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大刁民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39 兩個優秀的女人湊到一起,李云道便也就只剩下煮水烹茶的份,若是沒有那只時不時便瞇眼打量李云道一眼的畜生,他會覺得如此心驚肉跳地逃過一“劫”也還算不錯。

    學識修養上,澹臺學君自然是萬里挑一,只是在人情世故上碰到打小便在京城紅門高墻內吃百家飯長大的古可人,最后也只能羞紅了臉落荒而逃。

    李云道只是到一旁接了小姑從京城打來的一個電話,回來的時候,便只看到仿佛打了勝仗一般的女人輕輕扯著黑豹的胡須,一臉得意洋洋。$C$238 原先的寒舍茶館門前的“寒舍”牌匾不知何時被人取了下來,門頭也被修葺一新,掛上兩只大紅的燈籠,入了夜,配著昏黃的門燈,看上去倒是全更像是這西湖城里的民居了。

    一輛黑色的邁巴赫緩緩駛入茶館所在的那條小街,最后在那寒舍茶館門前停了下來。司機看了看小街前后,確認無閑雜人等,這才恭恭敬敬地打開后方車門。

    誰知那車門剛打開,便有一頭渾身皮毛油光水亮的黑豹從那豪華轎車的后座上走了下來。

    沒錯,的確是悠哉悠哉地走下來的。$C$237 澹臺學君緩慢地擦著汗粒,其實剛剛的運動并不算劇烈,但澹臺家的基因似乎都是如此,這也從另一個側面驗證了上蒼的公平——給了澹臺族人一顆比世上大多數人都聰明的腦袋瓜子,便也同時給了每一個澹臺族人孱弱的身子。兩位老祖宗早就意識到此事,但基因這種東西,卻也不是一兩代人便可以改善的。

    李云道給自己的這位女軍師沏了杯茶,送到她的面前,笑著打量香汗淋漓的小姑娘:“這些天西湖的空氣質量還不錯,陽光也不錯,你若是樂意,可以跟我一起晨練。$C$236 海風帶著春末夏初季節交替的特有氣息,吹進這座海濱城市,帶來了在寒冷的季節里銷聲匿跡的蟬鳴,也帶來了一絲混雜著海洋氣息的燥意。

    武大慶失聯了。

    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作為新任委辦大管家的吳明松正從煙盒里取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他冷不丁打了個寒顫,已經拿在手里的煙又重新掉在了桌上——失聯后的第二十六個小時,紀委和公安已經同時介入。更讓吳秘書長心悸的是,這條線上的好幾個關鍵人物都失聯了,包括宋博士在內。$C$235 春末夏初,暖風吹過意大利米蘭郊外的古堡。

    陽光和煦,風撩動了她的發,卻無法觸及那許多年前便已經柔軟起來的心。

    她靜靜地站在那漫長臺階的上方,背對廣場,仰望著古堡門廳上方的精美浮雕。接手休憩古堡時,曾有人建議將這些帶著宗教色彩的浮雕鑿除,說是先生不喜這些東西,她卻微笑著讓工匠們做了保留,因為她知道,他不喜歡的只是那些蠱惑人心的人。

    面容俊美的混血青年緩緩走到她的身側,微微欠身后便不再說話,直到女子從那些浮雕線條上收回目光,他才恭敬稟報:“夫人,還是沒能聯系上先生。$C$234 江浙沿海,交通發達,早些年便形成了密如蛛網的高速公路網,形成了江浙沿海城市經濟發展的生命動脈。夜幕降臨,通往西湖的高速公路上飄起了淡淡的薄霧,綿延數公里,如同夜色中的鬼魅。

    遠處,遠光燈閃了兩下,一隊由一輛卡車和兩輛商務車組成的車隊正緩緩駛入薄霧。

    “老丁,速度放慢點,前面好像起霧了,我們只要天亮之前能到就成,不用太趕時間!”副駕上戴眼鏡的中年男子將眼鏡摘下來,用衣袖擦了擦。他的神情總有些不大自在的緊張,戴上眼鏡后,瞇眼看向前方,突然“咦”了一聲,“老丁,前面是不是出事了?”

    司機老丁是這條運輸線上的老長途司機了,看到前方隔了兩百米的地方出現了幾個三角警示牌,警示牌前方似乎剛剛出了大型交通事故,只看到地上還有些散亂的汽車零件和碎玻璃。$C$233 澹臺家后宅,往常午飯后家中子弟均有午休的好習慣,這也是兩位老祖宗要求對小字輩們的要求——做事要精益求精,但做事的基礎是強健的體魄,澹臺子弟多孱弱,睡眠便成為了一種修復身體的好法子。只是,今日過了晌午用過餐,后宅內便瞬間熱鬧了起來。

    “不行,怎么能讓十九妹去抱那家伙的臭腳?棋下得再好有什么用?”

