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創神紀:女王有毒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56 葉瀾、阿布倫等人從傳送陣里出來時,已經站在狄國的都城武京了。

    阿布倫去交了傳送陣的接收費,之后一行人等走出了傳送陣廣場。

    此刻時間已近黃昏了,太陽已經西斜,將天邊的云彩染成了一片耀眼的橙色霞光,如一匹挑染美麗的華麗錦緞……

    葉瀾沒有急著用通訊水晶聯絡楚隱,而是帶著大家,慢悠悠的往皇宮的方向走去……

    她不想初楚隱出來接他們,在被有心人看到,發現什么端倪。$C$155 其實,葉瀾對于那些飛機傭兵團的傭兵之死,并不覺得如何意外。

    她雖然沒有親手殺了他們,但其實心里早就清楚的知道,這些傭兵是活不長的。

    他們如果被飛虎傭兵團的人帶走,等到他們的也只有被滅口的結局。

    不過以她對神跡學院護短作風的了解,自己學院的學生差點著了那些飛虎傭兵團傭兵的毒手,神跡學院的老師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必定會想把那些傭兵帶走,仔細審問、調查。

    可飛虎傭兵團的人能乖乖讓神跡學院的人把那些傭兵帶走嗎?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他們與光明神殿勾結,暗中殘害年輕強者的事情,如果被神跡學院審問出來,曝光與世人面前,別說世人會炸,就算是光明神殿也會趕緊跟他們撇清關系,并且極有可能將他們當棄子,不止是丟棄,還有可能直接滅了他們!

    所以飛虎傭兵團的人是不會允許那些傭兵被神跡學院的人帶走的,那就只有將他們及時滅口了!比較他們的家人還在飛虎傭兵團的掌控之中……

    不過葉瀾也不在意那些傭兵的死活,她當時留下他們的命,也不過是讓神跡學院警惕起來,重視這件事罷了。$C$154 神跡學院倒地是清高正派的靈武學院,行事作風不能太過凌厲霸道,特別是在沒有獲得實際證據的情況下,明知道飛虎傭兵團有問題,但那些傭兵以死,也不能將這幾個副團長、頭目等都抓起來,帶回神跡學院審問。

    所以此刻,幾個神跡學院的老師,也只能帶著那幾個學生離開了1

    不過,他們心里已經打定了主意,飛虎傭兵團是一定要查的!而且,最先被滅口的那個傭兵,口中喊出了光明神殿,飛虎傭兵團倒地跟光明神殿有什么關系?

    飛虎傭兵團的傭兵對他們的學生下手,光明神殿又在其中扮演著什么角色??

    其實神跡學院的老師,大多知道光明神殿并沒有他們的教義那樣的光明正義,特別是最近幾年,光明神殿的行事風格越來越過分了!

    還有最近幾個月,先后在狄國和冰封城鬧出的那些動靜,說光明神殿是無辜的,他們是絕對不信的!

    只是,光明神殿最近的連番動作,他們到底要做什么呢??

    幾個老師決定,等回了神跡學院,要將這些可疑的事情,都跟校長大人聊一聊,或許,校長大人能夠知道一些什么?

    神跡學院的老師和學生不再在城主府逗留了,跟連城城主打了一聲招呼,一行人等就離開了城主府,直接往傳送陣的方向而去……

    臨走的時候,那些老師看向飛虎傭兵團那幾個人的冰冷的眼神,讓幾個飛虎傭兵團的人都一陣心悸。$C$153 神跡學院的師生和連城的那些屬官,見連城城主和那飛虎傭兵團的副團長吵起來了,也都驚呆了!

    兩個大男人,互相梗著脖子,吵得臉紅脖子粗,甚至還啐口水,這也算是一奇景了……

    連城城主是真大怒了!那個能言善辯、一嘴歪里的飛虎傭兵團副團長,此刻是被他罵得狗血噴頭,竟然都難以招架了!

