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我的大小美女花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04 宋曉冬默念了半天咒語,睜開了眼睛,什么都沒發生,海倫娜又向宋曉冬揮了一劍,這一道劍光并沒有之前的那么長,只有不到一米寬,但是速度卻比之前的那三劍要快得多。

    原來海倫娜是可以發射速度更快的,讓人躲避起來有困難的劍光的,宋曉冬知道海倫娜改變了招式,不敢再一次貿然地像剛才一樣冒著危險來接住海倫娜的劍光,而是直接趴在了地上。

    宋曉冬首先要知道這一道之前海倫娜從來沒有用過的劍光,破壞力到底有多大,趴在地上之后,他回過頭去看,這一道劍光,深深地嵌入進了他身后的鐵皮墻面上。$C$203 而且宋曉冬很確信,阿列克賽掏出手槍來不是為了打他,而是為了了解自己,任何和宋曉冬擁有一樣能力的人,在見識到宋曉冬強大的腦波之后,都會忍不住想自殺的。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只螞蟻,第一次遇見大象,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是如此渺小。果不其然,阿列克賽眼睛死死地盯著宋曉冬,舉起了自己的手槍,抵在了太陽穴上。

    宋曉冬當然不能讓他去死,阿列克賽很有可能是他們回家的車票,于是宋曉冬一甩手,一根藤蔓飛出去,打在了阿列克賽的手槍上,把手槍打落在地,同時把阿列克賽給捆了個結結實實。$C$202 鄭雅蘭架起了她心愛的狙擊步槍,透過瞄準鏡來觀察馮燦、多吉本瑪以及鮑里斯波列伏依,三個人打得不可開交,不由得感嘆道:“我就沒見過這么抗揍的人!”

    雷響來了主意,對鄭雅蘭說道:“你就往他們的那個方向開一槍,不用打誰,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就行了,他們倆一定會想明白的。”

    鄭雅蘭皺了一下鼻子:“你確定?”

    雷響:“你別打到他們就行了,打墻。”

    鄭雅蘭點點頭,單眼瞄準,然后一槍打在了墻上,打下來不少灰塵,馮燦和多吉本瑪回過頭來,看見了鄭雅蘭的槍口,又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墻上碗口大小的窟窿,立刻明白過來了是怎么回事。$C$201 宋曉冬知道,薩爾蒂科夫這一次死定了,他身子一甩,從身后生長出更多的藤蔓,再一次和薩爾蒂科夫扭打在一起,但是這一次,薩爾蒂科夫的招式更加致命,打法也更加粗放,不再小心翼翼地躲避藤蔓。

    宋曉冬的藤蔓仿佛鋼鞭一樣,想要刺入薩爾蒂科夫的肉里,但是敲在薩爾蒂科夫的皮膚上,只傳出來一聲一聲空洞的骨頭敲擊的聲音,藤蔓根本沒有辦法刺進皮膚里,因為薩爾蒂科夫的皮膚已經不是皮膚,而是外骨骼了。

    “哈哈哈哈!”薩爾蒂科夫得意地笑了起來,攻擊速度驟然加快,開始瘋狂地破壞宋曉冬后背上的藤蔓,扯得滿地都是,宋曉冬承受很大的壓力,藤蔓生長的速度進一步加快,不知道還能堅持多長時間。$C$200 “可是我們沒有脈沖手雷。”宋曉冬一攤手。

    鄭雅蘭一笑,放下了自己的戰術背包,蹲下來,在里面翻找一通,拿出來了幾個脈沖手雷,然后重新站起來,得意地說道:“我們是來搞爆破的,實驗室里面到處都是電子設備,我怎么會不帶脈沖手雷?”

