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女配重生:夫君每天都在黑化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74
    身為帝君,盛帝自然不會喜歡自己的臣子虛偽,哪怕這種虛偽目前還沒有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問題,但是從小事看出大事,若說一開始他還對這位將青州治理的不錯的青州知府有重用的心思,此時也是半分都沒有了。

      盛帝在想,不管這穆遠山是不是真的有才,像是這般桀驁不馴的臣子,都并不適合重用,因為這樣桀驁不馴的臣子,始終都只是狼子野心。

      鹽洲

      “大都那邊,也不知道怎么樣了。”穆重嵐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把玩手中的東海珠。$C$73
    其實,霍明昭覺得,穆遠山之所以這般“報復”盛帝,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盛帝有些時候的所作所為,確實比較過份。

      比如,一開始盛帝坐輦,便讓穆遠山在后面追,又比如盛帝有時候會讓穆遠山給他扇風,一扇就是一天,然后到了晚上還要來句“咦,穆愛卿你也在啊”,如此的事情多了,就是泥人也有三分氣性,何況這穆遠山根本就是個心眼不大的。

      只是這般在起居注中胡寫一通,真的已經不算什么了。

      “說吧,你來這里做什么?”盛帝見霍明昭不說話,便催促道。$C$72
    秦敬宗本來是為了討好穆遠山而來,結果撞見了穆遠山收受賄賂,便和穆遠山起了沖突,此時正是尷尬的時候,有了霍明昭攪局,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好在霍明昭還有些良心,見到老友這般窘迫,便提出了要一起去小飲幾杯的建議,不過被穆遠山以他身為起居注,不能玩忽職守為由給婉拒了。

      看著穆遠山走遠,霍明昭才恍然回過神來,忽地一笑:“這小子,這時候想起自個是玩忽職守了,早干嘛去了?”

      “還能干嘛,玩忽職守唄。$C$71
    霍明昭覺得,穆遠山這個人別說三元及第的狀元爺沒直接進翰林院很奇怪了,就是他被驅逐出大都的這件事情,就已經足夠蹊蹺,畢竟但凡世家都是要臉面的,講究的是一個家丑不可外揚,那穆家人卻因為那么一點小事將一個嫡系庶房給攆了出去,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暗箱操作的。

      還有一個事情,很奇怪,那就是穆遠山的娘子。

      他們查了那么久,居然對穆遠山的娘子僅僅只是寥寥數句的描述,大致說明其是宮中寧妃娘娘同族支系一庶女,連其相貌身段等等,都楞是沒有幾個人知曉,按說能生下穆重嵐這么一個絕色美人的女人,斷然也是個絕色美人,這么一個絕色美人卻一點消息都沒傳出來,不是很奇怪嗎?

      眼睛轉了轉,霍明昭總覺得有什么事情藏在迷霧之后,但是他卻不知道怎么撥開這層迷霧,只能將此事記下,想著改日尋穆遠山詢問一二,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線索。$C$70
    蕭羨棠突然想起,二人初結婚的那陣子,穆重嵐似乎一直在執著地跟他提著要和離的事情,那么會不會是因為在她的那個夢里,自己對她并不好,所以她才會這樣做?

      確切來說,蕭羨棠其實對所謂的夢,并不是很信,不過對于這個問題,他卻很執著,因為就算是夢,他也不允許自己對她不好。

      穆重嵐搖了搖頭:“那倒沒有,你對我還是蠻好的,只是你總是拘著我,不讓我出門。”

      “不讓你出門?”

      “嗯。$C$69
    顏幸生聽了顏守財的話,面色顯得有些凝重:“老爹,這事情我親自跑一趟吧。”

      “你去?”顏守財有些驚訝。

      顏幸生點了點頭:“嗯。”

      “也好。”顏守財暗道,這事情可大可小,自己兒子親自走一趟也好,至少比起其他人,自己的兒子可以當機立斷。“發現有什么不妥的話,就把人處理掉吧,少夫人的意思也是可以處理掉。”

      “我明白的,老爹你就放心好了。”顏幸生點頭,其實就算穆重嵐說留活口,若是真的威脅到了蕭羨棠或者穆重嵐的聲譽,顏幸生就算背負罪責,也得先殺了柳氏母女,再回來受罰。$C$68
    寂靜的海面,除了海浪拍打的聲音,再無旁的,甲板上的孤燈搖曳,在沁涼的夜,有種奇怪的感覺。

      穆重嵐抬頭看了眼蕭羨棠,見他挑燈夜讀,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了下來。“還看,小心傷了眼睛。”

      “只看一會,不會有事。”蕭羨棠淡淡的說道。

      穆重嵐撇了撇嘴,對蕭羨棠的說法不以為然,但還想勸卻又不知道怎么勸,畢竟論起口才,穆重嵐自認不是蕭羨棠的對手,所以只能假裝伸懶腰,把手擋在了他的書卷上。$C$67
    “蕭羨棠”穆重嵐喊了一聲。

      蕭羨棠低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走過來抱住了她,海浪瞬間淹沒舟上二人。

      穆重嵐瞪大眼睛,只覺身體被一股力量拉扯,轉眼之間,便被蕭羨棠帶出了海面,一個島嶼出現在她眼前,島嶼上火把閃爍,兩隊巡邏士兵剛好交回,彼此打了一個平安的手勢,然后又井然有序地分開。

      上了岸,被請入了帳中,穆重嵐看著已經頗有規模的軍隊,有些驚訝地問道:“蕭羨棠,這些都是你的人嗎?”

      “嗯。$C$66
    三人僵持許久,蕭羨棠尷尬地咳嗽了一聲:“咳,你出去吧,我不會碰她一根指頭。”

      他這話是對蘇成墨說的,蘇成墨則是瞥了他一眼,然后低聲嘀咕了句:“想碰到也難。”

      蕭羨棠:“”

      蘇成墨離開,蕭羨棠便皺起眉頭:“你不覺得你身邊的這個侍女,近日越來越沒規矩了?”

      雖說蘇成墨是穆重嵐的侍女,但是自己是穆重嵐的夫君,也便算是蘇成墨的主子,蘇成墨這么對他不客氣,實在是有些太過份了。$C$65
    穆重嵐點了點頭:“聽你這么一說,這制鹽的方法并不復雜,紅利卻很大,只可惜這不管是鹽還是鐵器,都是被朝廷給管制了起來,成了官制的東西,不然我要是能承包一塊曬鹽場,倒是能多個賺銀子的門路。”

      “……”蘇成墨聞言一臉麻木,她心想這話也多虧沒旁人聽見,不然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

      穆重嵐沒注意到蘇成墨的異樣,還左顧右盼了一番,道:“其實我覺得,他們那樣往石頭上潑海水曬出來的鹽太少了,不如建個圍堤,做成個儲水的容器,再引潮水到里面,那樣曬鹽的速度就快多了。$C$64
    聽了穆重嵐的想法,蘇成墨贊同地點了點頭:“好。”

      雖然她覺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較小,但是也明白有些事情本來就是很不可思議,所以穆重嵐提出的這個可能,也并非完全沒可能。

      不過,答應歸答應,蘇成墨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要提前說好,于是便對穆重嵐說道:“小姐,我們要喬裝一番再過去,而且您得答應我到了地方要聽我的,不能仗著武藝高強就深入敵營,一切都要以安全為起見。。”

      “好。$C$63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