    周圍的人愣愣的瞅著兩人,特別是對連城城主,心里都在感嘆,這人真hi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那些城主府的屬官,此刻或是抽著嘴角,或是無奈的扶額,很久沒有看到有人能把他們的城大氣炸成這樣了……

    他們由著連城城主發泄了一通,之后趕緊安撫他。$C$152 那些飛虎傭兵團的團,接觸到那副團長那冷厲可怕的眼神,一個個身體不住的顫抖,臉上的神色也越發的憤恨和絕望了……

    忽然,一個傭兵嘴角溢出了黑色的腥臭的血液,之后身體一栽,就倒地不起了……

    這又是一個忽然的變故,讓在場的眾人都驚住了!

    很快,就有第二個傭兵,也是突出腥臭的黑色血液,倒地不起了……

    “不要!他們嘴里有毒!!”一個神跡學院的老師反映過來,大喊了一聲!

    之后趕緊就想要上前去掰開其他傭兵的嘴。$C$151 那傭兵的后半句話沒有來記得說出口,就被那副團長一劍殺了!

    他的尸體軟軟載到在地,瞬間就死得透透的了!

    他的鮮血噴射出,噴在了他旁邊傭兵的身上、臉上,那個傭兵都被噴懵了,臉色慘白,瞪大雙眼,身體顫抖不止,除此之外,不知該有什么其他反應了……

    其他的傭兵也被嚇傻了!大腦在這一刻都空白了!

    那副團長這時已經被神跡學院的老師出手給掀翻到一邊去了!可他那把巨劍還插在那個傭兵的尸體上呢!

    那些神跡學院的老師和學生回過神來之后,都被這一幕給氣夠嗆!

    因為事發太突然了,他們都沒想到會有一個傭兵忽然跳起來,說了那樣的幾句話!他們被他的舉動和話語的內容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卻沒想到那個副團長會在這個時候忽然暴起殺人滅口!

    只是反映慢了一瞬,就被那副團長成功將人殺了!這讓他們這么能不氣呢!

    一個老師氣得暴起,瞬間到了那副團長的面前,用法杖抵住了他的脖子,怒喝道:“閣下這是做什么?殺人滅口嗎?!”

    那副團長心里發虛,嘴上卻強硬,“什、什么殺人滅口?那個家伙他做錯了事還不知悔改,還胡言亂語,胡說八道!我處置我們團里的敗類,有什么不對嗎?!神跡學院不是讓我們給你們交代嗎?不是怕我們護短,將他們放了嗎?現在看到了吧?我們不會護短!既然做錯還不知悔改,我殺了他,不止正合神跡學院的意嗎?!”

    這樣強詞奪理的一番話,將神跡學院的師生都氣夠嗆。$C$150 那位飛虎傭兵團的副團長,率先厲聲喝問那些傭兵。

    他不止是嘴上的語氣狠厲,掃向那些傭兵的眼神里也透著濃濃的威脅之意!

    他相信他們不敢將他們向要抓那些神跡學院的學生,真正的原因說出來的,更不敢將飛虎傭兵團和光明神殿的關系供出來!

    如果他們真敢說的,別說飛虎傭兵團不會放過他們,光明神殿更不會放過他們!

    而且,就算他們不怕死,他們的親朋家人,在飛虎傭兵團可都是有登記的!他們自己死了不要緊,難道不怕家人也都被滅了嗎?!

    果然,對上副團長那冰冷的臉色,和透著威脅意味的雙眸,那些傭兵仿佛被一盆還帶著冰碴兒的冷水一頭潑下來了!頓時就透心涼兒了!

    他們忽然意識到,這可能是他們的一個死局!

    昨晚那個神秘的強者放過了他們,他們以為自己終于撿了一條命,可是今天,等待他們的這個局面,他們忽然覺得,自己的命可能已經不是他們自己的了……

    這一刻,他們心里是無比的后悔,也無比的絕望的!他們為什么要對那幾個神跡學院的學生下手,為什么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呢……

    這些傭兵聽懂了他們那位副團長威脅的語氣,看懂了他那種威脅的眼神,那些光明神殿的老師和學生自然也不是傻子!

    還有連城城主和他的屬官,此刻也都感覺到不對勁兒了,都用疑惑,甚至懷疑的眼神看向了那位副團長!

    那位班主任老師不由目光冰冷的看向那個副團長,聲音冷厲的開口了,“閣下這是何意?!是在威脅警告這些傭兵什么?你怕他們說出什么來?!”

