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職業狩靈人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32 見窮奇還是沒有言語,常生繼續,“若您是在可憐那幫敵人,那我只能說,至少我給過他們機會了,在他們寧死不要這個機會的前提下,我還是在蟲口下保住了他們的靈魂,我覺得自己已經對他們仁至義盡了!”

    楊云第一次有點怕常生了,他語氣略虛地說:“其實……,你可說告訴他們一聲的,這樣也許他們就會投降了。”

    厲寒冷聲說:“讓他們活下來繼續造變異生物攉攉三界,攉攉那些被他們改造的可憐人嗎?”

    楊云沉默。$C$231 常生的話讓小葉徹底意識到了自己的危機,她二話不說,直接命令手下把所有的變異生物都召喚了回來,這不僅為了保存實力,更是為了自保!

    小葉與燭照、幽熒不一樣,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她沒有當三界共主的心思,乍一看似乎并沒有他倆危險,但論起變態的程度,常生可以很肯定地說,她猶在燭照和幽熒之上!

    燭照和幽熒的目的在權,所以不會讓這個以人為基礎的世界失去根基,不然他們的權也會隨之消失。

    小葉卻并非如此,甚至可以說她沒有什么目的,單純的惡比有目的的惡更加危險,因為這樣的惡沒有底線可言,如果讓她坐大到不可壓制的地步,搞不好人類都能讓她整滅絕了。$C$230 幽熒被常生一激再激,氣的身上本就被大桃木之力和混沌之氣弄亂的鬼氣更加的混亂起來,這也加速了鬼氣被消磨和分解的速度。

    這還不算完,常生把所剩不多的鎮鬼符又加注了大桃木之力,全部都招呼給了幽熒,立馬就讓幽熒痛苦地鬼嚎了起來。

    眼見幽熒的鬼氣越來越弱,連靈魂都虛弱的好像個幻影一般,常生便咬牙強迫自己停手,取出他隨身的紫金葫蘆,動作流利地拔塞,將葫蘆口對準幽熒,一字一頓地說:“創世神神尊幽熒,你被捕了!”

    常生的話音剛落,幽熒就化成一縷紅光,被紫金葫蘆吸了進去。$C$229 插在常生側腹部的觸手透著刺骨的寒氣,常生的皮膚上立時就結了一層冰霜,他抹掉嘴角流出的血沫子,抬眼看著正俯看他的幽熒,眼中依舊平靜的沒有任何波瀾,好像受傷的人不是他,身處險境的人也不是他似的。

    “反派死于話多,沒聽過嗎?”常生竟還笑著說:“你還敢跟我說話啊?”

    幽熒一腳踩在常生的胸口上,又給常生踩的噴出一口血來,“就你現在的處境還敢說大話?本座一腳就能把你踩進塵埃里!”

    “你現在可舍不得殺我,”常生說:“我是冥界鬼帝的儲君,只要一死,靈魂都會秒回冥界,你現在明顯沒有萬全的準備,留不住我的靈魂,卻還想要我身上的鑰匙之力,怎么會輕易殺了我呢?”

    “讓人半死不活的方法有很多,我很樂意在你身上挨個試一遍。$C$228 鎮鬼的陣法是常生在躲避幽熒的攻擊期間,利用清暉之前給他的諸多符中的鎮鬼符施下的,以常生符道方面的業余水平來說,別說幽熒了,比他等級沒低太多的鬼他都鎮不住,還不如直接打效果更好。

    但今時不同往日,有大桃木之力輔助,常生將其灌注于陣法之上,也能冒充專業符道師唬弄唬弄人,至少能跟幽熒杠上一杠。

    要是清暉來施這個陣,又有大桃木之力來輔助的話,估計幽熒就算沒被鎮住也得受重傷,這就是常生之前所說的專業和非專業用能量的差別。$C$227 一邊跟眾人抵擋著變異生物的攻擊,游千夜一邊對錢彌欣說:“我猜測的,常生可能是想制造空間錯亂,以此來打破我們和敵人之間的數量壓制。”

