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無極限通靈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09 在王小白破解了鎮子上的詭異力量之后,七十二柱魔神消失不見了,不知道是散去了,還是隱藏起來了。七十二精在陳德清的咒語下也被收了回來,被激活的法器上面的力量都被壓制了下去,整個集市變得干干凈凈,連雨都不下了。

    安吉爾現在的位置已經不在安全了,他在快步離開,他能感覺得到丹尼爾和王小白在快速趕來,當然要離開了,在老助手的掩護下,安吉爾的走的非常快,卻一直在集市里穿來穿去,并沒有顯得多急迫,似乎還是在等待什么,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天色昏暗了下來,集市里面有人開始陸續出來了。$C$208 八張黃符交相呼應,金光閃爍,在王小白一腳跺出之后,引起了連鎖反應,一股巨大的神奇力量把集市內的晦氣,陰氣,不祥的氣息一掃而空,籠罩在集市上方的詭異氣息還在,但是卻沒有之前那么霸道了,整個集市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天空中也不在是陰雨連綿,成了昏黃的狀態,遠方,太陽在地平線只剩下了一道金光。

    望著地平線太陽即將消失的那道金光,王小白竟然短暫失神,然后他就看到在北方的天空上,一顆星星正在逐漸閃亮,王小白深吸了口氣,在浪總的指導下朝著集市上右邊快步而去,也就在此時,安吉爾的驅魔也已經到了收尾階段。$C$207 浪總的聲音在耳麥中響起,王小白一顆心瞬間就放進了肚子里,這次比賽不光是別人提前有布置,浪總也提前做了布置,做的很隱秘也很小心,一直沒有出現,就是在等待機會,以王小白很陳德清的實力,一般的情況足以應付了,也只有他倆有危險或者被拖住的時候,浪總才會發動他布置下來的力量。

    現在正是最好的機會,王小白和陳德清被地獄軍團困住,縱然能脫身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時間和體力精力,比賽到了此時,也快要到結束的時候了,別人嚴格按照布局來走,走的很踏實也很順利,照這么下去比賽將沒有任何懸念,并且達到那個人的最終期望,而剩下的選手,只不過是給他人做了嫁衣裳,或者說,就是打醬油的配角。$C$206 王小白是必須要快些離開這里的,他被拖住的時間已經太久了,告別了祝福他的巫醫阿布拉,陳德清手上多了一把雨傘,是阿布拉送給他們的,雨傘遮擋住攝像機和陳德清,王小白繼續在雨中行走,此時的暴雨已經小了不少,變成了中雨,風也刮的不那么大了,但是整個集市卻顯得更加蕭索。

    “浪總,請在指點一下我們方位,我已經在集市兜了一圈,沒有看到安吉爾救人,也沒有找到那個隱藏的家庭教堂……”為了趕時間,王小白和陳德清的雙腿上都貼了甲馬,看上去是在快走,實際上比快跑都快,以如此快的速度竟然在集市里走了半天也沒看到安吉爾,更沒有找到那個小教堂,只能是向浪總求助。$C$205 風雨倒灌進來,伴隨著陣陣陰風,吹的屋子里原本就不怎么明亮的蠟燭瞬間滅掉了一半,王小白正在封住照妖鏡里的薩米基納,根本來不急去應對,即便能應對他也不會為之所動,一定會先把薩米基納封住,畢竟還有陳德清在呢。

    陳德清沒讓王小白失望,變故出現的突然,他反應的也足夠快,狂風剛倒灌進來,陳德清就橫身擋在了王小白和男孩的身前,手中的桃木劍朝著夾雜在風雨中的一個黑影斜著刺了過去,嗖!的聲響,刺中了個類似烏鴉那么個鬼東西。

    那鬼東西怪叫了聲,翻身就倒,身后卻跟著更多的鬼玩意,陳德清向后退了一步,把桃木劍猛地插在在了地面上,念誦咒語:“蕭仞扶桑,諸方郁霞。$C$204 紛紛擾擾的彈幕,狂歡的只是觀眾,影響不了現場任何人,尤其是王小白,冷靜無比的還在施法,照妖鏡上閃爍出月亮的光芒,把男孩身體里照射的如同透明一般,指決和咒語當中,過了有一分鐘,鏡子上面顯現出一個妖魔來。

    一開始只是一個淡淡陰影,但隨著咒語聲,卻顯現的越來越清晰,就見是一個妖異的馬頭,妖異是因為一個碩大的馬頭,表情完全是人類的表情,它整個的頭部是漆黑無比的,頭頂的馬鬃卻是鮮紅鮮紅的,如同地獄火焰的顏色。

    馬頭四周縈繞著黑紅的氣息,絕對不是東方的鬼怪,應該還是七十二柱魔神其中的一位,可惜的是,王小白不認識,但是這個馬頭的形象一出現,巫醫阿布拉就驚呼了聲,喊出了這個妖魔的名字:“薩米基納!”

