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最終之自我救贖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19 阿瑟的表情更加無奈了,伊戚則是上上下下打量著羅伯里克——攻略熔火之心?你是逗比嗎?還是將我當成了傻逼?

    伊戚僅有不多的耐心,瞬間被蠶食地干干凈凈,反口就想懟他一句。

    卻不料,這時候…心中忽然生出滿滿的違和感——羅伯里克說得對!

    伊戚一楞,隨即露出饒有興致的笑容。

    與此同時,仙女小姐也露出了恰到好處的困惑表情:“世界副本我知道了,但是…熔火之心是哪個?好玩嗎?”

    “熔火之心是艾澤拉斯大陸上個版本的核心,是火元素領主.拉格納羅斯的巢穴。$C$118 所以,夏凡僅憑恐怖的身體素質,就能蒞臨強者之列。但是在同一層次強者之間,她又處于被人吊打的位置。

    好在,在場幾人都深知夏凡的脾性,沒有搭這個充滿危險氣息的茬。

    唯有夏凡不滿地噘起嘴,嘟囔道:“區區一個攝政王,也不自量力地妄想跟本仙女相提并論?”

    不自量力的…是你,好不好!

    隨手敲打一下過度膨脹的仙女小姐,伊戚便說道:“被這不安分的家伙一鬧,修道院是呆不下去了,做好出發的準備吧!對了,寒葑…新魔法模型創建的如何了?還需要多長時間?”

    “常用魔法已經完成優化了,現在只差相對生僻的魔法。$C$117 伊戚僅僅花費數分鐘,便將所有非傷害性職業技能,在無良老頭身上釋放了一遍。

    “怎么樣?”

    伊戚緩緩收起中指,重新倚靠進躺椅…優哉游哉的說:“現在還剩下攻擊技能沒用,您老要不要先給自己套上幾層護盾?晚輩學藝不精,下手也沒有個輕重的,萬一失手…將您老弄成半身不遂,難免會愧疚的食欲大增。”

    尼瑪,還愧疚的食欲大增?你怎么不直接說,想要弄死我呢?

    還有,你妹的學藝不精啊?

    都能不借助施法手勢…瞬發技能了,還有臉跟我說學藝不精?要知道,其中有很多…是連我都要老老實實吟念咒語的技能呢!

    想到這,怨念不禁化為顫抖,并在老頭滿是褶皺的臉皮上抖了抖,隨即木著一張臉說:“攻擊性技能就不用試了,考驗…我承認你通過了,擁有自由出入修道院的權利了。$C$116 可惜,每個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同的。

    所以,夏凡的寬宏大量、不計前嫌,落在白胡子老頭的眼中,就變成了滿滿的示弱,成為了給自己找臺階下。

    當然,老頭自持實力和身份,是不會跟小女娃兒一般計較的。

    但是,為了體現自己的寬宏和大度,老頭還是發出了饒有深意的陣陣笑聲……

    ……

    “呵呵呵~呵呵呵~!”

    夏凡的臉頰鼓了又鼓,像是青蛙,又像是快被吹爆的氣球。$C$115 嚴冬的寒意正在漸漸消退,冰雪開始慢慢消融,刺骨的寒風也隨之緩和了,這所有的一切都在預示春的到來。

    春天,是萬物復蘇的季節。

    沉睡整個冬季的野獸們,逐漸爬出巢穴,開始在饑腸轆轆中尋找食物。

    春天,也是生機蓬勃的季節。

    所以當肚子被填飽后,野獸就開始向雌性展現肌肉與力量,籍此…過上沒羞沒臊的生活。

    不過,對于生活在艾澤拉斯大陸的人族而言,春天卻是忙碌的季節。$C$114 走入房屋,伊戚不禁扯了扯領口。

    或許普通人感受不到,但是這股不詳的氣息,已經濃郁到了令他呼吸不暢的地步,就像冷血動物沿著身體不斷攀爬。

    這是叫人非常難以忍受的事情,因為攀爬的冷血動物不是一只、兩只,而是一大群、一大群地往上涌,似乎想要將人淹沒、吞噬一般。

    松開領口,吐出一口濁氣。

    伊戚神情登時一變,還不屑地撇了撇嘴,他最討厭鬼的地方,就是…你明明在好心的幫助它,它卻仍要不知好歹地弄死你。$C$113 “對于靈魂而言,最大的痛苦不是消散,而是不得解脫,所以那些因艾克曼一己私利,而被馭尸術囚禁的靈魂們,便在不得解脫中滋生怨氣。

