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金牌縣令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73
    李圖朝著兩人看了過去,卻發現兩人也都睜開了眼睛,露出了微笑。這

      一刻,鋒利無比的劍神,那種凌人的劍意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種柔和的平靜。老

      僧真正化成了老僧,慈眉善目,明明是滿身血跡,宛如修羅,但是卻讓人覺得比那廟中的菩薩還要讓人傾心。“

      此劍,名為無形。這世上,僅此一把。”劍

      神開口。

      無形神劍,李純罡自從十二年前,就已經不用。$C$72
    風吹過。

      沙揚起。月

      光忽然灑滿了大地。已

      經是深夜之中。夜

      幕降臨,如水一般的月光清冷非常,流瀉在那兩人的身上。周

      圍的寒鴉,不時地發出了凄切的叫聲,讓人感覺到一陣陣凄涼。

      忽然,周圍的空氣像是靜止了。

      月亮逐漸升起,升起。

      月光之下,李圖忽然起身,站了起來,他注視著兩人,目不轉睛!

      旁邊的李慚恩和馬千愁,同樣是凝重到了極點。$C$71
    三千鐵騎,圍住了萬馬堂。

      萬馬堂頓時發生了騷動。“

      發生了什么,為什么這么多士兵來我們這里?”“

      不對,這些人是赤焰軍,是從西南來的赤焰軍,難道李圖大人要對付我們嗎?”

      “不可能……怎么回事?長老們,還有堂主,都不見了,他們都去了哪里……”

      一時間,原本還沉浸在賽馬節圓滿舉行成功喜悅之中的萬馬堂眾人,此刻都是疑惑不已。$C$70
    一代劍神李純罡,一代刀神白天羽,一前一后,離開了萬馬堂的大殿,去大漠之上的寒鴉林,赴他們一生之中注定的宿命之戰。

      或許,其中有一個人將永遠埋葬在寒鴉林的沙塵之中。

      當然,也許是兩個。也

      許,一個都不會死。兩

      個那種人物的決戰,沒有任何人可以預料結局。目

      送他們離開,此刻,李圖才淡然轉身,道:“馬堂主,我給你一個機會。$C$69
    一時間,場中的所有人都是震驚不已。

      每個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這個老者身上。他

      一身皮裘,胡須滿臉,頭發銀灰,但是眉宇卻是軒昂,雖然很老,腰卻不彎,牽著老馬,姿態泰然。

      “這……老堂主?這難道是十幾年前,在寒鴉林與白天羽一戰之后,直接失蹤的萬馬堂老堂主……馬千愁?”

      “不,不可能,白天羽為人狠辣,當年來,就是為了掀翻萬馬堂,怎么會放過他……”“

      而且,如果他真的是馬千愁,那么這十幾年,去了何處?為什么一直不出現……”

      一時間,眾人都是疑惑不已。$C$68
    席間忽然發生這樣的變化,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只

      見馬尚思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臉上都已經高高腫了起來!他

      口中全是鮮血!

      “你……!”馬

      群空眉頭間怒火跳動!

      眾人都是一靜,等待著事態的發展。李

      圖淡然道:“按照賭約,你們萬馬堂,還欠我一樣東西。”

      “他的命!”李

      圖一字一句開口,話語如刀!

      斬釘截鐵,不可改變!瞬

      間,所有人臉色都是一變。$C$67
    眼見老馬一躍而過,直接沖過了終點!馬

      蹄帶起了一道灰塵,那蒼老的風姿,這一刻卻是灑脫利落,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神駿無比!緊

      接著,后方的紫電和青霜也沖了過來,分別是第二第三。

      馬群轟然沖過。

      而此刻,卻是所有人都怔住了,場中一片死寂。沒

      有人去關注,第二第三是誰。一

      時間,也沒有人記起來,這次賭注賠了多少贏了多少。$C$66
    瞬間,所有人都再次震驚不已!

      “什么,那匹老馬,居然可以攆上三大寶馬?”

      “真是意外,這匹馬之前一直保持著馬群中等的速度,絕對不會主動出風頭,可是現在,居然開始了追趕?”

