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无极限通灵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211 路西法?#20982;?#26216;星,金星之名,光辉之神。堕天前为天界的天使长,六翼炽爱圣灵位格,是最美丽,强大的智者,除了耶和华没有任何生命可以凌驾其之上。因为不满上帝赐予人类身体,对神心生不满,后来上帝召集全体圣灵参拜圣子耶稣,路西法不服,认为人类是低等生命,便独自离去。

    随后他登高一呼带领天界三分之一圣灵发动了第一次圣战。再多的圣灵对于他也是无济于事。神见事情不妙,便让神的首席战士米迦勒应战,但是依然无法抵挡。随后神借圣子之体与其大战三天将其击败,在混沌中堕落了九个晨昏。$C$210 安吉尔进?#39038;?#28982;?#20982;?#30861;,但还是很顺利的,就在大家以为他可以顺利取得王冠的时候,王小白闯了进来,这让安吉尔的粉?#28212;?#20998;愤怒,不满的情绪几乎就要溢出屏幕了,尤其是当王小白提出那个请求之后,安吉尔的粉丝情绪爆发了,纷纷弹幕:“这还是一场公平的比赛吗?为什么第一?#31267;业?#29579;冠的人,竟然要接受其他选手的勒索和要求?”

    “虽然安吉尔上一场比赛输了,需要答应你一个条件,虽然你现在提出的这个条件并不违背道德良心,可是太无耻了一些,就算是你用这种手段取得了观众,我们也是不会服气的,因为实在是太无耻了……”

    “我的天啊,为什么我亲爱的安吉尔会遭受到这么多的波折,为什么就不能让他好好的夺得冠军?我想问,除了他当冠军,谁还?#20982;?#26684;当这个冠军?”

    “如果安吉尔不能夺冠,那将是这个节目最大的黑幕,而我也将永远?#36745;?#30475;这个节目,因为这档节目不公平……”

    安吉尔的粉丝在叫苦,在为自己的偶像抱不平,在埋怨,在愤怒……但是在现场,安吉尔却连犹豫都没有的回答王小白:“你有这个权利要求我,并且,我同意你的要求!”安吉尔说到做到,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只有眼球看向王小白。$C$209 在王小白?#24179;?#20102;镇子上的诡异力量之后,七十二柱魔神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是散去了,还是隐藏起来了。七十二精在陈德清的咒语下也?#30343;?#20102;回来,被激活的法器上面的力量都被压制了下去,整个集市变得干干净净,连雨都不下了。

    安吉尔现在的位置已经?#36745;?#23433;全了,他在快步离开,他能感觉得到丹尼尔和王小?#33258;?#24555;速赶来,当然要离开了,在老助手的掩护下,安吉尔的走的非常快,却一直在集市里穿来穿去,并没有显得多急迫,似乎还是在等待什么,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昏暗了下来,集市里面有人开始?#21483;?#20986;来了。$C$208 八张?#21697;?#20132;相呼应,金光?#20102;福?#22312;王小白一脚跺出之后,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股巨大的神奇力量把集?#24515;?#30340;晦气,阴气,不祥的气息一扫而空,笼罩在集市上方的诡异气息还在,但是却没有之前那?#31383;?#36947;了,整个集市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天空中也?#36745;?#26159;阴雨连绵,成了昏黄的状态,远方,太阳在地平线?#30343;?#19979;了一道金光。

    望着地平线太阳即将消失的那道金光,王小白竟然短暂失神,然后他就看到在北方的天空上,一颗星星正在逐渐闪亮,王小白深吸了口气,在浪总的指导下朝着集市上右边快步而去,也就在此时,安吉尔的驱魔也已经到了收?#27493;?#27573;。$C$207 浪总的声音在耳麦中响起,王小白一颗心瞬间就放进了肚子里,这次比赛不光是别人提前有布置,浪总也提前做了布置,做的很隐秘也很小心,一直没有出现,就是在等待机会,以王小白很陈德清的实力,一般的情况足以应?#35835;耍?#20063;只有他俩有危险或者被拖住的时候,浪总才会发动他布置下来的力量。

    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王小白和陈德清被地狱军团困住,纵然能脱身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体力精力,比赛到了此时,也快要到结束的时候了,别人严格按照布局来走,走的很踏实也很顺利,照这么下去比赛将没有任何悬念,并且达到那个?#35828;?#26368;终期望,而剩下的选手,只不过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裳,或者说,就是打酱油的配角。$C$206 王小白是必须要快些离开这里的,他被拖住的时间已经太久了,告别了祝福他的巫医阿布拉,陈德清手上多了一把雨伞,是阿布拉送给他们的,雨伞遮挡住摄像机和陈德清,王小白继续在雨中?#20982;擼?#27492;时的暴雨已经小了不少,变成了中雨,风也刮的不那么大了,但是整个集市却显得更加萧索。

    “浪总,请在指点一下我们方位,我已经在集市兜了一圈,没有看到安吉尔救人,也没有?#19994;?#37027;个隐藏的家庭教堂……”为了赶时间,王小白和陈德清的双腿上都贴了甲马,看?#20808;?#26159;在快走,实际上比快跑都快,以如?#19997;?#30340;速?#26579;谷辉?#38598;市里走了半天也没看到安吉尔,更没有?#19994;?#37027;个小教堂,只能是向浪总求助。$C$205 风雨倒灌进来,伴随着阵阵阴风,吹的屋子里原本就?#36745;?#20040;明亮的蜡烛瞬间灭掉了一半,王小白正在封住照妖?#36947;?#30340;萨米基纳,根本来不急去应对,即便能应对他也不会为之所动,一定会先把萨米基纳封住,毕竟还有陈德清在呢。

