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十万九千里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41
    昔日的第八鬼仙乃是那黑胖子,在暮洛与黑纱女子布杀局将他击杀后,这第八鬼仙之位名正言顺的落到了黑纱女子身上,面对突如其来的暮落,黑纱女子并无怯意,可同样她也并非将这位剑子当做?#35828;?#20154;。

      此路深处,黑雾涌动,黑纱女子柔媚之声传来。

      “贵客来了,有失远迎,还不速速退让。”

      这声音充斥着莫名魅力,让此路上的诸多修行者纷纷让开一条道路,原本暮洛到来时,这群修士?#38405;?#20809;死灰,唯独听见了黑纱女子之声,他们才渐渐浮现出活人该有的神采。$C$40
    青木剑子身形踉跄,好似随时会倒下,他从云端落下,走至一条修?#26032;?#23613;头,这位剑子面容庄严肃穆,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能?#38405;?#27979;手段击杀一位鬼仙,这位剑子的实力得到了很多?#35828;?#20851;注。

      西方修行界暗流涌动,原本投靠玄鬼宗的修?#26032;?#28176;渐有了其他?#20035;迹?#22235;方世界皆有?#36824;?#35763;莫如深的气息波动。

      一位黑纱女子屹立某修?#26032;?#23613;头,嘴角浮现诧异之色,可她的欣喜难以掩盖,那玉笛男子并非寻常鬼仙,连他都死于这剑子之手已经看见云中剑宗的底蕴之强。$C$39
    斗世子的道与云中剑宗的道在契合,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融汇在一起,竟有一种微妙的律动,漫天鬼手在这股力量下化为雨点落下,暮洛沐浴黑色雨点,周身却?#39034;?#19981;染,白衣如旧。

      此时此刻,?#36824;?#24656;怖的气势从这位剑子身上激荡开来。

      似在下一秒,这位剑子便要以身化剑,冲杀到这鬼手之上,黑纱女子眼神莫测,她并不惊慌,这一番模样反倒是让暮洛微微蹙眉,不得不说,鬼仙之中也?#20982;?#26497;大的差距,比如这位黑纱女子,比起之前那?#34892;?#39740;仙来就难对付许多,可要与当初刚走出云中剑宗时遇见的那一位比起来,又是天壤之别。$C$38
    玄鬼宗的鬼仙乃是宗门之内最顶尖的年轻一代人物,百里宗门何其鼎盛,门徒无数,可真正能走到鬼仙一道上的杰出弟子无非那么几?#35805;?#20102;,可在这神秘剑子手中,一位鬼仙竟是要就此陨落。

      黑纱女子美眸如火,她舞动纤纤玉手,一片黑雾自十指指尖扩散开来,从这黑雾种似演化出?#38750;?#34542;荒之象,有玄鬼临世,吞吐世间一切生灵。

      这玄鬼异象出世,目标却并非暮洛的冬寂,这一片黑雾吞吐不定,竟是要将那鬼仙男子吞入其中,云端之上,暮洛微微蹙眉。$C$37
    此路深处,气息压抑。

      无数修行者匍匐在地,并无一人敢与这玄鬼宗的女子对视,一声命令下,众多修士皆瑟瑟发抖,可始终无一人走出此路。

      “与云中剑宗的妖魔交手,我必定护你们周全,此战之后,你们会得到踏入玄鬼宗的机会。”

      这位女子语气平淡,口中之言却让很多修士露出憧憬之色,玄鬼宗何等宗门,?#36864;?#25918;眼整个西方修行界也是顶尖宗门之一,倘若踏入此宗,便是真正在修行之路上走出了一大步。$C$36
    战场之上似乎发生了微妙变幻,选大战之前,玄鬼宗一直占据上风,尤其是在玄鬼宗最为顶尖的鬼仙?#24418;?#20986;手时,云中剑宗的诸多剑子?#35328;?#36935;大败,从战绩上来看,玄鬼宗终究?#20982;?#28145;厚的底蕴。

      与玄鬼宗走在同一条道路上的修行者越来越多,那青天之上的铜镜浮现昔日暮洛与妖魔为伍的场景,无数人在唾弃,恨不得将这十九剑子打入十八层地狱。

      尤其是最近几日,玄鬼宗几位鬼仙终于到来,他们?#24067;?#25171;下了赫赫威名,震惊诸多修?#26032;貳?C$35
    玄鬼宗与云中剑宗的约战传遍了西方修行界,八部浮屠塔梵唱阵阵,一群弥陀似对这场生灵?#21051;?#30340;大战默不作声,这是默许。

