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正道潛龍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388 古瀟穿過土路再次鉆進了苞米地,這回沒有停留,而是開足馬力狂奔了起來。

    十秒后。

    兩個方向傳來了腳步聲,一個年輕的刑警持槍喊道:“警察,停下腳步,留在原地。”

    王明聽到這話肺都快氣炸了:“別喊啊,他剛才開槍了,你沒聽見啊?這是大匪,你喊話等于當靶子。”

    年輕刑警聞聲立馬住嘴。

    馬路邊上。

    李夜臨看著遠處汽車燈光,驚愕的說了一句:“來偷瓜的還他媽是個茬子啊。$C$387 “瓜棚那邊出來人了,兩個,兩個出來的,往摩托車開的那邊去了。”寶國立即提醒了一句。

    李夜臨聞聲愣住:“警察?”

    “像!”寶國點頭。

    “他媽的。”李夜臨撓了撓鼻子:“那警察來了,咱就不能輕易動了。”

    “我有點鬧不懂啊。”寶國很疑惑的說道:“老張是政法一把,而這挪尸體的事兒,還跟他兒子有關系……那他隨便在局里暗示一下,今天晚上放放水,這尸體不就換地方了嗎?可警察怎么會蹲的這么有耐性,剛才那個偷瓜的來踩點,他們都沒漏?”

    李夜臨也有點懵:“ 是啊,我也看不懂。$C$386 杜旭被戴上警車之后,駱嘉俊就自己開車跟在了后面,并且坐在車上打了幾個電話,得知對方確實是市局大案隊的,領頭的人姓王,是一個新調來的大隊長。

    確認了對方身份證后,駱嘉俊心里堵到爆炸,直接把車停在路邊,一拳砸在方向盤上罵道:“艸你媽!!明著玩了是嗎?”

    ……

    第二日,中午。

    駱嘉俊直接端著茶杯,直接走進了包文鐸的辦公室內。

    “哎呦,駱總!”包文鐸一愣后,立馬站起身說道:“昨晚我去了,你們怎么走了啊?我電話沒電了,也聯系不上你……!“

    駱嘉俊笑吟吟的看著包文鐸,邁步在辦公室大廳內走了一圈后,彎腰坐在了老板椅上,抬頭問了一句:“呵呵,背后給我下招?”

    包文鐸怔了一下,站在辦公桌旁邊:“什么意思啊?駱總?”

    “跟我說和解,背后找人抓杜旭?”

    “杜旭進去了?”

    “屋里就咱倆,你還跟我裝傻?”駱嘉俊笑著問道。$C$385 駱嘉俊坐在在床上,聽杜旭在電話里把事情說了一遍后,頓時有些惱火的吼了一聲:“這是什么時候啊?外面那么嚴,你整出這事兒,你讓我怎么給你辦?”

    “我有點喝多了……!”杜旭今年已經五十了,但此刻被駱嘉俊訓了一句,也沒敢犟嘴。

    駱嘉俊沉默數秒后,表情無奈的問道:“確定死了是嗎?”

    “嗯,我打電話問了。”

    “你先別露面了,我找包文鐸。$C$384 一日后。

    禿頭坐在去往羈押機構的汽車上,拿著電話吩咐道:“我馬上就到,你們辦手續往外提沈天澤,直接給他押臥n島去,手續一下來,馬上執行。對,對!”

    ……

    與此同時。

    三個穿著軍裝的壯漢,走進了拘押機構一把手的辦公室內。

    “我要單獨接見沈天澤。”領頭壯漢用朝x語,直言不諱的說道。

    “他的案子上面發過話,我沒辦法讓你們見面。$C$383 梁部長聽的云里霧里:“你說什么呢?”

    “我覺得,甚至可以肯定,樸世成不是我們的人。”禿頭聲音沙啞的回應道:“我得到確切消息,當時樸世成被抓,對面軍政部有人曾經下令務必把他解救出來,并且他們的人還趕在警察廳前面第一時間到達了現場……103團團部也派人找了金泰宇之前在部隊時的一些下屬,還有戰友。”

    梁部長皺眉沉思半晌:“這有什么奇怪的?以樸世成在政府和部隊的關系,有人想救他,是什么可疑的事兒嗎?”

    “梁部長,你想一下啊,軍政部,團部能親自派人去用最快的速度抓金泰宇,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嗎?樸世成是有社會地位不假,可我覺得能這么盡力幫他的極少。$C$382 張東城掏出槍,立馬就躲在了一棵樹后,聲音沙啞的說道:“老金啊,咱們可能要埋在這兒了!”

    “金司令嗎?!”

    突然有一個聲音,用中文在緩坡后面喊了一句。

    “什么?”張東城一愣。

    “我是燼南的人,是不是金司令?!”男子再次問了一句。

    金泰宇聞聲頓時打起精神:“電話里怎么說的?”

    “709國道碑旁邊等著。$C$381 “翁!”

    快艇乘風破浪,如離弦之箭一般沖到沙灘上,三角形的船頭割開沙地足足七八米后,才堪堪停滯。而船上的張東城,金泰宇,還有樸世成和那些女人,全部被慣力甩了出去。

    水上的巡邏艇內,軍官拿著對講吼道:“他們上岸了,不要輕易開槍,不然中G邊防出來很麻煩。101,102戴上裝備,潛過去追他們。”

    “101收到!”

    “102收到!”

    巡邏艇上的一名觀察手,一名狙擊手立即用無線對講回了一句。$C$380 臥N島某碼頭,貨輪還沒等啟動,大批士兵和警察直接就強行沖上甲板,圍了貨輪駕駛室。

    ……

    與此同時,羊J島飯店內。

    梁部長見了幾個朋友后,邁步走出完全封閉式的客房,就見到了手下的禿頭中年。

    “樸世成怎么?”梁部長背手問了一句。

    “最新消息,他可能被綁架了,在高L飯店出的事兒。”禿頭緊跟在后面說了一句。$C$379 深夜,平r大同江流域的垃圾場內。

    一個年紀與金泰宇相仿的壯碩男子,站在一堆生活垃圾旁邊,低頭就拿起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但對方處于關機狀態。

    男子目光焦躁的掃視了一圈四周,沉思半晌后,轉就要走。

    “啪嗒!”

    一聲輕響泛起,男子猛然回頭:“誰?”

    垃圾堆旁邊,一個臟兮兮的小男孩走過來,鬼頭鬼腦的用朝x話問道:“先生,您叫張東城嗎?”

    “對。$C$378 金泰宇歪脖看著樸世成:“你們是通過軍用無線對講聯系的?”

    樸世成挨了倆嘴巴子,也就不怎么裝b了,態度很謙遜的回應道:“這個我真不能說,你相信我,你知道的少,對你有好處。”

    金泰宇思考了一下應道:“我老板怎么脫罪?”

    樸世成沉默。

    “我很納悶,你明面上是張先生派系的人,可你為什么還要搞梁部長秘書呢?”金泰宇看著樸世成繼續說道:“那天聚會的目的是籌錢,這一點你應該清楚。$C$37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