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都市絕品囂張高手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6 兩人來到食堂,食堂內的人似乎比平時還要多。

    “快看,他們真的進來了。”

    “這小子到底是誰呀?”

    在一陣竊竊細語中,蕭璋和朱凌伊來到售賣食物的窗口前。

    “你想吃什么?”朱凌伊臉紅地問道。

    “來盒牛奶就行。”蕭璋笑了笑,早上吃的比較多,現在并不餓。

    朱凌伊抬頭看了眼蕭璋,目光似水般柔美,她心里清楚,蕭璋肚子并不餓,是為了陪她才來食堂,心中不禁泛起一抹小小的感動。$C$15 下課鈴聲傳來,打破校園內嚴肅而又認真的學習氣氛,偌大的育英中學出現了暫短的自由歡呼聲。

    楚夢媛用余光瞥了眼蕭璋,起身朝教室門口走去。

    正如楚夢媛猜的那樣,蕭璋根本沒有聽到曹穎之前的交代,直到陳輝提醒,才很不情愿地離開教室。

    來到曹穎的辦公室,蕭璋發現他又是最后一個。

    “把你們叫過來,是有些細節問題想當面交代清楚。”曹穎看人都到齊了,開始直奔主題。

    蕭璋站在一旁,打了幾個哈氣,不知道有沒有在聽曹穎講話。$C$14 “今天一戰,不論是手法,還是氣勢,這兩個殺手看起來都不像是普通殺手,甚至和我們有點像。”蕭璋別有用意地暗示道。

    “聽你這么說,好像是這么回事。”夜鷹認真回憶之前胖瘦殺手出現時候的表現,贊同地點了點頭。

    “能說說你的具體計劃嗎?”楚鴻雄試探地問道。

    “等有了胖瘦殺手的照片,我們可以請國際上的朋友進行辨認,倘若他們真的是來自國際上某個雇傭兵團或者秘密組織,接下來我們可以動用關系,獲知他們雇主的身份。$C$13 天驕市,一個不知名的小院落內。

    夜深人靜,人們早已進入甜美的睡夢之中,這個小院落內似乎也一樣,不過借助月光,依稀可見有黑影快速閃過。

    一陣輕輕的敲門聲在走廊內響起,打破房間內的寂靜。

    一個男人站在窗前,背對著門口方向,屋內沒有開燈,看不清男人的面貌。

    這個男人手里輕輕晃動著一杯紅酒,聽到敲門聲,叫道:“進來。”

    話音剛落,房間門被推開,一胖一廋兩個黑影站在門外。$C$12 來到院長辦公室門前,蕭璋上前輕輕敲了敲門。

    門很快打開,蕭璋看到了林雨涵。

    面對站在門外的蕭璋,林雨涵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驚喜。

    “誰呀?”林正國的聲音傳來。

    “是蕭璋和夜鷹。”林雨涵解釋道。

    “是嗎?”林正國的聲音立馬變得激動起來。

    “請見,兩位。”林雨涵揮手邀請道。

    蕭璋和夜鷹感激地點了點頭,一前一后地進入院長辦公室。$C$11 蕭璋面色沉重,目光深邃,久久沒有說話。

    夜鷹他們靜靜站在四周,不敢打擾。

    “通過這兩位地階修為等級的殺手來看,至少可以確定兩點。”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蕭璋開口了。

    “哪兩點?”楚鴻雄有點迫不及待地問道。

    “第一,能夠同時請動兩位地階修為等級的高手,說明這位雇主絕非一般人,非富即貴。”蕭璋表取嚴肅說道:“第二,對方派出如此厲害兩位殺手,意圖已經很明顯。”

    “你的意思是說,對方執意要殺楚先生?”祥叔神情大駭,不敢相信地看著蕭璋。$C$10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可對黑心狼和黑狼雇傭兵團成員們來說,每一秒都是莫大的煎熬。

    狂烈的心跳在石屋內“撲通撲通”作響,黑心狼他們就像是在做一個心驚肉跳的噩夢,想醒卻醒不過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

    蕭璋恢復如初,抬頭望去,只見小隊長屁顛屁顛帶著杭月云走了進來。

    看得出來,杭月云被迫化了淡妝,如此一來,這個女人的容貌更加驚艷,尤其是神色之間流露出憂傷,讓人又憐又愛,難以自拔。$C$9 “我能做只有這些,至于接下來的事情就要看你的造化,”蕭璋沒有理會蝎子的鄙夷,語氣中充滿不確定:“如果你運氣足夠好,喝下它以后,說不定會有驚人發現,反之的話。”說到這里,蕭璋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輕輕聳了聳肩。

    人和人的血液不是都一樣嗎?難不成喝下這混蛋的血能羽化成仙?

    此時此刻,蝎子心中有一萬只草泥馬飄過。

    “難道你不相信我?”有所察覺的蕭璋冷冷問道。

    蝎子連忙搖了搖頭。$C$8 面對這樣一個女人,蕭璋也只能暗暗發出一陣惋惜之嘆,對于杭月云來說,在杭家生活的每一分一秒,都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真是難為她了!

    想到這里,蕭璋在杭月云的身邊蹲了下來,伸手輕輕拍著她的香肩,算是在給她安慰。

    “不到最后一秒,千萬不要輕言放棄,哪怕是為了你的父母。”蕭璋柔聲勸道。

    杭月云一直埋頭痛哭,哭聲傳的很遠,但在這殺人如麻的黑狼雇傭兵團總部,眼淚根本不會博得絲毫的同情。

    事實也很快證明了這一點,聽到哭聲,那幫圍在篝火四周的黑狼雇傭兵團成員們只是很隨意地看了眼,很快收回視線,繼續他們的狂歡作樂。$C$7 “既然你明白,就不應該阻難我。”夜鷹叫道。

    “正是因為我明白,所以更要阻難你。”蕭璋也提高了嗓門,甚至蓋過了夜鷹的聲音。

    一時間,病房內氣氛很是緊張,夜鷹和蕭璋雙目對視,在氣勢上互不相讓。

    祥叔和楚夢媛他們安安靜靜站在一旁,此刻他們心中明明有千言萬語,可他們知道,在這種時候最好什么話都不要說。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夜鷹伸手用力戳了戳臉。

    “兄弟,謝謝你的好意。$C$6 “這的的確確是中了七色花香之毒。”蕭璋證實道:“幾年前,我曾親眼看到有人中了這種毒,癥狀和楚先生的癥狀一模一樣。”

    “那肯定錯不了。”有了蕭璋這番話,夜鷹自然不會再去懷疑。

    “我很好奇,七色花香在國際上很少出現,除了一些不講原則的雇傭兵和職業殺手會使用,其他雇傭者都很排斥。”蕭璋眉頭深皺,若有所思地問道:“楚先生怎么會中七色花香?”

    “今天早上,楚先生準備外出和一位合作伙伴洽談,誰知經過一條較為偏僻道路的時候,突然從兩旁沖出幾輛無牌照轎車,將我們的車團團圍住,這幫人動作迅速,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將我們逼停以后,十幾名手持武器的殺手紛紛下車,朝我們蜂擁而來。$C$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