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謀斷九州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9
    (求訂閱求月票。)

      大隊士兵涌入小城,沒有寧抱關親自監督,他們很難維持隊形,但比降世軍好許多,至少沒有拖家帶口,看上去有幾分軍隊的樣子。

      徐礎騎馬立于道邊,給兵卒讓路,心中暗暗估算人數。

      將近一萬人,但是越到后面人員越雜,徐礎至少認出二三百名身穿男子服裝的婦人隱藏其中——無論軍法多么嚴厲,寧抱關無法阻止所有人帶上家眷。

      吳越軍尚且如此,降世軍只會更亂,徐礎想象不出這樣的軍隊如何能與官兵作戰。$C$8
    (感謝讀者“lord_of_lies”的飄紅打賞。求訂閱求月票。)

      馬維在南岸大城迎來一群特殊的投奔者,他們都是洛陽人士,非官非民非商,乃是閭巷中的豪俠,被官府征為兵卒,互相一商量,干脆反出軍營,帶著兵甲,騎馬來河北尋找叛軍,結果在孟津遇到了“梁王”。

      更巧的是,馬維認得其中數人,都是他在東都結交的朋友。

      十幾名梁兵護衛左右,口稱“梁王殿下”,給初到者一個深刻印象,四十多人紛紛下馬敬拜,雖未跪地磕頭,也算是承認馬維的地位高人一頭。$C$7
    (感謝讀者“仙猴”的飄紅打賞。求訂閱求月票。)

      徐礎與皇甫階目瞪口呆地互視,徐礎聽說過皇甫父子落入亂民手中,卻沒料到竟會成為“軍師”,皇甫階則完全想不到能在這種地方見到大將軍之子。

      降世王緩緩起身,雙手各持棍棒一頭,疑惑地問:“你倆認識?”

      徐礎正想著該說什么,皇甫階指著他大聲道:“大王知道此人的底細嗎?”

      “寧暴兒派來求和的家伙,說是洛陽人,名叫徐礎,怎么了?”

      “哈哈。$C$6
    (感謝讀者“heather”、“瓴燈燈_冰大一生推”、“蟲子是豬”的飄紅打賞。求訂閱。)

      降世王的部下不吃“先聲恐嚇”這一套,徐礎話沒說完,就有人怒斥、推搡,話音剛落,好幾只拳頭砸過來。

      徐礎不躲反前,舉起雙臂,盡量護住面部,大聲道:“死到臨頭,你們還不肯睜眼嗎?”

      “滾開!住手!還有沒有一點規矩了?這是老子的地盤兒!送你一個‘頂天包’,給你一個‘暖心腳’……”

      人群中哎呦聲不斷,迅速散開,露出降世王來。$C$5
    (求收藏求推薦)

      沈并州只肯提供兵卒五百,多為老弱之人,馬十余匹,勉強可以算是一支軍隊,名為出借,卻不允許徐礎掌兵,指派兩名校尉和一名中兵參軍帶隊,徐礎只是隨行而已。

      徐礎心急,次日一早就要出發,沈家卻將這次出兵視為某種象征,祭旗、祭兵神、餞行等等全套儀式做個遍。

      沈直仍不出面,全由他的幾個兒子代勞,長子沈聰雖曾違背父意,卻沒有受到責罰,仍是諸子之首,儀式結束之后,沈耽單獨來向徐礎敬酒,“四弟諒解,并州只能提供這點兵力。$C$4
    (求收藏求推薦)

      譚無謂將長劍拔出一截——他的劍只能出鞘兩尺有余,再多的話就得尋求他人的幫助——送到眼前仔細觀賞,點頭道:“還是那口劍。”

      “此劍有何用處?”徐礎忍不住問道。

      “唯其無用,才有大用。”

      “嗯?”

      譚無謂將半出鞘的長劍放在桌上,“你注意到這柄劍了?”

      “人人都注意到了。”

      “你想知道此劍的來歷嗎?”

      “它有來歷?”

      “當然,來歷不小,要不是剛與四弟結拜,我絕不會輕易說出來。$C$3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今天祝福也不晚,祝大家節日快樂。求收藏求推薦)

      樹叢外面傳來幾聲慘叫,隨即安靜,接著走進來十余名提刀拎槍的人,與之前那些人一樣,身上的甲衣這一片那一邊,像是乞丐掛在身上的破口袋,只有數人腳上穿靴,其他人仍是草鞋,甚至赤足。

      幾人過去搬開鐵鍋,抽離木柴在地上一通捶打,剩下的火堆直接用腳踩滅,四周很快陷入黑暗,空中的星月過一會才能展現自己的微光。

      強盜顯然被殺,船夫“老四”辛苦買來的酒肉,落到在外人手中。$C$2
    (求收藏求推薦)

      孟津是座渡口,離洛陽只有一日路程,從這里過河即是并州地界,橋兩邊有一大一上兩座城池,守衛要隘,易守難攻。

      天成一世皇帝張息定下的規矩,牧守掌一州政務,刺史掌若干郡的監察,軍務則分散交給各地的總管或城主,大則連跨三五郡,小則只據一縣,戰時則由朝廷委派大將專理軍事。

      因此,沈直雖身為并州牧守,卻稱不上獨霸一州,只能說是在州內品級最高。

      樓礎當天夜里趕到孟津南岸的大城,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他走得太匆忙了,竟然沒有要一份通關文書。$C$1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