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大唐司刑丞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40 黃武進了大牢之后,把喬浩子提了出去,喬金斗這還被關在牢房里面。

    在去二堂的路上,黃武對喬浩子說道:“你真是一個沒有骨氣的人,你應該好好熬刑才對,再什么問也不說,直到我們打你,把板子都打斷了,那樣你都不說,這才是條好漢子!”

    喬浩子一點都不頂嘴,他立刻說道:“謝官爺提醒,小人下次一定好好熬一熬,不把板子熬得斷兩根,小人絕不說實話!”

    黃武說道:“應該是把板子都熬斷了兩根,你仍舊不說實話!”

    喬浩子連連點頭,說道:“對對,反正不管熬斷多少根板子,小人就是不說實話,不過這次就算了,這次小人打算直接就說實話!”

    黃武卻哼了一聲,說道:“如果不把你和喬金斗關在一起,你仍舊是不會說實話的!”

    喬浩子再次連連點頭,反正不管黃武說什么,他都會點頭贊同,他說道:“對對,官爺說的太對了,簡直就是神奇妙算,知道小人最怕什么,小人一怕,這不就說實話了嘛!”

    黃武把喬浩子帶到了二堂,把他推了進去,李日知坐在二堂里面,正在處理公務。$C$139 喬金斗見喬浩子油鹽不進,就是不肯說出那寶物的下落,他心里面已經恨得無法形容了!

    可是表面上喬金斗還得裝出一副好兄弟的樣子,又是說兄弟情義,又是說兩人是同族,甚至他把祖上有交情的事情都想起來了,都拿出來和喬浩子說了一通。

    其實喬金斗是明白的,官府故意把他和喬浩子關在一起,說不定就是想讓他們兩個打起來,然后在激動的情況下,說出一些官府肯定問不出來的事情,就像他和喬浩子說的一樣,其實基本上就是這么回事兒。$C$138 李日知只是遠遠地望了一眼那個大水洼,并沒有直接過去,他仍舊是向籬笆墻走過去,打算仔細地檢查一下籬笆墻的外圍。

    但李日知人沒有過去,可是卻問了左里長一句:“你家那個用來蓄水的水洼,水深不深,會不會淹死人?”

    左里長連忙搖頭說道:“不會不會,我家挖的那個水洼,水深只到膝蓋處,平常的時候在里面養了點泥鰍,還有黃鱔什么的,那些東西雖然不值什么錢,但好歹也是肉食,平常吃一吃也是不錯的!

    就因為水洼里面有泥鰍,所以經常會有村里的小孩子去抓泥鰍,我們家平常是不管的,都是鄉里鄉親的,小孩子嘴饞想吃肉,又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所以我們也就隨他們的便了,就因為經常有小孩下去抓泥鰍,所以水洼也不能太深,怕小孩有危險!“

    李日知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你們左家在村子里面的人緣還不錯,算得上是善良人家。$C$137 左里長感覺縣令大人的要求實在是匪夷所思,他們正在這里研究黃美玉這個大活人是怎么沒有的,可是現在縣令大人竟然讓他查查雞的數量,難道是要從找大活人,變成找大活雞了嗎?

    但是縣令大人既然這樣要求了,左里長只好硬著頭皮去了前院,他找了自己的老婆,讓老婆去查查后院里雞的數量。

    左里長的老婆也是大吃一驚,縣令大人帶著這么多人來左家,氣勢洶洶,結果什么話都還沒問呢,就先關心左家養的雞,這是個什么意思?

    難不成縣令大人在暗示,今天中午他要在我家吃雞?

    左里長老婆不敢怠慢,連忙顛顛兒地跑到了后面,開始認認真真地數左家養的雞,到底有沒有少?

    李日知接著查看籬笆后院,發現籬笆后院沒有被損壞的痕跡!

    這是很正常的,因為如果籬笆墻被損壞了,那么院子里養的雞恐怕都會從破洞的地方跑出去了,尤其是領頭的公雞更是能撲騰,有籬笆墻擋著還想往墻上撲騰,如果是沒有籬笆墻,那豈不是早就飛出去,找別人家的母雞去了。$C$136 左里長連忙答應一聲,搶在李日知的前面,在頭前帶路。

    縣令大人一來左家,不是要先看那間出事的臥房,而是先要去看后門,這倒也是挺奇怪的,當然他是在想著黃美玉應該是從后門跑掉的吧?

    左里長是肯定不相信黃美玉是被他爹娘害的,就算以前懷疑,但現在也不信了。

    他開始認為一定是黃美玉自己跑掉的,說不定這個時候已經跑回黃財主的家了,所以要讓他來審案子的話,他現在就要去搜查黃財主的家,而不是來他們左家折騰。$C$135 左里長連忙把左老財和左大娘扶了起來,拉到了外面,他們剛一出門,便有兩個差役走了過來,指定他們到了一間屋子里面,不許關門,他們一家三口可以在里面說話,而兩個公差就站在門口。

    左里長對左老財說道:“爹,這個時候要是還想藏著掖著,那可是真的要挨板子的,這里是官府,可不是咱們村里面,一頓板子下來,就算打不死也得扒層皮,黃家在衙門里面可有人,如果打板子的人下手狠點,說不定能把你給打殘廢了!”

