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文道祖師爺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4
    烏河上,一個旋渦漸漸變大,最后變得足有二三十丈。

      旋渦中,漸漸有一股妖異的紫黑色氣流涌動出來。

      楊子銘駭然道:“大人,這,這是……”

      他問的是殷明,不過這種情形下,也沒人在意。

      即便聽到,也只以為他在同縣令講話。

      殷明忽然伸手,往半空中一抓。

      一縷紫色煙霧有若實質的被他抓住,繚繞在指尖。$C$13
    從剛才楊子銘和老者的對話,殷明已然大體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殷明淡淡的道:“小楊,此地風俗而已,莫要管人閑事。”

      老者冷冷的道:“還是這位小爺省事,請幾位切莫在河神爺面前多嘴。”

      “咱們鄉下人雖然沒甚了不起,但是得罪了河神爺,怕幾位爺也承擔不起。”

      殷明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河神廟前,又寂靜下來,只剩下了那婦人的哭聲。$C$12
    殷明這句話,簡直比先前那些大人物爭執的話語更厲害,幾乎所有人都愣住了。

      眾多大臣難以置信的目光落在殷明身上。

      馮祥忍不住道:“殷明,你可知道你在說什么?”

      “你真的明白你要去的那是什么地方了嗎?”

      云麾將軍大笑道:“馮帥真會說笑,殷明公子豈會不知。”

      “殷明公子如此浩然慷慨,為國為民,直得不畏生死。”

      “真是叫人敬佩,叫人敬佩啊!”

      一時間,局面登時反轉過來。$C$11
    這時候,洪京大都督忽然開口了。

      洪京大都督道:“皇上,這件事,臣倒也同意宰相的話。”

      “殷明公子有如此才華,我看必得啟用,而且得重用、大用、特用!”

      朝堂上,不少人都驚疑不定的看向洪京大都督。

      誰都知道,朝堂上、大都督、馮大帥、殷大帥,三人是絕對對立的。

      雖然大都督和馮大帥合在一起,也不敵殷大帥,但是勢力上的確是對立的。$C$10
    其實,這時候誰都知道,他說的就是殷大帥的公子殷明。

      只是他這一番評價可太高了,直接上升到了江山社稷的程度。

      一時間,殿前群臣表情各異,顯然是對殷明的態度也都不同。

      皇上倒是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道:“哦,竟有如此才干。”

      宰相一指殿前,道:“便是此子,殷明。”

      皇上看向殷明,直接問道:“殷明,朕聽說你是殷卿之子。$C$9
    戴俊波聽到父親詢問,面上怨毒之色更濃。

      戴俊波恨恨的道:“爹,這次文舉,杏榜第一是……是殷明!”

      大都督的瞳孔微微一縮,顯然這個結果也超出了他的預料。

      他慢慢的放下手中的長槍。

      此槍隨他多年,早就沾染了殺氣。

      在聽聞這件事的時候,他若是握著這桿槍,禁不住想要殺人!

      大都督坐下來,慢慢的問道:“你排第幾?”

      戴俊波垂下頭,道:“孩兒無能,只排到第七。$C$8
    楊鳳然淡淡的道:“他便是有些手段,可惜終究是個白丁。”

      “就算他一帆風順,也得三年之后才能通過會試。”

      楊鳳然心中冷笑,那時候殷烈必然已手握重權,斷然不會讓殷明出仕的。

      殷烈做事素來滴水不漏,不會讓殷明成長為威脅。

      楊鳳然心中想著,手中的酒杯輕輕晃動。

      聽翠小閣中,說笑的貴女們卻都驚呆了,看殷明的眼神也是異彩連連。$C$7
    殷明看向戴俊坤,問道:“戴二公子,該你了。”

      戴俊坤一愣,旋即更加驚怒。

      他怒極反笑,道:“好啊,你還想殺我?”

      “好好好,我簽。不過,一會休怪我出手無情。”

      他真是被氣壞了,這殷明看起來竟然還有反殺他的心思!

      不遠處的洪泰樓上,楊鳳然身邊,有人問道:“楊兄,你不去救明少爺嗎?”

      楊鳳然淡淡的道:“他放肆狂妄,吃點教訓也好。$C$6
    這一次,殿前群臣都有點發懵了,怎么感覺青林侯不是在說笑啊!

      宰相易和圖仔細觀察了一下青林侯的表情,結合對青林侯的了結,心中有了定議。

      宰相道:“皇上,各位大人,雖然舉薦文人不多見,但是也不違律制。”

      “都是為國為民,還是聽柳大人說說看,是怎么回事吧!”

      皇上沉吟片刻,道:“宰相說的也有理。”

      “柳卿,那你就說說看吧。$C$5
    今日殷大帥在帥府耽擱些時間,來的比預定的已經遲了。

      但是皇帝沒有半句責怪的話,反而只有勸慰和勉勵。

      兩人這一談,就是幾個時辰。

      隨著第一聲雞鳴,前來早朝的大臣們紛紛候在了大殿之外。

      雖然已經過完年,但是天氣還是很冷。

      大臣們摸著黑,頂著寒風來到這里,武官固然不在意,文官卻是凍的周身發麻。

      大臣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都在跟熟人聊天。$C$4
    他是大帥的兒子,自己又得罪不起,到時候場面就難以收拾。

      殷明點點頭,平和的道:“蔣小姐,許久不見了。”

      那平淡的語氣,讓蔣蘭頓時愣住了。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殷明嗎?

      其實,若是現在的殷明,只怕都記不住這么一個女子。

      不過,在前身的記憶中,對這女子的記憶太深刻了,簡直是痛的刻骨銘心。

      她是他的初戀,而他連備胎都算不上,多么痛的領悟。$C$3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