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ml32a"></sup>

<nav id="ml32a"></nav>

<dl id="ml32a"></dl>
  • <listing id="ml32a"></listing>

  • 無敵小皇子

    小說分類

    最新章節

    $C$32
    無數的符箭和符篆激發的能量體墜落下來。

      武都郡城墻周圍的天空里不僅下起了箭雨,還下起了流星雨。

      那場面很是好看,但卻充斥著死亡的寒冷,因此形成了一副詭異的壯景。

      姬羽周圍也很玄妙。

      那些看似繚亂的劍意,竟然如同一只巨大的龜殼一般,將姬羽很好的保護了起來。

      但是這只巨大的龜殼,不僅僅會守護,還會進攻。

      武都郡城墻上的裂紋越來越多,看上去就像隨時會倒塌一般。$C$31
    還好,在長安城那邊,不僅有朱重八這位影鳳的大統領、不僅有許尤先生這樣的北地名士,不僅有多寶道童這樣的姬羽親傳弟子,還有著張合大將軍和一支精銳大軍。

      那名年輕不知天高地厚的天子,又能在長安城內惹出怎樣的麻煩?

      孫政并不在意這些事情,在他眼里,如今只有庖子和戲子,稱得上是略有威脅的存在。

      魏貂沒有任何情緒,他只是一個奴才。

      作為一個好的奴才,自然是要追隨著主人的情緒而動。$C$30
    成英光微微一笑說:“那是自然,只要江東的孫政不插手,其它人根本不足為慮,但是江東的孫政又有什么理由插手這件事情呢?”

      他說得不錯,在整個后漢看來,江東孫政和楚候姬羽似乎從來沒有過交集,更別談能夠擁有什么情誼了,怎么看孫政都不可能忽然幫助姬羽。

      這也是成英光這一行人,對于這次結盟最大的底氣。

      劉玄聞言,徹底放下了心來,說:“那大小姐,就讓我們叫他們把軍師請回來吧,有軍師在,再加上成老弟和西涼諸將,必定能夠,扳倒楚候姬羽。$C$29
    即使是這位東華大陸的神秘絕世神仙境強者,辰月天宗那些大人物皆離他有些遙遠,他入道神仙境較晚,即使比起辰月天宗如今的宗主屠辛,也要自稱晚輩。

      更何況那位白衣劍仙唐九,屠辛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上一聲小師叔。

      這樣的人物,又豈是他能輕易議論的,而眼前與陛下談論的這個玄衣少年,明明年歲不大,修為如螻蟻,卻能稱呼白衣劍仙唐九為小九。

      難道,他真的是鎮魔井那只鬼,采用了邪魔之道的奪舍手法,跑了出來?

      原來,號稱能夠囚禁天下邪魔,無人能夠從其中走出的鎮魔井,亦能出來。$C$28
    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很少能有這樣深邃的目光,或者說不可能有這樣深邃的目光。

      可是楚候姬羽的目光,卻是如此的深邃。

      他所看著的,正是那支正在全力撤離的“馮”字騎軍。

      整個戰爭里,這支“馮”字騎軍表現的都十分完美。

      直到撤退的時候,才表現出了一絲不自信的緊張,和隱隱有所擔憂的急迫?

      他也看出來了,那支騎軍的裝備,全都是符器,所以在戰場上格外悍勇。$C$27
    很少有人能夠在與伶月交手的時候,還能夠分出心神來做其它事情,成英光只是某人的一條狗,甚至嫡系的爪牙都算不上,又憑什么能夠這般強?

      馮超和龐德被刀花那么一阻攔干擾,更是無法在一瞬間擺脫眼前的對手,做點什么。

      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姬羽,一步一步的朝著漢陽郡,那扇朱紅色的高聳大門,緩緩逼近著。

      說是緩緩,其實這一切只發生在瞬息之間。

      有無數匹馬匹的嘶鳴聲響起,很多人的目光開始偏轉。$C$26
    楚候從白衣女子那里得知,天一生水是上官府獨有的招式,而成英光曾經是和上官府的小公子上官靜在一起的。

      那么也就是說,成英光和白衣女子,都來自于上官府。

      可惜自己殺了上官靜,白衣女子對此事好像沒有多大的感覺,不像成英光這樣,便把自己列為生死大敵。

      于是,楚候有些不理解,上官府的人,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

      上官府,對于東華大陸西楚來說,是一個很高的存在,但在東華大陸太低,于是即使前世行走天下,他對這個勢力,也沒有太多的了解。$C$25
    整個天下的修道者,都明白一個至理,那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就算你一力可搬山、破海,但你還未發力,人家已經一劍砍下了你的頭顱,又有如何作用呢?

      風雪短戟本就輕盈,樊寬速度也不慢。

      但與馮超這樣極快的對手相比,自然是不夠快的。

      于是他如今只能被動防守,并且爭取能夠不被馮超在速度上完全碾壓的同時,在力量上占據一定的優勢。

      樊寬所修的功法名為“開山”,便是力量型的。$C$24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張貼滿了符篆的鐵甲巨獸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一張符篆戰車如同洪荒猛獸一般撞了過來,攔在了他的身前,然后朝著那兇煞的一龍一鳳疾馳而去。

      那些符篆就像無數的生產機,靈氣源源不斷的從里面孕育了出來。

      磅礴如山的靈氣包裹了符篆戰車,就好像兩大遠古兇獸之間的對決。

      那符篆戰車,也不愧是后漢軍部最強的武器,竟然只是一瞬間,便撞碎了劉玄的龍鳳。$C$23
    只見這位來自西楚城中城的少年,舉起了手中的那柄赤龍斧。

      那柄赤龍斧在陽光下,竟宛如被加持了神輝一般,活了過來。

      斧身上的銜燭之龍,在金色如火的光輝下,逐漸復蘇,開始劇烈的蠕動了起來。

      場面越來越詭異,又好像不像是復蘇,而像是在烈火中越來越猙獰可怖。

      張翼暴喝了一聲,方圓十丈之內,士兵們心膽俱裂,仿佛聽見了九幽地府惡鬼的怒吼。

      夏侯元雙目漸漸亮了起來,就好像那柄赤龍斧的光輝,填進了他的雙目之中,宛若神靈。$C$22
    當楚候府的書房內,那位身著玄衣的少年大物順著心中快意,做出決定的時候,長安周邊,或者說后漢正北部和東北部分地區的兵馬迅速朝著長安匯集。

      而昔日的十路諸侯和天下群雄,也收到了一定的風聲,知道劉玄即將調集大軍北上,與姬羽開戰。

      很多人都好奇,剛開始的叛徒、喪家之犬的劉玄,何以來如此之大的勇氣?

      直到,他們得知昔日獨創楚候府的左慈和趙影將軍,竟然悄然找上了劉玄,準備和劉玄一起對付姬羽的時候,很多權貴難以抑制心幟嫉妒和羨慕之情,從他們那一張張貪婪的臉上,流露了出來。$C$21

    楊子小說獨家提供

    快3分析软件