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都市之少年仙尊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30 居興安聲音不小。

    這話引得那邊柳墨眠和泰源等人齊齊朝著他去。

    徐小緣心底像是澆了一盆冷水一般,站在那里,呆呆愣愣的望著那邊的林亦,一下子,恍然如夢。

    她尚且還有些,難以置信。

    在此之前,徐小緣親眼見到林亦擊敗袁祖泰后,又在偶然間知曉她爺爺徐世峰幫著林亦引薦入夜星。

    她本是對林亦產生了不少的好奇。$C$229 斷腿!

    聲音一出口去,站在那里的夜凌心底陡然涌現出一股極強的危機感。

    他臉色猛地一沉,體內的勁氣沒有半點遲疑,在身側凝聚起一層層猶若實質的恐怖壁壘。

    壁壘一眼看去,足有半米之厚,更好似一堵無形的墻,轉瞬間橫梗在了他與林亦中間的位置。

    緊隨其后,夜凌更是沒有半點遲疑,腳步微屈,就要以腳發力,另一只手的手掌呈爪狀,已然是看準了林亦的脖子。$C$228 陸子昂倒飛而來。

    站在那里的男人,巋然不動。

    此刻他扭頭,沒去看已經徹底落敗的陸子昂,眸光淡淡,看向剛剛將手按在武戰軍身上的林亦,出言提醒。

    聲音是冷的,帶著幾分譏諷和鄙夷。

    他本無意真的讓武戰軍當個殘廢,只希望給武戰軍一點苦頭吃吃。

    等到事情結束,待會兒他自會幫著武戰軍接骨療傷。

    到時候,武戰軍在床上躺個百余天,斷骨可接,彎腿可復。$C$227 場中。

    陸子昂氣勢如虹,攻勢如大潮涌動。

    站在他跟前的男人,終于露出幾分詫異之色,出拳迎戰。

    勁氣在他們周圍形成一道道狂猛的風嘯。

    稍近之地的地面寸寸崩碎。

    比斗精彩。

    陸子昂金剛四品之實力,相比觀潮島時候,更有精進。

    此刻帶著怒氣出手,更是無匹,引得周圍之人,頻頻側目。$C$226 居興安頓住腳步。

    武詩藍一眾人也是齊齊停住了前進的步伐。

    泰哲嘴角微微翹起,欣賞著此刻居興安臉上神情的變幻。

    林亦朝前看去,入眼處,寬闊的大廳,正中間的位置。

    泰源此刻環抱著柳墨眠的腰肢,兩人當著在場無數人的面熱吻。

    這一個吻看上去進行了有那么一會兒的時間。

    動情,賣力。$C$225 “我哥已經在里面等著了,三少,現在就進去?”

    泰哲站在車門旁,沒有伸手去幫著拉開車門,說話的時候臉上掛著笑。

    除開最開始對著林亦投去極為兇狠的一道視線之外,到現在為止,泰哲都很好的掩飾住了他此刻的情緒。

    “著什么急,三少能給你哥面子過來,讓他等一會兒怎么就不行了?”

    畢方正從駕駛位走下來,靠在車門,斜眼看向泰哲,沒什么好臉色:“還是說你還有什么想要說的話,剛剛還沒說完,現在又打算說幾句?”

    這話讓泰哲憤恨的不行,又想起剛剛挨的那一腳,權當是沒有聽見。$C$224 武詩藍看著廈思薇。

    廈思薇盯著武詩藍。

    兩個女生各有千秋,此番視線交集,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

    氣氛一下子有些沉。

    “算了,我對痛打落水狗可沒多大的興趣。”

    廈思薇忽而展顏一笑,再不去看林亦的方向,那個話的意思,不言而喻。

    “更何況,今日一別,未來怕也是沒機會見面了,不過武詩藍,我可得提醒你一句,你們武家已經不在燕京了。$C$223 一行人出了門。

    外面已是黃昏,天邊可見得一片絢爛紅霞。

    站在道路口,朝著外面的地方張眼看去,可見得從遠處而來的三輛車。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輛牧馬人,那種轟鳴如潮的發動機聲音就是從那輛車上出來的。

    整個車子開得快,但是也穩,所過之地,揚起塵沙,車屁股全都給了后面跟著的兩輛別克。

    說是別克,價格不高,但是車牌來歷不凡,屬于那種當眾闖了紅燈,后續也不會收到罰單的存在。$C$222 廈思薇話一出口,郭山洞樂樂呵呵。

    他不敢說話,但是不代表不能笑出聲。

    另外幾個人更是一個個將視線對準了那邊林亦。

    他們不好惹得畢方正等人同時生氣發火,是因為都是混在燕京的,小摩擦可以有,但是太過就不行。

    現在林亦自個蹦跶了出來,他們倒是不介意來個隔山打牛,反正這般看去,縱觀全場,最軟的柿子就是林亦。

    畢方正、鄭秋才和孫晚晚幾人皺著眉,目光中不由多了些擔心。$C$221 視線聚焦之地。

    門開。

    推門而來的人一共五個。

    三男兩女。

    這五人一進門,林亦就發現院子里面剛剛還挺和諧的氛圍有了極為微妙的變化。

    剛剛還在那里和劉咣咣逗樂著的畢方正此刻腦袋一抬,朝那看去,身上立時就少了那份閑情逸致,轉而多了幾抹警惕。

    “我當是誰呢,郭山洞,你是這些年出門爬山把腦子爬壞了吧,這個門也是你該進來的地方?”

    畢方正聲音有些冷,盯著最前面的那個男生,語氣不善:“你們幾個家伙要玩自個找地方玩去,別在這里找不自在。$C$220 “嚯!”

    不單單是畢方正愣了一下,就連鄭秋才和另外一個女人此刻也是呆了片刻。

    拉著武詩藍手腕的劉咣咣發出了一聲嚯,然后眉眼彎彎的看向畢方正:“方正哥哥,你看到沒,他贏了!”

    “這不算,這不算,這樣的牌怎么可能贏呢?”

    畢方正腦袋搖的跟個撥浪鼓一樣:“我不信!這肯定是秋才和晚晚讓的牌。”

    “贏了就是贏了,方正哥哥還不肯承認自己牌技差,不知羞哦。$C$219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