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拳破未來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他不光將截氣道更上一層樓,更是自己創造武功,創出了不下金剛涅槃掌的數種絕世武學,以一敵二竟不落下風!

    世人震驚,凌逸展現出來的實力,絕對是當世巔峰的先天大圓滿的修為,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練的,無數人眼睛瞪紅了都舍不得眨眼,生怕錯漏一個細節。

    “不夠,還不夠啊,金三變大理事,你也一起來吧!”移形換影的恐怖交手過程中,凌逸約戰越是氣勢高昂,猛然發出一聲長嘯,呼喚金三變。

    “好!”金三變在一旁早就看得熱血沸騰,聞言就再也忍耐不住,一聲大喝,便加入戰團。

    以一敵三!

    以一人之力,戰當世最強三人!

    凌逸頓時壓力驟增,身上開始見血,然而他竟然堅持下來,而且在最初的下風之后,漸漸站住了腳跟,居然抗衡住了三人聯手。

    無數現場觀戰的人只感覺自己全身的寒毛都立起來了,激動得難以自持。

    這樣的場景,再過五百年都未必能夠重現,自己等人是在見證歷史!

    終于……交手到了最白熱化。

    轟!

    天空之上,膠著戰團中,凌逸身上的氣息驟然發生了變化,氣勢凝成了某種實質,擴散了周圍每一寸空間,將聞人龍圖三人都給籠罩在內。

    “這是——”君風笑等人都忍不住色變,驚呼。

    “終于成功了!”凌逸發聲長笑,身上返璞歸真,再無一絲凌厲和銳氣,給三人的感覺卻更加恐怖十倍。

    “三位前輩,就讓你們感受一下,何謂先天大圓滿之上——”

    “拳域境界!”

    一聲長喝,聞人龍圖等人只感覺自己毫無征兆遭受無形重力的轟擊,三人根本毫無抵抗,體內一片骨骼爆響的聲音,從三個方向吐血倒飛!

    凌逸勝了!

    整個人類世界為之嘩然,在這之前,誰能想到凌逸以一敵二不落下風,以一敵三最終竟能反勝?

    拳域境界四個字,第一次出現在人類的字典里。

    這一天,也成為人類武道歷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先天之上,有拳域!

    凌逸創造了奇跡,開辟了武道新路,聞人龍圖三人雖敗猶榮。

    這一戰之后,凌逸天下第一人的名號實至名歸,新一代戰帝這個殊榮,不管他要或不要,終究還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星期后。新任戰帝凌逸大婚。

    然而,讓人啼笑皆非又興奮莫名的事情發生了。

    婚禮現場,自己穿了一身婚紗的李小銀彪悍而至,氣洶洶地質問徹底傻眼的凌逸:“一句話,你娶不娶我?”

    “那不是要天天跟你吵?”凌逸苦著臉道。

    李小銀伸臂勾住凌逸的脖子,惡狠狠地在他耳邊道:“我就是要跟你吵一輩子。”

    再看聞人懷詩和君輕蕊,對于這樣的場面居然并不生氣也不意外,事實上,她們早就看出凌逸和李小銀雖然吵吵鬧鬧,但彼此早有好感。有些事情既然阻止不了。不如坦然接受。

    于是。原本的三人婚禮變成了四人婚禮。

    來賓席中,從火星趕回來的李金柱笑得直抹眼淚,終于啊,自己這個老女兒終于嫁出去了。

    站在凌逸四人旁邊擔當伴娘的是雷小魚。三年時間,原來的小丫頭出落得極其標致,尤其胸前一對大兔走路的時候都在一跳一跳,很讓凌逸瞪了瞪眼球,多少是有些口干舌燥。

    “逸哥哥,今年我是伴娘,明年我就成年了,你能不能讓我當新娘啊……”雷小魚眼眶泛淚,咬著嘴唇在凌逸耳邊輕語。她恨不能自己早生一年,就能像李小銀一樣不顧一切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三位老婆都在旁邊狀似無意地聽著,凌逸除了哈哈干笑就不敢多說什么了。

    凌逸并不知道,遠在月球,龍家羽山之上。一個扎著兩條長馬尾辮的小女孩模樣的人看著直播中的婚禮畫面,輕輕地咬著手指甲,眼中滿是病態般的癡迷:“師兄,很快了,等我成為先天,恢復了應該有的身體,我也會當你的新娘……”

    ……

    兩年后,達到先天境界的龍婉兒接替龍橋天,成為龍家家主。

    她是最后一位神恩血脈擁有者這件事情由龍家主動曝光。

    舉世震驚,神恩龍家一躍成為唯一神恩家族,重新凝聚了無數諾亞人的信仰。

    至于朱家和聶家,經過這幾年,已經勢微,雖然仍有不小的影響力,卻再也沒辦法跟龍家相比了。

    五年之后,月球自治區成為龍家一手遮天的天下,引得許多地球人擔憂。

    龍婉兒的修為一路飆升,晉入先天后期!

