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混子的挽歌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50 凌晨兩點,市郊垂釣園門前的道路上,三臺車支著大燈,將狹窄的道路映的通亮,道路兩邊的土堆頂上,也站滿了人,在車燈和手電光芒的映襯下,亮如白晝的道路上,明杰帶著我們這邊的人,正和觀音那邊的人正在對峙,此時明杰身邊,加上門口放哨的人,大約有七八個人,觀音那邊也有五六個人的樣子,雙方的人無一例外,全都高舉槍口,互相指著對方。

    “艸你媽,我再最后跟你說一遍,我車里的幾個兄弟要不行了,你他媽的立刻給我把路讓開!”滿臉是血的觀音用槍指著明杰,脖子青筋暴起的一聲怒吼。$C$249 我們的車到達魚塘之后,我遠遠的就看見了魚塘的一排平房前面,全都亮著燈,還不斷地有人影閃動,這個魚塘門口,只有一條能容一車通行的小路,路的兩邊,是兩個四五米高的土堆,我們的車剛開到這條小路上,前方的土堆上面,頓時閃過了兩束強光手電的光芒,打在了車的風擋玻璃上,一時間晃得大家都有些睜不開眼睛。

    ‘吱嘎!’

    大龍的眼睛被光芒晃了一下之后,本能抬胳膊遮擋了一下視線,將車停在了原地,漆黑的夜色下,我們被窗外不斷晃動的光芒都給攪得有些目眩,等恢復視線的時候,車外面已經站了四個青年,全都端槍指著我們的車,看見外面的人,我微微降下了車窗,然后外面的一個人用手電晃了一下我的臉,一揮手,示意其他人放下槍,邁步走了過來:“飛哥,你回來了!”

    “嗯!”我微微點了下頭,用下巴指了一下平房那邊:“里面的情況怎么樣了?”

    “總體來說還算平穩,二哥我們離開別墅之后,路上被警察攔截了一下,警察發現我們沒什么異常,就讓我們離開了,后來又有幾臺陌生車輛跟上了我們,不過被我們用提前規劃好的路線和堵截車輛給甩了,現在二哥正在里面處置傷口呢,我們這些沒傷的,就在這里望風。$C$248 車外面的青年對著車窗砸了一棍子之后,我順著后風擋看了一眼,這時候,也有很多人已經圍住了后面史一剛他們的那臺車,紛紛舉著棍棒不住的打砸,索性后面那臺車沒有受到撞擊,而且一直啟動著。

    ‘嘭!嘩啦!’

    在我回頭的一瞬間,車外面又是一棍子砸在車上,接著我這邊的風擋玻璃應聲炸裂,窗外的冷風和玻璃碎片一起涌進車內,不少玻璃碴子都順著我的衣領灌了進去。

    “小B崽子,你給我下車!”車外面,一個青年看見玻璃碎了,舉起手里的刀,對著我就要扎,看見青年的動作,我直接抬起了手里的槍口,青年看見我手里的槍,頓時一愣。$C$247 我們收拾完了林海剛以后,大家在房子里四處翻了翻,很快找到了兩個裝著錢的旅行包,但是數額并沒有我們預測的那么多,估計還不到二百萬的樣子,這時候,我們這邊那個中了槍的青年,也捂著胳膊,搖搖晃晃的站起了身,看見他沒事,我松了口氣:“拽著林海剛,走了!”

    “咱們走了,老人怎么辦?”史一剛看著林海剛已經昏迷的母親:“這么大歲數的人昏倒了,萬一是腦出血或者心臟病什么的,如果不及時就醫,會出人命的。”

    “咱們沒時間關心其他人的死活,帶上林海剛,走了!”我看了一眼炕上的老人,還有倒在地上的林海英,什么表情都沒有,第一個走出了門,大龍他們聽完我的話,也開始拖著林海剛向門外走去。$C$246 西營村的地形十分復雜,而且地處交通要沖,所以很多超載的大車,還有一些沒手續的車輛在躲避交通管制和檢查的時候,都會選擇來這邊繞路,而西營村的村民們,也都會把路堵住,藉此來向過往的車輛,收取一些過路費什么的,性質跟我們當年剛下社會時,曾經攔著黑車收費的固良村差不多,村里的這些村民為了便于堵住道路收錢,所以就雇傭了裝載機,在村子外面圍起了一圈高高的土堆,防止有車繞路,離遠了一看,西營村的外面像是圍著一圈高墻一般,而且進出村子的唯一道路,也都被村民修的比較曲折,這也是為了讓車沒辦法全速前進,遇見一些逃費的車,他們也能追得上。$C$245 林海英帶領母親乘坐出租車離開之后,我跟他離開的時間相隔了差不多三十秒左右的時間,隨后猛轟油門竄出了小區側門,林海剛母親租住的這個小區,位置處在市中心,出門便是市區最繁華的的主干道之一,所以這個時候,外面的街道上車還是挺多的,我們的車匯聚在車流之中,并沒有顯得多么突兀,我開車出了小區以后,遠遠地就看見了二哥他們的車,緩慢的跟在林海英的出租車后面,接著也輕點油門跟了上去。

