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妖孽神帝在都市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28
    正一法門代門主張南象就發了一條公告:

      張某才疏學淺,德不配位,暫居門主一職誠惶誠恐,再三與長老會商議,決議辭去門主之位,由師兄莊上仁繼承。

      正一法門上下無不欽慕莊師兄之才德、神通,懇請繼位。

      十五日后,我正一法門將會與千丈鋒前開“天師三門”,由莊上仁師兄繼承正一法門第五十三代門主。

      敬告修道界同道,望十五日后仙駕蒞臨。

      代門主張南象。$C$27
    婁星南撿起一塊扁平的鵝卵石掂了掂,側身擲出,鵝卵石貼著水面跳了十來下,暈開一圈圈波紋。

      “可我現在指定接不住竹師姐十招。”

      葛牧也撿起鵝卵石打水漂,呵呵笑道:“我教你兩手你就能接住了?憑著我跟三清門的淵源,把周天一劍傳給你也不是不行,這式術法精妙絕倫,二十八重變化頂的上他正一法門的《無量劍罡》,可你現在學了沒用,以你現在程度如果要強行施展周天一劍至少會斷六條經脈。”

      葛牧拍了拍婁星南肩膀:“修行沒什么捷徑。$C$26
    沒等趙益清開口,葛牧就又解釋道:“修行,本來不是坐而論道就能成就神通的事,你看人家御劍飛行瀟灑,可卻不單將飛劍蘊養出靈性至少都要十六年,讀書十年寒窗,修道者百年都未必能破壁,我這都是正常修行而已。”

      “那也不用煉成這樣,連一口水都喝不下。”

      趙益清把葛牧扶到藤椅上,拿毛巾蘸了水,輕輕地給他擦去臉上汗痕和微微血絲,放回水盆里漂洗時,一盆清水都染成了灰黑色。

      如果換作以前,有潔癖的趙益清絕不肯做這種臟活,可現在卻會蹲下來將毛巾一遍遍地清洗干凈。$C$25
    竹西雪湊近過來,葛牧似笑非笑道:“當初是誰讓你來三清門借陰極井修行的?”

      “當然是門主建議。”

      “那不就成了!你就跟莊鳳梧說這是張虛谷老爺子的意思,他雖卸任了門主,余威仍在,姓莊的還不敢在明面上忤逆他。”3“哦,我懂了。你的鬼心眼兒可真多。”

      這回葛牧沒再進待客廳,竹西雪是性情耿直,但絕對不傻,不需要特意去交待什么。

      十幾分鐘后莊鳳梧從待客廳甩袖而出,面帶憤然,明顯就是被竹西雪給拒絕了。$C$24
    葛牧經絡傷愈以后,在五山論道時已經能恢復筑基中期修為,但沒急于求成,回來了幾天,心境體魄都調養到最佳狀態,才不聲不響地恢復了此境界。

      經一遍磨折后重修上來,實力也比之前強了兩分。

      天氣放晴后第二天傍晚。

      他立于湖畔試招,《大衍陰陽決》分化玄陰玄陽二氣于雙臂,青光上漫,半空中結成星宿輪盤,搖落三百六十道星光直沖千傾湖浪而去。

      泛舟湖心馮天合見這式術法精妙絕倫,陡然技癢,放下釣竿,拂袖往湖面上一揮,霎時之間湖面便如一塊褶皺了的大幕,泛起十六道駭然白浪。$C$23
    這些話在葛牧心里憋了幾乎二十年,除嚴仙師外無人能傾訴,此時說出來,頓時輕松很多。

      大道漫長修遠,同路者不知有幾。

      若傾訴都不能就太寂寥了。

      說話間天色已晚,雨后淡薄的煙氣漫進了弟子居,葛牧臨窗而立想外面看著,默然不語,留下一道頗顯孤獨與沉重的背影。

      房間里很寂靜。

      趙益清輕輕地捏著手指,消化著這番話里蘊含的信息。$C$22
    兩個古稀的生涯,張虛谷看過很多大風大浪,已心如止水。

      但當這位一百五十多歲的老人長跪不起,解開了包袱,拿起壓在麻衣棉服上的五貫銅錢時,沉默無聲,雙手依舊顫抖不止。

      他能呵雷八百道驅散三百里山川形勢凝成的地龍,可卻有些拿不起這五貫銅錢。

      云上真人看著他,曹進之看著他,五惡婆婆也看著他……當他按著膝蓋站起來時身體已經顯得有些僵直,長吁了一口氣,語速很慢地說道:“張虛谷愧為人子,今日自毀雙目,以為天下修道者不忠不孝者之警戒。$C$21
    五山論道的地字一局和天字一局仍在進行之中。

      地字一局由金丹境以下的、各宗門門主、閣主、以及世家前輩自愿參與,旨在找出自身不足,點到為止,說起來也并無精彩之處。

      天字一局金丹境者坐而論道,參與的人都是年過百歲的老人,須發皆白,不管再講出什么讓人敬服的宏法大論,可不動手,場面必然不精彩,跟一群老頭喝茶吹牛幾乎無異。

      但中間發生了意外。

      這是葛牧等離開西蜀無名野山的兩天后。$C$20
    葛牧之前連戰五人,靈力的確有所耗損,但是他主要是以龍元加持的強悍體魄去戰斗,靈力耗損并不多。

      對陣王駿沒有動用術法,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幾分能耐。

      待箏音落定,

      王駿自以為勝券在握,外面觀戰的大部分都以為葛牧將敗時,滿地碎石陡然彈開,他有以軒昂的姿態站了起來。

      一掌拂過,便是摩天手印。

      這一掌直將王駿逼退二十丈。$C$19
    王駿眼皮跳了幾跳,眼中泛起一抹濃郁陰翳。

      他也算王孟頫曾孫,只是王卓直系,而他是旁支,因為這層關系在幻塵宗里的地位比王卓稍遜,但論實力卻要更勝一籌,就算放眼整個天下的修道界的后輩也是那種拔尖兒的存在,沒人敢輕視他,就算竹西雪都要禮讓三分。

      但他從葛牧眼里卻看出來鮮明的輕視之色。

      視他如無物,抑或是螻蟻。

      “姓葛的,你自負的讓我現在就想宰了你!”

      “對待垃圾沒必要謙遜。$C$18
    雖說留在小乾坤內的人大都變得格外謹慎,但這第一天夜,仍有26人被淘汰出局。

      夜里的戰況不知為何比白天要激烈許多。

      被淘汰出局的人有三人被打成了重傷,一人斷腿,還有一人直接被寒冰錐洞穿了肺葉,性命都岌岌可危。

      而除了被淘汰的26人,勝出者也有8人徹底喪失了戰力、撇下玉牌自動出局,到第二天晨曦升起來時候小乾坤內僅剩下42人,不到一半了。

      早上云上真人代為宣布了第一天的成績排名:

      竹西雪五塊玉牌。$C$17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