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273 “你这个甩手掌柜倒是做的好。”

    秦予希突然觉得跟这个五小姐聊天,还聊出了那么点意思来,她饶有兴致问道:

    “那你就真的什么都?#36824;埽?#20219;凭你身边的人为了你的一个主意,到处忙活了?”

    “对啊,您不也是这样吗?”

    五小姐点头,说得好像有点儿求表扬的意味,她给秦予希分析道:

    “其实我年纪还小,我现在也是在学习阶段,秦姐姐,我觉得有人说,钱?#30343;?#19975;能的,但很多?#35828;?#25237;资之所以会失败,就是因为他们的资金链断了,没?#26143;?#20379;他们继续投资下去,一直到投资成功为止,所以我已经走过了?#26102;?#30340;初步累计这个阶段,我现在开始的,是进一步的?#26102;就?#23637;……”

    她拉拉杂杂的给秦予希分析了一串?#26102;?#20160;么?#26102;?#20160;么的,没一会儿就把秦予希的头给听晕了。$C$272 “嗯,这么想就对了。”

    秦予希炉子可浇的微微一笑,觉得曹小五咬牙说的这番话,颇有些少年人赌咒发誓的意味。

    她不知道曹小五会不会成功,但愿会,毕竟秦予希还挺?#19981;?#36825;个另辟蹊径,不想跟姑姑哥哥姐姐争?#20063;?#30340;曹五小姐。

    年少有为知进退,将来必成大器。

    又见曹小五低头,有些为难的对秦予希说道:

    “秦姐姐,我身边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19968;?#22269;,想再国内长住,我家里…实在是太乱了,打算在国内清净一阵子,所以接下来的时间,秦姐姐,?#19968;?#20840;力以赴这个thegrass的子品牌,不会让您失望的!”

    本来也没有预期呀……秦予希在心?#37034;?#26263;补了一句,但是不可能当着人孩子的面儿这样说,她?#30343;?#38754;上笑着,嘴里说道:

    “是啊,我相信你的,加油!”

    结果又听得五小姐说道:

    “我打算买下了中环大厦的五楼,作为我这个子品牌的临时战略指挥部,秦姐姐,从今天起,?#19968;?#26377;很多向您学习的地?#21073;?#35831;多多指教!”

    秦予希:?#21834;?br />
    她感觉自己是?#30343;?#20250;错了五小姐的意??#30343;?#26469;跟她表达感谢的吗?怎么就变成了做邻居了?

    但接下来的画风,真的跟表达感谢没?#37034;?#20998;钱的关系了。$C$271 以至于江枫的舅妈为什么在舅?#35828;?#20919;淡之下,还愿意待在江枫舅?#35828;?#36523;边,而不离婚,在张家?#35828;?#29702;解中,也肯定是因为江枫舅妈太过于贪慕虚荣,离开了江枫舅舅,就等于离开了优渥的生活。

    接下来,秦予希?#32842;?#30340;听张莉唠?#35835;?#24456;久,她一直在说?#26143;?#20154;之间该如何如何生活,真正的贵族该是如何如何的姿态,同时还不忘贬低一番秦予希的草根出生,然后标榜一下自己能帮秦予希办到多少多少的事。

    在张莉的心目中,秦予希今日来跟她套近乎,就?#30343;?#20026;了求她办事。$C$270 张莉弟弟的钱多到什么概念呢,多到后来江枫继承了他舅?#35828;?#36951;产,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地步。

    秦予希一边给张莉化妆,一边有意识的插那么一两句嘴,问道:

    “你弟弟没有小孩吗?为什么会让你的儿子继承遗产呢?”

    “你懂什?#31383;。?#25105;弟弟早智近妖,上天嫉妒他是个天才,所以他命中无子。”

    张莉白了秦予希一眼,仿佛?#26143;说?#19990;界,秦予希这种草根出生的人不会懂,然后,又见得张莉笑道:

    ?#23433;还?#25105;阿枫又不差,完全遗传了我们这边的优良基因,跟他舅舅比起来,一点儿都不差,他就是不?#20808;?#20570;生意,不然他舅舅早就被我们家阿枫比下去了。$C$269 目前化妆室里的这些保安,虽然不全是东山退伍驻军,但都是些曾经在部队里的体能标兵,全项或多项标兵王。

    这些人随着今年的经济再一次开?#32487;?#39134;,很多退伍后,都只领了钱,?#25165;?#19981;上一个好工作了,听说化妆室里都是些退伍军人,大家平日里一起工作生活,住在一栋宿舍楼里,闲了还能有个共同的话题聊聊天,就跟回到了部队一样。

    而且他们在【予希化妆室】里,虽然做着的?#30343;?#19968;份保安的工作,可是薪水却是比正常白领要高,于是就都愿意来这里。$C$268 徐婉婷怔怔的看着秦予希,问道:

    “那您不生气吗?#20811;?#20204;其实有时候,是在故意排挤你。”

    “不在乎他们就不会生气。”

    秦予希?#22987;紓?#31505;道:

    “你生气,是因为你在乎他们的看法,你想要融入进去,可是你知道自己怎么做,他们都不会?#19981;?#20320;,其?#30340;?#24212;该更自信一些,你要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些人,跟你?#23601;?#36947;合的人,会?#19981;?#20320;,会和你做真心实意的朋友。$C$267 于是省城保?#23637;?#21496;的老总,当?#31383;?#33635;因音从沿海城市召到了省城,亲自带着荣因音,来跟秦予希谈保险业务。

