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孔門學渣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9
    樂歌黑拉著臉、瞪著眼睛,手里拿著教棒不時地拍打著自己的手掌。發現哪里有異常響動他就看向哪里,一副想打人的樣子。

      在他的逼視下,沒有人敢動,都在認真地寫著字,想著字怎么寫?

      上午來的學生娃不多,也就十幾個人。

      這些娃,大的十五六歲,小的只有八九歲。沒有更小的,娃太小爹娘長輩不放心。

      樂歌不瞪那些小娃,怕嚇著了他們。而那些十五六歲的大娃,好像天生跟他有仇似的,是他重點注視的對象。$C$28
    “回去!回去!回去!”見樂歌、狼妹那個不敢相信地樣子,閔世恭朝著兩人揮舞著手臂,示意回屋內去。

      就你們兩人這個形象,影響我招生。

      特別是狼妹!你挺著個大肚子,好像別人不知道你懷孕了似的。懷孕是什么意思?是代表你跟男人睡過。

      去去去!我們這里是學校,我這里是招生辦,不是婦產科!

      “閔先生?”樂歌懷疑地問道。

      “去去去!馬上就有人來了!這里是學堂,不是集市(菜市場),還沒有到時候。$C$27
    見過太多沒有節操的人,還沒有見過像樂歌這樣沒有節操的人!

      樂歌的人品,真的!讓閔世恭不敢恭維。

      閔世恭越來越覺得:樂歌不是傻,而是人品有問題!不!是節操有問題!

      他這個人太沒有節操了!說變就變!見什么風使什么舵,比舵手還變得快!

      樂歌是見什么人說什么話,見什么事說什么話。你把他當傻子,他可能比你還精、比鬼還精。你把他當傻子,有時他還真的是傻子!總之一條!有利于他的事,他做傻子都愿意。$C$26
    “梆梆梆!”

      院門繼續被人敲得山響,你問話人家就是不回答。聽那個聲音,力度很大應該是大人。

      “嗷!”樂歌的棗紅馬好像在提醒主人似的,嗷叫一聲。

      亓官氏趕緊從堂屋內出來,快步跑去開門。

      “誰啊?問話也不回答?”亓官氏一邊說著,一邊打開院子的門。

      樂歌也跟著出來了,站在屋檐下,朝著院子門口看著。

      “你?怎么是你?”亓官氏打開門,本來是黑著臉的,結果不得不變換成一副笑臉。$C$25
    “方大哥?”樂歌驚問道。

      哥這個字這個稱呼,在那個時候還沒有。那個時候的人,是稱兄道弟的,只有兄與弟這種稱呼。

      “方大哥就是嫂夫人的夫君!他不是?丘要尊敬他為叔,可他就是不做叔,要丘叫他大哥。這不?”亓官氏解釋道。

      讓她叫大哥,她一樣不習慣,覺得別扭。再則!人家的年齡擱在那里,叫大哥(兄)真的不合適。

      這位神秘的大哥,樂歌是一次都沒有見過。$C$24
    也就二十幾天,樂歌回到孔子家,感覺自己好像走錯了門?

      曾經的讀書聲不見了,孩子們的喘氣聲也不見了。甚至!連孩子們身上的那股腥氣味都聞不到了。院子里靜悄悄地,好像里面沒有人。

      院子的門是關的,好像從里面插了門栓。

      樂歌牽著馬來到近前,還是先伸手推了一下院門。結果!院門“吱”地一聲開了,竟然沒有插門栓。

      院子里!一個人影子都沒有。

      孩子們呢?

      發生什么事了?孔子的私學不開了?

