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田園嬌寵:毒醫娘子山里漢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47
    他們這一趟因為各種不方便的原因,也沒有大肆采買什么特產或是可攜帶的禮物。

      就是紀家,也沒有準備什么禮物送給他們,所有謝意全包含在那一萬兩里了。

      也或者是知道他們的身份,這一趟出來是進貨的,突然帶了許多禮物回去,反而不好解釋。

      紀正業是精明人,也曾問過胡不歸,最后就順著林小福的喜好直接給了銀票。

      林小福覺得,這縣城距離再遠,也還是李橋鎮上面的縣城,能有什么李橋鎮沒有的特產么?

      就是李橋鎮的那些東西,貴的她一樣不敢買呀。$C$46
    見大丫頭這般說,林余氏無奈,卻也沒有再說什么了。

      她本來就在炒菜做晚飯,沒多久就可以吃飯了。

      林小福是直接就同著小弟小妹去了廚房,和娘說了幾句話,就先回屋收拾了一下,也放下行李。

      他們再回廚房里吃飯,這時候天色已漸擦黑,外面顯得昏暗起來。

      他們家窮,一直是沒有檐燈的,如今雖日子好過起來,卻也習慣了。

      畢竟平時在家,這時候也多是吃了飯、洗了澡,要干的活兒也忙完了,這時候是閑著的。$C$45
    而林小福已一巴掌揚向孫蕊月,紀元華趕過來卻讓趙子誠攔下了。

      “竟敢下毒害我們,昨晚還誣陷我們了吧?”林小福一臉氣憤地質問著孫蕊月。

      當然那一巴掌并沒有真的打人,不過是再一次下了藥粉罷了。

      紀元修看著一點形象不顧說動手就動手的人,也是嚇傻了一般。

      沒想到村女竟是這么悍!

      “你打我!嗚嗚嗚!你竟然敢打我!”孫蕊月掩面哭泣起來。$C$44
    “齊南已經去了,你說得對,既然是藥,就必有經手之人、看守之人,除非……”

      紀元修說到這里語氣頓了頓,目光冷了幾分。

      “有人從府外弄進來,私下買賣而沒留下證據。”

      從府外弄進來,私買沒有證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弄這個的動機。

      紀家是經營藥材的世家,對這種常用藥多少都知道一些,何況剛才林小福一語揭破黃蓮粉與巴豆粉的作用。

      就算是紀元煜這樣的嬌貴小少爺也明白這藥是用來干什么的了。$C$43
    “就這兩年,二房、三房肯定要分出去的,到時楊誠家不就只有一個嫂子一個叔子了么。”

      “你姑子不掌家,將來若楊誠有出息,跟著他走出花果村,還不是照樣過自家日子么。”

      “進門之后多點眼色,乖巧,勤快,不吵吵鬧鬧、搬弄是非,自然就得大人喜歡,妯娌間少說點閑話,遇事退讓半步,相處有何難呢。”

      余老太太替林福分析著楊家的情況,又語重心長地提點了幾句。

      林福默默聽了,心里卻咋舌不已。$C$42
    林福也笑著,只是心里在吐槽。

      都這么滿意了,還不忘試探趙家的嫁妝,這么厲害的人家,就不知趙家罩不罩得住。

      但她提供了機會,可不敢太過插手,到時將話帶回去看趙家人自己怎么說吧。

      “外婆,等吃了中飯,我們去趙家走一圈,若公公婆婆去了茶攤,我們就去茶攤直接說,明天就要去楊家了,成不成也得他們趕緊拿個主意出來。”

      林福立刻有了主意,便說道。$C$41
    “你這買賣確實沒見過,希望到時好賣。”別虧了本才好。

      余老爺子心里不太看好,但也不好明說,畢竟這丫頭做的枇杷羹不就賺了么。

      吃了飯,余老爺子喝了酒就要歇歇,林余氏連忙送他到林祿的屋里去躺會兒。

      林老太太就和林余氏坐在上房屋檐下做針線聊天。

      林春在家收拾碗筷洗碗,余杏兒也來幫忙。

      余程學惦著打漁的事,就問趙子誠何時打漁。$C$40
    林福明白這樣的道理,積極地改變了這樣的局面。

      既然今天花了大價錢招待這些客人,也是值得的。

      因為今天她請了這么一大好料的,余家不可能無動于衷,抹嘴走人又回到原點。

      他們總要找機會回請的。

      因為請得了這樣席面的林家,當然是有錢的,不找余家借錢的林家,自然是樂意往來的。

      林福心思剔透、殷勤招待。

      最開心的莫過于林余氏和余老太太了,只是說起過往,母女倆還是忍不住抹淚。$C$39
    能讓姑娘說出這樣的話,是真有這樣的感受吧?

      “嗯,以前有,這個月到是好多了,最近都沒什么活兒干,一點也不累。”

      林春老實地解釋。

      “以后會更好的。”林福心疼地摸摸妹的頭。

      這個瘦的丫頭,最近有了營養才漸漸長開,之前長得都不如林翠呢,如今總算是看著比林翠略高,模樣也不輸那個姑娘了。

      姐妹有說有笑地去了廚房里。

      弟已坐在飯桌前喝著太子參紅棗茶,以茶就著饅頭在吃早飯。$C$38
    趙子誠走后,林福又回屋睡了個回籠覺。

      等她再起時,娘和弟妹已經起來了,早就做好的饅頭煨在灶上,洗漱之后直接拿了吃。

      為了省水,昨夜她們就沒在家里洗衣,吃了早飯,她就和妹一起去河邊洗衣裳。

      娘在家將干貨拿出來輪流再曬曬,別一直收著反而容易受潮。

      等她們洗衣回來,就在家里做新衣裳。

      林余氏負責給林祿做新衣裳,林春負責自己的,林福就要負責她和趙子誠的了。$C$37
    轉眼五月初十。

      一大早,林福就在安慰娘。

      “娘,咱們又不欠余家的,有什么不好登門的,咱們都給了錢啦,去收貨理所當然,咱們是他們的客人,他們招待也是理所當然的,又不欠他們的人情。”

      因為林余氏端午那天回去過,知道爹娘安好,而且并沒有惦記她,她自然不愿意再去余家了。

      林福卻覺得,我花了錢買貨,我去收貨又不是去走親戚,我高興去就去,你越不樂意我越是大大方方地去。$C$36
    “迎春,你也不傻,這個嫂子得罪不得,你記住了。”

      走上田畈時,趙子富卻突然提醒了一句。

      趙迎春不解地看向他:“我沒得罪她呀,現在不很好么。”

      “呆瓜,現在再好,以后你也要嫁人的,我們兄弟幾個也要分家的,二哥是不親的,你知道這局面么。”

      趙子富白了她一眼,怎么突然就犯傻勁兒了呢。

      “我相信二哥是在意我們的,能對我們好時,他會。$C$3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