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我的岳父有點強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96 此刻,蘇懷山的意識陷入了某個特殊的空間之中。

    在這個空間里,進入他體內的世界本源與他體內的世界本源正在相互交融,就在此時,他體內似乎覺醒了某種力量。

    像是某種枷鎖被打破,又像是一種新力量的形成。

    在這一刻,整個玄陽大陸不少人的修為開始松動,那些困在界主境的修者們驚喜的發現,自己的修為有了再度突破的可能。

    而那些已然站在半步帝君邊緣的修者們,如溫九嶺,則立馬晉級到了半步帝君,甚至有人還開始朝著更高的四大境界跨越。$C$95 “真相?”

    司徒倉廩感受著獨孤無傷身上的氣息,心頭突然一跳,他隱約覺得,現在的獨孤無傷,與某個人十分相似,甚至于這一次獨孤無傷出去一趟之后,就連相貌,都與那個人有了不少相似之處。

    其中,改變最大的是眼神!

    曾經的獨孤無傷,無論遇到什么事,面對什么人,他的眼神都十分清澈,不起任何的波瀾,可現在,他的眼中多了許多深沉,里面,像藏了許多事情。

    “不錯,曾經的我,也以為我是我自己……”

    獨孤無傷坐了下來,低沉的說道。$C$94 話音一落,一個身影從空間裂縫中跌落出來,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的地方。

    衣角向外翻著,上面黏著不少血肉,整個人都像是被扒了一層皮。

    “血魔,我警告過你,既然你不聽,那就是只好說到做到了。”

    緊接著,秦遠山從空間裂縫里一步步走出,一揮手,將空間閉合,手中還提著一截斷劍。

    “那是人皇的劍!”

    蘇懷山眼角一跳,瞬間就認出了那柄劍。$C$93 在空間裂縫里,當黃袍的鮮血注入到滅血箭后,這只血色的箭矢開始散發出微弱的金光。

    金色與血色交相輝映,絢爛無比,而這種絢爛之中,隱藏在攝人心魄的強大威能。

    黃袍的一身功法本就強大無比,再加上血魔這種詭異的功法,兩者相加,已然產生了質變,可血魔此刻,心理還是沒底。

    并不是滅血箭不強大,而是秦遠山實在太過恐怖。

    人皇已經與秦遠山殺紅了眼。$C$92 “三年?”

    聞言,妖域之主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三年的時間,實在是太快了,根本來不及做任何的改變,那么已經布置好的手段,也根本無法做出調整。

    “比我預計的要稍微慢一點,而且,我也已經盡力拖延了他們的時間!”

    秦遠山無奈的點點頭,在與靈幽的交手中,他還略施手段,在傳送陣上留下了一個暗手,只要傳送陣一啟動,就會讓率先出征的噬星族盡數死在無盡的星空之中。

    “三年,不行,時間太短了,他根本成長不起來,我看,你還是放棄他吧!”

    妖域之主急了。$C$91 東極王朝內,蘇懷山此刻處于一種極其玄妙的狀態。

    體內,陰陽之力漸漸轉化,不再呈現黑白二色,點點金色的光華開始閃爍。

    “這是快要轉化成圣力了?”

    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力量,蘇懷山喜不自勝,圣力,這是修者抵達入圣境才會出現的情況,可是,他現在還在突破之中,就算突破了,也是跨入登仙境。

    按照常理來說,是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

    稍微思索了一下,唯一的可能,就算渡生水!

    他來玄陽大陸的時間太短了,因此,很多的神物,很多的往事他都一概不知,一想到這里,他又有些感嘆。$C$90 無雙城,秦家。

    “老爺子,帝君派我來拿東西。”

    步入秦家大門,黑白子恭敬的對著秦修說道,并拿出了秦遠山的令牌。

    聞言,秦修露出了十分凝重的神色,一時間愣在了那里。

    “老爺子?”

    “老爺子?”

    黑白子見秦修沒有動,一想到秦遠山還在等自己,于是就催促了兩聲。

    “哦,好,好的。$C$89 渡生水在進入識海之后,直接奔著藤蔓和七彩葫蘆而去,仿佛與它們是久別重逢的好基友,同時,七彩葫蘆更是打開了葫蘆口,將許多的渡生水吸入了葫蘆內。

    有了渡生水之后,藤蔓的顏色越發翠綠,然后開始換換變粗。

    渡生水也不知道是何種神物,在被七彩葫蘆吸收了許多之后,居然一點也沒有減少的趨勢,反而越來越多了,不一會兒就填滿了蘇懷山的整個識海。

    蘇懷山細細的感受著,他覺得,這渡生水或許不僅僅只是對七彩葫蘆它們有用,同時也能給自己帶來莫大的好處。$C$88 “蘇懷山,殺你,我一個人就夠了。”

    炎幽頓時動手,心頭有些暗喜。

    其實,他對于蘇懷山說了什么,他一點都不在意,他需要的,只是一個出手的借口而已。

    現在,蘇懷山既然如此瞧不起他們,那他出手,別人也不好再說什么。

    以他們三人心高氣傲的性格來說,是不屑于做圍攻之事的。

    果然,在炎幽出手之后,他們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不過的確沒有插手。$C$87 正在思索之際的蘇懷山忽然覺得神識一陣波動,仿佛被什么強大到極致的存在鎖定了一般,渾身汗毛全部都炸了起來。

    這是一股極度冰冷的氣息,讓人仿佛墜入了尸山血海之中,根本升不起半點反抗的念頭。

    “這是……”

    蘇懷山十分驚駭,將神識外放到最大,并且小心的戒備著,隨時準備逃走。

    時間一點點過去,可他預料的危機并未到來,這才讓他松了一口氣。$C$86 “先放開我好嗎?”

    抱了一會兒之后,蘇懷山見牧野并沒有要松手的跡象,于是尷尬的說道。

    “不放,我怕我一放開你就跑了。”

    牧野不僅沒有松開,反而抱得更用力了。

    蘇懷山:……

    “我不跑,你趕緊給我松手!”

    蘇懷山急了,這大白天的,自己被一個大男人給強抱了,這說出去還不得被李純陽笑死!

    “真的?”

    “騙你是狗!”

    蘇懷山大吼了一聲,強行壓下了將牧野震開的想法。$C$8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