      “誰呀?”也就在這時!屋內傳來亓官氏的詢問聲。$C$23
    “姐姐!你好兇!”費珠見姐姐的那個眼神,嚇得哆嗦著說道。

      不過!她還是朝著姐姐大妮子那邊跑了過去,抱著姐姐的大腿,把頭靠在上面。

      不管多么兇,畢竟是自己的姐姐。

      大妮子用一只手摟了一下費珠,然后!摸向費珠的頭。但是!她的眼睛并沒有看向費珠,卻一直朝著樂歌看著。

      樂歌見大妮子逼視著他,做賊心虛,不敢與大妮子的眼睛對視。

      “對不起!”為了掩飾自己的內心,樂歌不得再次小聲地說道。$C$22
    大妮子朝著費珠看了一眼,見費珠有些不解地朝著她看著,趕緊朝著她點點頭,小聲地說道:“妹妹乖!”

      “妹妹不乖!”費珠很不滿地說道。

      “你睡吧!”樂歌朝著大妮子看著,打圓場道。

      大妮子實在是太累了,也就懶得跟小妹費珠計較,坐到床沿上,一副準備睡覺的樣子。

      “我們到外面去玩,好不好?”樂歌走過來,蹲到費珠的面前,很友好地邀請道。

      費珠朝著他眨了眨眼睛,很不情愿地點點頭。$C$21
    “狼妹家里什么情況?”費清不動聲色地問道。

      “這個?”樂歌不想說實話,可又不得不說。他知道!老丈人在盤問他,然后從他的話語中找出漏洞。

      什么叫言多必失?就是這個意思!話說多了,就容易出問題!

      “有什么不好說的?”老丈人逼問道。

      “是!爹!”樂歌答應道。“她家就她一個人!她的爹娘早已死了,是被狼群給咬死的!聽她說!她爹把狼的幼崽給抱回來了。$C$20
    “那你打算跟大妮子成親么?”費清忍耐著怒火,眼睛瞪著樂歌,問道。

      中年保鏢一副武松打虎的架式,隨時準備把樂歌按到地面上,一頓胖揍。他的眼睛一會兒看著樂歌,一會兒看著費清,就等費清一聲令下。

      堂舅一臉著急地看著樂歌,見樂歌的那個德性,他更是著急!

      心想:好你個樂歌!真是不知死活!你騙人騙到我姐夫家里來了?要不是大妮子喜歡你!我姐夫只要嘴巴動那么一下,你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你?

      在這個亂世中,死個人還不如死一條狗。$C$19
    謹記:小說20丨6網址:o以免丟失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會這樣?”閔世恭見樂歌被大牛推出去了,不敢相信地看著孔子,問道。

      本來!失蹤這么多天突然地回來了,應該高興。結果!卻打架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反正!閔世恭是沒有想明白。

      “都是我不好!先生!一切都是我的錯!唉!先生!對不起!我錯了!我?唉!”孔子氣不過,自己打了自己一個耳光。

      “好了!”閔世恭喝道:“自責有什么用?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們怎么把樂歌給惹毛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樂歌是什么人?是不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里呢?唉!”孔子承認錯誤道:“我這不是?遇上不愉快的事了?我這不是?肚子里窩著一肚子的火?我這不是?……”

      閔世恭喝道:“你窩了一肚子火,你也不能這樣啊?”

      “我這不是?我聽說阿姑她把樂歌叫到房間里了,我心里就窩火!這不是?我過來推門,房門還插了門栓?我這不是?我?我就火大了!我把門叫開,把鯉抱到懷里,把樂歌推出房間。$C$18
    “你?你個瘋子!”孔子罵道。

      “你為什么打我?你?”亓官氏咆哮著,又一個巴掌打了過去,結結實實打在孔子的臉上。

      “啪!”

      “哎喲!”孔子本能地痛叫道。

      亓官氏依然不依不饒,不再打臉了,而是打孔子的頭,一邊打還一邊埋怨。

      “你拿我撒氣是么?你拿我撒氣是么?我受夠了!我受夠了!我阿姑受夠了!我嫁給你后,我一天安穩的日子都沒有過!都什么人?幾天沒有回家了,我都急死了,你回家就打人!我打你!我打你!我打你!……”

      越說越有氣,越打越停不住手。$C$1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