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宋陣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126 練瑤川和趙云霓對視了一眼,也沒有絲毫猶豫地走了過去,分別坐于了諸葛雷云的下首,反倒是盧清風,似乎對那遠異于他們行軍所用的沙盤頗感興趣,依舊駐足觀看,等聞言轉目看到兩人已經坐了過去,心思一動,依舊留在原地,孟黑衣想了想,也沒有走過去坐下,而是站在了盧清風旁邊,與其一同觀看。

    “好茶,先生這是坐于山中,心懷天下,練某佩服!”兩人坐下后,練瑤川先是端起面前的茶水,品了一口后,只覺得清香撲鼻,倒也沒有說什么虛言,等抬眼看到諸葛雷云好整以暇的模樣,卻是將茶杯輕輕一放,張口吐出一口輕氣后,頗有些試探意味地說道。$C$125 練瑤川對此倒沒有絲毫奇怪,從他知道諸葛雷云的數據后,就知道這人必定有著謀算天下的野心,只是世道不平常,加上大宋積弱已久,又沒有出現過什么明君,冒然出頭,若是引起別人猜疑和忌憚,必定不得善終,或者是直接被人算計而死,因此才會隱而不發,甘心埋沒于此,以至于歷史上也沒有絲毫痕跡留下。

    但練瑤川相信,像諸葛雷云這樣的大才,也只是待機而動,看看能不能遇到值得輔佐的君王主上,否則即便是擁有天人之智,輔助趙構那樣的逃跑皇帝,也會被汪潛善和秦檜那些奸臣吃的渣都不剩。$C$124 陣圖無比的宏偉,而且還在不斷的升高,練瑤川只覺得自己如同滄海一粟一般,渺小不堪,偏偏又無法移動一具,只能看著那流離光彩的陣圖在眼前不斷的演變,雖然起初看不懂大概,卻也覺得玄妙莫測,令人嘆為天人。

    “聽說這八卦陣共有八陣,千變萬化于方寸之間,這八百殺戮值花的不冤,那諸葛孔明不愧是絕頂謀士,能想出這般奪天地造化的奇陣出來!”練瑤川心中嘖嘖稱贊,眼睛卻是一瞬不瞬的盯著那諸多變化和陣法衍變。

    光墻游移之間,練瑤川只覺得身形不由自主的被迫著前走,偏偏那些發光線條匯聚的陣圖,在變幻之間,讓他總能生出原來如此的驚嘆,而且隨著陣法變化越來越快,八門方向,竟漸漸有那活靈活現的異獸憑空顯化,騰飛之間,栩栩如生。$C$123 練瑤川的震驚不是多余的,而是他所站立之處地勢略高,下方連綿的桃林雖然乍一看去連綿一片,但卻并不是雜亂排列的,從上面望下去,隱隱以八卦陣的方位排列,乾、坤、震、坎、艮、巽、離、兌八門俱全,相輔相成,又涇渭分明。

    除了對八卦陣有些熟悉的練瑤川外,其他人只是覺得那桃樹的排列頗為玄妙,并沒有往深了想,所以大多只是震驚于那桃林的繁茂,并沒有意識到其中有什么不對,也沒有注意到桃林后面根本看到不所謂的內谷,更不要說孟黑衣所說的臥龍村了。$C$122 第二百八十六章:桃花谷里臥龍村

    正是三月好時節,花香環繞綠絲絳,在太行山道兩側,柳樹吐綠,香語花香,原本酷寒的天氣也暖和了許多,最直觀的便是吹拂的寒風沒有了原本的冰冷刺骨,憑添了一絲別樣的柔和溫婉。

    在山道之下的小道之上,陣陣馬踏聲傳來,順著聲音望去,就見數十騎飛快地掠來,馬上騎士打扮各異,還有幾名女子在,而且每個人馬上身上,都帶著明晃晃的兵刃,其中半數人的衣衫之上,都有著已經呈現出褐色的血塊出來。$C$121 “老爺,你怎么跟那姓岳的說那么多,不怕壞了我們的大事么,而且看他身后那些武將兇神惡煞一般,不就是個小小的承信郎,真以為自己是多大的官了!”馬車之中,王氏提起岳飛來,就不滿地撇了撇嘴,一點也沒有去想如果不是岳飛帶人及時出現,他們夫婦兩人即將面對的下場會是什么。

    “而且老爺你方才分明是有心提攜于那姓岳的,他倒好,不但不接這個茬,還隨便指派了一個將官護送我們,指不定后面就會立刻把我們的行程報上去呢,真是少不更事,白長的那副好皮囊!”王氏越說越氣憤,聲音不由的大了一些,外面護送的張顯聽到里面的動靜,卻是冷笑一聲,也不去管,那些兵卒,也是縱馬護在四周,并不理會里面的動靜。$C$120 完顏宗賢并不知道,就在他們在自己的營帳中搜腸刮肚尋思對策之際,在離他們駐扎營地數里外的斡難河支流的一處淺灘外,十余騎鬼魅般掠來,他們立于高坡之上,遠遠地望向了透出光亮的金兵營帳之處。