    “是啊,姑娘家,總跟一個大男人成天泡在一起,旁人總是會說閑話的!”

    “就算不說閑話,人家也以為我澹臺家為了拍王家的馬屁才把十九妹送上門去做小……”

    看著十八位堂兄們涂抹橫風地越得說來越激動,那女扮男裝的澹臺學君微微一笑,轉身入了小院,抬頭看向蔚藍的天空,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竟露出心馳神往的神色。$C$232 依舊是那層層書架的書房,依舊那張透著股文人雅士風范的書桌,依舊是那暫新的文房四寶,但此時卻早已物是人非。

    一場嚎啕大哭后,戚小涵的俏臉因為興奮而漲得通紅,單手緊緊拉住那人衣袖的一角,像個怯生生的孩子,似乎生怕一個不留神自己又會陷入先前的噩夢。

    李云道看著書房中的一切,微微有些唏噓,光陰似箭,白駒過隙,“老七頭”這個曾經在浙北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綽號此時應該早已經湮沒入了歷史的長河。$C$231 戚家別墅門前是一方花壇,里面種著戚洪波生前最喜歡的鳳仙花。此時花壇上,不知何時多了一位神情憊懶的青年,同樣抬頭望著星空,心中卻想著魔都城郊那處小超市里長著幾粒白麻子的姑娘。

    戚小涵和黑衣人的目光也不約而同地望向這邊,只是目光的聚焦點卻不是這蹲在花壇上的青年,而是站在他身前那道一身月白色素衫的男子。

    為何我的眼中常常飽含淚水!

    戚小涵覺得今天終于找到了答案,但她卻靜靜地站在那兒,任由帶著一絲咸澀味道的淚水流入嘴里,落在衣衫上,滴落在地面上。$C$230 戚洪波還在世時,戚小江就在為戚家洗白移民作準備,只是當時戚洪波一心要在西湖地下世界做大做強,戚洪波去世后,除了五小姐外,戚家眾人均移民去了海外,戚洪波離下的基業,一度被戚小涵打理得井井有條,五小姐的名號雖然還不到他那位有西湖現代孟嘗之稱的父親,但在浙北一帶,當時倒也算得上是響當當的。只是誰也沒有想到,五小姐會激流勇退,將那些事務一應交給原先戚洪波培養的左膀右膀,并在云騏的幫助下成功轉型,如今已經幾乎不再過問那些地下事務。

    在云騏名下的私家醫院包扎傷口的時候,黃信仲怎么都想不明白,為何如今還有人會來打五小姐的主意,難道說,是因為最近要拍的那塊地?

    “黃叔叔,你別風聲鶴唳地這么緊張,也許只是來偷東西的小偷呢?”戚小涵微笑著安慰正在縫傷口的獨眼大盜,“您可不能再丟了一只胳膊了,到時候又是獨眼又是獨臂,那得多可憐啊!”

    也就只有他從小看著長大的五小姐敢與他開這樣的玩笑,而且他也知道,這個從小其實就心地很善良的孩子沒有任何嘲諷譏笑自己的意思,相反她是在心疼自己。$C$229 時間,是這個世上最好的傷藥。它會讓你忘記曾經的愛,也會讓你忘卻所有的恨,同樣也會撫平一切傷痛。

    站在窗邊凝視夜色中的湖面,戚家五小姐就這樣站了幾個鐘頭,直到某一刻,獨眼的司機老黃敲門進來。

    “五小姐,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他有些心疼這個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似乎自從戚洪波罹難后,這個曾經戴著一幅厚重框架眼鏡姑娘就很少會露出之前那般的笑意,而這世上唯一能讓她放松并覺得自己還是個年輕姑娘的人,在兩個多月前,也不幸地離開了這個世界。$C$228 當夜幕拉開時,黑暗重新籠罩大地,站在窗邊的女子覺得自己的內心從消息傳來的那天起,就仿佛籠上了一層黑色的幕子,已經許久沒有見到過陽光。

    “戚總,您今晚還不回家嗎?”年輕的女助理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面帶憂色地看著站在窗邊的女子,那窗外正對著西湖,朦朧夜色中的西湖別有一番滋味,但這只是助理眼中的西湖,此時,在窗邊那女子眼中,那不過只是一汪死水。

    沒了陪你看西湖的人,就算風景再迷人又如何?

    “雅真,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她看著窗外夜色中的湖面和湖畔往來如織的游人,長長嘆息一聲。$C$22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