    左老財臉色蒼白,滿臉都是害怕的表情,他說道:“其實也沒隱藏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我當時也沒怎么在意,這個時候想不起來了,讓你娘在旁邊說說看,給我補充補充,看看我忘了什么?”

    左大娘說道:“其實也沒忘了什么,原本就是挺簡單的事兒,而且當時是發生在咱們家里面的,也沒有外人看見,就算那官老爺要找證人,他能找啥證人,不也就找咱們自己家的人么,咱家的人說話能不向著咱們自己嘛!”

    左里長沉默了一下,感覺似乎也對,但是他仍舊要求左老財和左大娘把事情的經過又說了一遍,在細節方面一定要說清楚,這個時候不能撒謊,因為犯不上,反而撒謊如果不能把事情解釋清楚,那么到時候,萬一認定黃美玉就是他家害的,那豈不是糟糕!

    公事廳里面,黃財主和黃大娘也被帶了進來,他倆也開始復述昨天事情的經過。$C$134 黃家的人見面之后,把各自的猜想都說了出來,結果互相印證之后,發現他們都是往最壞的結果猜的,最壞的結果就是黃美玉已經遇害了!

    一家人都是這么想的,這下子可全都慌了!

    黃文著急地說道:“我這邊去催催縣尉大人,讓他趕快審了這個案子,該怎么著就怎么著,這次可不能因為什么親家不親家的,還要手下留情了!”

    黃財主跺腳說道:“這個時候還說什么親家呀,如果真是好親家,能干出這種事情來嗎!”

    黃文小跑著進里面去找縣尉成自在了,他知道成自在是在縣衙里的。$C$133 見左老財出來,黃大娘立刻從驢上下來,竄到了前面,指著左老財的鼻子便是破口大罵!

    要說罵人,黃大娘絕對不比左大娘差,而且還要更勝一籌。

    黃大娘滿口吐沫亂蹦地破口大罵,先罵了左老財是臭不要臉的,然后又罵左老財全家都得死絕,再然后又罵了左老財家的十八代祖宗,跳著腳地罵。

    左老財被罵得惱羞成怒,他活了幾十歲,從來沒有被人這么罵過,而且還是當面指著鼻子的爆罵。$C$132 黃財主見黃大娘氣勢洶洶的樣子,連忙拉住她,對她說道:“你不用去的,我已經派人去叫咱們家倆兒子了,讓老大和老二帶著人回來,然后我們爺仨帶著人去把左家給抄了,還反了他家呢,他們不知道咱家老大老二在衙門里頭也是人物嗎,竟然敢把我趕出來,還敢虐待咱們家寶貝閨女,他們左家這是不想活了,那咱們就成全他們!”

    黃財主這話說得大氣,一副老子就是王法的派頭,左家在他眼里連個屁都不是。

    然而,黃大娘卻用手里的搟面杖敲了一下黃財主的頭,把黃財主打得嗷地叫了一聲。$C$131 左大娘這一動手,不僅把黃財主給嚇了一跳,就連左老財都嚇得差點兒坐地上。

    兩個親家之間吵架歸吵架,但動手是不可以的,尤其是自己這方動手,那就更不可以了。

    左老財很清楚自己家是得罪不起黃財主的,吵架吵了也就吵了,過后賠個禮道個歉送點小禮物,也就那么著了,可是如果動手的話,尤其是自己這方先動的手,那么就等于給黃財主家也動手的理由了。

    要論動手的話,黃財主他家那兩個兒子還怕動手嗎?

    那可都是縣衙里面的人物,等閑的人想要巴結他們還巴結不上呢,竟然還敢動手打他們的親爹,黃家的兩個兒子要是急眼起來,說不定都能把左家給抄了。$C$130 左大娘潑婦脾氣爆發,竟然跑到了黃財主的面前大聲地喊出了這番話。

    黃財主的臉都被氣綠了,他差點就要舉起手來,上前抽左大娘幾個大嘴巴子。

    不但黃財主被氣了個半死,就連左老財都差點被左大娘給氣暈過去。

    左老財心想:“這個敗家老婆娘,是不是得了失心瘋啊,竟然跑過來說這些話,她這是嫌得罪黃家得罪的還不夠狠啊,這是要往死里得罪,以后的日子還過不過了!”

    黃美玉也被左大娘突然發瘋,嚇得臉都白了,她趕緊站到了父親黃財主的身后,她看左大娘的樣子,竟有點想要上前咬人的樣子。$C$129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