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诸夏纪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91 “既然司刑之巫不取,那便就这样空着吧。”

    九黎之巫淡淡说道:“虽说尊位十二,但是却未必需要我等尽数占据。”

    “话虽如此,但是尊位空着也是空着,恰好祝融之巫在此,不妨让他占据此位,也好显示我巫道兴盛。”

    昆吾君忽然在旁边接着说道,他算是楚君鬻熊的长辈了,自然站出?#31383;?#39739;熊说话。

    而听到昆吾君之言,他的好友开明之主巫彭笑道:“正该如此,我等这次巫道论神,在灵山之外鸣钟十二响,天下皆知将有尊位十二。$C$90 紫电腾空,横?#26377;?#31354;,以一种难以捉摸的轨迹,以一种难以言喻的迅疾,破入巫奄的眉心之?#23567;?br />
    日月之光,紫电之芒,在巫奄的额头霎时闪耀开来。

    轰!

    一声巨大的爆裂之响,传荡在天地之中,巫奄的头颅直接就炸裂了。

    在星光、电光与日月之光之中,整个头颅便连一丝灰烬都没有了,消散于呼啸的气流之内。

    这番变故,来?#30473;?#24555;,姬考前面招引雷电,雷电成型,便照着巫奄击去。$C$89 天人之乱的时候,三苗与共工氏并称为四罪之二,后来共工氏败亡,便有一脉巫道传承到了三苗,入了三苗法脉。

    但是,传承虽然改名,根源却不会变。

    对共工传承而言,最大的敌人,不是开山治水的禹王一脉,不是绝地通天的黑帝一脉,而是以火神自居的祝融一脉。

    共工祝融,既是人间巫脉,也是上古部族,更是当初的水师火师官名,然而追本溯源,他们却是来源于两位最初的巫神。

    据闻在太古之时,?#35828;?#25991;明还未兴起,这两位巫神的关系就极差,所谓水火不容,便是指的他们两位。$C$88 巫道法界之中,有着日月星辰,但是却都非实物,乃是真实天地所投影而至。周天诸星,就像挂在天?#20998;?#19978;,精巧而美丽。虽不如真实星辰,其中威能,却也浩瀚无尽,非寻常修行之人可?#21462;?br />
    姬考?#31181;型?#21367;缓缓展出,如同一层水纹荡开,莫名气机现于星空之内。

    如同蛟龙一般纵横,有着将姬考截成两截之势的太阴神光与太阳神光,似乎被这莫名气机所阻,缓了一下。

    也就是这须臾功夫,姬考?#31181;?#30340;图卷,便已经完全展开。$C$87 .^8^1^.

    东夷巫奄的实力,虽然没?#21009;?#36275;人世间之巅,不过是普通的巫道称巫,得以长生,寿元不朽。

    相比起开明之主与灵山巫礼,这两位人间巫道绝巅,距离出世间成巫神只差迈出那一步的存在,自然颇有差距。

    但是他结合天时地势与巫法,将虚空禁锁的手段,却也非等闲可比,已经是人世间之中,最为顶尖之法了。

    此法几乎是如扶桑扎根天地一般,女丑之尸心神稍稍感应,发现以她的实力,竟无法将这虚空禁锁破开。$C$86 .^8^1^.

    扶桑神树插地撑天,如同火焰一般的叶片,几乎挂满了半边天空。

    东夷巫奄立身于扶桑树上,目光淡漠,看着对面的姬考。

    姬考学得羿术,技艺超绝,他已经发现,光凭巫?#36857;?#33258;己难以占据?#25103;紜?#32780;且,自己似乎是不断在为这位瑶台之巫练手。

    眼见着他的羿箭越来越犀利,出手越来越随心所欲。

    巫奄不想再等了,技不能胜,那便以势压人。$C$85 姚无淫在高台之上,摆好祭祀仪器,然后面色肃穆,口?#24515;?#24565;有词,朝着天地四方一拜。

    他口?#20852;?#35828;的语言,姬?#30142;?#19981;太懂,似乎曾听说这是上古神语,便是巫祝,都少有知道的。但是姬?#26082;?#33021;看到,姚无淫的动作,几乎虔诚到了极致。

