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歸一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05 吳中元先是一愣,轉而歪頭看向趴在街上的妖艷女子,見她還能唉喲,知道不曾摔死,這才收回視線沖姜南說道,“今早剛到。”

    姜南點頭過后歪頭打量著老二和老瞎子。

    老二認得姜南,見姜南看它,急忙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吳中元。

    吳中元伸手指著老二沖姜南說道,“這位你認得,”然后又指向老瞎子,“這位是王先生。”

    姜南的視線原本已經自老瞎子身上移開了,聽得吳中元言語,又移回視線重新打量他,這時候沒有先生這個詞,卻有與之類似的詞匯,發音為“ongkeng”,意思是長者智者,等同后世的先生,是個帶有敬重意味的尊稱。$C$104 吳中元緩緩點頭,老瞎子所說確是實情,他能活到現在的確不容易。

    老瞎子此前的那句話多多少少帶有一些拍馬屁的成分,吳中元本不想繼續追問,為了試他反應,還是問了,“又為何說我慧眼識人?”

    老瞎子訕笑擺手,“呵呵,慚愧,慚愧。”

    吳中元又笑道,“何來容人之量一說?”

    老瞎子沒有立刻接話,待伙計放下酒壇轉身離去,方才干咳了兩聲,緩緩說道,“牛羊成群,猛獸獨行,牛羊乃是弱者,弱者成群,求的是個彼此照應。$C$103 眾人都看到吳中元在出神發愣,只當他在思慮什么重要的問題,哪里知道他想的是組團兒出去偷東西。

    偷東西肯定是不對的,但吳中元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于糾結,如果動輒就上升到道德高度,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得了。最主要的是就算是偷,也不是為了一己私利,而是為了造福全人類,做賊的都有各種各樣的借口,不過怕是沒有比這個更高大上的借口了。

    當然了,能換最好別偷,能偷最好別搶,不過換的可能性不大,但凡好東西,主人都不會拿出來與他人分享,估計最終還得靠偷搶,真正對世人有用的東西,也不管手段方法是不是光明了,想方設法也得搞回來。$C$102 落座之后,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吳中元的身上。

    眾人看他的時候,吳中元也在環視眾人,在座的勇士都是第一次與他見面,這些人對他的忠誠度幾乎為零,這次會議至關重要,得讓眾人對他生出信心。

    由于昨晚曾經思慮過今天的會議應該如何進行,吳中元便沒有多做猶豫,“我是什么人,諸位想必已經知道了,我是怎么得到這六座垣城的,諸位應該也聽說了,不管諸位愿意與否,也不管諸位看不看好我,以后都要與我共事了。$C$101 聽得吳中元言語,黎萬紫緩緩點頭,這個問題她之前的確忽視了,四方神獸雖然聽命于伏羲女媧,本身卻是獸類,正如吳中元所說,它們能恪盡職守保持中立已經很不容易了,不能期望它們給人類提供太多的幫助。

    回程途中大傻并沒有飛直線,而是一直飛于道路上空,自中途攔住了騎馬而來的本部勇士,黎萬紫與他們說明了情況,命眾人調頭回返。

    二人先回九牧,落地之后吳中元命大傻繼續向西開辟路徑,然后與黎萬紫前往晨議廳,等候眾人回返。$C$100 聽得黎萬紫所言,吳中元駭然大驚,急三火四的穿好衣服,背上弓箭,抓起猁龍棍拉門而出。

    “什么時候的事情?自哪里得到的消息?”吳中元看向黎萬紫,“是什么東西在攻擊它,敵人有多少?”

    “路上說。”黎萬紫轉身向門口走去。

    此時院子外面已經站立了數十位牽馬勇士,都是自各處趕來參加今早晨議的,黎萬紫出門之后先沖眾人介紹了吳中元,待眾人見禮過后,轉頭看向吳中元,“你的坐騎呢?”

