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錦衣衛創始人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95 天近午時,卻仍舊不見來人。雙方很有默契的,無論是蒙赤行或是王小十,都未在今日出現。難道說,他們已經取消了這場對決?或者是因為前來觀看的人太多,決定易地而戰了嗎?

    到了午后,許多人耐不住性子便離開了。他們走了,嘴里卻罵罵咧咧的說著難聽的話,無非就是說王小十認慫了之類的話而已。

    但仍舊有一部分人留了下來,很大的一部分。

    他們一直等,一直等到深夜。若王小十他們仍舊不出現,只怕他們會等到明日天亮。$C$94 人性本善,可在經歷過人世的困苦與磨難之后,仍舊能夠保留最原本那顆善心的人,卻是寥寥無幾。直至惡根深種,已然無法回頭的時候,那才是最可怕的。

    中原百姓,經過蒙元朝廷的百年統治,他們為了活下去,為了生存,不得不做出許多違心之舉。久而久之,便影響了兩代人,也使得人性自出生時便是惡的。

    現在,這惡果、這苦果,王小十已經嘗到了。

    但為什么非要是王小十去嘗這惡果呢?為什么非要是他呢?這難道也是老天爺與自己開的玩笑嗎?

    “楠姑娘呢?是否也被這些人所抓去了?”

    方夜雨搖了搖頭。$C$93 王小十閉上了眼,眼中還帶著微笑。因為他知道,張通玄是不會害自己的。

    果然,王小十不過昏迷了一陣,便清醒了過來。

    當他重新恢復了意識的時候,正躺在棺木里。四下一片漆黑,但這四四方方的空間,不是棺木又是什么呢?

    仔細的聽,周圍并無任何聲音,好似萬籟俱靜。絲絲的冰寒,也已讓王小十感覺到,自己非但是身在棺木中,也已經被埋在了墳塋中。是朱元璋認為自己死了,而安葬了自己嗎?

    光禿禿的墳包,沒有任何碑文。$C$92 金陵依舊,人依舊。金陵城大開著城門,宛若巨獸張開了大口,等著將王小十吞噬。但此刻的王小十內心被巨大的幸福所填滿,看這世界的目光也充滿了美好。

    因為心懷有愛,才無所畏懼。但這并非是世間大愛,并非是為國為民的無私之愛,而是小愛,是男兒心中最美好、真摯的愛。

    他心中已經沒有了家國情懷。就像朱元璋所說的,王小十不過是一個江湖人,一個江湖浪子,縱然身在朝中,卻也做不好這個王爺。

    現在,王小十就以一個江湖浪子的身份,孤身進了金陵城。$C$91 “請坐!”

    王小十當然坐下,同時他也放開了毛驤,讓其出去。他已經見到了方夜雨,再扣著毛驤也就沒有必要了。

    王小十開門見山的道:“方夜雨,玩笑已經鬧夠了,今天我來是要聽你說真話的。”

    “好!”方夜雨道:“你與家師的約定日期,已經不過半年。到時候,你們就要生死之戰了。”

    他說的沒錯。與蒙赤行的那一戰,王小十初時只想逃避,可而今卻添了幾分期待。$C$90 殺了這幾人,王小十也并無任何的負罪感。亂世如此,他們伙同日月會作亂,自該是落得如此下場,死在自己手里與死在朝廷手里又有何分別?

    即便是沈萬三,若非王小十與之有著深切的交情,他也不會苦心勸他回頭。

    他希望沈萬三能夠回頭。“怎么樣?萬三哥可愿意就此罷手嗎?”

    “當然不愿意。”

    “難道你想毀約?”

    沈萬三道:“不。$C$89 “王將軍!”沈萬三并未太過覺得意外。他這次回京來,若有機會也要去見一見王小十。不想,這機會就來了。“王將軍而今身居高位,自是福澤深厚,卻為何到我這荒僻小院之中來呀?”

    他說話時不像是在面對老朋友,倒像是面對素日的冤家。一切都只因為時候不對,這場面是在不是個敘舊的時候。

    “萬三哥,多年不見,可還好嗎?”

    “好。托洪武皇帝,與你國公爺的福,沈某人近來一切都好。$C$88 王小十仔細的看著。看著毛驤如何與這人搭話,他們又是為何會將毛驤帶到這里來。

    “方夜雨不是命毛驤離開了嗎?”王小十知道,自己又被方夜雨給騙了。自己還是太單純了!

    方夜雨的話永遠只能信一半。而這其中哪一半是真、哪一半是假,就要靠自己的運氣了!但像王小十這樣,將方夜雨的話盡信,至少還能得到那一半的真話。若他將之全部當做假話,那聽與不聽就沒什么意思了。

    所以,話無論真話假話,要說給對的人聽。$C$87 楠姑娘還是跟著王小十一道去了。有時候,男人真的很難拒絕女人。普通人很難拒絕美貌的女人,而似王小十這樣的男人,則很難拒絕一個滿眼含著情誼的女人。

    這可算作是王小十的一個弱點。

    還未等出了萬花樓,楠姑娘便叫來了一頂轎子。

    “你這是……”

    “難道你要這樣大搖大擺的去進到太子東宮嗎?”楠姑娘是女人,美貌的女人,自會有她的辦法。

    兩人上了轎,轎夫才抬著他們離開。$C$86 “你為什么會在這兒?”

    方夜雨道:“因為這里有天下間最美的歌聲。”這點,王小十也并不否認。但方夜雨的身份特殊,若說單為了聽這歌聲,而冒險進入金陵城中,王小十真的是不敢相信。

    方夜雨這人,做事虛虛實實,讓人捉摸不透。按說王小十是朝廷的人,見到方夜雨應該立刻將之緝拿,送交法辦。但王小十或許是不愿意破壞此間的意境,又或者是忌憚方夜雨背后搞的陰謀,所以他并未動手,而是與他坐在了同一張桌案旁。$C$85 “幾位軍爺,國公有請!”常升突然讓開了門。當府中的樂聲響起,說明一切都安排妥當了。

    錦衣衛的人進了國公府,四下里搜尋了一圈,也見到了常茂和王小十。

    “卑職參見鄭國公,參見三奇王!”

    “可搜到什么了?”常茂問。

    “回稟國公,并未搜到。”

    “你不需要給我個解釋嗎?”

    “卑職知罪!”

    常茂道:“我無權治你的罪。$C$84 “紀綱,真的是你!那天在城南的一條暗巷里,那真是你住的地方?”王小十顯然沒有將常茂的話聽在心里。現在他的眼中、他的心里,都只有紀綱。當年的老兄弟。

    他可太老了!當年橫澗山上的老兄弟,已經不多了。

    “是我,那就是我。小十哥!”紀綱道:“那天在秦淮河邊……”

    “在秦淮河邊,我沒認出你來。”

    紀綱也如常茂般的道:“在秦淮河畔,幸好你沒認出我來。$C$83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