    那副團長冷哼一聲,說道:“我什么時候威脅他們了?又有什么怕他們說出來的?你們就算是神跡學院的人,也不能給我亂扣帽子吧!我這不也是為了讓他們盡快說出真相,將昨晚的事情弄清楚么!”

    “強詞奪理!”那老師氣得咬牙說道。$C$149 那位神跡學院老師的目光,睿智又犀利!即便沒有外放威壓,可對上他這樣的目光,也會非常的有壓迫感!

    飛虎傭兵團的那位副團長,正好就對上了這位老師的目光,他只覺得心臟都跟著縮了一下,更是莫名的一陣心虛,眼神也不由自主的躲閃了一下……

    “咳!”他說話的底氣頓時就沒有那么足了,他掩飾的清咳了一聲,說道:“自然是要查清楚這件事的!”

    頓了一下,他有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態度又強硬了起來,看向那幾個神跡學院的學生,說道:“你們說有高人暗中救了你們?還給你們留了一封信,說是小心我們飛虎傭兵團的人?哪個高人在哪?也許根本就是你們杜撰的,根本就沒有那么個人!”

    神跡學院的學生之一,臉色通紅,怒聲道:“就是有高人暗中相助我們才沒事!否則,我們就早遭了你們那些傭兵的毒手了!這事有什么好杜撰的!我敢立契約誓言,證明我沒有撒謊!你們敢立契約誓言,說昨晚的事情,你們飛虎傭兵團是無辜的嗎?!”

    那位副團長頓時被噎了一下,之后臉色難看的說道:“這樣的事,是立契約誓言就能解決的嗎?再說我們是傭兵,立契約誓言會進入虛弱期,難道我們的任務都不做了?!”

    “都不必廢話了!”那位班主任老師沉著臉,冷聲說道:“查吧!”

    說完這句話,他看向了已經懵了都連城城主,說道:“麻煩連城城主把那些傭兵帶上了,咱們現在就審一下他們好了!”

    那位副團長下意識的就開口阻止道:“你們說審就審嗎?還不確定是不是我們的人的錯呢!”

    那位老師冷冷的盯了那個副團長一眼,說道:“那就連我們的學生一起審!你還有什么意見?!”

    那位副團長頓時說不出話來了,不過臉色越發的難看了。$C$148 葉瀾也覺得,這件事神跡學院不會接受那位連城城主的調和,也不會讓飛虎傭兵團含糊過去,估計要調查個清楚明白的。

    她猜測,神跡學院的學生失蹤的事,絕對不是第一次發生了,神跡學院必然會重視起來這件事的。

    事態的發展不出葉瀾所料。

    城主府里。

    那位連城城主打著為雙方調解的主意,想把這事盡快解決了。

    飛虎傭兵團的人,也說是他們的傭兵鬼迷心竅,見財起意,才鬧出這件事來,他們會給神跡學院道歉,也接受賠償,想把這件事混過去。$C$147 葉瀾讓阿布倫去退了他們的幾間客房,之后帶著大家離開了客棧。

    他們沒有急著去傳送陣廣場傳送離開連城,而是先在城里逛了逛,等快到中午的時候,葉瀾就帶著大家,也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在城主府前面的廣場對過,有一家挺大的酒樓。

    葉瀾看了看那家酒樓,微微一笑,對眾人說道:“今天午飯,咱們就在這里解決吧。”

    大家自然知道葉瀾選這家酒樓的原因,沒有人有異議,他們跟著葉瀾走入了酒樓之中。$C$146 葉瀾等人所住的這家客棧雖然不是很大,但這兩天客人還是不少的,此刻在大堂里吃早飯的客人就把大堂里的桌位坐了差不多三分之二。

    葉瀾他們下來的早,正好坐了兩張桌靠窗的桌位。

    此刻斜對面那家客棧里傳來喧鬧聲,他們便都扭頭,透過透明的煉金玻璃窗子看了過去。

    不止是他們,大堂里所以聽到動靜的客人,都伸長了脖子往外張望著。

    “怎么回事??”

    “出了什么事了?”

    “怎么這么吵?那家客棧怎么了??”

    不管哪個時空,愛八卦、愛湊熱鬧,都是人類天性。$C$14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