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超能小農夫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76
    “怕是肯定的,但怕同樣是沒用的,與其怕那一天到來,不如趁那天到來之前,抓緊時間做一些有意義的事……至少等那天真的到來的話,也不至于會有太大遺憾!”

      趙璐勉強的露出一個笑容,說道“更何況我救了那么多人,我的生命終究不是虛度……人遲早都會有那一天,不是么?”

      葉英凡臉色卻認真許多,對趙璐的問話并沒有表態。

      看的出,就像趙璐自己說的那樣,她對死亡還是有恐懼的,否則也不會用“那天”來作為代替的詞匯。$C$75
    不知為何,趙璐見到葉英凡點頭之后,竟是直接開始行動起來,從一旁的柜子里取出應用之物,熟練的開始操作。

      這種鬼使神差,就叫趙璐本人也是覺得匪夷所思,待到其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給易姐兒扎上了點滴。

      趙璐不由得為止悚然,身為醫生的她,怎么會不知道剛剛那一舉動的瘋狂和危險性。

      但見到葉英凡不慌不忙,心中多少也跟著安心幾分,視線落到周圍的儀器上,卻很快便瞪大了眼睛。$C$74
    事實上,葉英凡的猜測并沒有錯。

      蘇涵雪因為自身的緣故,本就對異性接觸不多,雖然也不時有人對其釋放好感,但她卻始終把握著一個尺度,不會跟誰走的特別近,時間一長便獲得一個冰雪美人的稱號。

      然而,沒有人知道的是,這位冰雪美人,卻是比尋常女子都要敏感的多,心思也復雜的多!

      聽聞葉英凡的解釋,蘇涵雪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卻也有種遺憾和失落。

      不過,想到之后還有一段時間可以相處,蘇涵雪并沒有過多糾結于此,有意識的將剛剛的事拋在腦后,她知道現在想得越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當著葉英凡的面。$C$73
    一路跌跌撞撞攙扶著葉英凡從爛尾樓里走出,蘇涵雪喘著粗氣,斷斷續續的問道“用,用不用……送你去醫院?”

      葉英凡擺擺手“不需要,不過我還真沒想到……”

      “什么?”蘇涵雪黛眉微皺,下意識的問道。

      “沒想到你還挺有勁兒的!”葉英凡豎起大拇指,隨即問道“要不你背著我走吧?”

      蘇涵雪聞言樂了出來“看來你傷的還是不重啊,還有心情開玩笑。”

      葉英凡搖搖頭,示意蘇涵雪將自己放下,調息半晌之后,算是暫時能自己走路。$C$72
    “所以,我斗膽猜測一下,黃家的這一舉動,是為了讓易家先亂起來,趁亂達到某種目的……”

      潘宏才斟酌著說道“而黃家的這種目的,至少是讓易家大亂的目的,幾乎是肯定可以實現的!”

      “因為易家不比黃家,易家老爺子早就退隱幕后多年,且是真正意義上的退隱,并非黃奇峰這般扶持自己的孫女黃思雨作為傀儡。”

      “易家小姐掌管易氏集團年頭不短,建立的威信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短時間內不可能找得到人進行替代;這跟能力無關,畢竟再怎么算無遺策、再怎么頭腦精明,手下的人對分發下來的指令執行力不夠,也只有徒呼奈何的份!”

      快刀五笑了笑,似褒實貶道“不錯,看來你的腦子還沒銹的徹底……不過,你剛剛說了那么多,還是沒能準確的說出黃家這么做的根本目的是什么。$C$71
    “你應該知道,葉英凡有個未婚妻叫易姐兒的吧?”黃奇峰說道“她出了車禍,現在在醫院里躺著,你可以趁這段時間,過去噓寒問暖一下,先初步建立一下親善關系。”

      “易姐兒出了車禍?”黃思雨猛然站起身來,驚呼道“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一點消息都沒聽說?”

      問出這句話的同時,心中卻也已經了解了一個大概。

      對于一家上司公司來說,任何的負面新聞,都會對公司造成影響,尤其是最為直觀的對股票造成影響。$C$70


      見到那笑容的剎那,蘇涵雪只覺得心底里有一抹甜蜜散開,霎時間彌漫整個心間。

      “到了這個時候,他竟還想著自己!”蘇涵雪鼻頭一酸,忍不住有種想要抱住眼前之人,痛快的大哭一場的沖動!

      而在這沖動出現之后,蘇涵雪又想到了很多。

      在逃跑的途中,其實葉英凡有無數的機會將自己拋下,畢竟一個人跑,跟帶著一個人跑,區別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這么簡單的算法。$C$69


      葉英凡嚇了一個激靈,伸出去的手卻依舊沒有收回的意思,仍然朝著蘇涵雪眉心的眼睛觸碰而去。

      要說他此刻一點都不害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畢竟之前只是看了一眼蘇涵雪的眼睛,便已經是帶來不小的麻煩,若非最終看出破綻,說不定真的就栽了。

      此刻可是實打實的面對三眼天瞳的第三只眼,誰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

      就在葉英凡的手即將碰到那只眼睛的時候,突然間那眼珠動了一下,雖然看上去跟之前別無二致,但葉英凡卻從中讀出一種憤怒,像是在對他的行為表示強烈憤慨!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葉英凡這一下可算的上是深有體會,一只獨立的眼睛表示出憤怒的情緒,這情況還真是稀奇!

      不過,葉英凡依舊沒有被嚇倒,所幸不再去看那眼睛,立刻摸到了蘇涵雪的額頭之上。$C$68
    漫步在鵝卵石鋪就的道路上,蘇涵雪兩手抓著衣角,腦袋低下去,俏臉上的神色滿是糾結與緊張。

      下一刻,道路兩旁的路燈準時點亮,這意味著真正的黑夜即將來臨……同樣也意味著她的噩夢即將開始……

      蘇涵雪的腳步霎時間停頓下來,葉英凡微微側目,通過路邊兩人的影子,發覺出了前者的異常。

      葉英凡回過頭,看著一副不知所措模樣的蘇涵雪,眉頭微皺道:“你這是咋了?”

      “……”蘇涵雪沒有回話,只是指了指頭頂的路燈,接著小心翼翼的抬起頭,指了指自己眉心的位置。$C$67


      快刀五的一番夸贊,讓潘宏才暗自松了一口氣,為自己的急智感到驕傲的同時,卻也想著趁快刀五正值心情愉悅的時機,再賣力的展現一下自己!

      拳腳上的展現,那屬于是關二爺面前耍大刀,雖然筑基期的實力在自己這個年齡段,已經屬于是難能可貴了,可在通玄境七品的快刀五眼中,比起襁褓中的嬰兒也強不到哪里去,隨手就能捏死一大片!

      所以,潘宏才決定還是從言語上來展現自己!

      心有決斷之下,潘宏才面容一肅,朗聲道:“其實,最主要的一點還是,作為潘家年輕一代的子弟,我覺得還是要將那種堅韌不拔的精神繼承下來。$C$66


      思語集團的辦公大樓中,潘宏才靠在老板椅上,兩腿架在辦公桌上,正焦急的等待著,時不時便要抬起手腕看一下時間。

      “黑三他們怎么還不回來?”潘宏才揉了揉眉心,擔心地說道:“按理說應該早就得手了啊!”

      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突然間開啟,一個頭發花白留著很長胡子的老人,推門走了進來,和藹地笑道:“少爺,您剛剛說什么應該得手了?”

      潘宏才本來正打算發作,但在見到老者之時,頓時瞪大了眼睛。$C$6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