    而結果嘛,顯而易見——艾克曼死于非命,喬納被發現在焚尸爐中。

    只可惜,報復并沒有幫助它們脫困,因此如今仍然被囚禁著,而囚禁地點嘛…就在老房子中,而這也是你的目的——釋放它們。”

    “你說的沒錯,我的目的就是要釋放它們。”隨即,馬特平伸出空閑的左手:“現在,可以將木匣交給我了吧?”

    “我還沒說完呢,哥哥!”伊戚先是笑了笑,隨后搖著頭說:“我們接下來要說的話題,是一直附著在哥哥你身上的喬納先生。$C$112 伊戚當然不會懼怕溫迪表姐的威脅,任務現在已經有了大致眉目,所以即便是要背黑鍋,也應當是由比爾去頂缸。

    至于伊戚,他只需要拍拍屁股,不帶走一片云彩即可。

    尼古拉斯沒有讓三人久等,接到馬特的電話,就驅車匆匆趕到了坎貝爾家。

    尼古拉斯五十多歲的樣子,帶著一頂圓邊禮帽,雖說長得其貌不揚,但是給人的感覺還不錯,至少沒有一見面就開始忽悠人。

    他先是查看了老照片,并發出一聲由衷的贊嘆:“真是…了不起。$C$111 溫迪表姐做事很有效率,第二天一早就跑去了城市圖書館,她原本抱著的目的是找出證據,讓弟弟們不要再胡思亂想,卻不想…收獲驚人。

    午餐后,當小粘人精兒被哄睡,母親.薩拉也離開家門后,三人就神神秘秘的聚到了一塊。

    “盡管叫人難以置信,但是你們說對了。”

    說罷,溫迪表姐從取出一摞報紙,指著其中一篇報道的照片,說:“這是一個物質化的案例,他是拉姆西.艾克曼,這家殯儀館的主人,有著非常有趣的愛好——神秘學研究。$C$110 伊戚再次將自己扔進衣柜,隨手拉上柜門后,就準備補個懶懶的午覺。

    游戲…只要哄得小家伙開心就好,自己扮演的僅僅是陪玩角色,所以在大多數情況下,馬特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可惜,剛有絲絲睡意生出,他便再次聽到了驚叫聲。

    上次呼救聲來自地下,而這次卻傳自樓上,上次呼救的是馬特,這是則是小粘人精瑪麗在鬼叫。

    伊戚原本不想理會這大呼小叫的,小家伙能遇到什么危險?隨便看見只蟑螂都會驚呼不已,而且聽聲音…她似乎跑到了不該去的地方。$C$109 “這是什么?”

    父親.彼得推開房門的瞬間,那本洋溢在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

    “我的老天!”彼得審視著房間內的一件件器具,神情變得無比嚴肅:“現在我們知道,為什么這的租金這么便宜了。”

    隨后,便氣沖沖地走了。

    正所謂百密一疏。

    因為在馬特身上傾注了過多關注,導致伊戚忽略了其它一些東西,比如說…彼得的態度,以及…這位一家之主的絕對話語權。$C$108 一夜無事。

    第二天,伊戚早早的就起床了。

    這當然不是本性如此,跟花椒廝混這么久,伊戚早就沾染上了好逸惡勞的惡習。

    好在,好逸惡勞只會展現在平常生活中,假如遇上要緊的事,伊戚同樣不會含糊。

    而現在嘛,扮演好孩子就是正事,而好孩子嘛,是不應該睡懶覺的。

    然而,他依然不是起床最早的人。

    廚房中,母親.莎拉正在為家人準備早餐,盡管每天各種煩心瑣事不斷,但她依舊精神抖擻,沒有一絲一點的倦容。$C$10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