    吳中元抬手南指,“派出去開辟道路了。$C$99 確定了款式和圖案,黎萬紫立刻召來裁縫趕工縫紉,勇士的披風用料極為講究,并不是扯塊紅綢子一披就叫披風,春夏時節的披風相對較薄,為麻布和絲綢混合織就,麻布的作用是為了保持披風的平整,而絲綢則是為了保持披風的質感。

    秋冬季節的披風相對較厚,除了麻布和絲綢,還加入了羊毛,羊毛的目的是為了保暖,雖然稱之為披風,但更像大氅,不同等級的披風不止顏色不同,用料也有差別,以此區別等級,彰顯尊貴。

    此外,三族勇士的披風雖然顏色相同,樣式上卻有明顯差別,吳中元統領的六座垣城分別來自熊族鳥族和牛族,他的穿戴自然不能選擇其中之一,必須做到兼容兼顧。$C$98 埋藏隕石的地點在十字路口的西側,返程途中吳中元先去了埋藏隕石的地方,命大傻將埋在地下的隕石挖了出來。

    這塊隕石約有三四百斤重,之前只磨掉了很小的一部分,有大傻在,帶走隕石自不費事,但隕石在這時被認為是玄鐵,是打造兵器的極佳材料,他倒不害怕有人來搶,卻擔心被三族聽到風聲會來討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割下藤條樹皮纏繞捆扎,包了個嚴實,由大傻吊著往吳勤所在的大澤去。

    往大澤去的途中,吳中元沖那婦人講說了自己與阿洛相識的經過以及阿洛的情況,得知阿洛下落不明,那婦人面有憂色,吳中元只能寬慰她,只道會盡快找到阿洛,讓她們母女團聚。$C$97 展示實力有兩個很大的好處,一是可以增加下屬的信心,提升斗志和忠誠度。二是可以通過展示實力令潛在的對手知難而退,能少卻很多不必要的試探性的挑釁和騒擾。

    唯一的不足就是不能滿足虛假的虛榮心,自古至今都有很多人故意隱藏實力,刻意追求低調,以此引誘潛在的對手前來挑釁攻擊,然后展示實力給予迎頭痛擊,以此獲得虛榮心的滿足。實則這是個非常愚蠢的行為,因為對方任何的挑釁和攻擊都會給自己帶來損失,哪怕擊退對手,自身也會或多或少受到損失,以自身遭受損失為代價來滿足虛假的虛榮心,很不務實,得不償失。$C$96 吳中元聞言眉頭大皺,在此之前他本以為六道是蠃鱗毛羽昆再加上個妖族,哪里想到會是黎萬紫所說的這六道,如果事實真如黎萬紫所說,那問題就嚴重了,因為人類在這六道之中明顯處于劣勢。

    此外,獸,神,鬼,妖他都略有了解,但魔是什么東西?在他的印象當中魔是偏西化的邪惡存在,現在看來自己對這種東西有一定的誤解,之所以產生誤解乃是因為他自現代生活過,接觸過一些關于魔鬼的影像和文字,人意識形態的養成都會受到環境和文化的影響,環境和文化就像一個模板,處在這個模板中的所有人都會受其影響。$C$95 “你如何知道她不是妖王幻化而是妖王附身?”七兒不解。

    “因為吳煥曾經說過妖王的本體不得移動,”吳中元說到此處看向西面鎮子,“還有,如果她真是妖王幻化,絕不會自報家門,要知道繡娘就住在鎮子上,有無此人很容易查實。”

    見七兒臉上仍帶著疑惑,吳中元又解釋道,“妖王雖然附身于她,卻并未壓制她自身的神識,所以繡娘一直是清醒的,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妖王附身。”

    七兒緩緩點頭,吳中元所說的這種情況比較罕見,尋常異類附身于人,都會壓制宿主神識,但道行高深的異類能夠做到寄生宿主,宿主卻不自知。$C$94 吳中元索要吳勤也在吳熬的意料之中,但就算是意料之中,他也不舍得,吳勤雖然只有居山修為,但此人驍勇非常,又有通靈神兵牛龍锏在手,吳中元已經得了擁有雁鳳弓的黎萬紫,若是再得擁了有牛龍锏的吳勤,當真是如虎添翼了。

    見吳熬猶豫不決,黎泰清了清嗓子,想要開口說話。

    吳熬氣惱的瞅了黎泰一眼,不用黎泰開口,他也能猜到黎泰要說什么,鳥族痛失悍將黎萬紫,自不會讓他好過,與其被鳥族和牛族擠兌,倒不如自己主動應允。$C$93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