    這些奔來的戰馬俱是蹄蒙布片,奔掠之間雖然迅捷如風,卻并沒有一絲響動傳來,而且距離也恰恰避開了那四周隱藏的暗哨,借著朦朧的月光,只見為首的那名頭帶尖帽,面容黝黑,滿臉胡須的大漢,不是合不勒又是何人。

    此時的合不勒,眼中神采奕奕,緊隨他的卻是一名身穿黑色貂皮戰衣的尖臉漢子,嘴唇薄削,眼神銳利,鼻子尖挺,頭上也有一個尖尖的皮帽,手里提著一柄遠比平常兵刃要粗壯許多的狼牙棒,整個人都流露出一種莫名的兇悍氣息。$C$119 入夜之時,蒙古草原深處,連綿起伏的金營駐扎在孛兒只斤部落邊緣地帶,借著四周火把的光芒,不時可以看到一隊隊金兵游騎四下巡視,四周也有不少金兵暗哨藏身其處,觀察著四周的動靜,在營地之中,大金的旗幡迎風招展,獵獵作響。

    而在其中一處主營帳之上,掛著的卻是蓋天大王完顏宗賢的帥旗,營帳之內,完顏宗賢高坐于主座之下,下首之處,卻是六名麾下得力戰將,只是此時眾人臉色都不怎么好,看著那擺在眾人中間的地圖,沉默不語。

    “報,前方有急報傳來!”就在這時,一名斥候飛奔而入,跪倒在了眾人面前后,看著望向他的眾人,略喘了口氣后,將身一俯道:“稟大將軍,前方傳來急報,我們掠奪趕來的牛羊之物,都被合不勒率人給劫去了,搶不走的也都就地殺了掩埋,等我們的人趕去,他們已經不知去向……”

    “慌什么慌,那合不勒整個部落才有多少兵馬,還不夠我們一個零頭的,那些蒙古蠻子就是因為不敢與我們正面交戰,才會藏在暗處,如鼠輩之流四處亂躲,成不了什么氣候!”聽完斥候帶來的消息,場上那幾名麾下得力部將也俱是臉色震怒,紛紛出聲喝罵起來,那完顏宗賢臉色雖然也是十分難看,卻還是長吸口氣,面帶不屑地喝罵一聲道。$C$118 “諸位只管商量,不過孟某和臥龍村確實沒有惡意,讓諸位去也實在是因為諸葛家主的意思,若是你們有什么疑問,到臥龍村自然有人解答,到時是走是留,都由得諸位!”孟黑衣對眾人的反應,毫不在意,只是開口解釋道。

    “不說我們先前并肩而戰的情分,單是憑著孟某和兩位義妹的關系,就不會對你們有任何不利,等到了臥龍村,若是有人對你們不利,我孟黑衣一定站在你們這一邊!”孟黑衣看到黑風鵲和肖籮籬在人群中想要說話,沖兩人搖了搖頭,示意兩人不用開口,這才再次望向趙云霓,斬釘截鐵地說道。$C$117 除了練瑤川,其他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副場景,也沒有想到僅僅是火攻落到了瘴氣中會發生這么大的燃力,而且那驟然而起的火焰更是險些波及到谷內的眾人,聲勢震撼人心。

    就連早就知道瘴氣易燃的練瑤川,也沒有想到燃起的火焰會這般厲害,不過,如此一來,眾人卻是齊齊松了口氣,無論追兵再怎么多怎么兇猛,面對這樣的一幕,也已經無法再追進半步了。

    谷外,親自帶兵追來的龍虎大王距離那前瘴氣的入口還有百步距離,被驟然而起的火燃驚動,無論人馬俱是驚慌莫名,尤其是看到先前沖過去的親兵大多被燒成了火人,慘嚎著四下摔倒,戰馬更是皮毛俱著,朝外狂奔不遠后有的就倒在了路邊。$C$116 房舍之中,等斗必利反應過來,場中除了他外,已經沒有了一個活口,看著那殺人如閑庭信步的練瑤川和方才還跟自己飲酒閑聊,此時卻成了尸體的一眾下屬,他整個人都無法控制地顫抖起來,牙關也因為恐懼而咯咯作響,因為過于恐懼,臉形都有些扭曲起來。

    斗必利從來沒有想到,自己這次任務會是以這樣的結局收場,更沒有想到,一個人會在殺起人來那般嫻熟,沒有絲毫多余的動作,幾乎全都是一擊斃命,仿佛那被殺的不是人而是畜生一般。

    看著那雙淡漠到極到的冰冷眸子,斗必利只覺得體內想要拼死一搏的勇氣似乎一瞬間全都消失了,握在手里的腰刀也再也沒有力氣握緊,鐺的一聲掉落在了地上,隨著刃身的起伏,像極了他此刻雜亂無比的心情。$C$115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