    陈德清没让王小白失望,变故出现的突然,他反应的也足够快,狂风刚倒灌进来,陈德清就横身挡在了王小白和男孩的身前,手中的桃木剑朝着夹杂在风雨中的一个黑影斜着刺了过去,嗖!的声响,刺中了个类似乌鸦那么个鬼东西。

    那鬼东西怪叫了声,翻身就倒,身后却跟着更多的鬼玩意,陈德清向后退了一步,把桃木剑猛地插在在?#35828;?#38754;上,念诵咒语:“萧仞扶桑,诸?#25509;?#38686;。$C$204 纷纷扰扰的弹幕,狂欢的只是观众,影响不了现场任何人,尤其是王小白,冷静无比的还在施法,照妖镜上?#20102;?#20986;月亮的光芒,把男孩身体里照射的如同透明一般,指决和咒语当中,过了有一分钟,镜子上面显现出一个妖魔来。

    一开始只是一个淡淡阴影,但随着咒语声,却显现的越来越清晰,就见是一个妖异的马头,妖异是因为一个硕大的马头,表情完全是人类的表情,它整个的头部是漆黑无比的,头顶的马鬃却是鲜红鲜红的,如同地狱火焰的颜色。

    马头四周?#23588;?#30528;黑红的气息,绝对不是东方的鬼怪,应?#27809;?#26159;七十二柱魔神其中的一位,可惜的是,王小白不认识,但是这个马头的形象一出现,巫医阿布拉就惊呼了声,喊出了这个妖魔的名字:“萨米基纳!”

    萨米基纳是所罗门王72柱魔神?#20449;?#31532;4位的魔神,传说他通晓教养学,并且把它们教会给人们。$C$203 托美国电影业的发达,屏幕上展?#27490;?#35768;多真实发生过的灵异?#36866;攏?#27604;如驱魔人,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画面拍的很惊悚,?#20004;?#34987;人称为十大恐怖片之一,电影里许多?#20302;罰?#26725;段都是非常的恐怖,比如女孩子的头旋转扭动……

    可那毕竟是影视作品,跟王小白面对的孩子显得有点小儿科了,孩子身体里的那个东西似乎是在?#20598;迹?#21534;掉了燃烧的?#26434;?#20043;后,他身上的皮肤突然就从黑白两色变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本来孩子是光着上身的,在血红的颜色变化之中,孩子胸膛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符号,一个动物头颅的符号,像马又像是骡子……

    诡异的符号闪现的下就消失不见,孩子完全消化了那些飞回到他嘴里燃烧着的?#26434;?#36824;轻轻的舔了舔嘴?#21073;?#26174;得有些意犹未尽,模样很嚣张,很气人,王小白咦了声,对孩子身上的东西有些佩服了,竟然如?#35828;?#38590;缠。$C$202 王小白不是个莽夫,总不能一点情况都不了解就动手,不光是危险,还是?#23472;?#24049;不负责任,所以他一定会把疑点?#26159;?#26970;,甭管这位巫医到底是个什么来历,真也好,假也好,起码动手之前有个交代。

    从跟巫医的对话中,王小白已经信了他七七八八,但也不能全都相信巫医所说,救那个中邪的孩子,还是要以巫医为主,他为辅,如此才是最安全的。

    王小白和阿布拉巫医对话不少,不过也两分钟左右的时间,耽误不了什么事,也不管阿布拉巫医同意不同意,王小白就一把抓过了他,放在自己身边,然后仔细去看蜡烛阵中的那个男孩。$C$201 谁的布置这?#26234;?#20917;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小白是留下来管这件闲事,还是冷酷的转身离开?听着孩子嘴里咯咯咯的?#20013;Γ?#20197;及脸上嘲讽的笑容,王小白?#38405;?#20010;孩子道“我不走了,不管你是谁,我都会把你从孩子的身体里赶出去,然后干掉你!”

    在王小白没有选择之前,观众们的心情很复杂,在都希望王小白可以帮助那个可怜的孩子,可是……一旦被拖在了这里,对于接下来的比赛是非常不利的,王小白也没有义务答应,可要是不答应……许多人还是会失望的。$C$200 人像?#20063;?#26377;一个火把,火光很微弱,冒着有些发蓝的火光,祭坛下面,是白色蜡烛摆成了一个三角?#20572;?#37324;面躺着一个十一二岁的黑人小男孩,这黑人小孩黑色的躯体上面却?#20982;?#19968;颗惨白惨白的头颅,身上长着脓包,有些地方在流血,流脓,散发着臭气,蜡烛圈外,同样有一?#31267;?#26679;的黑人小男孩,比这个孩子稍微大一些,十三四岁的模样,除此之外,就是两个非洲妇女,三十多岁的样子。

    屋子里没有电灯,没有一切现代文明的迹象,简朴的像是回到了远古时期,除了在蜡烛圈里的男孩,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王小白,对于他?#25250;?#35828;,王小白和陈德清无疑是强大的人物,每个?#35828;?#30446;光都很复杂,既充满了恐惧,又充满了仇恨,还有强烈的不安。$C$199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