

    “你在干什么!為什么這樣對小鳳。你還想你大哥娶老婆嗎!”

    那八姑婆,也是徹底怒了。

    “哈哈,你們兩個賤人,一唱一和,分明就是想騙錢,滾。”

    林飛冷笑。

    “你說什么!”八姑婆怒了。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