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一代軍魂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38 東側的交火聲不是很激烈,AKM的擊發聲中,夾雜著非常有節奏的M16和HK416的交替射擊聲。

    “有雇傭兵小組在被土匪追!”聽清槍聲后,曲森三人馬上判斷出了情況。

    “你們兩個給我停下,回頭往雷區方向爬!”曲森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出了一個決定,接著便停下了腳步。

    “為啥?”六子張口詢問的時候,人已經和烏圖一起被曲森按到了地上。

    “后面那幫猴子在繞雷區,現在咱們正后方沒人!”曲森又快又急的解釋了一句。$C$37 一張工作證落到了夏春燕身邊,曲森扔的。

    夏春燕撿起來,疑惑的看了一眼后,臉色頓時就變了。工作證上的持有人名字和登記信息,她再熟悉不過了,不過照片……

    曲森不等她發問,又從背囊側袋里抽出了一張照片扔了過去。

    夏春燕首先看到的就是照片背面自己的名字,筆跡不用說,非常的熟悉。撿起來看到是自己和丈夫的合影,眼淚頓時就開始不要錢的往下淌。

    曲森一句話沒說,但夏春燕很容易就猜到了是什么情況。$C$36 曲森跑到直升機停機坪的時候,耳中已經能聽到直升機發動機的轟鳴聲。

    沈進自己全副武裝,還帶著曲森的裝備。看到曲森到了,正準備幫忙穿戴,安驚蟄喊了一聲:“先換衣服,裝備上飛機再說。”

    三架直升機轉眼便降落在停機坪上,曲森在這段時間里剛剛換好了迷彩服,在停機坪邊緣用三尖頭壓住了自己換下來的夏常服,拎著沒穿鞋帶的作訓鞋,穿著襪子登機。

    ——

    一個月前,特戰隊在行動中抓捕了三名受傷的非法武裝入境人員,同時收繳了大約六百七十公斤經過初步提純濃縮的待發酵鴉片膏。$C$35 “有點當老師的樣子!”

    岳建軍一句話說的一本正經,可曲森真的很想回一句:“沒樣子,你叫我來干嘛!”不過話到嘴邊,還是化為一個略帶靦腆的笑臉兒。

    “住的還習慣嗎?”岳建軍不可能知道曲森心里的潛臺詞,見他笑的靦腆,很家常的問了一句。

    “還行,之前在花城待了一年,對南方的氣候適應了,這面起碼早晚還不錯。”曲森依然保持著“老實孩子”的模樣。

    “昨天表現不錯,很好的證明了無人機在實戰中的價值。$C$34 將最后兩匹馱馬和散落在周邊的貨物全部找回來,用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主要是馱馬在受驚后一頓慌不擇路,背上的貨物掉的到處都是,收集起來花費了大量的時間。

    戰場打掃完畢,原地等了一個多小時,邊防武警的一個中隊,終于翻山越嶺之后趕到。

    武警中隊差不多和特戰隊同時出發,現在才到不是因為他們動作太慢。而是特戰隊大半的路程是乘坐直升機直接飛躍的,而武警戰士們一路過來完全是靠著雙腿雙腳。

    將俘虜和所有繳獲移交給武警帶隊的少校后,特戰隊員們開始踏上歸程。$C$33 “臥槽,這一會兒就跑出來差不多一點五公里,屬兔子的啊!”035看了眼無人機在電子地圖上的GPS標記點,估算了一下距離后忍不住叨咕了一句。

    “秦弩”熱感鏡頭捕捉到的反射點,無論從體積還是色溫判斷,都毫無疑問是個人。而且是個長時間奔跑后,體溫非常高的人。

    在人跡罕見的無人區中,遇到活人的幾率本來就低,更何況那人應該是發現了無人機,還躲進了一叢灌木當中一動不動。

    曲森關閉了熱感功能,怕驚到目標,開始做大回環機動的同時,不斷的調整著鏡頭焦距。$C$32 “不行!”韓振江對著話筒毫不猶豫的拒絕。

    “老韓你先別激動嘛。”岳建軍聽聲音就知道,電話線另一頭的那位,現在是個什么表情。

    耐著性子解釋:“我是跟你借人,又不是不還你。”

    “借也不行,我們師入秋后馬上就要開始合成化演練,教導隊訓練班那面還需要教員,曲森我都打算掰成兩瓣用了,不可能借給你。”韓振江的口氣,一點兒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好好好,咱先不說借人的事情。$C$31 彩云省景市是一個不大,但經濟異常繁榮的邊境城市。

    繁榮的根本原因,得益于我國持續不變的友好睦鄰雙邊政策。

    各種友好政策的支持下,我國與東南亞各國的民間商業交流不斷加深。景市這個鄰近老、泰、緬三國的邊境小城,不可避免的變得日益興旺。

    尤其是出入境手續簡化之后,景市便擔任起了中國與周邊幾國,農副產品、輕工業產品陸路集散地的重要角色。

    然而和平繁榮的大環境下,蒼蠅蚊子也飛進來不少。$C$30 曲森這回確實算是撿了一條命,左肩到肋骨被劃得那刀,劃漏了一根大靜脈。

    再加上肩胛骨位置的傷口,手腕和腳踝扎帶造成的切割傷,120急救車到的時候,出血量最少達到一千六百毫升。

    另外,膈肌出血,左側第九第十兩根肋骨骨裂,全身多處軟組織傷,中度腦震蕩。

    再晚被發現一會兒,小命估計也就丟了。

    病房里昏昏沉沉的又養了兩天,才終于算是真正緩了過來。$C$29 不知道徐建會不會回過神跑回來,曲森完全不敢耽擱。雙腳努力的挪動了幾下,然后腰部用力,使勁把身體往左側的柱沿上挪。

    身體蹭點兒,兩只腳隨著身體移動的方向再挪一點兒。忍著手腕和腳踝要被勒斷了一般的疼痛,好容易把身體靠到了柱面的邊緣。

    但是能夠騰挪的空間太小,不管再怎么用力,都沒辦法越過柱邊兒的直角,把身體挪到柱子的對角線上去。

    曲森試了幾次都沒辦法如愿,只能擰著身體,想把被捆在一起的兩只手卡到柱沿上。$C$28 “曲森,你干什么去?”

    屋里的攝像頭真沒有白裝,曲森剛走到樓梯口,戴眼鏡值班的姑娘就從屋里推門出來,剛好把他攔住。

    “啊,突發情況,我得去趟刑警大隊。”曲森面不改色的回答。

    “那…你跟高老師說了嗎?”戴眼鏡的姑娘應該剛來,還沒遇到過這種情況,不知道應不應該把人放走。

    “她啊,關機了。我那面事兒處理完就回來。行了,領導等著呢,我得趕緊過去了,你休息吧。$C$2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