    薩米基納是所羅門王72柱魔神中排第4位的魔神,傳說他通曉教養學,并且把它們教會給人們。$C$203 托美國電影業的發達,屏幕上展現過許多真實發生過的靈異故事,比如驅魔人,就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畫面拍的很驚悚,至今被人稱為十大恐怖片之一,電影里許多鏡頭,橋段都是非常的恐怖,比如女孩子的頭旋轉扭動……

    可那畢竟是影視作品,跟王小白面對的孩子顯得有點小兒科了,孩子身體里的那個東西似乎是在炫技,吞掉了燃燒的蒼蠅之后,他身上的皮膚突然就從黑白兩色變成了血紅血紅的顏色,本來孩子是光著上身的,在血紅的顏色變化之中,孩子胸膛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符號,一個動物頭顱的符號,像馬又像是騾子……

    詭異的符號閃現的下就消失不見,孩子完全消化了那些飛回到他嘴里燃燒著的蒼蠅,還輕輕的舔了舔嘴唇,顯得有些意猶未盡,模樣很囂張,很氣人,王小白咦了聲,對孩子身上的東西有些佩服了,竟然如此的難纏。$C$202 王小白不是個莽夫,總不能一點情況都不了解就動手,不光是危險,還是對自己不負責任,所以他一定會把疑點問清楚,甭管這位巫醫到底是個什么來歷,真也好,假也好,起碼動手之前有個交代。

    從跟巫醫的對話中,王小白已經信了他七七八八,但也不能全都相信巫醫所說,救那個中邪的孩子,還是要以巫醫為主,他為輔,如此才是最安全的。

    王小白和阿布拉巫醫對話不少,不過也兩分鐘左右的時間,耽誤不了什么事,也不管阿布拉巫醫同意不同意,王小白就一把抓過了他,放在自己身邊,然后仔細去看蠟燭陣中的那個男孩。$C$201 誰的布置這種情況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小白是留下來管這件閑事,還是冷酷的轉身離開?聽著孩子嘴里咯咯咯的怪笑,以及臉上嘲諷的笑容,王小白對那個孩子道“我不走了,不管你是誰,我都會把你從孩子的身體里趕出去,然后干掉你!”

    在王小白沒有選擇之前,觀眾們的心情很復雜,在都希望王小白可以幫助那個可憐的孩子,可是……一旦被拖在了這里,對于接下來的比賽是非常不利的,王小白也沒有義務答應,可要是不答應……許多人還是會失望的。$C$200 人像右側有一個火把,火光很微弱,冒著有些發藍的火光,祭壇下面,是白色蠟燭擺成了一個三角型,里面躺著一個十一二歲的黑人小男孩,這黑人小孩黑色的軀體上面卻有著一顆慘白慘白的頭顱,身上長著膿包,有些地方在流血,流膿,散發著臭氣,蠟燭圈外,同樣有一個這樣的黑人小男孩,比這個孩子稍微大一些,十三四歲的模樣,除此之外,就是兩個非洲婦女,三十多歲的樣子。

    屋子里沒有電燈,沒有一切現代文明的跡象,簡樸的像是回到了遠古時期,除了在蠟燭圈里的男孩,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王小白,對于他們來說,王小白和陳德清無疑是強大的人物,每個人的目光都很復雜,既充滿了恐懼,又充滿了仇恨,還有強烈的不安。$C$199 王小白發狠,再次沖上來,令牌前端在大雨中都冒白煙了,產生了一種不真實的虛幻感,猛地戳在了黑傘的前端,雨水像是爆炸了一樣被絕大的爆裂沖擊的向著四面八方激射,黑傘轉動的慢了下來,但是王小白也被頂了出去,就在國內觀眾驚呼起來了的同時,王小白身軀一扭,輕微的錯開一步,從一側再次沖了過來,手中的令牌向前又是一戳!

    啪!又一次準確無誤的戳在了黑色雨傘的前端,雨傘旋轉的速度又慢了下來,王小白再一次用令牌戳了過去,黑色的雨傘在這種打擊之下,并沒有斷裂開,而是發出咔咔咔……的聲響,已經轉不動了。$C$198 這是一只很秀氣的手,手上戴著一個古香古色的藍寶石戒指,對于安吉爾的粉絲來說,藍寶石戒指是絕對不陌生的,立刻就驚訝的屏住了呼吸,那絕對是安吉爾的手,可他不是已經被魔法陣給吞噬掉了嗎?難道安吉爾破解了魔法陣?

    有這個念頭卻沒有時間發問,門前的戰況很激烈,激烈到了讓人目不暇接的地步,丹尼爾雖然被安吉爾從魔法陣中伸出的手拽住,卻并沒有驚慌失措,只是短暫的僵硬了下,措不及防的被拽到了門前,但反應也是真快,手中魔法棒朝著丹尼爾的手點了過去,咒語冷靜念誦:“吾以契約者的名義召喚吾之守護主神,火焰的主神呀,給我無窮的力量,展現您的憤怒,借用你滅世的魔力摧毀吾之死敵,在此一刻,將你我的憤怒合而為一,展現最強的神力……”

    關鍵時刻,丹尼爾沒有用冰之魔法,沒有用雷之魔法,而是使用了自己比較拿手的火之魔法,他這么做絕對是明智的,如此情況之下,必須要用自己最拿手的魔法來化解眼前的局面,效果當然也是最好的。$C$19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