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绝对良医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探亲?她怎么突然想起来探亲了?该不会是记忆恢复了吧?#20426;?/p>

    “你想太多了。”林慕白微笑道:“她的夫家刚好要在杭州开分号,这次是她的大儿子来主持生意,她就顺便跟来探亲了。再者,即便真的是恢复了记忆,又有什么意义呢?#20426;?/p>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很快就打消了芷兰的顾虑。是啊,即便是明月恢复了记忆,又有什么关?#30340;兀?#37027;么多年过去了,从前的恩怨也早该放下了。相比从前的身份,现有的生活对她而言才是幸福美满的吧。

    “话虽这样说,想想当年她做的那些事,到时见了面,叫她姑母还真是别扭……”芷兰嘟嘟囔囔说道。

    林慕白笑着摇了摇头,突然站定了,转过头来说道:“兰儿,你可知‘放下’二字何解?#20426;?/p>

    芷?#23478;?#26102;有些疑惑,不知父亲是何用意,愣怔着说道:“放下?不就是放下来么?#20426;?/p>

    “再想想看。”

    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23494;?#20848;有些莫名其妙,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再执着即是放下。”林慕白提点女儿道:“放下我执,即得自在。虽然那时你对她下了药,初衷是为自己,却也让她得到了解脱。既然她已放下过去,你又为何心存芥蒂?可见并未真正放下。”

    芷兰张了张嘴正想要辩驳,怔了一会儿却发现无言以对,半响才说道:?#30333;?#20043;,来者即是客。她既来了,我们欢迎便是了。”她顿了顿,又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28982;?#21435;了,您记着早些回家,带上辰儿一起,他也很久没见过舅舅了。”

    “好。”

    看着芷?#23478;?#20852;阑珊地离去,已不复来时那兴兴头头的模样,林慕白不觉好笑。

    “到底还是年轻气盛啊。”他微笑着走进了学?#32654;鎩?/p>

    ――――――――――――――――

    林家如今与湛园比邻而居,同在西湖边上。两家人平日往来频繁,好得就如同一家人一样,不分彼此。在那天朗气清的日子里,若是有兴致,划着小船便能相互串门了。不过今日,芷兰并没有回湛园,却是直奔林府而去。

    林夫人相中的那位小姐名唤李灵儿,出身?#36824;螅?#25165;貌双全。她的家族与湛家有生意上的往来,通过湛少枫,李家和林家也因此结识。其实,像李灵儿这样的大家闺秀在杭州也并不少见。她之所以深得林夫人?#19981;叮?#26159;因为她人如其名,灵心慧齿,是个极有主意的人。在林夫人眼里,只有这样的姑娘才镇得住成日里东游西荡的观风。

    芷?#23478;?#39047;喜爱这灵儿,因她骨子里其实是个活泼顽皮的少女,不似那些没有个性的寻常女子。以芷兰对她的了解,这姑娘断不会坐等着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的。在这一点上,她和观风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从?#40092;独?#28789;儿开始,芷兰就?#24674;?#22312;盼着这两人相见的那一刻。那场面,即便不是相见欢,也一定不会平淡无趣的。

    就这样怀着满腹恶作剧的想法,芷兰?#39034;?#20914;回到了林府。当她?#31995;?#26102;,只见林李二位夫人正谈笑风生,两个小辈分别坐在各自母亲的下首,却皆是一副安安分分、低眉顺眼的模样,不由让人心生诧异。

    见芷兰来了,林夫人便笑着招呼她进了屋。芷兰分别和众人寒暄了几句,同时又?#37027;?#30041;意着观风和灵儿两个人。灵儿今日并不多言,且始终眼眸低垂,从不正视观风这边,似有无限娇羞之意。

    “想不到灵儿?#19981;?#26377;害羞的时候呢……”芷兰心中暗想。再看观风,只见他端坐在椅上纹丝不动,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个稳重之人,殊不知其实是因为软筋散尚未消?#35828;脑倒省?#34429;然暂时不能动弹,但在谈话间,观风?#24674;?#31505;容谦和,言语得体,全然不似往日没大没小的样子,甚至还有几分哥哥观云的影子。在芷兰的记忆中,弟弟?#28216;?#36825;样温文尔雅过。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虽然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但芷?#23478;?#26410;曾预?#31995;?#35266;风的转折会这样突然。只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芷兰?#23047;?#36234;觉得弟弟的笑容背后藏了些什么,却又一时看不透。正当她在胡思乱想时,李家母女要告辞了。

    林夫人和芷兰都起身准备送客,只有观风一动不动。只见他满怀歉意地笑了笑,对那李家母女说道:“小侄有伤在身,不便行动,只好失礼了。改日养好了伤,必将亲自登门拜访。”

