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39 如果秦予希沒了,化為了一杯黃土,祁子涵也不想活了。

    他無法想象自己,在未來那么漫長的歲月里,如何再次面對孤獨與空虛,那太苦,太累,太折磨人了。

    秦予希的手放下來,輕輕的放在腰上,摩挲著祁子涵的手背,柔聲道:

    “只是一次疏忽,讓壞人得逞了而已,別害怕,子涵,以后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

    “不是一次,不是!”

    祁子涵搖頭,他將秦予希放開,拿過枕頭,靠在床柱子上。$C$238 羅大龍雙膝一軟,跪在了地上,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眼眶氣得通紅通紅的,對祁子涵愧疚道:

    “我對不住你,你說讓我好好保護弟妹,我才轉身弟妹就出事兒了,我對不住你!”

    他把杜書墨強行押上了大巴車,看著杜書墨隨著大巴車離開之后,這才放心的回頭去找秦予希。

    結果就發現秦予希落了水,將秦予希救上來之際,羅大龍已經給秦予希做了一番急救,可是待得他通知完祁子涵和軍醫,秦予希看樣子就快要不行了。$C$237 看秦予希這么客氣,讓懷著不單純目的而來的同學們,一個個的臉上都有些羞愧之色,本是來拯救秦予希,或者看校花熱鬧的這些人,倒是發現秦予希過得還不錯的樣子。

    “不過,這里的風景的確是漂亮。”

    榮因音對著身邊的一個同學,低聲說著,他們跟在老人和秦予希的身后,沿著田埂往一棟吊腳樓走去。

    在鎮子上的人,其實已經看不見吊腳樓這種古老的建筑了,隨著經濟的發展,鎮上全都是一些水泥方塊兒房子。$C$236 在別人眼里,這些八九十歲的老祖宗,已經成了社會無用之人,差不多半只腳都踏進棺材里了。

    但是在錢多多的眼里,那一個個的都是錢串子啊,他們會的東西,現在可沒多少人會了。

    于是本來和秦予希討論要合資開個律師事務所的,錢多多又興致勃勃的開始和肖曼曼一起,討論起了編辮子業務。

    他與肖曼曼兩人正聊著,院子里就有人喊道:

    “予希,予希,你的同學們來找你了!”

    秦予希一愣,她的辮子編得差不多了,連忙跟錢多多和肖曼曼說了一聲,起身打開堂屋的門,就出去了。$C$235 第二天早上,天氣晴朗,萬里烏云,山中涼風習習,人們歡聲笑語,寨子入口一輛大巴,接著一輛大巴車過來,一群人,接著一群人下了車。

    寨子里的老人,拿著手寫的紙,站在寨子入口,上面寫著“地陪,上山五塊!”,或者“吃飯,一頓三塊”“住宿,一晚十塊”……

    因為鄉音不通,會簡單說點兒普通話的老人,很受外地人歡迎,很快,幾個老人就招攬到了生意,帶人上山了,或者帶人去吃飯了,又或者帶人去看自家吊腳樓了。$C$234 對于何春花這種潑婦,跟她講道理是沒有用的,沒準兒還真會出現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狀況。

    所以何春花要鬧,秦予希就讓她鬧,她不出去跟何春花潑婦罵街,這些個家里長短,秦予希也懶得插手,一切都走法律程序。

    人的事業要做大做強,純靠跟人撕逼是做不強大的,每個人的精力都有限,整日里跟人撕逼去了,哪里來的時間鉆研專業,提升業務水準?

