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爆寵小狂妃:魔帝,跪下!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0
    “你先喝點水。”帝滄瀾水杯湊在她嘴邊,“你睡了這么多久,一定又渴又餓,我讓人給你準備點吃的。”

      玄音淡淡看了他一眼,眼中已經沒有任何情感波動。

      沒有愛,連恨都沒有,平靜到就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扶著床頭起身下榻,玄音彎腰穿鞋子時才看到帝滄瀾居然是跪在床邊睫毛微動,她自顧自地穿好鞋子,不再理會對方伸手幫忙的舉動。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玄音突然覺得,還是自己的男裝看著自在些。$C$9
    玄音只覺得自己睡了很長很長的一覺。

      這一覺睡得并不舒服。

      很累,像是走了八千里山路。

      很痛,孩子離體那一瞬間撕心裂肺的痛苦侵蝕著她渾身每一條神經,腦子里一片昏昏沉沉的發脹,刀剜似的劇痛凌遲著她的感官

      “愛妃。”

      耳邊有聲音在喚著她,溫柔至極,可這個聲音此時鉆入耳膜,卻如最殘忍的魔鬼的聲音。

      玄音臉色慘白,陡然睜開眼,額頭上大汗淋漓,呼吸急促。$C$8
    周身不見鋒芒,一襲素淡長衫襯托著如松竹頎長挺拔的身段,容顏雖俊美,眉眼卻淡泊得似是不染人間煙火。

      纖仙和暖語都不認識這個人,所以才進來稟報。

      如果她們知道這個人是誰,定然會直接把他領進來,而無需多此一舉地通報。

      天德帝和在場的皇子官員甚至是太醫們,也無一人認識這個出塵若仙的男子。

      長得不像修仙之人,但眉眼氣質真的跟暖語小丫頭形容的異樣,不食人間煙火的素淡模樣,讓人不知不覺地生出好感,又覺得有著天生的疏離感。$C$7
    將軍府里熱鬧非凡,沉默了很多天的天德帝無法再壓抑心里的擔憂,帶著一干太醫和幾個內閣大臣來了將軍府。

      玄音還在沉睡,無知無覺。

      天德帝來的時候,霄王和恒王兩位王爺也跟著來了,自打旭王身后勢力漸漸削弱之后,霄王和恒王兩人在朝堂也終于忍不住流露了一些想法,文武百官大多都在靜觀其變,輕易不敢再擇立場。

      兩位王爺跟著皇帝同時來將軍府,一來可以表達一下愛護忠臣良將之意,二來因為使跟著皇帝,也不擔心落人口實。$C$6
    容錦是個心思縝密之人,他的目標是整個天下,而不是眼前這點利益,所以就算要對大雍發兵,他也會做足準備。

      十六萬精兵留在邊關只是威懾。

      真正有本事的將軍求的永遠不是一場表面上的勝利,而是以最小的損失換取最大的贏面。

      此時容錦尚未回到北齊,很多事情都還沒來得及做,若只靠飛鴿傳書傳達命令,或者單憑往來信件安排戰場之事,顯然會稍顯急促。

      他需要回去自己的地盤上,召集所有的軍師謀士制定完美的方案從哪個國家先開始,如何一步步完成他偉大的帝王大業。$C$5
    當晚,帝滄瀾在御書房里見到了天德帝。

      幾句話說完,天德帝驚得臉色大變:“容錦逃了,并且還帶走了遙華?”

      帝滄瀾點頭:“原則上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容錦并不算逃走,而是所有的一切本來就在他的計劃之中。”

      天德帝呆住,完全沒料到事情會如此發展。

      “皇上先歇著吧。”帝滄瀾說完話就打算離開,顯然沒有把天德帝的心情放在心里,“本座告辭。”

      “等等。$C$4
    謹言眉頭緊皺,伸手搭上了她的手腕,隨即臉色一點點變了。

      “怎么回事”歐陽皇后臉色猝變,疾步走到玄音面前,看著昏迷不醒的玄音,幾乎快穩不住冷靜的語調,“這到底怎么回事來人,傳太醫”

      眾家女子們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見狀神情都有些驚惶不定,公子們紛紛皺眉,目光落在那個昏迷的女子身上,除了驚艷于這個姑娘絕美的姿容之外,個個穩坐席位之上,盯著姑娘唇角的血色流露出深思的神情。

      發生了什么事

      有人下毒,還是這姑娘身患疾病

      正在一片混亂當中,破風聲響起,黑色織金袍服的帝滄瀾如天神降臨般出現在湖畔,一把從溫謹言手里接過玄音,“怎么回事”

      表情冷峻,嗓音更是如冰凍了千年的寒川,透著蝕骨的冷。$C$3
    料子一看就知道是千金難求的頂級珍品,而且顏色純正,做工精致,穿在身不僅高貴華美,更有一種不然人間煙火之氣的飄逸出塵。

      她堂堂公主,都沒有這樣一件裙子。

      玄音瞥了她一眼,就明白了她的心思,淡淡道:“這件裙子是戰王送的,我也不知道是在何處定制。”

      此言一出,其余人等齊齊一驚。

      戰王送的?

      眾人看向玄音的目光頓時驚羨交加,聽說戰王也是一個尊貴俊美的男子,根本不是傳聞中的老頭子這么一來,皇甫玄音真是好幸福的說。$C$2
    楊映雪和謝婉如都愣住了。

      皇甫玄音?

      前些日子很得圣寵,然后又傳出是個女兒身的那個少年將軍?

      “你”楊映雪皺眉,“你真的就是那個領兵戰場回來,得了軍功回來的皇甫玄音?”

      玄音點頭,語氣淡淡:“我想,這雍京應該沒有第二個皇甫玄音。”

      楊映雪腦子卡殼了一下,突然間不知道應該做出什么反應。

      皇甫玄音她居然就是皇甫玄音

      都說皇甫少將軍年少有為,容貌俊美,完全可以稱為雍京第一美少年

      可褪下了戎裝之后,她卻是如此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C$1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