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亂宋之水滸風云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37 事實證明,楊三對欒飛還是很夠意思的。

    眼看著武松那拳頭再次擊打到了欒飛的身上,楊三本來已經斷了一只胳膊,竟然忍受著巨大的疼痛,猛地搶出身來,就要來再次與武松硬碰硬。

    武松見此情景,不禁暗暗吃驚了下,但是他那一拳頭早已揮舞了出去,豈有輕易收回的道理?

    眼看武生與楊三的胳膊再次激烈的撞擊到了一起,關鍵時刻,欒飛暗暗嘆了口氣,猛地搶出身子,左臂將楊三拉扯到一旁,右臂揮出,與那武松的胳膊硬生生的撞擊到了一起。$C$36 魯智深、武松見狀,大吃一驚,趕緊上前,一把奪過楊志手中的刀,喝道:“兄弟,你這是做什么!”

    楊志拜倒于地說:“兩位哥哥,我等兄弟一場,既然相識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楊志絕無二心!如違此言,則天地不容,神鬼共滅!”

    魯智深望著楊志,長嘆一聲,沉吟不語。

    武松忍不住道:“智深哥哥,楊志哥哥的心境,武二倒是能夠理解,反正死了就是死了,大不了頭上多了個碗大的瘡疤便是!又算個球!”

    魯智深聽了,慨然說道:“好!既然你們都這么說了,我們怕他個球!”扶著楊志站起身來,轉過目光來,望著楊三,道:“你過來!”

    楊三走了過去。$C$35 楊志萬萬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官軍竟然忽然排山倒海的圍殺過來。

    雖然,官軍勢大,但是楊志卻也知道,在這個節骨眼上,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與魯智深等人會合,要不然被分割包圍在不同的地方,只會被官軍逐個擊破,到時候下場會更慘。

    但是官軍似乎已經看破了楊志的用意,一層又一層的官軍阻隔在通往魯智深所在山頭的道路上,而往日那些一戰即潰的官軍,這一次仿佛也瞬間憑空增添了不少戰斗力似的,竟然比以往更加英勇了不少,拼命的攔阻著。$C$34 欒飛當然能想透這中間的利害關系。

    但欒飛卻顯然沒有認慫的習慣。

    當下,欒飛看了一眼孫良,點了點頭說:“你說得很有道理。”然后,一言不發,作勢繼續往前走去。

    孫良見了,不由得呆了呆,快步趕了上去,一把拉住欒飛,喝道:“你瘋了嗎?”

    欒飛聽了,淡淡一笑說:“你看我像是瘋了的樣子嗎?”

    孫良呆了呆,忽然心念一動,盯著欒飛說:“你小子又要玩什么花招?”

    畢竟,以他對欒飛的了解,自尋死路之類的事情,貌似欒飛干不出來的。$C$33 事實證明,欒飛的預感是正確的。

    楊菁望著欒飛,一字一頓的接著說:“即便是你不肯寫,東京城人才濟濟,難道我還真找不到別的人來寫?而且,為了小說的銷路,我大可以讓這個人以你的名義來寫這部小說,然后交付刊印。到時候,老百姓哪里還會管這部小說究竟是不是你寫的?他們只關心熱鬧,他們只會記得那個叫欒飛的人,曾經寫了一部以二郎神楊戩為主角的小說。你覺得呢?”

    欒飛聽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滿臉無奈的看了看楊菁。

    他雖然早就料到了這一層,但也沒想到楊菁竟然還是真的拿這個來威脅自己。$C$32 望著呆呆不語的楊菁,欒飛不由得長嘆了口氣。

    其實,欒飛是打心里不愿意寫這小說。

    雖然,以那《寶蓮燈》故事為模版,只要隨便編造一個以二郎神楊戩為主角的小說,對欒飛來說,簡直是舉手之勞。

    而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這部小說刊印發行,在大宋朝這個小說市場貧瘠干涸的時代,肯定會掀起一陣空前的風暴,便是萬人空巷紛紛追捧,也是不為過的。

    那樣的話,楊戩肯定會非常滿意,連帶著楊菁也會非常滿意。$C$31 派孫良來監視欒飛,可以說是一步不折不扣的陽謀。

    也正因為如此,幾乎所有人都能一眼看出趙佶的這步棋子的用意,偏偏又無可奈何,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化解。

