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機甲定制大師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51 一個月后。

    清晨,曙光初照,撕開朦朧晨霧,灑下點點金輝。

    泰山點兵臺,逐獸園。

    一棵棵通天巨樹間,弦歌徐徐漫步,步伐不緊不慢,舉手投足間透著一抹氣定神閑,淵渟岳峙。斑駁樹影落在它的身上,更是如同一層迷蒙薄紗,為它平添幾分神秘,氣象不俗。

    吼~~

    密林深處,隱有獸吼聲千回百轉,氣象暴虐,殺意襲人!

    很顯然,林中蟄伏著無數巨獸,正伺機而動,意欲暴起突襲,對這位不速之客發動襲擊!

    弦歌前行,卻是恍若未聞。$C$150 轟~~

    一線殘影扶搖而上,殘影外側一道亮白圓錐橫生,更有震耳欲聾的雷音滔天而起,赫然是——音爆!

    鬿譽速度之快,已全面逾越音速,光影模糊,肉眼難見!

    “你小子瘋了?”雷破天手腳發麻,驚惶地呵斥道,“這可是鬿譽,以速度著稱,號稱‘追風者’的飛行獸王!狙擊這種巨獸,得根據速度和經驗計算提前量,需王牌狙擊手才可建功,全自動武器根本不可能奏效!趙潛,你想將咱倆的小命都搭在這么?”

    嗡!

    趙潛沒開口,而回答他的,是巨犼側肩亮起的一個個光格。$C$149 嗡!

    道道尖嘯此起彼落,五架牧樹人多面合圍,種種武器千變萬化,矛刺、斧斫、劍斬、錘轟,奇詭莫測,而又皆強悍匹敵!

    尤其是歐陽文的座駕,它一手提頭,一手狂攻猛擊,手掌衍化為各類鋒銳武具,或劈、或挑、或刺、或撩,招式變幻多端,神出鬼沒!

    眼前群魔亂舞,令醫者也神情微變,大為駭然。

    “給我——破!”

    它的雙手緊握鋼釬,身上條條青筋恍若游龍般上下起伏,速度剎那拔至巔峰,一招一式也妙到毫巔,以一敵五,竟能平分秋色。$C$148 機甲手工坊。

    “有點棘手啊……”趙潛心情復雜,一臉為難。

    九分山上,五架牧樹人都有實時畫面共享,現場情況一覽無余。

    趙潛著實沒料到,屯衛五人在野外訓練,居然也能一頭撞上醫者!

    眼前局面,實在不好說是幸運,或者是不幸。

    透過遠程通訊,趙潛沉聲道:“諸位,千萬小心,這家伙名為醫者,實力在械族中也屬上游,相當難纏。$C$147 “我來!”沉默一陣,歐陽文沉聲道。

    “嗯?”

    一眾屯衛紛紛側目。

    歐陽文親自上陣,足見對這架牧樹人的看重,甚至可以說,是隱隱的忌憚!

    眾人驚疑間,歐陽文已駕駛虜騎著下場。

    虜騎已在場中!

    “請賜教!”歐陽文也不廢話,虜騎頷首行禮,引擎聲節節攀升,就準備開打。

    “彼此彼此……”趙潛神情不變,卻也暗暗警惕。$C$146 “牧樹人?”耿御邊一怔,滿頭霧水。

    “就是這個……”趙潛淡淡一笑,右掌向上抬起。

    嗡!

    隨著他的手勢指令,一道投影懸空凝形,如山聳立。

    赫然是一幅機甲投影!

    “這架機甲有點古怪……”耿御邊仔細端詳,表情猛地一凝,眼神震驚,“嗯?是全由機械植物構成的?怎么會?這真是機甲,而不是工藝品或者模型?”

    他一臉不可思議。$C$145 花海如潮!

    封豨沖撞奔襲,而腳步漸趨遲鈍,皮膚逐漸凹塌,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來,形銷骨立,搖搖欲墜!

    與之相襯的,是它遍身迷離血花,其深紅花瓣愈發嬌艷,光彩照人。

    這一朵朵血花,是以“生命”為食!

    轟!

    尚未撞上播種者,封豨已是油盡燈枯,巨軀轟然倒塌,一片片血色花瓣激蕩濺起,隨風飄搖,美不勝收。$C$144 轟!

    巨響裹卷著煙塵滔天,無數蛛網般的裂紋瘋狂彌散,人屠含羞草凌厲砸落,竟是如同拍蒼蠅一般,狠狠將掮尸獸拍倒在地!

    這一擊,甚至有點像那招從天而降的掌法。

    嚎~~

    慘嚎聲此起彼伏,掮尸獸身軀搖晃,遍身上下一張張獸口同時哀嚎,更是滲出大量鮮血,噴血不止。

    足見,這一掌之勢大力沉,簡直無可匹敵!

    趙潛卻得勢不饒人。$C$143 江城,殘陽似血。

    斜暉中,掮尸獸肆意橫行,如山巨軀沖撞奔踏,時而凄聲咆號,遍身無數張獸嘴齊齊張開,吼聲隱約形成共鳴,激蕩起無數音波漣漪,將方圓百米的玻璃盡數震碎!

    數架機甲被逼退,難攖其鋒。

    其中一架身影模糊,通體深灰色,宛若流水般起伏不休,細看去,其上無數顆猩紅眼珠閃爍懾人光芒,整架機甲竟是由滾滾鼠潮聚成!

    ——腹語者。$C$142 “趙潛,這架機甲是……”蘇韻寒微微側頭,右手輕扶下巴,上下打量著道,“你的新作品?”

    “——播種者!”趙潛點點頭,微笑道,“韻寒,你說說,觀感怎么樣?”

    “播種者?”蘇韻寒喃喃,似有所悟,卻愈發迷惑了,“你為‘植物武器’打造了一架機甲?但是,這有必要么?”

    她目光灼灼地盯著播種者,繼續道:“依我看,‘植物武器’應用甚廣,對任何一架機甲都能即插即用,何必專門制作一架機甲?”

    “既然叫‘播種者’,它自然有些與眾不同的能力。$C$141 “這種藥劑……究竟是什么?”遲疑片刻,趙潛再次詢問。

    眼前這種的“急速成長”,甚至和滴天髓有幾分近似!但滴天髓僅是催化機械孢子,此種藥劑卻對機械植物生效,適用性更廣,也更加可怕!

    “我稱之為——‘煙花’!”大衍械手得意道,“一剎絢爛,然后燃燒殆盡。”

    “不是讓你研究‘穴位’么?”趙潛摸了摸鼻子,不解道,“怎么研究到這‘煙花’上的?”

    他心生狐疑。$C$140 馬詡消失了!

    節目暫停,活動后延,接下來的一周,他如同人間蒸發,再未出現在鏡頭前。不止如此,各大媒體好似心照不宣一般,都刻意規避了關于他的消息,對他的消失也不聞不問。偶有粉絲在網上提問,不消片刻,帖子都被刪得一干二凈。

    趙潛卻十分淡定。

    馬詡不僅是娛樂明星,機甲名人榜的前列人物,更是堂堂馬氏嫡子,身份可不一般。

    對他的安全,實在不必過多擔心。$C$139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