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太虛禁區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47 許些時候,韓信總覺岐山的春是一場勝景。這處翠,那處青的。到處都是萌芽嫩新,三三兩兩的弟子在打掃著練武場。這里已經許久無人練劍了。

    韓信背負著君凰劍、祖師長槍重新回到了這里。此行僅一人。本來韓遇經想要跟隨,韓信讓他盯著白州,適才作罷。

    韓遇經,距離法形還差一些,但也已經勝過長澤。

    “掌教大人!”掃山的弟子看見韓信,紛紛行禮,無比恭敬。

    韓信在三郡交處,以一己之力折服百萬大軍的戰績,已經傳遍了瀾州。$C$146 聽聞此言,韓信微微頷首算是回應,但是很快他又在后邊補上了幾句話。

    “不知前輩帶來的是什么東西?只要是晚輩有的,不觸及晚輩底線,前輩想要的,晚輩自然予取予求。”

    即便是面對天智王的存在,韓信也還是沒有屈服。他與這自己的底線,若是天智王不開眼非要觸及他的底線,那么韓信可不管你是什么天智王不天智王,他都會出手。

    但是天智王只要不觸及韓信的底線,那么一切都好說。$C$145 韓信佇立原野之上,狂躁的風將他的長袍吹襲的獵獵作響,如同陽春時節拂柳的風。

    面前是層層伏跪叩拜的敵方大軍,為首的兩位法形已經沉默了。他們已經很確定了,對面的男人已經化為了玄意。

    何為玄意?那便是參悟到了目前已知的,武道最高深的境界。玄意稱王,玄意武王,代表的是,最強二字。

    現在的韓信在皇朝界距離九王必然還有差距,但是,他已經達到了這個境界。也就是說,他是有資格成為王的存在。$C$144 韓信的瘋狂在擒龍和紫微星眼中是瘋了,可是羅峰卻給予了大大的贊賞。

    “不愧是能讓我效命的男人,這份膽魄,我羅峰,服你。”說罷,他一飲而盡,醉倒在了窗臺上。

    三日匆匆而過,龍睛郡和白洛郡傳來了劍指寒和葉穿云大捷的消息,十五萬大軍,稍稍交鋒,便勝了。一來是川州和白州府君不愿生死相搏,另一方面也是劍指寒和葉穿云手段犀利所致。

    僅僅一仗就打的對方不敢再出手。于是只好駐兵停留對峙,劍指寒和葉穿云留了三千兵馬駐守對峙,其他人馬全部在撤回的路上了。$C$143 “族長大人……這……”

    攙扶著老人的中年人,面色十分難看。薪火,代表著燕氏的繁榮就走到今日了。從前面前這位燕氏守護神制定這套計劃的時候,族中就有許多反對的聲音。因為誰也不想燕氏迎來那樣的時刻。

    可是這位守護神卻說:誰都不希望有那樣的一天,可若是真的到了。燕氏別無選擇又該如何?總歸是有備無患。

    老人面色掙扎,慢慢低下了頭,掙開了中年人的攙扶。

    “沒聽見太爺爺所說?還不快去。$C$142 韓信帶著季風和韓遇經獨自前往北燕山燕氏。燕氏是云水郡里頭能和岐山齊名的大勢力。若非必須,即便是韓信如今達到了法形境界,他也不會去輕易招惹。

    北燕山在燕氏手里掌控的時間太久了,誰也不知道燕氏究竟有些怎樣強大的底牌。就韓信所知道的,除卻當年燕氏征戰北燕山,往后燕氏幾乎沒有再全力出過手了。

    這是個底蘊無比雄厚的大勢力,大世家。

    如果可以,韓信希望這樣強大的世家,能成為自己的盟友。$C$141 這是一個謊言?

    得知了君凰劍的真相之后,這是韓信第一個想到的事情。結合面前的陣法,他甚至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這個陣法,是什么目的?他對此產生了懷疑,他看著青年,沒有絲毫隱藏的想法。直接發問。

    青年咧嘴而笑。

    “我的目的,和你其實是一樣的。只是,你渴望的只是武道昌盛。而我渴望的,是萬道昌隆。”

    這個答案韓信并不滿意,和答案的本身沒有關系。$C$140 季風所預計的一月,連七日都未到,守在岐山兩處入口的江湖人就出現了松懈的姿態。韓遇經立即帶人殺出去,將之殺了個片甲不留,江湖人逃的逃,死的死,只是不到一個時辰,岐山的危機就解除了。

    接著,韓信便收到了各地江湖人團伙崩散的消息。

    有崩散,但不全是崩散。那些攻破了人家宗門的江湖人團伙之中,開始出現了首領。他們有了相當的資源,而后建立了體系,成為了全新的江湖流派。

    譬如神權門,成了百士盟,百士盟起初也想按照正常的江湖勢力,面對大眾。$C$139 回瀾州的路上,韓信的背上除卻來時的長槍,還多了一把長劍。那就是司馬醒從他體內拔出來的,君凰劍。

    那一夜經歷的,真的不是夢境。

    大凰從遙遠的地方而來,那個地方,韓信猜到了。既然大凰可以進入那個地方,那自己是否可以呢?

    若是從前,他還會心存疑惑,因為武道之路,還未出現過有人橫跨虛空的傳說。但是現在,他是鬼神,他相信自己肯定是有機會的。

    毀壞秘境之靈之前存在的秘境的就是鬼神,至少證明了鬼神可以橫渡虛空。$C$138 習武,從不曾停下過。

    韓信每日每夜的習武從不間斷。

    涼鸞站在遠處,看著他,她很擔憂,她知道韓信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而且是她無法參與、無法替他一起思考的事情。她只能等待著、陪伴著。

    “副主!靈州來了消息。”

    季風恭敬的站在涼鸞身側,匯報著來自靈州探子的消息。韓信是個俗人,為了保護自己在意的人,所以無論是莙,還是司馬醒,他都安排了眼線。$C$137 這就是韓信來時的事情。

    “那羽翼是什么?”韓信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問了,可是最后還是只問出了這么一個。

    “是禁區的代表。”

    秘境之靈說道。

    “意思是說,這是太虛之中的禁區。禁止入內,否則后果自負。”

    韓信不是很理解,太虛…禁區…

    他的理解能力并不差,只是他不理解這禁區二字所針對的是誰,因為他就生活在這禁區之內。$C$136 凰消失了,韓氏守候漫長歲月的秘密消失了。

    韓信在江州住了幾日,龍將長澤來了數次,他一次次的想要試探韓信的深淺,可是盡皆沒有收獲。很快,韓信踏上了回歸岐山的道路。

    他還記得對周鳴的承諾,根據和龍將的交涉,想來,是快了。

    也郊野的茶館歇腳,韓信和涼鸞看著來來往往的江湖人流。他們現在扎在這群江湖人之中實在是太顯眼了,幾乎所有路過的江湖人都會朝著這里看一眼。$C$13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