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十绝山

    小说分类

    最新章节

    $C$26
    等待师父回信,再等师父收拾赶来,没有两个月时间是不可能的,显然翁锐等不了这么长时间,好在秦无双有一定?#38590;?#21307;基础,看个日常小病都是没有问题,再加上翁锐他们开发出的特色药丸,配方是现成的,制药又是秦无双的强项,撑一下生意过过日子绰绰有余。安排好这一切,翁锐除了和卫青见了一面交代了诸多事情外,他再没和任何人讲,就悄悄带着朱玉出城了。

      此前翁锐已经打听好了,从长安城往楚越之地的龙目山有两条路可以走,往东出桃林塞,经洛阳转而向南,路好走但要多走很多时日,往西四百多里到陈仓,从陈仓穿越古驿道到汉中,再从汉中跨越大巴山,路途虽说艰难一些,但可少走很多路。$C$25
    “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要去!”朱玉已经有点歇斯底里,脸也哭的像个小花猫,边哭还边跺着脚,就算是秦无双在一旁拉着安慰着也不管用,还使劲地甩着肩膀。

      “我只?#27973;?#21435;办点事,又不是不回来。”翁锐道。

      “我不管,你走到哪里,我就要跟到哪里。”朱玉倔强地啜泣道,她可从来都没有这样过,这一点也不像她以往的作风。

      翁锐?#26377;?#28165;观回来,脑子里开始有了下一步的目标,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但一回到秦仁阁医馆,他的头就有点大,要把这些人都安顿好,他还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C$24
    虽然这次卫青不能和他一块出去探寻师父的下落,翁锐多少有点失落,但他还是对自己所做的决定感到期待。

      以前做?#35009;矗?#35201;做多长时间,差不多都是师父决定的,就算他们想反抗都没有机会,师父说完教完就走,你们爱干?#35009;?#23601;干?#35009;矗?#27809;人看着你,?#35009;?#20154;逼你,说来也怪,他们俩还就是信他,啥也不想,老老实实的去做,规?#23138;?#30697;去练,好在师父?#35009;?#26377;骗他们,他们的武功不仅已经登堂入室,而且慢慢的都已经有了境界,?#20154;?#20204;自己想象的都要快,还有他们人生?#35851;?#21270;,似乎和这无关,又似乎有关,总之也有了极大?#35851;?#21270;,并且?#27973;?#20182;们小时候就向往的方向在变。$C$23
    卫青再次回到秦仁阁已经是他被封为建章监半个月以后的事了,一是刚坐上这个位置有很多事要熟悉,另外尽管心里急着要去,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他不想表现的对秦仁阁太过热切,他还是怕给他们惹麻?#24120;?#36234;是当了官,对这些东西就越敏?#23567;?br/>
      “我又回来了,哈哈哈。”一进秦仁阁的大门,卫青就忍不住的大声说道,生怕有人没听见,在这里他又成了那个放肆的孩子,一点没有了在建章宫的稳重和矜持,连跟着他的一个小侍从都在偷偷地乐。

      “唉哟,这不是侍中大人吗,草民这里有礼了,嘿嘿。$C$22
    公孙敖他们走后,翁锐告诉医馆的其他人都赶紧收拾睡觉,不许留有任何晚上有过活动的痕迹,他和朱山两人草草给卫青带了一点应用之物,直接将他?#20599;?#20102;家家豆腐坊。

      家家自从帮翁锐开了这个医馆,运营正常后就很少过来,就是偶尔想起了送块豆腐过来。医馆挣的钱他们应得的分红翁锐送过去?#19968;?#27515;活不要,还是翁锐一再坚持,他才肯收一半,翁锐没法?#20179;?#22909;这样。

      ?#19968;?#26159;个谨慎之人,又是个至诚之人,知道翁锐这时候送来的人一定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当下也不多问,他晓得这时候知道的越少越好。$C$21
    卫青对翁锐要去见她姐姐卫子夫这件事当时是?#27973;?#28909;心,但却一回去就没了消息,不是他不想,是他一直没有找?#20132;?#20250;,侯府又不是他家,不能想让谁去谁就能去,弄得他连翁锐这里都不敢多来了,直到第二年春上有一天他兴冲冲的跑过来对翁锐道:“我已经和姐姐说好了,她?#26790;医?#22825;就带你去见她。”

      “太好了,”翁锐也一脸兴奋,毫无埋怨之情:“我收拾一下我们就走。”

