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13级海啸之后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然后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区(我们市有六个区)的区图书馆,他一个人捐的书就占?#33487;?#20010;馆藏的四分之一。

    我从小就以为,家里面有二十多本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还有七八十本的中国大百科全书,还有大概500多本新华文摘,从(七几年一直到九几年)是很正常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不正常的。是的,那个区图书馆没有,但是我姥爷那都?#23567;?#25105;也一直都不觉得自己看书多,因为和我姥爷相比我看的太少了,但是我发现我出去转了一圈,没什么人看书比我多的。

    其实现在想想,我姥爷也没怎么陪我玩过。

    他大部分时间就是自己拿本书看,然后给我也拿一本。

    我们在屋里也不说话。

    他还给过我任务,就是剪报纸,我这个年纪的小时候,还是很流行剪报纸的。当时比较出名的报纸有南方周末,我姥爷说着是比?#20185;?#26377;的敢说真话的报纸,后来南方周末也不说真话了,我姥爷就看凤凰,再然后就翻墙,我姥爷比我知道翻墙还早十年,甚至那会他就开始听法国电台了。

    当时不觉得怎样,只记得南方周末一片文章三四千字,我念下来很费劲,我问我姥爷,他也不给我?#30149;?#23601;让我自己看,我就自己看,虽?#22351;?#26102;看不懂,还是觉得比课本好看,而且觉得挺有逼格的。但是我也?#22351;?#26041;装去。

    我后来才慢慢想明白了,其实我这些年过的这么奇葩,都是因为小时候有点惨。

    如果不是因为我姥爷给我看书,我觉得我的童年一定是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惨,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惨。具体有多惨,在一个算是大城市当中,一直到我上班,我没?#26032;?#36807;一件新衣服,(校服不算)。我所有穿的衣服全部都是我姐姐的(很惨痛的经历,最讨厌被人说穿女人衣服),后来大?#22351;?#32456;于能穿我姥爷的衣服了,(虽然很老那种,但是总比女人衣服好),最高?#35828;?#20107;情就是学校要求穿校服,这样大家就一样。上学开始一块钱零花钱都没有过。碰见任何好吃的从来都不吃,真的是不吃,因为我父?#29238;?#35785;我节约是最光荣的所以我就说我不?#19981;?#21507;,但是总厚着脸皮找同学要吃的,但是总要也不可能所以渐渐就要?#22351;?#20102;所以一直那么瘦。而且我爸妈也一直不管我,他们自己对着空气乱吼都吼不过来更不可能管我……

    好多好多事我都怀疑那种环境下我竟然能活的挺好的这个事情挺不可?#23478;?#30340;,后来我才想明白因为什么。

    因为我有书看。

    看书的时候,是想?#22351;?#21035;的东西的。

    我小时候是真的没觉得自己过的和别人有什么不同,觉得我挺正常的,而?#20197;?#23398;校,只要学习好就行了,交朋友啊一起玩啊什么的无所谓的。而我恰好是随便学学就能学很好的那种人。所以我完全没有觉得我小时候过的如何不好。

    上班了以后我才明白,我能渡过那十多年,原来是因为我有我姥爷。

    然后他就这么死了。

    我记得我以前看别人失去亲?#35828;?#26102;候很悲痛但我无法感受到,我觉得那有什么?我奶奶去世的很早,我就什么也没感受到啊。我奶奶对我实在不好,好吧说实话其实是相当差的,或者说其实除了我姥爷没什么人对我特别好过我感觉,或者说其实我姥爷也不怎么样,他大部分是只是把我扔在一堆书里面然后自己弄自己的。但无论如何,我从没觉得失去亲人是件怎样大不?#35828;?#20107;。不就那样么,反正也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奶奶死的时候我像个旁观者,看着我大伯哭的像个孙子可是我没感觉。至于我自己的爸妈,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妈一直不正常我爸倒是基本好了只是我一回家?#36879;?#33021;量爆蹦我也不?#19968;?#21435;,我好像只是尽义务一样,?#32423;?#22238;去,?#32423;?#25171;电话,还换了个离家里近一些的地方上班,这样他们再一个电话叫?#19968;?#21435;的时候我就不?#27809;?#20960;千块钱路费和一整天的时间回家然后发现他们只是又犯病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了或者只是想儿子了。我觉得我就是在尽义务。就这么个事情。

    我没感受到过什么亲情,什么师恩如山,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感觉,我觉得按照所以人类只是个运算速度特别慢,内存特别小的计算机,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而且我看的书越多懂的越多我就越坚信这个观点。

    我写书以后更是这么想的。

    我写一个故事,要把自己代入进去,觉得,哦?这个故事似乎可以打动我?哈哈,那么这个故事应该不错?那么这个故事为什么不错呢?然后我按照生物学和神经化学分析以下刚才我为什么会感动?那种模式?#22351;?#21160;了?是碰巧模式匹配的很多吗?激素分泌呢?是多巴胺还是内?#20837;?#36824;是催产素?是因为相似经历吗?内存调用?总之,分析自己解构自己已经变成了看故事特定的流程,每?#26412;?#24471;自己因为故事而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喊暂停,然后找出这个模式,把这个模式记下来。这样,下次再写故事的时候想必读者?#19981;?#34987;感动了吧?这就是我一概的逻辑。

    我觉得我这个逻辑挺强的,而且一如既往的正确。

    但是刚才,好像这个逻辑不正确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难受。

    我写不下去了。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