      “其他的馬幾乎已經是竭盡全力了,無法對三大寶馬形成威脅,這匹老馬,居然還可以加速!太令人意外了!”

      一時間,周圍的所有人都是議論紛紛,目光都落在了老馬的身上!

      只見老馬撒開了蹄子,這一刻,宛如雄駿奔馳,它速度極快,直接咬上了青霜!

      青霜寶馬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脅,之前被躍淵超越的它,不愿意再次被一匹老馬給超越,加快了速度。$C$65
    很快,只剩下最后半圈了

      結局幾乎已經注定了,紫電、白虹、青霜三匹寶馬,依舊領先著其他馬匹十來米的距離。

      “加速啊!”

      “快啊!就差一點兒了!”

      “沖啊!”

      一時間,場下真是山呼海嘯,幾乎所有人都在大喊,此起彼伏,聲音震天,為各自喜歡的馬匹加油打氣。

      就在此時,忽然馬群之中,一匹馬速度一快,居然飛速逼近三匹寶馬,直接攆上了青霜!

      “咦?那是怎么回事,有一匹馬追上去了!”

      “真是厲害,居然能夠攆上青霜!那是劉鐵堂掌門的躍淵!”

      “躍淵不愧是上一屆賽馬節的十駿,太厲害了!居然可以與三匹寶馬爭鋒?看來青霜危險了!”

      一時間,場中所有人都激動起來,目不轉睛地看著躍淵寶馬,這極有可能是一個有力的挑戰者!

      看臺上,劉鐵堂此刻更是吃驚不已,他大喜過望,握緊了拳頭,死死地盯著自己的躍淵寶馬,臉上寫滿了激動!

      “加油,加油啊躍淵!”

      如果能成功地殺進前三甲,這次來賽馬節就不虧了!

      其他人也是十分吃驚,萬萬沒有想到,劉鐵堂的這匹馬,居然有挑戰三大寶馬的實力。$C$64
    “道友,我們賽馬節,可以開始了吧?”

      眾人都坐了下來,馬群空朝著李圖開口。他

      身為萬馬堂的主人,可是此刻居然小心翼翼到了這種地步。

      不是他膽魄不夠,而是他深知,萬馬堂是怎么存活下來的。

      靠自己?別開玩笑了,他比他爹差遠了,他爹都給白天羽弄死了……雖

      然多年來一直享受著世人的崇敬,但他還不飄,心里面很有數,自己幾斤幾兩,很清楚。$C$63
    劉鐵堂等人現在才回頭,才發現李圖居然一直沒有起身,動都沒有動一下,就像是沒有看到馬群空一樣。

      他們的臉上,都出現了吃驚之色。李圖張狂也就算了,可是張狂到了就連馬群空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步?這

      也太過分了吧。難

      道,他是想成為第二個白天羽?

      難道他不知道,就連當年縱橫西北無人能敵,號稱天下難尋對手的白天羽,都是被馬群空給親手逼進死亡沙漠,從此消失在世界上的?

      “完了!”劉

      鐵堂內心一生哀呼,自己這是多倒霉啊,剛剛找到了一個可以救治自己的高手,可是這貨卻是個缺心眼的,眼見就要給馬群空弄死,自己還能去找誰?“

      呵呵,還敢無動于衷?來人,給我把這個狂徒給拿下,不剝了他的皮,咱們萬馬堂顏面何存!”馬

      尚思繼續開口,話語中放肆到了極點!

      但是,他話語剛剛落下,馬群空卻是一生虎喝:“給我閉嘴!”

      他話語震耳欲聾,頓時讓場中所有人都是一驚。$C$62
    “這……就是西南軍隊的作風嗎?”

      林黑心中復雜,雖然他行軍多年,也是敢與拋頭顱灑熱血的好男兒,但是這些方面,真的從來沒有注意過。“

      將軍,咱們差西南……差的太遠了。”

      江太威也嘆了口氣開口,他一身是血,卻堅持著前來,幸好沒有受什么致命傷。葉

      嘯沉默了,他看著前方的西南軍隊,心中涌起了一股難以言說的滋味,是羞愧,是難堪。就

      像一個差生,見到了一個優等生。$C$61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