    不久,龍求道死。

    龍婉兒以龍家家主身份,策動月球自治區政府,向帝邦政府提交申請函,取消自治區,歸為帝邦直轄行省,頓時引發了劇烈爭論。

    不過,自凌逸成為戰帝之后,過去這十來年時間,世界逐漸大同,無論諾亞人還是圣武堂,都逐漸歸入帝邦政府真正控制,所以諾亞人方面的反彈并不太強烈。

    最終,在仕途一路順進的李文斌做為帝邦官方代表,與月球自治區政府簽署了這份對帝邦來說具有重大意義的文件,因而受到廣泛關注。

    龍婉兒以這樣一份讓凌逸無法拒絕的大禮,做為讓她留在凌逸身邊當小保姆的條件。

    沒錯,是小保姆!

    在龍婉兒看來,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留在凌逸的身邊,經常能夠和她有接觸……她相信日久生情,也相信金石為開。

    為此,凌逸注定是要多出很多煩惱。

    如此又過去十年。

    時常到凌逸家里蹭飯以及討論武道的聞人龍圖打破不可能,晉入拳域境界。

    三年后,君風笑君老爺子壽終,風光大葬,君輕蕊哭成淚人。

    之后再過去三十年,李文斌在明,仕途節節提升,郭濤在暗,為李文斌鏟除異己……在這一輪的大選中,李文斌登頂,成為繼凌逸之后最年輕的大總統。

    很多人這才發現,原來李文斌曾經跟凌逸是中學同窗!

    五十年后,在李文斌殫精竭慮下,帝邦真正大同,由原來的腐朽不堪變得如日中天。

    李文斌的一切政治政策,凌逸都未曾插手,任其施展抱負。

    之后的十年時間里,凌父凌母相繼壽盡,凌逸沒有特地為他們延長壽命,因為兩位老人去的時候都很滿足,笑得很安然。

    ……

    又二十年后。

    一身黑衣的郭濤坐在了凌逸的面前。

    這時候的郭濤,看上去已經是中年,唯有凌逸知道,這是跟他一樣刻意改變之后的偽裝,只要兩人愿意,隨時都能恢復年輕。

    兄弟二人也有數年未見,凌逸并未插手郭濤這些年來的生活,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路,不管是對是錯。

    兩人把酒言歡,訴說過去,回憶往昔,不時碰杯而飲。

    最后,郭濤忽然沉默下來,低下頭去,然后肩膀開始一抽一抽。

    凌逸看到,一滴一滴的淚水落在了桌面上。

    郭濤抬起頭來,面容已經恢復了少年,咧開了嘴,下巴不斷顫抖,眼淚像開閘的水不斷從眼眶流出,泛濫了整個面龐。

    讓無數混黑的人視為偶像的黑道教父,人屠郭濤,在凌逸的面前,哭得像個孩子。

    “老大,我想死。”郭濤對凌逸哽咽著說道:“我真的想死。”

    郭濤在向凌逸求死!

    永生,對僵尸來說,既是獲得,也是詛咒,凌逸成為唯一能夠讓郭濤死去的人。

    “為什么。”凌逸緩緩將杯子放下。

    郭濤說道:“我愛上了一個女人。”

    “然后呢?”

    “她死了。”

    凌逸沒問你真的那么愛她?也沒有問你是不是真的想好了?……因為他知道,郭濤肯定是想好了,才會出現在他面前。

    失去了摯愛,然后享受永世的精神折磨,與其要這樣的未來,不如死去。

    重義的人,自然也會重情,從少年到中年,很多東西已經改變,但也有一些東西,到死都不會變。

    凌逸再給郭濤和自己滿上,兩人端起酒杯,含淚笑著飲下。

    這是決別。

    “白癡……”

    ps:

    抱歉,白天有事耽擱,這章晚了點,另外,寫到這個份上,本書將接近大結局,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支持我的新書!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