    他话音未落,眼尖的芷?#23478;?#32463;瞧见了一丝端倪。就在那一瞬间,观风和灵儿不约而同看向对方,目光刚一碰到立即就闪开了。几乎又是同时,二人?#25104;?#37117;现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妙神情,但转瞬即逝。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芷兰很确定,那绝不是两情相悦的表情。

    “这可就奇怪了……难道这两人先前?#40092;叮俊?#33463;兰两下里观望,却再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了。

    送客时碍于两位长辈都在,芷?#23478;?#19981;便向灵儿发问。待人都走后,她才又回到正厅追问观风。此时的观风却如同锯了嘴的葫芦,?#32441;?#24590;么问也不肯说。

    “你现在是怎样,又同意这门亲事了?#20426;?/p>

    “嗯,啊,没说过同意。爹娘做主,也轮不着我说话。”观风又回到?#38543;?#30382;笑脸的样子,仿佛刚刚那个谦谦君子不曾存在过。

    “之前不是要死要活地逃婚么?现在怎么突然就转了口风?#20426;?/p>

    “我也没有转啊,这不?#22681;?#22992;你说的吗?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26376;鎩?/p>

    见他这样无赖,芷?#23478;?#19981;想和他理论,又问道:“刚刚那位小姐,你们是否早已?#40092;叮俊?/p>

    “不?#40092;?#21834;。”

    “没见过?#20426;?/p>

    “没见过。”

    “信你才怪”

    “信不信由你啊。”

    “你……”芷兰深吸了一口气,幽幽说道:“你知道吗?我本来是要给你解药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你就在这椅上坐上一天一夜吧。吃饭什么的,自有人会一口一口喂你的。”她说罢转身就要走。

    这下轮到观风着急了:“一天一夜……别、别走呀我说还不?#26032;穡俊?/p>

    芷兰满意地坐回椅上,笑眯眯说道:“洗耳恭听。”

    观风清了清嗓子说道:“去年元夕的时候,大家一起出去赏灯。你还记得吗?#20426;?/p>

    “嗯,”芷兰点头,说道:“不过后来好像走散了。”

    “对,我落在后边了。当时我在松竹斋见到一方砚台,觉得姐夫肯定会?#19981;叮?#23601;想要把它买下来,结果有个小兄弟和我同时看中了那方砚台。我们谁也不愿让步,于是便不断加价,他出二十两,我就出三十两,就这样?#24674;奔?#21040;了一百两。那店主倒不是个?#23433;?#30340;,见我们争执不下,于是便讲了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20426;?/p>

    ?#23433;碌泼鍘?#20182;出谜面,由我们二人来猜,猜中者才能买那砚台。猜不中,谁也不卖。”

    “确是个好法子。那么,后来谁猜中了?#20426;?#33463;兰兴致勃勃地问道。

    “呵呵,那还用说,当然……不是?#25671;?#24635;之,东西就被那人买去了。”

    观风说完这些,便没有下文了。芷兰愣愣等了一会儿,方问道:“然后呢?#20426;?/p>

    “没有了,就是这样了。”

    “啊?可你根本就没有提到过灵儿啊……”忽然间,芷兰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位小兄弟就是她?那天她是女扮男装?#20426;?/p>

    “嗯。”

    “这样啊,就因为一个砚台,也不是什么大不?#35828;?#20107;啊。看你们两个那阴恻恻的表情,倒像是有多大的仇似的。不对……”芷兰转念一想,又说道:“肯定还有什么,否则就这么点儿小事,你也犯不着极力隐瞒。”

    观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我都说了。当时看着她得意洋洋取了砚台要走,我突然就觉得很生气。东西本来是无关紧要的,只是这么顺理成章的一件事,就因为她半路出来搅合了一下,我有钱也不能花,感觉真是气闷。”

    “然后呢,你打人了?这可就?#29616;?#20102;啊。”芷兰凝眉说道。

    观风瞪了她一眼,说道:“怎?#32431;?#33021;,我是那种人吗?我不过就是……伸出脚勾了她一下而已……”

    听了这话,芷兰彻底无语了:“你是六岁小孩吗?#20426;?/p>

    “当然不是所以,在她快要脸着地时,我又良心发现把她抱住了……”

    芷?#20960;?#39069;无力地说道:“抱住了?你可真是……”

    只听观风继续说道:“?#22993;?#23436;,?#19968;姑?#26469;?#30473;?#25226;她扶起来,谁知她竟用那砚台偷袭我,一下子就把?#19968;?#20498;在地。”

    “不可能。你一个武林高手,怎?#32431;?#33021;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儿给打倒?#20426;?/p>