    拿下秦予希这笔大单,省城保?#23637;?#21496;的所有员工,年底的奖金都能丰厚点了。

    因为秦予希要买的保额十分巨大,同样的,她每年需要付出的保险费用也十分可观,因着这个原因,保?#23637;?#21496;承保的时候,对秦予希的身价也要有一个详细的估算。

    所以荣因音和省城保?#23637;?#21496;老总,坐在了秦予希办公室里的时候,已经有一批保?#23637;?#21496;的核算?#20445;?#22312;核算秦予希如今的?#20160;?#20102;。$C$266 “饰品?好啊,卖钱啊,针对女性消费群体,这个好这个好。”

    钱多多一拍大腿,觉得做奢侈饰品有得赚,要做就往大了做,他回头就去联系他的投资团队,整一个秦予希奢侈饰品的噱头出来。

    要把这个气氛给烘托得足足的!

    意思就是说,现在这个热?#28982;?#26159;不行的,还得往大了去炒作,炒到上半年的时候,大家对于《我你》那部鬼片电影的热度,那就差不多了。

    面对钱多多,及众?#35828;?#26399;待,秦予希急得抓了抓额头,她说做饰品品牌,就做饰品品牌了?#20811;?#35828;做奢侈品,就做奢侈品了?

    这卖饰品的一切手续都有了,饰品呢?品牌呢?名牌叫啥名儿都还没出来呢!!!

    这些人怎么一个个的都没意见的?#31354;獠皇?#19968;个小投资啊,投?#26159;白?#24471;开几年的会,?#33268;?#20960;年这个品牌的定位啊,设计品味啊,管理什么构架啊,调查一下市场之类的吧。$C$265 如此造势下来,但凡省城的?#26143;?#20154;,都会上【秦予希私人收藏】捧一份孤品回家,若是要送商业上的伙伴,也必然捎带着送上一份来自【秦予希私人收藏】的孤手工?#25484;罰?#36825;样?#39286;?#24471;出手,也倍儿有面子。

    在这?#21482;?#29190;程度下,祁楷稍稍给帝都的朋友提了一嘴,便有一个帝都电视台,还专程为大山深处的寨子?#20808;耍?#20570;了个专访,用了一个格外文艺的口吻,介绍当地的一些手工?#25484;罰?#26159;如何如何匠心制造。

    这节目据说收视率非常的高,瞬间就提升了这些手工?#25484;?#30340;格调,这都是艺术啊,是品味啊,是一种传统工艺,是需要得到支持与弘扬的民族文化啊!

    格调一提升,星星之火便可燎原,整个华夏的?#25945;?#37117;在争相做相关的节目,大山、风?#21834;?#20154;文、手工?#25484;貳?#36825;些东西其实都是息息相关的。$C$264 当说这些话的时候,周曦媛脸上的表情,秦予希至今还记得,她以为她是个很有心机的?#29260;牛?#33021;用一本又一本的存折,将秦予希套牢了。

    可是这样“有心机”的?#29260;牛?#21364;是在秦予希还未开口的时候,就已经将祁家的整个家底,都掏给了秦予希,只为了帮秦予希渡过这个难关。

    说不感动是骗?#35828;摹?br />
    一直到今天为止,秦予希不曾向任何人开口,说过自己的难处,可是关心她的人,根本就无需她说,自然能想办法知道她的状况。$C$263 波霸女闻言,便是捂着被打的?#24120;?#22996;屈道:

    “秦总定了我的设计,跟你的花纹有什么关系?#31354;?#26681;本就不能算是抄,我就是时间来不及了,顺手就用了你的花纹而已,你的包装造型跟不上这个时代,太土了,整个造型都跟不上!如果今天?#19968;?#20102;个花纹,你也一样被选中不了!”

    “你!你!!!”

    眼镜女气得胸?#29260;?#20239;不?#24076;?#21385;声问道:

    “抄花纹就?#30343;?#25220;?你用的是我的花纹,尽管你因为时间紧迫,顺手就用了我的花纹,那你现在去跟秦总说清楚,说花纹?#30343;?#20320;设计的!”

    “你神经病啊,懒得理你!我跟你说,秦总那么忙的人,只会看结果,她不会关心过程怎样,?#26143;?#20154;都这样,只注重结果!所?#38405;?#21435;说啊,要说你自己去说,你看她觉得你烦不?#22330;?C$262 加上又?#26143;?#22810;多的首席律师沈开心带股加入该律师事务所,一时之间,这个还正在招兵买马,门头都不知道在哪儿的律师事务所,在?#30340;?#39118;头无两。

    沈开心看着年轻,但她之所以也能成钱多多的首席律师,足以证明她这个?#35828;?#21385;害了,据说她从小光环加身,什么天才少女,高智商人才,国外某某法大的全额奖学金毕业生,国外某某某法律学?#20146;?#30340;关门弟子云云,云云~~

    总之,沈开心这个名字,外界可能感觉很陌生,但在?#30340;?#32477;对是如雷贯耳。$C$261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 欢乐升级3.00记牌器 2019七乐彩走势图图标 打完羽毛球比赛的总结 指数足球指数北京单场 雅阁平肖平码论坛 乒乓球奥运会 一肖中特会员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4534一肖一尾中特平 福彩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斯诺克奥沙利文 广东时时彩现场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518娱乐平台 江西快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