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十恶临城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111
    “就这样把顾保田找到了?”我瞪大眼睛问。

      “没错,小桓找出来了半年前到现在一直没有监控的地点,接着又找到顾保田最近打电话的那个电话亭。他筛选出来了?#26707;?#22320;方,从那里到电话亭一路都没有监控。

      “他把这个发现告诉了特别组,特别组在附近进行了秘密排查,就这样发现了顾保田。”

      她接着说:“按照咱们原来的计划,我们决定先不要打草惊蛇,先来个守株待兔。”

      “我们跟了顾保田很多天,发现他时间安排很有规律——早上五点半?#32479;?#38376;,来到小区门口买油条豆浆,那会儿基本上没?#35009;?#20154;。$C$110
    还没有等林瑛开口,沈喻就一连串地继续说着。

      “?#21307;?#35758;你们尽快把他控制起来,因为他很可能就是西夜考古失踪的那个叫云疆的?#19968;錚?#20182;还有另?#26707;?#21517;字,就是黄善保。他就是西夜遗址考古队失踪案缺失的那最后一环。”

      ?#20154;?#35762;完,就听见电话那?#28902;?#21497;一声。

      我心里一凉,估计?#30452;?#26080;脸男先行一步了。

      沈喻在电话里慢慢说道:“还是等你们回来再说吧。”

      “是不是顾保田出事了?”沈喻着急地问。$C$109
    我跟沈喻都没有说话,其实不用说话,我俩大概也能猜到寄汇票的人是谁。

      ?#38712;?#20040;了?”苏勒坦看我俩一直没有?#20174;Γ?#20027;动询问道,“你们是不是也觉得太奇怪?”

      “那个汇款的人,就是由长风吧?”

      “不知道。小由的爸爸托邮局的人去查,查回来的结果是那个交保证金的名字根本不是由长风。”

      “是吕侠吗?”我脱口而出。

      我这么判断是有道理的,因为吕侠最先?#35805;?#32622;到了湖?#20185;?#38451;,后?#20174;?#36716;到了魏阳化工厂工作。$C$108
    这个巨大变故,或者能解释隗家祖传的那些神秘歌谣,也能解释他们?#26469;?#20445;存的那三颗“明珠”的来历吧。

      而且隗家祖先用的子合这个名字,曾经就是西夜国的别称!

      《汉书》里曾经认为西夜又名子合,但其实它们本来是两个国家,只是距离相近而?#36873;?br/>
      后来西夜国征服了子合国,西夜国王有时候也自称子合王,就像维多利亚既是不列颠和爱尔兰国女王,也兼领印度皇帝一样。

      我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这次来西夜来对了!

      一切的根源,肯定都藏在这茫茫沙漠之?#26657;?br/>
      我激动忘情地拍着前面副驾驶的椅背,沈喻看着我,那眼神就像看精神病人似的。$C$107
    我们都太小看无脸男了!

      它们不光?#20174;?#36229;群,而且看样子学习速度也十分之快!刚才的火箭炮让几个无脸男吃了瘪,没想到还没过多一会儿,其他同类就学会了躲避炮弹的方法!

      之前华鬘也曾经?#26376;豆?#22905;的速度,她爆发力超乎寻常,躲过每秒几百米速度的子弹根本不在话下。即使拼那种长时间的消耗速度,她也能追着高铁一决雌雄。

      但现在无脸男连炮弹都能躲了过去,这速度岂不是比华鬘还夸张?!

      说实在话,我刚才跟林瑛说俏皮话,一是想让她安心,二是我自己根本就不紧张,因为我知道,华鬘肯定就在暗处保护着我——那些被?#32479;?#24515;脏的无脸男尸体应该就是她的杰作。$C$106
    “我哪知道?!”我没有好气地说道。

      林瑛回头看我一眼,目光里充满了疑问。但她还没有问出下一句话,就听“咚”的一声,又一具被挖走心脏的无脸男尸体就坠落在我俩中间。

      ?#38712;?#20040;回事?”林瑛今晚第三次这么问道,“莫非无脸男还有天?#26657;俊?br/>
      我抬头看看天空,空中并无一物,但我知道这肯定是华鬘的杰作。不过想到平时?#19981;?#32781;宝的她用手掏心的样子,我只觉?#27809;?#36523;直起鸡皮疙瘩。

