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秦吏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56 四月中旬,江漢已然變色,黑夫另立中央,淮南楚人多叛,壽春岌岌可危。

    而與此同時,關中咸陽,人們也已漸漸接受了“始皇帝已崩”的事實。

    早在四月初,經過兩月跋涉,秘不發喪的胡亥一行人緊趕慢趕,總算經由函谷關回到了咸陽城。在三川郡時,他們已聽聞黑夫“復活”,帶領南征軍叛亂的消息,也知道事情瞞不住了。

    一方面,是未曾料到黑夫的叛亂會迅速烈火燎原,另一方面,也眼看天將入暑,再不出殯,偉大的秦始皇帝尸身雖經過特殊處理,亦要發臭。$C$255 四月十八,九江郡首府壽春城,“叛賊”們點起火把蔓延了整個壽春城南郊,竟使得夜空黑里透紅,火光騰騰。

    還不是因為南征軍叛亂,九江郡奉命協助馮毋擇平叛,導致郡內空虛,卻不想“始皇帝死”的消息傳來后,壽春周邊的幾個縣就接二連三爆發了叛亂。

    如今一個月過去,叛賊們已然成了氣候,開始聚攏在一起,謀奪壽春了。

    城內因九江郡郡守及大半郡兵不在,只能由守、尉帶著秦吏們緊張兮兮地備戰。$C$254 四月初十,經過半月苦戰,東門豹終于拿下了兵力空虛的邾城!衡山郡首府就此落入南征軍控制之下。

    但與其他地方情況不太一樣,邾城的攻克,是靠了本地豪長之助的。

    夏口的舟師橫于大江之上,對東門豹和安圃進行了極力阻攔,好不容易靠著竹筏渡江,又要面對高大厚實的城池。

    好在,武忠侯大敗馮毋擇,奪取江陵的消息及時傳來,尉驚讓衡山籍貫的士卒大聲轉達,引發了城中內斗:當地豪長朱氏,在南征軍渡江攻城時,忽然發難,對官寺發動進攻,逮捕了郡守,導致城內大亂,東門豹這才乘機陷城。$C$253 “君侯,隨何若說得有道理,或對君侯有所補益;若說得不對,君侯大可讓將我下獄,伏斧質于江陵之市!”

    隨何自陳,陸賈也為他求情,黑夫這才讓短兵助手,讓隨何說下去。

    隨何回到院子里,語氣急促地說道:“君侯雖敗馮毋擇,奪江陵,取南郡及江南諸郡,然靠的是彼明我暗,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隨何雖被鄉人罵作“腐儒”,可他除了學詩書外,也雜采黃老之術,甚至翻過友人逃避朝廷緝捕時塞給他的《短長》之書,頗有心得,侃侃而談起來,口才竟不下陸賈!

    “今君侯縱全取荊州,然所得戶口,不及天下十分之一,所擁兵眾,不及朝廷五一。$C$252 黑夫和馮毋擇都看到的濃煙,是江陵水邊,一艘被攻擊后點燃的樓船……

    江陵城在沿江一線有許多個民用碼頭,但惟獨最大的碼頭專屬于官方,位于城東南,叫做“渚宮”,這里原本是楚成王時修筑的水邊行宮,專供楚王的舟船停靠,后來變成了軍用港口,江陵舟師便停泊在此。

    以往,舟師的樓船艨艟常游弋在江陵(今湖北荊州市)與孱(chán)陵縣(今湖北公安縣)之間,以防江南叛軍。但近日來清晨連續大霧,巡航改到了午后,樓船呆在港口內,兵卒們緊張議論著城外的戰事——江陵守軍被調出去保衛馮將軍側翼,城內就得由他們來守備了。$C$251 四月初一清晨,經過一天行軍,南征軍已抵達江陵以東十里處的津鄉,占據空無一人的鄉邑以安營(今荊州市沙市區),與駐扎郢縣城外的馮毋擇軍隔著七八里,遙遙對峙。

    數十年前,秦國控制江漢后,便原先的楚國郢都一分為二,東北面的楚王宮紀南城為郢縣,西南邊的居民市肆區稱江陵縣,郡守、郡丞駐江陵,而南郡郡尉則駐扎在城池更高,易守難攻的郢縣。