    在这种虔诚之中,姚无淫近乎与天地融为了一体,而后,在他躬身下拜之时,一阵微风拂动,扫向近百高峰。

    霎时间,众人所在之地,顿时清凉无?#21462;?br />
    众巫顿时心头一怔,他们分明可以感知,姚无淫所用巫力,细微到不可计量。$C$84 “巫道传世,法门万千,有神灵所传,有先辈所演,也有我等所出。”

    “万千巫法,便是我?#21364;?#19990;的根本,也是我辈横行天下的凭仗。正因为巫法存在,才能在众敌之中,传承不绝。”

    “巫道论神第二典,便为群巫演法。”

    “此法不演神灵之法,不演先辈之法,只演众巫自创之法。”

    “众法无有高下,若有想演法于众巫者,还请登台一试。”

    巫咸在诸峰环绕的高台之上,说完这?#20301;?#20043;后,整个人影便渐渐淡去,随即就消失在了高台之上。$C$83 “我?#28216;?#26469;,但是法自瑶台而来。”

    声音不大,但是传在众巫耳中,有如洪钟大吕,荡然作响。

    刚刚与姬考在一起灵山神女姜瑶,也不由神色一变,埋怨说道:“这?#19968;錚?#20063;不早说他巫法是学自瑶台的。”

    其他众人,看着姬考的目光,则各有异样,或是惊讶,或是敬服,或是愤恨,或是嘲弄,或是漠然,总之,不一而足,难以尽表。

    瑶台,没有想到,当世之中,竟然还会有巫祝自承是瑶台一脉。$C$82 “他们竟然也来了?”

    灵山之上,九黎、三苗与司刑一脉的三个巫祝,面面相觑起来了。

    这些巫祝,他们也不认识全部,但是其中一两个还是打过交道的。

    “你们是诸越之巫?”

    作为灵山十巫之中,负责迎宾的巫姑,也忍不住惊异起来了。

    他与这些巫祝都没有打过交道,但是人数众多,全身装束,都是极为少见,言语之中,也别扭得很,一看就是很少说雅言的。$C$81 三位壮汉,龙行虎步,都是披头散发,赤裸上身,画满了五彩图纹,下体则以兽皮裹身。

    或者说不是兽皮,而是妖皮。

    众巫都是见多识广,眼力惊人之辈,一眼便能?#38383;觶?#36825;三人所裹之皮,虽不是天妖所留,但是距离天妖之?#24120;?#20063;应该不远。

    他们的?#31181;校?#21508;自持拿着兵器,中间之人,是一柄虎头大刀,左边之人,拿着一把黑色大锤,右边之人,则是赤色铜斧。

    “三位何来?”

    灵山之山,巫姑看着这三人,心中若?#20852;?#24605;。$C$80 “见过昆吾老祖。”

    一团火焰,如同从天际而来,红流翻滚,?#21009;?#20102;半边天空。

    同样是火,却不像扶桑一脉的火焰那?#31383;?#36947;,却更显?#30475;狻?br />
    扶桑一脉的火焰,是太阳之上的神火,而这团火焰,却是人间之火。

    来自东夷扶桑一脉的巫奄,看到这火焰之时,只感觉自己身上的太阳真火,正不断跳动,似乎要与远处那火焰相较一样。

    巫奄按捺住自己的火焰,口中喃喃自语:“不急,不急,有机会的。$C$79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 腾讯分分彩盈利计算器 [排列三走势图表] 北京11选5任五遗漏TOP10 四川快乐12预测一定牛网 北京福彩网 中福利彩票走势图 广西11选5任三玩法 六合彩105期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开码记录 安徽快3开奖结果安徽快3开奖号码 福利彩票开奖 双色球走势图带坐标爱彩网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 天津快乐十分模拟摇奖器 大乐透走势图体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