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天南地北,愛不相逢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但是當時我真的沒有想到,他這個紈绔子弟只是玩玩而已。

    “小野貓,我剛才就告訴過你了,放了她可以,不過要看你有沒有本事把她給帶走了。”祁東野無所謂地笑著。

    “我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何必要這樣?”顧菲嘴里的布條被拿下來,眼角掛著淚水,卻鼓足了勇氣瞪著他。

    祁東野聽到這句話就不樂意了,原本帶著笑的眼睛里流露出幾分森森寒意,“誰說是無冤無仇?這兩根手指,就不算是仇了?別看好歹是接上了,害得我要修養一個月,你們說著梁子結的大不大?”

    “你想要怎樣?”我盯著他那只被包扎的兩根手指頭。

    如果是我可以解決的,就不要麻煩沈蔚然的好。

    祁東野一揮手,幾個人走上來松開了顧菲的繩子,然后領著我們兩個人走到樓下花園里,花園里有一汪挺大的池塘,池塘里是一片綠水,看不清底部。

    我不知道我們身處哪個地段,但是就看這房子外面的裝修跟里面池塘的面積,祁東野這家伙的身世絕對比沈蔚然查不到哪里去。

    “我還沒有見過貓咪游泳呢,小野貓,你要是能給我把這個從池塘里撿回來,它就是我送你的禮物,你帶著它跟顧菲,我保證一根毛都不少地走出這道門,否則,呵呵。”

    祁東野不知何時舉著一個木箱子,有些年頭了,是沉香木那種。

    丟水里挺可惜的,可是他卻不在乎,隨手一拋就把東西給扔進了水中央。

    我能聽見箱子落到底端的聲音,說明水不是很深。

    就這么簡單?

    沒這么簡單。

    其他的先不論,我親戚造訪,還發著燒,他讓我大冬天的下池塘撿東西,就是要我半條命。

    見我猶猶豫豫的,祁東野就不樂意了,手一揮,站在顧菲身邊的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毫不客氣的就脫掉了顧菲的外套,只露出里面的一件打底黑色裙子。

    “小野貓,你多猶豫一分鐘,我就脫她一件衣服,這里這么多男人盯著,為了你朋友的名聲,你還是麻溜點吧,順便告訴你,我祁東野是個瑕疵必報的男人,你男人廢我兩根手指,這筆債我怎么也得討回來。”祁東野用那兩根包扎著的手指指向池塘里,“這里面有幾條我養的非洲鱷,一天沒喂了,你懂的。”

    我一時間分不清他的話是真是假。

    但眼前碧綠的池塘水是真的讓我恐懼。

    我真的猶豫不決,就在此時,顧菲又是驚叫一聲,我扭頭一看,她身上黑色的打底衫已經被撕裂了一條口子,顧菲哪里受過這樣的委屈,咬著嘴唇憋著眼淚,臉色通紅的充滿恨意。

    而始作俑者祁東野,滿不在乎地指了指顧菲破碎的衣服,“這一件一脫,可就真的沒了。”

    我一咬牙,心一橫,連外套都不脫就跳進了水里。

    “舒爾,不要!”顧菲的驚叫聲還在耳邊回蕩。

    我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下的水,可沒想到,刺骨的冰冷并沒有如期到來,反而我像是跌入了一個溫泉一樣,溫暖的水流把我緊緊包圍。

    來不及多想,我便朝剛才沉箱子的地方游過去。

    這水跟在外面眼見的是真不一樣,上面那層碧綠的看不見底的原來只是海藻一類的東西,鋪滿了整個水面,下潛到水底以后,我發現水清澈地一塌糊涂,上面狗屁鱷魚,連條魚都沒有。

    溫泉根本不可能養魚!

    撈了箱子,我渾身濕漉漉地上來以后,就有人給我披上了干毛巾。

    祁東野跟看戲一樣為我鼓掌,“不錯不錯,小野貓不愧是小野貓,怎么樣,我的海藻泥溫泉舒服吧?是不是覺得皮膚都水潤潤的。”

    早就聽說有錢人會自己在家里養一口溫泉,沒想到還真能遇到這樣的變態。

    我懶得理會他,舉著箱子問他,“我們可以走了嗎?”

    祁東野做了個請便的手勢,我就這么一手托著箱子,一手幫顧菲穿上外套,在寒風瑟瑟中走出了這棟別墅的大門。

    哦,順便把手里的箱子丟進了大門口的垃圾箱里。

    回去的路上,顧菲一直坐在那兒看著窗外無聲的流淚,我想要開口安慰她,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礙于她這樣的情況,我也不能放任她一個人回家,只好把她帶回了沈蔚然的住處。

    回到住處的時候其實已經是晚上七點多,我滿以為沈蔚然會焦急地滿大街找我,亦或者是沖出來抱緊我。

    可這一切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我九死一生抱著一肚子的委屈回來之后,看見的只是沈蔚然忙碌的身影。

    但他忙碌的對象不是我,應該說,整棟房子的人都在忙忙碌碌,一樓客廳里燈火通明,沈蔚然正端著一杯茶,遞給坐在左側沙發的一個背影。

    這個背影,是個女人,窈窕淑女那種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