    這么比喻吧,如果說江陵是齒,郢縣就是唇,唇亡則齒寒。

    雙方都是趕了十來天路,從遠方至此,士卒皆疲,未敢貿然接戰,兩邊的指揮官都清楚,此役便是決戰,所以都很謹慎,只派斥候騎從不斷試探交鋒。$C$250 三月下旬時,黑夫還真履行承諾,給了馮敬一條小舟,放他回江北去了。

    馮敬和兩名親兵劃了半天船,方至夏口,才上岸,就被一支秦軍斥候所縛,送到夏口秦軍大營處,見他老爹馮毋擇。

    “事情就是這樣,我離開時,黑夫使安陸之民南下,前往百里外的沙陽鄉(湖北嘉魚),以就州陵之糧,兒乘船時,還看到一支兵卒,打著其旗號,往東而去……”

    但馮敬才說完自己所見所聞,馮毋擇就冷冷道:“軍律有言,自將自千人以上,有戰而北,守而降,離地逃眾,命曰國賊。$C$249 “鄂君一家不是被吾等趕到豫章,又在番陽死絕了么?怎么又冒出一個后人來。”

    得知葛嬰立鄂君后人為“楚王”后,安圃頗為愕然,這是之前從未想到的。

    尉驚在衡山郡當過官,知道些本地故舊,倒覺得不足為奇:“鄂君一族在本地延續數百年,其子孫,何止數百上千?隨便一個放羊娃,說不定,亦是鄂君后人呢。”

    據說第一代鄂君名為子晳,乃楚王母弟,官為令尹,爵為執珪,封于鄂地,家族繁衍不息,曾經是楚國最富庶的封君。$C$248 和安陸一樣,在沙羨,“武忠侯白盔白甲戴了始皇帝的素”也早已傳開。

    但相比于“靖難”等大人物才關心的空洞口號,沙羨人則更膽戰心驚地看著城外越來越多的安陸移民、武昌兵卒,生怕這支客居此地的龐大軍民,會搶了自己的土地,占了自家的屋舍,再奪去糧食和妻女。

    好在雖有些兵油子欺男霸女的小沖突,但武忠侯手下的軍法官,已將犯事兵卒及時處理,罪大惡極者拉到街心斬首。

    眼看縣卒依然街頭維持秩序,這無疑在告訴沙羨人:

    “天雖變了,但王法還在!”

    百姓們過去嫌惡秦法苛刻嚴格,現在卻只希望這支“義軍”還能受律令約束。$C$247 夏歷三月中旬,當黑夫再度來到沙羨縣時,一切都大不一樣了。

    上回來這,他還是“易小川司馬”,帶著三千人,行冒險之事。

    而此番,他麾下可謂浩浩湯湯,除了在武昌營解救的兩萬余南征軍老卒,已在黑夫去安陸期間,回師占領這個小縣外,從安陸帶來的五萬民眾,也陸續抵達了此地。

    兩者加起來,人數已是沙羨全縣人口的三倍,搭起的營帳足足圍著沙羨縣城繞了兩圈……

    才到城門,陸賈等人前來拜見,看著外面安陸民兵、百姓的人頭攢動,陸賈頗為憂心地說道:

    “君侯,眼下青黃不接,沙羨縣的倉稟已被武昌營兩萬人吃盡,所剩不多了,恐怕不出十日,沙羨必乏糧!”

    糧食,這就是黑夫面臨的最大問題,相比之下,馮毋擇那幾萬過不了江的大軍根本算不了什么。$C$246 安陸縣云夢鄉西臨云澤,南瀕夏水。

    夏水是長江的分支,得名于數百年前,楚莊王取陳國夏氏移民所建的“夏州”,它從江陵城東南分江水東出,在云、夢之間蜿蜒流淌,最終匯入漢水,于是自交匯處以下的漢水,也兼稱夏水。

    雖與之相鄰,但從安陸縣城出發,抵達夏水,尚需百余里距離。黑夫這邊,雖然將最疲弱的老人、幼兒、傷殘都送上船直接走了,但其余人等比不了正規軍隊,數萬人推著大小車乘上千輛,挑擔背包者不計其數。$C$24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