    只见观风俊脸红了一红,有些?#38480;?#22320;说道:“咳咳,她那一击……很准,我又没来?#30473;?#38450;?#31119;?#31561;我爬起来时,人已经跑远了,……总之,今日一见,?#20063;?#30693;她竟是个女孩子。所以,我这才明白为何当时我明明救了她,她却恩将仇报。”

    听到这里,芷?#23478;?#32463;笑得内伤了。“恩将仇报?你也好意思说……哈哈哈……”

    观风两颊涨得通红,气鼓鼓说道:“我已经都如实说了。解药”

    “哈哈哈……你也有失手的时候……”芷兰拿出解药,仍旧笑个不停,“娘果然厉害,替你相了个这么?#40092;?#30340;?#22791;?#20799;。”

    “谁说她是我?#22791;?#20799;了?我可没有答应”

    “哦?那刚刚是谁在李夫人面前说要登门拜访的?#20426;?/p>

    观风眼睛有些心虚地转向别处,嘴上却仍是不松口:“我是为报那日一击之仇”

    芷兰“哧”地哂笑一声,也不再出言激他,?#21796;?#35299;药溶在茶水中,送到他嘴边一饮而尽。放下茶盏,方语重心长地说道:?#20658;?#20799;是个好姑娘,莫要负了她。”说罢转身离开了。

    倔强的观风张了张嘴又想反驳,终于没有说出来。

    ――――――――――――――――

    日光渐西落,当天上的霞云聚成一片时,林慕白已经牵着五岁的外孙湛小辰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到了家中,父子舅甥相见,又是另一番欢喜之情。稍晚些时候,湛少枫也过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湛?#35851;头?#23016;娘。

    为了迎接观风再一次的游历归来,湛家还特意带来了珍藏多年的好酒。就在那临湖的赏月亭中,两家人再一次齐聚一堂,杯酒言欢,共享良辰美?#21834;?/p>

    晚宴后,兴致勃勃的湛小辰一心想要坐船,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湛少枫和芷兰便带着他夜游了一次西湖。这夜的月光柔和朦胧,漫天都是闪亮的小星子儿,映得湖水波光潋滟。小船缓缓前行,带起湖面涟漪阵阵,倒映的星星便跟着?#28860;?#36215;来。湛小?#21483;?#22859;地弯下腰去?#28860;?#37027;湖水,好似真的能捞起一颗星星似的。芷兰担心他玩水着凉,便将他仔仔?#36214;?#25314;在了?#25345;小?#37027;小人儿不得玩尽兴,满心的不悦,却又挣不脱母亲的怀抱,只好瘪着嘴不情不愿地坐着。湛少枫坐在船的那一头,一边慢慢地划着桨,一边听芷兰讲着白天里的各种?#34385;椋?#19981;时穿插着小辰的学堂趣事,他突然觉得,这一天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

    当芷兰提到观风和灵儿的?#34385;?#26102;,湛少枫笑着说道:“其?#21040;?#26085;不止成了这一桩姻缘。”

    “哦?还有另一桩?是谁?#20426;?/p>

    “卿伯父和凌姑娘。”

    “啊?#20426;?#33463;兰惊讶得下巴?#24049;?#19981;拢。“我没有听错吧?卿大夫和凌薇?我怎么一?#24867;?#19981;知情?#20426;?/p>

    湛少枫点头道:“我也?#22681;?#22825;才从父亲那里知道的。”

    芷?#20960;?#24936;道:“千里姻缘一线牵,真是什么人都有可能啊。”

    “娘,什么叫千里姻缘一线牵?#20426;?#28251;小辰在母亲怀里扬起了小小的脑袋,好奇问道。他?#29420;?#30340;眼睛映着星月的光,显得澄明又洁净。

    “呃……这个等你以后长大了就知道了。”

    ?#23047;?#20102;她一眼,心怀不满地说道:“哦,又用这句来糊弄?#25671;?#27809;关系,反正书上都有,?#19968;?#21435;自己查好了。”

    芷兰和湛少枫对视了一眼,二人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这时,小人儿又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娘,听说我还有个姑奶奶,怎么从来没见过啊?#20426;?/p>

    “这个么,说?#32431;刪突?#38271;了。你?#24515;?#24515;听么?#20426;?/p>

    “要听要听”

    ?#21543;?#26376;影里,小船渐渐驶远了。夜色沉醉,就连岸边新吐嫩芽的柳条儿也停止了轻轻的摆荡,然而要讲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很多年以前,在遥远的京城……”

    ――――――――――――――――

    本不打算写番外的,最终还是狗尾续貂了。新文筹备?#23567;?/p>

    bk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