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影帝追妻路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丁泠追問:“那這些呢,你怎么設這么多鬧鐘,還有凌晨四點的。”

    “那段時間我不是去美國了嘛,你又在國內,兩邊有時差,我就記錄了一下你起床休息的時間,還有平時有空的時段,方便聯系你嘛。就算不聯系的話,記著這些時間,我至少可以知道那個時候你大概在做什么。”

    陸曜丞說得平平淡淡,丁泠卻感動得有點想哭。舊金山時間和國內差不多相差15個小時,她早上七點起床,他那邊是下午四點,她每天都能收到他的早安;她中午往往要一點多才能吃飯,他那邊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吃飯的時候,他總是會陪著她聊天;晚上沒有通告的話,七點左右她就可以收工回家了,那時候,他那里已是凌晨四點,卻總是沒有忘了問她是否已經安全到家;到了晚上,他總是叫她早點睡覺,過了十點就會說她該睡了,那時他那邊差不多下午兩點,反而是他比較有空的時候。

    丁泠輕輕捶了陸曜丞一下:“你一定是故意的這么做的對不對?我以后都不想和你分開了。”

    陸曜丞順勢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熟練地攬上丁泠的腰,語氣溫柔而寵溺:“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怎么會分開。”

    俞莉莉覺得自己的內心在滴血:“丁泠你看著我的眼睛,我就問你一句話,寶貝兒,你還記得我是單身嗎?”不帶這么刺激她的好嗎!

    吃過晚飯,丁泠送走了俞莉莉。等回到家,陸曜丞正系著圍裙在水池前洗碗呢,看到這樣的畫面,丁泠覺得心都跟著柔軟起來。兩人雖然還沒有結婚,但她覺得他們已經和許許多多的夫妻一樣,過著平凡而幸福的小日子。

    丁泠忍不住走上去從身后抱住陸曜丞,把臉貼在他的背上。

    她沒有說話,就這樣靠著他,陸曜丞也覺得很好。他正在洗碗,騰不出手來,就提醒丁泠:“是你主動抱的我,不許撒手啊。”

    丁泠被他逗笑:“好,不松手。”

    陸曜丞感受著她身體的溫度,水槽內的水潺潺流著,洗潔精摩擦偶打出了幾個色彩斑斕的泡泡,他發現洗碗真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

    他一邊洗碗,一邊會忍不住低頭,她的手就纏在他的腰上,十指相扣,那是最牢固的姿勢,就像在訴說著她怎么都不會放開手。好容易洗完碗,陸曜丞轉身把人抱了起來。

    禁欲了許多年的陸曜丞,好不容易最近吃到肉,可禁不起任何撩撥。他喜歡的人的身體剛才正緊緊貼著他,感受著她身上的線條,聞著他淡淡的體香,他的身體自然有了反應。

    陸曜丞將丁泠抱起來,放在流理臺上,流理臺上的瓷磚冰冷,可他的身體和眼神卻都是炙熱的。他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個吻,隨后漸漸下移,從眉眼,到鼻尖,最后落到唇上,漸漸加深了這個吻。

    丁泠腦袋開始變得暈乎乎的了,她只知道,他在她的身上索取,索取,不斷地攻城略地,要把一切屬于她的都據為已有。

    直到聽到隔壁乒呤乓啷的聲音,丁泠才回過神來,從流理臺上滑下來,紅著臉去推陸曜丞。這時候,她的衣服都被解得差不多了,她斜眼看過去,正好看到她的內衣不知怎么掛在了水龍頭上,幾根帶子垂下來,被窗外的風一吹,還微微飄動了幾下。

    這真是羞死人了!

    他們現在是在她住的小區,不是陸曜丞住的獨棟別墅,雖然比她一開始和俞莉莉和租的地方強多了,可是兩家的廚房是挨著的,隔音效果根本沒那么好。剛才隔壁把一堆碗筷放進水槽里的時候,她就聽得清清楚楚,他們要是在這里弄出什么聲音,隔壁絕壁也聽得到!

    陸曜丞也聽到了墻那邊的聲音,他停住了動作,但身體卻是緊緊挨著丁泠,一點兒都不愿和她分開。

    丁泠怕他在廚房里胡來,又推了他一把:“你先走開啦。”

    她的聲音因為剛才的那一切,變得柔媚異常。陸曜丞覺得他全身上下的血都在往下沖,根本不能忍好嗎!

    “我們去房間,不能辜負了你朋友的一番心意。”

    丁泠被他一路抱到了房間的床上。“關俞莉莉什么事?”她有點不明白。

    “你不知道你朋友送的禮物是什么嗎?”陸曜丞在她耳后流連輾轉。

    俞莉莉特意包裝了一下,她當時沒有拆開來,自然不知道是什么。丁泠問陸曜丞:“是什么?”

    陸曜丞順著她的耳朵一點點往下親:“既然是送給咱們的,我就拆開來看了一下,嗯,是岡本,不錯的禮物。”他很滿意。

    丁泠想起俞莉莉拿給她時說的話,給他們帶了日本特產,她壓根就沒往這上面想。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