      “八部浮屠塔乐意看见这样的争斗,等到危机时刻,再由他们出手,必定能让此圣地的地位再攀升一个阶梯。”

      一条修?#26032;?#19978;有老前辈默默低语,在冗长的修行岁月中,他看透了很多因果,一些大人物的布局与后手,也能揣摩几分。

      这是事实,诸多修?#26032;?#19978;燃烧起了峰烟,两大宗门之间的战斗并未真的开始,可隐约有一些激战在悄然进行,暮洛离去的这段时间,战歌不断,无论是玄鬼宗还是云中剑宗,皆诞生出了新的传说。$C$34
    李中缘发丝飞扬,身形落魄,却有一种莫名的悲壮与自豪,见到这位李家后人如此模样,诸位昔日天骄皆沉默下来。

      这?#27492;?#33853;魄的李家后人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不仅打败了一位昔日天骄,更是让他陷入?#20102;迹?#38544;约有打破桎梏的迹象。

      幽暗大地的冷风吹拂众人,李中缘在惨笑,这位道人似乎?#37096;?#20102;?#35805;悖?#31070;志不清,刚才的大战他赢得并不轻松,好歹也是李家昔日的人杰,即使他动用了一些深藏的?#30528;疲?#20063;遭受重创。$C$33
    李家五位天骄皆面?#27573;?#22937;之色,他们凝视中央之处的幽帝,目光深处隐约有怪异之色浮现。

      这是敌人,却并非李家?#35009;?#30340;元凶。

      “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35828;?#21021;那妖魔的气息。”

      一位李家天骄原本风华正茂,此时却暮气沉沉,那张苍白脸?#21543;下?#20986;缅怀与忧伤。

      当初李家鼎盛时期,纵?#35805;瞬?#28014;屠塔也得给几分薄面,却意外遇到不世妖魔,在一夜之间,李?#20197;?#21463;重创,而后被神秘势力所?#35009;穡?#21487;归根究底,那妖魔便是这一切因果的元凶。$C$32
    暮洛手持春来,将一位李家天骄独自隔绝开来,这位道袍巫人气息古老,显然不是当世该活着的存在,他双眼冷漠的凝视暮洛,微笑道:“借你之手,打破我的桎梏,可若是你被我所杀,也不得有半点怨言。”

      “怨言自然没?#23567;!?br/>
      暮洛淡淡开口,却凝望天穹。

      “只是你李家后人必定为我云中剑宗所杀,一个不留。”

      这少年?#27492;品?#36731;云淡的话语,?#32654;?#23478;这位天骄微微一愣,说好的帮助他打破桎梏呢?如?#39034;?#35064;裸的威胁,不是明摆着要他不敢动真本事么?

      如此一位看上去还算有个人样的剑子,小?#20035;?#36824;真不少。$C$31
    “当初剑城化为云中剑宗之时,九不死也曾出手。”

      暮洛淡淡开口他踏入云端之上春来随身前行,身边好似有?#36824;?#26080;形的气流在环绕虽肉眼不能见,却?#32769;?#28322;出?#36824;?#24322;样的修行之力。

      “十九剑子当真?#23869;?#20215;还价,当初剑城能否化为云中剑宗还是个未知数,若是知有今日,九不死自然会鼎力相助。”

      黑袍人知晓这十九剑子心中的盘算,他身份地位皆非同小可,若是真的算起来,这十九剑子虽然在云中剑宗地位不凡,可论上修为还是?#20154;?#24046;了很多,如今还要在这翻旧账,的确让人恼火。$C$30
    “天下有太多修?#20982;?#38376;,也有太多的天才与高手,在西方修行界,玄鬼宗算得?#23219;?#36739;厉害的宗门之一,?#27492;?#19981;上最强。”

      小七与暮洛走在一条真正的修?#26032;?#19978;,此路多有修士,见到暮洛与小七,他们露出凝重目光,如今这片大地非比寻常,已是有了?#25509;?#27442;来风满楼的前兆,而这两位修士的气息又是如此不凡,令此路上的修士更加警惕。

      不觉间,暮洛周身人?#21543;了福?#36825;条修?#26032;?#19978;的诸多修士纷纷避开这两人,尤其是一些初入修行界的修士,面色颇为惊恐,暮洛哑然失笑,他准备伸手去摸下这小修士的脑袋,却被一阵苍老喝声止住。$C$29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