      “而且为?#35009;疵看问?#20307;都落在身边,像是要送给咱们做法医鉴定似的。$C$105
    无脸男踹的我这一脚恰到?#20040;Γ油?#28856;弹自己都不?#38376;?#20102;,我在空中被踢?#27809;?#20986;一道弧线,然后咕咚一声,落在了远处的地上。

      这下摔得虽然狠,但起码比撞山那一下舒坦多了。如果说那个能算大宝剑,这个也就只不过是个马杀鸡而?#36873;?br/>
      我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这下摔得真是身心舒泰,看来我这身不知从哪里来的铁打筋骨真是派上了用场。

      手榴弹的爆炸虽?#36824;?#21435;,但前方还是一片烟尘张天,大概是受了我这一下的启发,我听到前面两个小院里也传来手雷的爆炸声。$C$104
    我们俩还在疑惑,突然街上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枪声。

      突突突突!

      ?#38712;?#20102;!现在开枪就全暴?#35835;耍 ?#26519;瑛跺着脚喊道。

      ?#38712;?#20040;回事?!”她继续用耳麦质问着,“哪里出问题了?谁让你们开枪的!”

      “林队!主街街口转过来一辆厢货车,主动?#19981;?#25105;们!车上有三个人,已经压制住对方!”

      “他妈的!”她关掉耳麦,怒冲冲大骂一句,似乎不想把这种情绪传染给队员们。$C$103
    要想包围聚歼,自然就要做好充足?#24613;浮?#26519;瑛安排工作还是谨慎周到,她先是调查了那个古镇的具体情况,要来了镇子的平面图,对地形进行了详细分析。

      我把小镇的具体情况拿了过来,原来那片街区?#32454;?#24847;义上并不叫?#35009;?#38215;子,而是一片清末民国时候达官贵人盖的宅子和庄园。

      那个地方风水位置绝佳,既有?#27833;?#30340;环抱有情,更有龙虎相辅,砂水相合,所以当年在祁岭的显贵,都?#19981;?#22312;那边盖上一处宅院,占据一块风水宝地——不过真正归园闲居的却没有几个人。$C$102
    但就在这个时候,会场一侧忽然冲过?#26707;?#36523;影,他像疯了似的冲到记者席上,朝那个大喊“垃圾”的人挥拳打去。

      “日你麻批!”那人边打边骂,“她拼着命跑断腿,差点儿死在黑乎乎的地底下,你们动动嘴皮子就骂她垃圾?你们有人心吗?!有人?#26376;穡浚 ?br/>
      那个人正是跟林瑛一起下墓调查的老冯!此时我也冲上前去,一把夺过朝刚才侮讽沈喻的那两?#35828;?#25668;像机,直接?#32479;?#20182;们?#28304;?#25249;去。

      ?#38712;?#20040;打人?”那人一躲,摄像机只砸到他的肩膀,他龇牙咧嘴朝我喊着。$C$101
    “等等!”林瑛从桌子上拿起纸笔,飞快地记着,“我得把这些话记下来,到时候好跟那些记者有个交代。”

      沈喻喝了口水,继续说:“那个古墓里,用得最多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另一种东西。”

      “是?#35009;矗俊?br/>
      “?#27515;?#22240;瓶,一种无所谓里面,也无所谓外面的构造,估计宇宙也是同样的形?#31383;傘!?br/>
      “啊啊啊!”我大叫道,“那天你还讲过?#27515;?#22240;,我还以为是?#26707;?#20154;名呢!”

      林瑛飞快地记了下来,然后?#24352;?#22320;看着沈喻说:“沈老师,我就服你,本来没影儿的事儿,但被你这么一硬拗,讲?#27809;?#26159;那么头头是道的。$C$100
    权限果然带来效率。

      首先是大件小区的案子很快告破,沈喻和林瑛限定的嫌疑人范围很?#26082;罰?#35686;方排查后,发现曾经被众筹募捐过老谭家有行凶嫌疑。

      老?#26041;?#35885;三伦,他并不是原来大件厂的员工,而是后?#31383;?#36827;大件小区的?#29992;瘛?br/>
      老谭原来在化工厂上班,有?#26707;?#23401;子,但很早就夭折了,后来他跟老婆相依为命,去年他老婆得了重病,需要一大?#26159;?#20803;大声虽然号召小区?#29992;?#21215;捐,但毕竟杯水不能救?#25932;健?C$99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