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缔洛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20
    258前往?#25105;?#22478;。

      翌日。

      仙屋。

      正厅。

      镇菱悦?#32479;?#19971;媛恭立武仙娘左右两侧。

      而剩下六心腹并未在。

      厅中只站一人,祁姿。

      尽管她身上还有着伤痕,但她眼神却充满一股凯旋归来的气势。

      她赢了!

      和潘赛婷菲的打斗,虽然惨烈,但她?#31449;?#26159;赢了!

      过程里,两人都是全力以赴。$C$19
    257看一眼。

      两个时辰后。

      整个安魂予地入口被君丫脂严禁了。

      原本还呆在予地内的帝国之人都被强行遣出。

      只有君迷灯的二十三个子嗣以及君迷灯和他的四个女人可以自由出入。

      二十三子嗣遵?#31449;?#20011;脂的旨意,一齐来到了之魂界外。

      君迷灯和旗南音四女自是不放心和不解,同样到来了。

      身处隐空之中的武仙娘神色复杂地凝着这些心中迷惑不已的子嗣,久久不语。$C$18
    256六百年之约。

      “仙娘,你刚才好像变了一个人,我感觉都不认?#35835;恕!?#24311;云?#21491;?#31354;中传来笑声。

      武仙娘却是不回话,立刻变回了一袍在身,玉足赤地。

      “仙娘,你生气了?”廷云收敛了笑容,轻问。

      武仙娘哼了一丝,回:“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你给我闭嘴!”

      廷云?#20013;?#20102;,道:“仙娘,可我真的好想和你说说话,也有好多话要和你说。$C$17
    252小姑奶奶到来。

      是夜。

      卿霓回去了。

      离开前,她并没有让她的痞木头晋升页境,但?#26434;?#20182;躯身的改变却是惊?#35828;摹?br/>
      数不清?#38382;?#30340;欢/爱虽是欢/爱,但严格来说,其实也是她和她的痞木头无数次的双缔。

      或许,如今的君丫脂也不可能再轻易拿捏他了。

      还有就是,她收走了那张大红纸签。

      因为它的目的,?#20011;?#36798;到了。$C$16
    251一串串不能忽略的名字

      光阴似箭,光阴如水。

      于缔洛的人而言,时间有时候并不是漫长的。

      相反,还?#34892;?#30701;暂。

      匆匆间,便是已过一百年。

      媚页城,比以前更?#34987;?#20102;。

      这主要是因为君丫脂制定了一项王策:生儿育女?#35828;?#22269;之?#23613;?br/>
      在?#20284;?#38388;,廷云和卿霓也在努力。

      但……卿霓还是没有?#25104;稀?C$15
    237

      世人现在皆比我老

      和廷云从安魂予地出来后,津津便下了旨。

      紧接着,她便一人来找君丫脂了。

      本来,她是要廷云一起来的,但廷云实在有点怕和君丫脂说话。

      ——君丫脂说某些话时,似乎真不会害臊。

      ——于是,廷云一个人回了趣楼天。

      而察觉有声息接近自己宫殿的君丫脂随即换了衣装。$C$14
    236穹宇六势

      一番自语过后,君丫脂转身回了屋,休息。

      而廷云呢?

      他决定去请津津下旨。

      整个媚?#36710;?#22269;,如今就剩她最属局外,也最有资格!

      ——————

      传奇一念堂。

      看着眼?#26263;?#31354;荡荡,潘赛鸣笑了起来。

      “一走了之,我?#19981;?#21435;找到你,荀上睫!”

      自言自语过后,潘赛鸣转身准备离开。$C$13
    220谁是蝼蚁

      “娘娘,我得出予地去了。”

      廷云将三球悬铃诗收起后,便沉重道来。

      津津不意外,她能察觉他的心境出现了变化,于是微微一笑道“逞强离开这儿,你会很惨的。”

      廷云深吸一下,也是一笑“多谢娘娘劝告。”

      津津忍不住一叹,道“去吧去吧!自古以来,男人都是听不住女?#35828;捏?#35328;!”

      廷云尴尬了,微弯身躯,拱礼而别。$C$12
    219旗袍的秘密

      旗袍宫。

      一间无一丝光亮的密阁。

      倏然,一团血色缭绕来!

      犹如生命浮动,它渐渐露出了一道麒麟之形。而在麒麟之内,又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绝?#23376;?#23039;!

      仔细一摩,便会发现她就是旗袍!

      只是,此刻的旗袍竟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圣美!

      尽管黑暗和血色浮华一起糅合出诡异,尽管她这一瞬间的模样未着寸缕,但就是让人生不起戒惕和亵渎之心!

      不知过了多久,密阁的门缓缓亮来。$C$11
    212三球悬铃诗。

      和旗项分开后,廷云并未立刻从三生冢中出来。

      因为了解的事情一下变得繁多了,他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消化一下。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一处山巅。

      巅上,有一块颇为平整的漆黑巨石,但其形状却有点像一片三球悬铃叶。

      “好看的石头。”廷云赞美了一句,便在上面坐了下来。

      静静地,他闭上了眼睛,全身慢慢?#28504;桑?#22914;同掩页一般。$C$10
    211请教

      “廷云!”卜籁籁等了会儿,便不?#22836;车?#21917;来。

      廷云从思忖中回神,凝向她,内心已然不欲和人多作纠缠。

      因为大姑奶奶的那几个字,让他生出了迫切?#23567;?br/>
      他得快点择定媚页城王者!

      他得珍惜时间赶紧缔练,好尽快去穹宇之最寻他的大姑奶奶!

      毕竟页囊中的大红纸签来得实在太突然了,看似人儿在思念,可为何总让他有一种莫名的?#24597;?#21602;?

      难道……贵客她出了什么事吗?

      将信息传落在这个有着不祥之象的三生冢里,可能……真的是出了事了!

      一念至此,他道来:?#23433;?#22823;人,告辞!”

      话落,一指,画圆!

      这次,所借,非是其他,正是卜籁籁负手之息!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卜籁籁眼眸剧缩,这?#19968;?#36825;只手指?#38381;?#26159;无所不能吗?!想借什么就借什么!

      盯着指圆中的无敌之势,同时更见其中有一抹银?#28872;?#26469;,卜籁籁负手终于动了!

      一见负手示掌于前,廷云笑了,要的就是你自己按耐不住!

      而见廷云倏然一笑,已然掌轰指圆的卜籁籁内心怔了,他笑什么?

      刹那,廷云风绎,水中龙卷再现!

      刹那,雷演滋滋,随龙而近其身!

      “哼!”卜籁籁虽然心存困惑,但面对廷云风绎雷演还是不屑一顾!

      她身躯一动不动,只是另一只手的五根手指犹如吹笛弄箫般按抬起来!

      眨眼之间,就见整个悬羽缔方开?#21363;?#33853;翻转起来,完全就像一个人在玩八阶魔?#21073;?br/>
      攻击之中的廷云暗自惊叹,卜籁籁你的确有自傲的本事!不过呢,这个羽方无论怎么变化都不会影响你,这就让我有了断定,要么你根本不在这个羽方里,要么这个羽方本身就是你!而第一个可能性,旗项又在很大程度上为我否定了,还在水面?#31995;?#20182;,应该就是见到你不见了才缔音于我的。$C$9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