    清暉甩出幾道符后感嘆道:“這個方法不錯,只要空間錯亂起來,隨機性就會增大許多倍,對處于被制壓狀態中的我們有絕對的好處。”

    游千夜又從空中抓出一條繩子,在自己身上系了一圈后,分別把兩頭扔給清暉和許蓉:“系上,以咱們四人的實力來說,分開可不是好事。”

    清暉、許蓉二話不說,系好就把繩頭都扔向了錢彌欣。$C$226 燭照和幽熒不是傻瓜,在桃樹無差別攻擊的影響下,戰場立時就陷入了大混亂,需要戰斗雙方耗費相當的精神去應對。

    戰斗經驗的高低很快就顯現出了對局勢的影響,并逆轉了雙方的上下風位置,讓數量多的變異生物們反變成了被壓制的一方。

    這種戰斗經驗上的差距會因為打的時間越久而越明顯,且不是臨陣磨槍就能彌補的,燭照和幽熒在看出常生的意圖后,立馬就采取了應對的手段,他們必須要讓戰斗環境穩定下來才行!

    攻擊能防能閃常生并不容易解決,但想要攻擊不會動的桃樹卻要簡單的多,于是二人當即就集中火力遠程對付起桃樹來,阻止它無差別且大規模的攻擊方式。$C$225 見楊云一臉的不爽,常生故作神秘地說:“這是我跟人尊陛下之間的秘密,不能說。”

    周乞懶理楊云,對杜子仁說:“南土只你一位鬼帝,萬萬不能出事,還是你送人尊陛下回去吧。”

    趙文和立馬附和周乞的說法,杜子仁實在推不掉,便用桃枝召喚了鬼門,帶又跟常生私語了一會兒的張百忍離開了,順帶還把那些失去修為的變異生物們也一并帶離,以免他們成為拖油瓶。

    等鬼門再次消失后,眾人才又重新向BOSS關卡出發,本來也沒多長的路,很快眾人就走到了盡頭。$C$224 常生的話立馬就讓錢彌欣炸了,“我……唔唔……”清暉一把捂住她的嘴,不讓她給常生搗亂。

    常生略帶歉意地看了錢彌欣一眼,轉頭對小葉說:“你依舊沒有自由,離不開我家院子的范圍,我也會讓聯盟派專人來看管你,但至少在我家的范圍內,你是自由的,我好吃好喝供著你,只要不離開這個范圍,你想干什么我都不會干涉,你的要求我也會盡力滿足,當然,違法的事除外,怎么樣?”

    小葉依舊在猶豫。

    “我雖然沒什么人品,但說的話至少不會食言。$C$223 聽常生說前方是變異生物主人的藏身地,小葉驚訝地看向他,“這也是你猜出來的?”

    “如果前面是燭照和幽熒,你不會露出這種表情來,你只會樂見其成,”常生笑著說:“畢竟不管死的是哪一方,都能合了你的心意。”

    小葉不置可否,反問:“那為什么非要是那五百多人?就不能是別的什么嗎?”

    “因為你們同病相憐啊!”

    “我又沒被扔重生爐里煉化,何來的同病之說?你才跟他們同病相憐呢!”

    “可以相憐的未必是身世,也可能是處境。$C$222 常生這一問,眾人的視線立馬轉向那些變異生物們,全都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那些變異生物們雖然外形千奇百怪,但靈智還是有的,自然清楚常生這一問所帶來的最壞結果,個個都一副隨時準備拼命的樣子。

    怎么說呢,現在這個局面很尷尬,不傷無力還手之人的性命,這幾乎是圈里不成文的規定,如今這些變異生物都被捆仙繩綁著,能量都被限制住了,基本就等同于任人宰殺的境地,現在要是出手殺了他們,誰也拉不下來臉干這掉價的事。$C$221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