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夫妻無間道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95 郭浩東目送楊楠楠的背影消失在登機口,內心充滿了失落和不舍,久久沒有離去,淚水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來,真應了那句話——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未到動情處。

    楊楠楠就這樣離開了他,什么也沒給他留下,卻帶走了他的心。他木然感覺到身外的世界是昏暗的,內心也是空洞洞的。他感覺全世界都拋棄了他。孤獨,失落,無助將他壓得喘不過氣來。他想逃避,逃避到另一個世界。

    “浩東哥,楠楠呢?”

    一個急促的女孩聲音把已經麻木的郭浩東喚醒了。$C$94 再說郭浩東今天確實主持了公司每周的例會,但他完全心不在焉,開會的時候,滿腦子想的都是楊楠楠就要離他遠去了,假如自己今天中午回家,就恐怕再也見不到她了。所以,他在短短幾分鐘講話中,不僅吞吞吐吐,還居然發生了數次口誤,引起了眾員工的一片嘩然。

    “郭總,您這是怎么了?”坐在身邊的副總輕聲問他。

    郭浩東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趕緊表示:“我感覺身體有些不舒服。這個會議還是由您來支持吧?”

    副總點點頭:“那好吧。$C$93 郭浩東一看楊楠楠已經鐵了心要走,不由黯然轉身要出去。

    楊楠楠趁他沒出去之前,在背后突然道一句:“浩東哥,對不起。”

    郭浩東腳步稍停,但并沒回頭:“我去做飯了,你再好好想一想。”

    “浩東哥,請把你的行李搬出去吧。我今晚不用你看護我睡覺了。”

    “等晚上休息時再說吧。”郭浩東關門而去。

    當天晚上,郭浩東并沒有搬出房間去睡,而是強行把楊楠楠摟在懷里睡。$C$92 “道格拉德是誰?”桂玲隨即好奇道。

    郭浩東眉宇間呈現一絲苦澀:“他是我在美洲的同學。”

    桂玲茫然不解:“既然是您的同學,怎么會熟悉楠楠,又為什么會追求她?”

    郭浩東實話實說:“他倆是我帶楠楠去美洲做蜜月旅行時介紹認識的。其實,當初是我慫恿道格拉德追求楠楠的,就是為了分散楠楠的注意力,達到跟蘭蘭私會的目的。”

    桂玲茫然道:“您不會像安排我和順喜相識的那樣吧?”

    郭浩東搖搖頭:“這不能相提并論。$C$91 這時已經是美洲當地時間的下午了。陳蘭蘭自從跟趙威的手機斷線后,已經渾渾噩噩地度過了大半天了,除了向國內打一個報警的電話之外,就再無法得知接下來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她的心里充滿了懊悔,正是因為自己對郭浩東愛情的扭曲,讓自己變成了一個不孝不義的小人。所以,她雖然心里焦急,但并沒撥打李順喜的手機詢問,那是因為無顏面對。

    當郭浩東的來電顯示呈現她眼前時,頓時讓她黯淡的眼神充滿了光彩,毫不遲疑地按鍵接聽了:“喂,你是誰?”

    郭浩東一聽她急切的聲音,就明白她已經緊張壞了。$C$90 李素琴得知楊崇啟的生命已經是危在旦夕,早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語音哽咽道:“楠楠···不管你能不能接受···他都是最愛你的爸爸···即便是自己生命到了最后時刻···也無時無刻地惦記你的安危···如果不是他托付桂虎保護你···我們目前都遭了綁匪們的毒手了···他即便犯下滔天的罪行···但對你的一片眷眷的父愛···天地可表呀···”

