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血刃主宰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12 在場的鬼面山莊的長老們,都沒想到掌門要親自出戰。從普遍情況來說,貴為掌門,定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一般不會輕易出手。

    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否則大派的掌門絕對不會去冒險。

    黑袍鬼王當即站出來,跪地磕了三個響頭,很恭敬的道:“啟稟掌門,既然已經查探出敵方的實力,算不得很強,只是那黃宸風有些棘手。不如就讓屬下帶著宸風少主這個傀儡,以及再帶上藍袍鬼王,定然可以穩妥的將這黃宸風的惜緣劍派給徹底毀掉。$C$111 從一開始,惜緣劍派的人就明白,此戰是來報仇的,卻不可能給予鬼面山莊致命的打擊。

    因此,黃宸風就讓大家在鬼面山莊的大門口之外,耐心的等待著。

    一旦沖進去,肯定會遭到許多機關陷阱。

    鬼王掌門掃視了一眼,沉吟道:“此人的氣勢確實很強,如此年輕,就具備了梟雄的潛質。紅袍鬼王,你且帶五百人去探一下虛實。”

    頓時,就有一個戴著赤紅鬼頭面具的先天上清境界高手,他非常的高大,手持一柄九環鬼頭刀,當即領命而去。$C$110 事實證明,東海水晶這樣的天材地寶,對于修煉有很大的幫助。

    徐珊瑚用三天時間,煉化了東海水晶之后,就突破了桎梏,赫然達到了先天玉清境界。

    盡管如今這個修為的武者,算不得什么高手了,但是這可是先天境界的一個門檻。正所謂,沒有達到先天境界的武者,終究走不太遠。

    而東方柳明、白雅音等人卻沒能這么快的突破,其中的原因很可能是徐珊瑚來自東海,她平時吸收的靈氣,以及其他的東西都跟東海的本源很接近,因此東海水晶能夠最快的激發徐珊瑚的潛能。$C$109 既然已經到了瑯琊川的范圍,鳳瀟瀟也就不愿再跟著黃宸風一起趕路。

    “請問宸風掌門,顧天涯可以跟我走嗎?”鳳瀟瀟嫣然一笑問道。

    黃宸風道:“這可是他自己的事情啊!應該他自己來跟我說。”

    這話說得很強勢,好歹顧天涯也是黃宸風的師兄,不過由于顧天涯入魔之后,殺戮太多,黃宸風一直打算將之擒回飛雪銀城,聽候師父鐘離千殤的發落。

    顧天涯訕笑道:“宸風師弟,忘了跟你說,我跟鳳瀟瀟已經冰釋前嫌,恢復了曾經的感情。$C$108 盡管已經離開瑯琊川超過十天了,比曾經許下的承諾的期限超出了許多,黃宸風也沒有別的辦法,不能停止修煉龍血煉體訣。

    這門絕學相當難以修煉,絕大部分的武者都只能止步于第一層。而他以前借助各種機緣和努力,達到了龍血煉體訣的第三層。要想再進行突破,必須有更大的機緣。

    而以蛟龍之血進行淬體,幫助修煉,是一個極好的辦法。

    若是不一鼓作氣的將龍血煉體訣進行突破,那么以后就很難再有機會了。$C$107 見得顧天涯如此堅定的態度,誓死要守護她,這讓鳳瀟瀟有些感動。

    “當初你要是有這樣的覺悟,就算是死,我也絕不猶豫。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陪你一起走下去。”鳳瀟瀟的明眸里含著淚水,帶著哭腔道。

    顧天涯攬住鳳瀟瀟,凝望著她。兩人的眼神,就這樣靜默的互相望著,曾經的多少誤會都渙然冰釋。

    那久違的深情終究被喚醒,只要是最為真摯的感情,無論冰封多久,終究會重現天日。$C$106 仔細端詳了一下手中這塊玉佩,呈現血紅的顏色,有兩條龍纏繞,還雕刻著繁復的篆文。

    似乎這玉佩里蘊含著磅礴而神秘的能量,只是從未見過,無法辨認。

    黃宸風收好這玉佩,道:“既然我答應了萬星輝統領的臨終囑托,那我就做該做的事吧。當務之急,你們先安葬萬星輝統領,我去跟他們分配這蛟龍尸體,不知你們原本有什么要求?”

    幸存的兩個古墓守護者之一的傲雪道:“啟稟宸風大統領,我們需要蛟龍的全副骸骨,后續有大的作用。$C$105 見得這個小島之上的殺戮如此之重,從這刀法看來應該是高手無疑。

    黃宸風道:“可惜沒有帶東方柳明前來,否則以他對瑯琊川情況的了解,必定能夠知道究竟是哪位高手所為。”

    “他也不一定知道,我卻認為這應該是東海之上的武者。從普遍情況來說,瑯琊川的武者,到了如此陌生的險地,必然會小心謹慎。更何況,瑯琊川的人跟這里的妖獸,也沒多大的仇恨。”顧天涯道。

    他們確實想不出這位刀法高手是誰,都提著兵器,小心的在古木叢林里前行。$C$104 聽得琴簫樂坊的古琴使者如此說,黃宸風心中一凜,不由得皺眉道:“我還真不知道這次的探尋東海昆侖島的行動,是梨花峽谷的司空斌發起的。這一次,他居然沒有給我發所謂的英雄帖。”

    以往爭奪鎮魂石和戮魔天璣劍,司空斌都是刻意要拉攏黃宸風。

    古琴使者點頭道:“這話很有道理,看來司空斌有他的深層次用意,否則以宸風掌門你這樣的高手,是絕對應該邀請的。”

    黃宸風也明白,那個狼頭寨的二當家不可能知道更多,他們的掌門只是鬼面山莊的手下,只需要按照其命令行事,根本不需要問具體情況。$C$103 此時,楚郡和落月城的士卒都將戰鼓擂得轟鳴,接連響起,猶如夏天里的驚雷之聲。

    雙方的將士都在吶喊助威,剛才那一場戰斗,他們還以為雙方的頂尖高手都不會真正出絕招,可能只是試探,沒想到那么激烈。

    一向很威風的項云飛居然敗了,而現在曾經的落月城少主歐陽達,居然敢挑戰他以前的長輩。

    以前,玄武上將也是教過歐陽達武功的,若沒有發生那場背叛之事,歐陽達還是會很敬重他的。$C$102 聽得這玄武上將尚未使出他的絕招,剛才這揮舞狼牙棒形成的光幕,只是絕招之前的掩護,頓時讓項云飛的心中一凜。

    剛才那三招突襲,已經讓他耗費了許多功力,如今有些措手不及。

    長久以來在沙場征戰,很少有事情能夠讓項云飛動容。此時此刻,項云飛完全不敢小覷,立即就使出了血月雙刀之中最為擅長防守的招數,并且也舍棄了金甲戰馬,以迅捷飄逸的輕功在周圍周旋。

    無論對手這絕招如何,先避其鋒芒,從道理來講應該都沒有問題。$C$101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