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我有特殊的死亡技巧[綜]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7 另一個有些柔和的女生也加入了談話中,“不過就算是這樣,她也比我們的日子好過多了。聽說她大伯被人舉報出事了呢,你看咱們誰舍得吃白煮蛋,用軍用水壺,還這么大咧咧的拿出來用?”

    之后又聲音低低的說著礦上的那些個大事件。

    ——沒辦法,誰讓人家有條件呢。

    ——就是啊,不僅如此你看她長得那一臉狐媚子相,男知青們也大多愛瞧著她呢!

    ——切,有什么用?不正不經的,一點都不像是個能干人,長得好看又不能當飯吃。$C$6 戈垚沒去管在她眼里跟腦殘畫等號的王小勇,唐和尚把她滴溜轉,到了一片簡易的活動板房,戈垚說道:“和尚,你要住這兒嗎?那你好好呆著吧,我走了啊,姐有的是物資,大概租一個好的房子還是可以的。”

    這種時候,活動板房在她眼里安全性實在是太低,經歷了末世的人,你不能對他們的道德底線要求太高,大家都是為了活命,誰知道能干出些什么事兒來。

    唐和尚聽到戈垚這么說,有些詫異的看向她,“施主,難道你不跟我住在這兒嗎?”

    又不是兩口子,誰要跟你住啊!

    王小勇又噗嗤噗嗤的追了上來,唐和尚彈了個小石子讓他再次趴下,然后說道,“都這么久的情分了,你不會讓我一個人住吧?”

    戈垚攤了攤手,問道,“嗯,我們哪來的情分?”

    她說的可是實在話,倆人確實是沒什么情分,要說是有仇還差不多。$C$5 不過想到上大學,想到回城,想到以后的好日子,她立馬就把劉輝志拋到了一邊,待宋愛紅下去歇息之后,也把自己扒了個精光,將一雙邪惡之手伸向了哀嘆自己晚節不保的大隊長。

    若說大隊長剛剛是羞憤欲死的話,那么現在他是真的想死了。

    怎么說這宋愛紅也是一個姑娘家,還是一個嫁過人的,這被強迫了他心里沒有那么重的懊悔,可是這楊愛黨就不一樣了,她沒成婚啊,還是一個大姑娘啊,這要是她干成了,以后還咋嫁人了?

    再說了,這楊愛黨長的跟男人沒什么差別,甚至還有兩撮小胡子,感覺好像就是個男人似的。$C$4 屋漏偏逢連夜雨,再加上沒過多久,礦上就有一個小領導找她談話,說如果她不在大伯家生活的話,那么她父親采石工人的名額便會被礦上給取消掉,并且現在住的房子也要被收回。

    因此,以往關系還不錯的人現在也都不出面了。

    而若是在她大伯家生活的話,可以將工作的名額讓給她的大堂哥,那么他們家的房子也能因為大堂哥而保下來。這話說的好像是那么回事,所以眾人紛紛勸她答應這個條件,怎么說這也是嫡親的大伯不是?

    可是原主戈垚卻不愿意了,這憑什么呀?工作可以留給她啊,即便她是個女娃,那她不也是可以換一個別的工種?房子本來就是她家的,憑什么要給不熟悉的大伯白白占便宜?

    雙方就這樣僵持了好久,雖然按理說,這種情況,礦上會把名額留給遇難者的子女,像她這種情況,礦上要是心地好會給她換一個好一點的工種,畢竟她也是個高中生。$C$3 戈垚有些心累,不說是她自己了,難道這些人以為唐天成這個王爺在脫離了林玄冰的光環之后是傻子嗎?

    就算他是傻子,可他親哥哥也不是傻子啊!

    林玄冰都是跟人私奔過了,且還一副情深義重的樣子,她再湊上去那算什么?強搶民女?她怕是覺得自己日子過得太清閑,想找御史參自己一本吧?

    況且就算沒有這一茬,把林玄冰娶回去也夠嗆。這個心里眼里都是自己的女人,奉信真愛且覺得偉大無比,感動了自己還妄想感動別人,這要是給她戴綠帽子了,她上哪兒哭去?

    再說啦,原劇情當中林夫人可不是這般模樣。$C$2 皇帝哥哥是個有了新歡忘了舊愛的大混蛋,戈垚心塞塞的離開了皇帝的視線,任由那對狗男男在御書房尋歡作樂。

    結果還沒走到宮門口,就被他們家皇嫂又給叫了回去,戈垚無語,嘆了一口氣:哎,真是上輩子欠了你們唐家的。

    她這個王爺雖然身份尊貴,但是皇后娘娘也是一國之母。她雖然有皇帝的寵愛,可皇后能給她穿小鞋的地方多了去了。

    她能依仗著皇帝的寵愛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這并不能代表她能仗著這份寵愛肆無忌憚的打皇后的臉。$C$1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