    郭浩東一看老媽已經泣不成聲了,也板住楊楠楠的肩膀,并柔聲勸道:“楠楠,咱媽說得對。$C$89 郭浩東這時緊握著那條桌腿,雖然它連個燒火棍都不如。但也倚靠它解決了兩個綁匪,雖然清楚對付那三個家伙幾乎沒有用處,因為他通過留意那三個家伙圍攻桂虎的場面,就知道就憑手里這件‘兵器’根本對付不了人家,就憑借那個‘老大’一個人,自己也遠非對手,但他還是要為了保護老媽和楠楠等人,而準備做最后一搏。他并沒有給老媽松綁,因為自己手根本不敢離開那條桌腿,因為擔心挾持楠楠個桂玲的家伙會突然對自己發動致命一擊。再說,即便松開老媽也無濟于事,她一個弱女子既逃不了,也幫不上忙,反而會受到人家更殘酷的羞辱。$C$88 桂虎一看對方來勢兇猛,嘴角微露冷笑,身形向后一撤,避過對方的刀鋒,突然使出一招‘空手奪白刃’的功夫。他眼看對手人數占據絕對優勢,又各個手里攜帶兇器,如果對自己一擁而上,那形勢對自己大大不妙,別說是救人,恐怕自己的性命也要白白搭在這里。所以,他一開始就使出殺招,打算立即擊斃對方的老大。

    不料,彪子絕非等閑之輩,否則,他就不會接受對手的一對一單挑,剛才這一招餓虎撲食其實并沒有使老,而是攻中帶守。

    他眼看這個不速之客出手如電,不由大吃一驚,危急之中旋轉自己匕首的刀鋒,化解了對方試圖奪匕首的企圖,但也留下了破綻。$C$87 楊楠楠一看婆婆馬上要慘遭毒手,情急之下大叫:“住手!”

    可是,彪子是一個異常心狠手辣的家伙,對敢跟他較勁的人是決不手軟,哪里因為一聲阻止,就收住手?

    旁邊的桂玲見狀,想失聲大叫,但苦于嘴巴還被毛巾塞著,無法發聲,不禁閉上了雙眼,不忍面對悲慘的一幕。

    郭浩東眼看老媽要遭毒手,哪里能袖手旁觀?他這時還屬于自由之身,立即奮不顧身地撞了過去——

    就在彪子的匕首尖距離李素琴的胸口僅僅有幾寸之遙時,郭浩東用自己的身軀撞開了老媽的嬌弱的身軀。$C$86 桂虎眼看已經處于彌留階段的楊崇啟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在場,還在敦促自己離開,不禁讓他這位鐵漢流下了悲痛的淚水。不過,他知道真正的醫生可能隨時進來,自己實在不能在這里久留,只好再次道了一句:“您要珍重。我立即去見楠楠,讓她過來見您一面。您一定要挺住呀。”

    楊崇啟已經無力回答他了,黯淡的眼神也閉上了。

    桂虎再也不敢遲疑了,立即把口罩重新佩戴好,然后打開病房的門離開——

    守在門外的警察一看他走出來了,不由開門向病房里面瞥了一眼,覺得沒有任何的異常,就放心地關閉了房門。$C$85 趙威一看是楊楠楠的來電,也異常的興奮,對旁邊的彪子點點頭:“我知道該怎么做了。*隨*夢*小*說 ..lā”

    他隨即接通了電話:“喂,楠楠,我都想死你了,能見個面嗎?”

    楊楠楠等電話一接通,就立即按了‘免提’,然后對著手機問道:“趙威,你還愛我嗎?”

    趙威雖然沒按‘免提’,但他的手機話音夠大,讓旁邊的彪子聽得清清楚楚,不由令他一嗤鼻子。

    趙威心里一動,立即表白:“楠楠,直到現在,你還在懷疑我對你的愛嗎?我如果不愛你,會冒著巨大的危險,再回到冀東找你嗎?可是,我跟你住在僅僅咫尺之遙,卻為什么難以見到你呢?即便如此,你的倩影卻每天一直在我的眼前晃動,讓我一刻都不能安寧。$C$84 就在李素琴向兒子郭浩東道出一切真相的同時,還沒有離開楊崇啟病房處的李維平突然接到了鄭濤的電話匯報:“老李,我有桂虎的線索了。”

    李維平眼睛一亮:“哦,發現他躲在哪了嗎?”

    鄭濤回答道:“我在盤問楊崇啟的司機時,得知楊崇啟在化工廠血案事發前,突然去了林苑小區。他當時讓司機把車停在外面,獨自走進去了。您想想看,他既然身體那么不好,又是一個堂堂的局黨高官,怎么會獨自進入一個普通的小區呢?除非他去見一個不能曝光的人物。$C$83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