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美男相公排排坐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但是她若是不答應,那君無戲言這句話,在她這里便被打破了。

    她如今是左右為難,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而始作俑者竟然是我上官若菲。

    如今整個大殿靜得就連掉根針也能聽得清清楚楚,幾十號人的大殿,一下子變得這么安靜,那都是我的功勞。

    大臣們大氣不敢出,生怕上官蘭陵把火發她們身上,不過說實話,此刻我也是有些害怕,畢竟伴君如伴虎,一個不小心,我也小命難保。這種事情,歷史上可是有不少例子。

    “哈哈…昭陽,你可是給朕出了一個難題啊,不過此事也是朕有不對,先前頒了口諭,這里又要你立御水的王子為正夫,實屬有些為難。如今說出去的話,便如潑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來了。”

    母皇說到此,故意停頓了一下,一臉微笑的望著我。她開口了,而且說話的語氣,并不像她有生氣,照她們這么說,難道是?我睜大眼睛望著母皇,心里想著,該不會要我一同立吧?

    “不如這樣,把兩位都立為正夫,他們兩不分地位是誰卑賤,如此可好?”

    上官蘭陵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她雖在笑,可我亦知道她這已經是極限了。我如果還不知道察言觀色,還不知道滿足的話,等待我的結果將會是更差。

    我忙跪了在地上,雙手放于頭前,對著她便是大聲說道。

    “兒臣多謝母皇的賞賜,兒臣遵旨!”

    眾人皆是在一驚一乍中恢復了過來,剛才還安靜異常的大殿,此刻又像炸開了鍋一般。因為先前都不曾有過如此的事情發生,看來我是深得母皇的喜愛才會如此破例一次。

    不過我也真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剛才我說出那些話,其實心里也是懸得很,如若上官蘭陵不答應,還給我治個啥罪的話,我還不是只能認了。

    心里琢磨來琢磨去,還是覺得此乃皇恩浩蕩,因為上官蘭陵乃一介明君之典范。

    “好,此事便這般定奪,眾愛卿還有何意義沒?”母皇聲音洪亮的朝眾人問道。

    “臣等并無任何異議,一切聽從皇上旨意。”眾人皆異口同聲的說道。

    “好,我滄瀾有你們這幫明察秋毫的大臣,是我滄瀾之福氣。既然眾愛卿皆無任何異議,那此事便就此定奪。靜香王,你快修書一封,回與御水之使節,說我滄瀾愿意與御水結友好邦國,希御水之國主割愛,遠嫁王子來我滄瀾,下嫁與我滄瀾之三公主上官若菲。此事關乎兩國之關系,務必要妥善處理。”

    “臣遵旨!”

    “今日朕也乏了,先行回宮了,余下的節目,你們自己好生玩吧!”

    上官蘭陵摸了摸額頭,顯出一副困乏的樣子,我們聞言,忙跪了下去。

    “臣等恭送皇上!”

    待母皇走后,我站了起來,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這事還真是頭大的很啊。這御水的王子,我一沒見過,自然是不知道他長得啥樣,如若像我的那三位夫侍一般倒好,如若長得像如花般,那我下半輩子該咋辦?這二來嘛,他人品若是不好,或嫉妒心極強,又嬌生慣養,那我府中不是要三天一大吵,一天一小吵?腦海中立馬出現一個長得似如花般,濃妝艷抹的男子,一手扣著鼻孔,一手握成蘭花指的形狀,正在后面追趕著我。

    我猛然一驚,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嘔吐出來,還好雅軒扶的及時,才不至于摔倒。

    “公主就算得知要娶一位御水的王子,也不必這般開心啊,都要站立不穩了。”我此刻心里郁悶的很,他如今還要講出這般風涼話,自然沒給他好臉色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與他一起出了大殿。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