    由于林海英之前過于謹慎的舉動,我們也不敢跟的他太近,彼此間保持了差不多五十米左右,只能看見尾燈的距離,林海英接上他母親之后,依舊像之前來的時候一樣,讓出租車在市區內繞著圈子,并且不斷地更換著車輛,除了主干道之外,他還經常會拐進一些人跡罕至的輔路,但是我們也都沒有跟進去,而是依仗著對地形的了解,不斷地咬著林海英不放。$C$244 “林海英拿到的是什么東西,你們查到了嗎?”我坐在車里,還不等二哥把話說完,就急不可耐的追問了一句。

    “不知道,我們為了不打草驚蛇,沒敢靠近他,但是看那個兜子的分量和體積,我猜測里面裝的,應該是現金之類的東西。”二哥說話間,聽筒內也傳來了汽車行駛的風噪聲:“林海英拿到這個東西之后,就離開了家,乘坐一臺黑出租離開,中途已經換過兩次車了,這期間,我們一直跟在他后面,從方向上來看,他應該是奔你們的方向去了。”

    “你是說,林海英準備接他母親離開?”聽聞林海英做出了如此反常的舉動,我有些亢奮的追問了一句。$C$243 明杰介紹完了大鑫公司的情況,還有林海剛與郭彪子之間的關系之后,房間內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我也趁機點燃一支煙,權衡起了這件事情的利弊。

    現在盛東公司的情況已經很不樂觀了,東哥倒下之后,我們面對的不僅是外界的重壓,還有來自內部資金短缺的窘迫,我相信,房鬼子既然能選擇在這種時刻扼住了我們的喉嚨,那么勢必就不會再去給我們喘息的機會,而且房鬼子原本的計劃,是準備對東哥進行一擊必殺的,現在東哥雖然沒醒過來,但沒有命喪當場,已經算是天可憐見了。$C$242 “這也正是我要跟大家說的。”明杰聽完我提出的疑問,插了一句話,隨即拿起了手邊的一個檔案袋,在里面抽出幾份資料,遞給了博博,接著博博又一一把那些資料給我們發了下來,我拿起來看了一眼,這份資料挺簡單的,是一個人的個人信息,這個人叫做林海剛,1981年生人,資料上面對他的記載很詳細,甚至連他的身份證復印件都有,我翻了下第二頁,記載的是林海剛的一些犯罪記錄,但大多都是危險駕駛和打架斗毆什么的,再往后,是林海剛的工作介紹,上面寫著他任職于一家叫做大鑫貿易的公司,職務是一個司機。$C$241 別墅二樓,一個由餐廳改成的會議室內,二哥、楊濤、史一剛、周桐我們幾個人坐在了桌子一側,在我們對面,明杰還有他手下的大龍、博博、小胖,以及之前那個給我們開門的青年,同樣相對而坐,大家人手一支煙,吞吐之下,將房間內弄得煙霧繚繞,像個汗蒸房似的。

    明杰嘬了口煙以后,指著那個開門的青年,率先向我介紹道:“小飛,給你介紹一下,韓明陽,我手下的一個小兄弟,現在院子里這些人,他是帶隊的,明陽,這是公司的韓飛,屬于元老級別的人物了,你叫飛哥。$C$240 二哥我們倆在門口等了差不多半分鐘的功夫,別墅的院子里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接著鐵門的門閂被拉開,一個青年將門開了一道縫隙,對二哥微微點頭:“回來了,二哥!”

    我打量了一下這個青年,二十三四歲的模樣,是個陌生面孔,想來應該是跟明杰一起從龍城那邊來的,他穿著一件齊膝的風衣,舉手投足間,別再腰部的手槍槍柄,也跟著若隱若現。

    “嗯,家里都還正常吧?”二哥說話間,帶我走進了院子之內。

    “目前還算正常。$C$239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