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諸夏紀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91 “既然司刑之巫不取,那便就這樣空著吧。”

    九黎之巫淡淡說道:“雖說尊位十二,但是卻未必需要我等盡數占據。”

    “話雖如此,但是尊位空著也是空著,恰好祝融之巫在此,不妨讓他占據此位,也好顯示我巫道興盛。”

    昆吾君忽然在旁邊接著說道,他算是楚君鬻熊的長輩了,自然站出來幫鬻熊說話。

    而聽到昆吾君之言,他的好友開明之主巫彭笑道:“正該如此,我等這次巫道論神,在靈山之外鳴鐘十二響,天下皆知將有尊位十二。$C$90 紫電騰空,橫掠星空,以一種難以捉摸的軌跡,以一種難以言喻的迅疾,破入巫奄的眉心之中。

    日月之光,紫電之芒,在巫奄的額頭霎時閃耀開來。

    轟!

    一聲巨大的爆裂之響,傳蕩在天地之中,巫奄的頭顱直接就炸裂了。

    在星光、電光與日月之光之中,整個頭顱便連一絲灰燼都沒有了,消散于呼嘯的氣流之內。

    這番變故,來得極快,姬考前面招引雷電,雷電成型,便照著巫奄擊去。$C$89 天人之亂的時候,三苗與共工氏并稱為四罪之二,后來共工氏敗亡,便有一脈巫道傳承到了三苗,入了三苗法脈。

    但是,傳承雖然改名,根源卻不會變。

    對共工傳承而言,最大的敵人,不是開山治水的禹王一脈,不是絕地通天的黑帝一脈,而是以火神自居的祝融一脈。

    共工祝融,既是人間巫脈,也是上古部族,更是當初的水師火師官名,然而追本溯源,他們卻是來源于兩位最初的巫神。

    據聞在太古之時,人道文明還未興起,這兩位巫神的關系就極差,所謂水火不容,便是指的他們兩位。$C$88 巫道法界之中,有著日月星辰,但是卻都非實物,乃是真實天地所投影而至。周天諸星,就像掛在天穹之上,精巧而美麗。雖不如真實星辰,其中威能,卻也浩瀚無盡,非尋常修行之人可比。

    姬考手中圖卷緩緩展出,如同一層水紋蕩開,莫名氣機現于星空之內。

    如同蛟龍一般縱橫,有著將姬考截成兩截之勢的太陰神光與太陽神光,似乎被這莫名氣機所阻,緩了一下。

    也就是這須臾功夫,姬考手中的圖卷,便已經完全展開。$C$87 .^8^1^.

    東夷巫奄的實力,雖然沒有踏足人世間之巔,不過是普通的巫道稱巫,得以長生,壽元不朽。

    相比起開明之主與靈山巫禮,這兩位人間巫道絕巔,距離出世間成巫神只差邁出那一步的存在,自然頗有差距。

    但是他結合天時地勢與巫法,將虛空禁鎖的手段,卻也非等閑可比,已經是人世間之中,最為頂尖之法了。

    此法幾乎是如扶桑扎根天地一般,女丑之尸心神稍稍感應,發現以她的實力,竟無法將這虛空禁鎖破開。$C$86 .^8^1^.

    扶桑神樹插地撐天,如同火焰一般的葉片,幾乎掛滿了半邊天空。

    東夷巫奄立身于扶桑樹上,目光淡漠,看著對面的姬考。

    姬考學得羿術,技藝超絕,他已經發現,光憑巫技,自己難以占據上風。而且,自己似乎是不斷在為這位瑤臺之巫練手。

    眼見著他的羿箭越來越犀利,出手越來越隨心所欲。

    巫奄不想再等了,技不能勝,那便以勢壓人。$C$85 姚無淫在高臺之上,擺好祭祀儀器,然后面色肅穆,口中念念有詞,朝著天地四方一拜。

    他口中所說的語言,姬考并不太懂,似乎曾聽說這是上古神語,便是巫祝,都少有知道的。但是姬考卻能看到,姚無淫的動作,幾乎虔誠到了極致。

    在這種虔誠之中,姚無淫近乎與天地融為了一體,而后,在他躬身下拜之時,一陣微風拂動,掃向近百高峰。

    霎時間,眾人所在之地,頓時清涼無比。

    眾巫頓時心頭一怔,他們分明可以感知,姚無淫所用巫力,細微到不可計量。$C$84 “巫道傳世,法門萬千,有神靈所傳,有先輩所演,也有我等所出。”

    “萬千巫法,便是我等存世的根本,也是我輩橫行天下的憑仗。正因為巫法存在,才能在眾敵之中,傳承不絕。”

    “巫道論神第二典,便為群巫演法。”

    “此法不演神靈之法,不演先輩之法,只演眾巫自創之法。”

    “眾法無有高下,若有想演法于眾巫者,還請登臺一試。”

    巫咸在諸峰環繞的高臺之上,說完這段話之后,整個人影便漸漸淡去,隨即就消失在了高臺之上。$C$83 “我從西來,但是法自瑤臺而來。”

    聲音不大,但是傳在眾巫耳中,有如洪鐘大呂,蕩然作響。

    剛剛與姬考在一起靈山神女姜瑤,也不由神色一變,埋怨說道:“這家伙,也不早說他巫法是學自瑤臺的。”

    其他眾人,看著姬考的目光,則各有異樣,或是驚訝,或是敬服,或是憤恨,或是嘲弄,或是漠然,總之,不一而足,難以盡表。

    瑤臺,沒有想到,當世之中,竟然還會有巫祝自承是瑤臺一脈。$C$82 “他們竟然也來了?”

    靈山之上,九黎、三苗與司刑一脈的三個巫祝,面面相覷起來了。

    這些巫祝,他們也不認識全部,但是其中一兩個還是打過交道的。

    “你們是諸越之巫?”

    作為靈山十巫之中,負責迎賓的巫姑,也忍不住驚異起來了。

    他與這些巫祝都沒有打過交道,但是人數眾多,全身裝束,都是極為少見,言語之中,也別扭得很,一看就是很少說雅言的。$C$81 三位壯漢,龍行虎步,都是披頭散發,赤裸上身,畫滿了五彩圖紋,下體則以獸皮裹身。

    或者說不是獸皮,而是妖皮。

    眾巫都是見多識廣,眼力驚人之輩,一眼便能看出,這三人所裹之皮,雖不是天妖所留,但是距離天妖之境,也應該不遠。

    他們的手中,各自持拿著兵器,中間之人,是一柄虎頭大刀,左邊之人,拿著一把黑色大錘,右邊之人,則是赤色銅斧。

    “三位何來?”

    靈山之山,巫姑看著這三人,心中若有所思。$C$80 “見過昆吾老祖。”

    一團火焰,如同從天際而來,紅流翻滾,沸騰了半邊天空。

    同樣是火,卻不像扶桑一脈的火焰那么霸道,卻更顯純粹。

    扶桑一脈的火焰,是太陽之上的神火,而這團火焰,卻是人間之火。

    來自東夷扶桑一脈的巫奄,看到這火焰之時,只感覺自己身上的太陽真火,正不斷跳動,似乎要與遠處那火焰相較一樣。

    巫奄按捺住自己的火焰,口中喃喃自語:“不急,不急,有機會的。$C$79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