    所以秦予希覺得,還是要把時間和精力多花一點在別處,撕逼撒潑的事情,就交給專業的人來解決。$C$233 祁睿淵的那群老伙計,老戰友,則由祁睿淵帶著,漫山遍野的跑,他們大概也看出了一些事情的不同尋常,所以跟著寨子里的山民一起,天天在山里巡邏。

    其實他們這么大年紀的人了,按說現在也做不了什么,大家也只當這群老爺爺離休生活太無聊了,又不想待在帝都養老,便是隨他們去了。

    夜幕降臨,界山寨里卻依然沒有平靜下來,最后一輛旅游大巴車已經走了,帶走了一車沒有地方住宿的游客,卻還有一些游客并不愿意走,打算找個空地搭帳篷。$C$232 結果剛剛追到祁子涵車子邊上,康xian長脖子處就是一記手刀劈來,把他給劈暈了過去。

    前后時間不過兩秒鐘,車門打開,祁子涵將暈迷中的康xian長往后座上一踹,就把人給踹了進去。

    羅大龍左右張望一眼,見沒有人注意到此處,迅速鉆進了車子里,祁子涵若無其事的繞了車子一個車頭,坐進了駕駛座。

    然后秦予希也坐進了副駕駛座,三人開車,載著暈迷中的康xian長,去了人煙稀少的地方。$C$231 男人長得大腹便便,看起來四十多歲,穿著還算考究,不過難掩身上的油膩之色。

    在秦予希盯著男人看的時候,男人也一直在看著秦予希,眼中的赤裸裸的審視,宣告了他的欲望。

    就這眼神,秦予希看著就很討厭,她蹙了蹙眉頭,這下子連早飯都不想吃了,想著撂筷子直接走人。

    豈料對方沖她笑道:

    “你好啊,秦予希!”

    秦予希一愣,這人是認識她的,然后仔細的看了一眼這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尼瑪,康xian長!

    于是秦予希便是很客氣的,沖康xian長點了點頭,“康xian長來吃早餐?”

    “是啊,你也是打工回來,準備參加周年慶的?”

    除了這個理由,康xian長不知道秦予希年中回來,并在鎮上出沒,還能有什么別的事情。$C$230 可能在學校里,杜書墨是那種人中龍鳳般的人物,身邊所有人,都對他寄予厚望,覺得他步上社會之后,肯定能飛黃騰達。

    但是他在建筑設計行業,雖然有點點天賦,家里卻是沒錢送他出國深造的。

    甚至于,杜書墨拋棄了秦予希,另尋真愛之后,他那最后的一點點天賦,也被現實中的瑣碎給磨完了。

    許是黃玉活得太過現實,許是杜書墨的家人太過現實,又許是已近中年,卻終不得志。

    總之略有小才的杜書墨,最終淪為蕓蕓之流,最后更是淪落到,成了一家建筑公司,每天喝茶看報紙的那種人。$C$229 未免事情擴大化,秦予希抱著祁子涵的手臂,轉頭,惱怒的看著杜書墨,壓低了聲音問道:

    “你沒事兒做了嗎?簡直陰魂不散,我跟誰訂婚,與你有什么關系?忙你的去吧。”

    杜書墨皺眉看著秦予希,指著祁子涵問道:

    “你還這么年輕,就綁定了這個男人,秦予希,你好歹也是受過教育的人,怎么也跟你父母一樣的糊涂?”

    “我的媽啊。”

    秦予希抱著往前走的祁子涵,為杜書墨的腦洞嘆服了,她制不住已經怒不可抑的,干脆擋在了祁子涵的面前,看著杜書墨,很認真,很認真的說道:

    “我自愿和這個男人訂婚,自愿,歡喜,高興,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要和我背后這個男人訂婚,杜書墨,你不用來拯救我,我沒你想象的那么可憐。$C$228 羅大龍打開了門,從外面買了飯進來,見狀,也來了興致,他一時興起,在地上做起了俯臥撐,跟祁子涵拼了起來。

    小椅子上的秦予希,受不了這倆人,側身拿著盒飯吃了起來,然后盯著電視機,一邊吃飯,一邊感嘆道:

    “省城又死人了,這世上的命案咋個這么多咧?”

    電視上,關于死者的鏡頭并未放那么多,一群警察里頭,周青跟在荊查男的身邊,警察都圍在死者的邊上。

    所以鏡頭也就放出了死者浸了水的下半身,看得出來死者穿著一條紅裙子,腳上的鞋都被水流沖到了不知哪兒去。$C$22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