    “好,我們爭取把這幾個人聚集起來,爭取一招制敵,不要被他們識破我們的計策,還是按照我剛說的那樣,咱們都撤回去,我和馮燦把他們引到開闊地來,然后爭取一發搞定。”宋曉冬有了主意。$C$199 解決了守在大門后面的三十個傭兵之后,宋曉冬對著房頂上他們進來時的大洞彈了一下手指,一根藤蔓被彈射出去,落在了洞口的位置,瘋狂生長,把洞口給堵住了。

    然后宋曉冬又對著實驗室的大門伸出了手,用同樣的方法,把暗夜宗實驗室的大門也給封死了,這樣,外面的傭兵就進不來,宋曉冬等人就可以安心對付從實驗室里面出來的人了。

    宋曉冬側耳傾聽,能夠聽到實驗室的走廊里有大量的腳步聲往這邊趕過來,有更多的傭兵小隊往宋曉冬等人的方向趕過來,堵住了宋曉冬等人往實驗室深處進發的所有道路。$C$198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你們把設備摧毀之前,我的人是不可能到邊境線上去的。”徐夢縈搖搖手指頭,語氣堅定地說道。她是鐵了心,要把雷響等人拋棄在國境線外了。

    畢竟,徐夢縈是正規軍,貿然行動,會有可能導致事件發展為一場小型戰爭,而戰爭一旦發生,規模就會迅速變得不可控,徐夢縈可不希望兩個大國之間的戰爭是因她而起。

    雷響知道,徐夢縈是死活也不肯背這口黑鍋,沒有辦法,只能離開了徐夢縈的休息室,回到了指揮室,對大家說道:“徐夢縈說,設備摧毀之前,她不會送人到邊境線上。$C$197 宋曉冬說道:“我能找到另一處入口,但是我需要時間,也許好距離邊境線再近一點,玩票而已會出一份地圖來,同時了解到邊境線上,巡邏隊的兵力部署情況。”

    雷響:“那好,你稍后去辦,胡晨曦鄭雅蘭去找徐夢縈要裝備。我們,今天晚上凌晨出發,這是一次非常兇險的任務,大家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決定要不要去。”

    雷響走出帳篷,發現特種小隊的李隊長,等在帳篷外,雷響問道:“李隊長,有什么事嗎?”

    李隊長說道:“雷首長,雪獾特種作戰小隊,請求出戰!”

    李隊長和其他幾個戰士,和雷響等人一起看到了暗夜宗處死三十多個實驗者的殘忍景象,希望能夠和雷組長一起去執行任務。$C$196 “啊我孫女的事情啊我孫女,被抓走了啊,警察不管啊現在你們來了啊,你們京城來的大官,能把我孫女送回來嗎?她,被人給關起來了啊,你們,也沒有人去救她!”老奶奶氣的全身都哆嗦。

    “安布倫失蹤的事啊,當時警方也是出動了大批的警力進山來搜索過的,也和邊境線對面溝通過,確實是沒有線索,沒有找到。”李書記為宋曉冬解釋道。

    “還找不到?就在虎頭峰的山洞里啊,你們找不到?我孫女是有大本事的人啊,你們,一定要把她帶回來啊,要是壞人利用了她,那可是要死人的啊!”老奶奶說的像模像樣。$C$195 “都見家長了,你說,距離結婚是不是快了?要不是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小蘭的家里會不同意胡晨曦出外勤的事情嗎?”宋曉冬和馮燦并排走著,肩膀有一搭沒一搭地相互碰撞在一起。

    馮燦點點頭:“照你這么說啊,還有點道理啊,那,他們倆要是結婚了,都轉走了,以后二組可就沒人了啊,可就真沒人了啊,就像你說的一樣,就剩下我了。”

    宋曉冬笑笑:“所以讓你好好表現啊,以后沒準也能和張興飛一樣,混一個副組長當當,和他平起平坐,那多好啊,看以后還誰敢給你打小報告。$C$194 鄭雅蘭用胳膊肘推了一下站在自己身邊的胡晨曦,問他:“阿泰勒,是不是在新江?”

    云開見日,云層就像是拉開的窗簾一樣緩緩退去,不留一絲痕跡,湛藍的天空里連一絲閑云也沒有,太陽明晃晃地照亮了一切,可是就是不能帶來一絲熱量,天氣并沒有因為太陽出來而溫暖一絲。

    雷響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過來,對大家說道:“徐首長已經派了人去了十五河子,把村子先隔離了,哨所那邊也封鎖了,防疫站的人很快就能到位,我們,就準備進山,大家看看進山都需要什么裝備。$C$193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