    饒是欒飛自詡足智多謀,但是既然他顧念與孫良之間的情分,那么一時之間就對此無可奈何,只能暫時聽之任之了。

    如今,欒飛聽楊菁一下子就想到了這一層,不由得喟然長嘆一聲,不再多說了。

    楊菁見狀,倒也沉默了。

    她太清楚欒飛與孫良之間的關系了。$C$30 欒飛這下算是真正領教了孫良功夫的厲害了,沒想到孫良在如此大醉的情況下,竟然還有如此強悍的爆發力,他一個趔趄,登時身子倒下了大半。

    好在,關鍵時刻,欒飛右手猛地探出,按住桌子的一角,然后趁機借力而起。

    可以說,要是欒飛此時也是爛醉的話,恐怕他剛才那一下定然會摔實了。

    當下,欒飛沒等站直身子,孫良就已經揮舞著拳頭,朝欒飛重重的砸了過來。

    欒飛一看這架勢,我擦勒,老子主動挑釁在先,不能最后被這個醉鬼給干倒了吧?那樣的話,傳揚出去,老子還怎么混?

    也不含糊,登時使出渾身解數,與那孫良拼斗起來。$C$29 相較于欒飛的悠閑自得,孫良此時就顯得很苦逼了。

    孫良陰沉著臉,抱著自己的床鋪,一言不發的來到了客棧里。

    欒飛一看見孫良這副模樣,立即就明白過來發生了怎么回事。

    肯定是那趙佶擔心欒飛跑路,就把孫良派來,明為陪伴,實為監視自己了。

    畢竟,孫良不但做事謹慎,而且還深得趙佶信任,加上東京孫氏家族嫡長子這個特殊的身份,都在最大程度上確保了孫良的忠誠度。

    這種情況下,趙佶對于孫良是絕對信任的。$C$28 直到走到了再也看不見趙佶的地方,那張公公方才回頭看了欒飛一眼,淡淡的說:“欒公子還真是好口舌,老奴這下佩服得心服口服。”

    欒飛淡淡一笑說:“公公謬贊了。”

    張公公看了看欒飛,悠悠的說:“只不過,欒公子是聰明人,就不知道官家是個喜歡較真的人嗎?既然說了,就總要有兌現的時候。一個月后,萬一那什么女真人的使者沒有來,欒公子將何以自處?”

    欒飛顯得不慌不忙,很是淡定的說:“這不還沒到一個月的期限呢嗎?”

    張公公頭也不轉,只是自顧自的走路,一邊說道:“欒公子不會想趁機溜了吧?那老奴可勸欒公子趁早打消這個主意,官家雖然平時不大喜歡管事,但歷來是個認真的人,一旦他較真了,那么就一定會把這件事緊盯不放的。$C$27 趙佶面無表情的望著欒飛,眼瞅著欒飛恭恭敬敬的走到跟前,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誦讀完那一番套話。

    趙佶卻始終一言不發,也不讓欒飛平身。

    欒飛無奈之下,就只好那樣老老實實的跪在地上。

    一側的張公公見狀,心里暗暗嘆息,叫你還泡官家的女人,這下自食惡果了吧?讓你多跪一會,這還只是開胃菜,等會還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這一下,足足僵持了一刻鐘,趙佶才輕哼了一聲說:“你現在心里一定恨極了朕?”

    欒飛忙說:“臣萬死不敢!”

    趙佶輕輕一笑說:“那只能說明你至少有一萬零一條命。$C$26 欒飛隨著那張公公,來到了宮里。

    進了宮里,欒飛四下張望著。

    張公公看了一眼欒飛,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欒飛看了一眼張公公那神情,你大爺的,是不是把老子當成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老子前世的時候,可是連故宮都去過的,你們大宋朝皇帝這皇宮的規模,才算哪到哪?能跟故宮比?

    但仔細想想,夏蟲不可語冰,跟張公公這樣沒見過世面的人,根本沒法去講述故宮的雄偉壯麗,要不然會被人家當成精神病的。$C$2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