      其?#30340;?#22825;卫青确实是在翁锐面前说了大话的,他就是一个平阳公主的骑奴,他来去自由那是因为别人都看着平阳公主的面子,但说要把一个外人随随便便就带进侯府,他还真没有这个能耐,要是偷着来,就算是他们有这本事,但要是被发?#33267;耍?#36731;则重责,重则有可能直接拉出去砍了,为点好奇心丢了性命那就太不值了。$C$20
    在卫青为天枢老?#35828;?#20960;句话而苦闷烦恼的时候,翁锐却是另外一种景象,他似乎是把天枢老人讲的那几句话给忘了,回到医馆该干嘛干嘛,和往常几乎没?#35009;?#20004;样。

      在别人看来没?#35009;?#21464;化,但在翁锐自己看来变化还是不小。师父说过的话他听一遍就记在心里,不用像卫青那样要写出来挂在墙上。在他听第一遍的时候就有所感觉,很美妙,但只有一丝丝,还模糊不清,但他不想马上就把那点感觉想明白,而是想把它忘掉,尽可能的去多做些其他事情,不要让自己的思维沉溺在那几句话里。$C$19
    人常说打人不打?#24120;?#25171;脸和被打上一拳更让人感到屈辱,蒙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将军,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打了一把,?#20054;?#33080;上,这比杀了他还难受,可这?#19968;?#26126;明已经是恼羞成怒,但他却忍了下来,突然变得异常冷静,慢慢的拆掉臂膀上?#35851;?#24102;,两手一伸一握“嘎吧吧”直响,感情这?#19968;?#21463;?#35828;?#33011;膊是假?#38590;剑?#38543;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24120;?#32469;着翁锐转了半圈,看着翁锐点?#35828;?#22836;。

      “我听说长安城里的小神医有点手段,看来确实不假,”蒙成道:“?#21307;?#22825;来就是要领教领教你?#35851;?#20107;,你要是胜不了我,我就让你也躺两个月,还要拆了你这间破医馆,我想这点事,平阳侯恐怕是帮不了你了!”说完,他径自走出医馆大门,在门前大街上站定,等着翁锐出来。$C$18
    翁锐的回来,使延福街秦仁阁医馆再次恢复了生机,不光笑声多了,生意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因为翁锐治病与旁人不同,小神医的名声可不是白给的。

      用药治病,大家都差不多,但见效慢,总得要几天,针灸也是每个医者重要的治疗手段,?#21018;?#19979;去就可见效,但翁锐有了灵枢内功的功力,往往同样?#21018;耄?#25928;果就要明显得多,要说碰上疑难?#21448;ⅲ?#38656;要真元巡脉,那就只有他这里了。

      翁锐现在不光在医馆看,还每每被人请出去到家里询诊,往往这些人都是官宦富庶人家,?#27973;?#30528;他的名声来的,要是治好或者减轻了患者的病症,医金赏金往往不菲,这也招致不少同行的红眼。$C$17
    第八章灵枢-3:天枢门

      翁锐带着一身的伤回到长安城延福街秦仁阁医馆着实是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在翁锐离开的这段日子,秦仁阁医馆可没关过一天门,朱山、朱玉还有猪猪三人也是里里外外忙个不停,在很多时候都是朱玉一个小姑娘?#23500;?#30528;朱山和猪猪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做事,气得朱山直喊“到底是你大还是我大”,但小姑娘的回答更气人,“你大也得听我的”,完全一副主家模样。朱山尽管表现得很气愤,但也是乖乖地听这个妹妹的话,在打理家里内务上,这个妹?#20204;?#20182;太多了。$C$16
    这翁锐纵马跑出有一?#21335;?#30340;功夫,离桃林塞已有几十里路了。这时节二月还没结束,春天才刚刚头了一点头,沿途的树?#20197;对?#30475;去已经有了一些绿意,但近看还是光?#21644;?#30340;一片。透过稀疏的树枝,翁锐似乎在路的前方发?#33267;?#19968;个熟悉的身影,一个高高大大的壮汉骑在一头犍牛上,灰色有些粗犷的衣裳随风飘荡,肩上依旧横扛着一把剑,慢腾腾的走着。

      这桃林塞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他不仅有着许多上古的传说,对当下人心灵感应也是极灵的,刚才在城里翁锐想到了天灵子,不想在这里还真碰上了。$C$15

    杨子小说独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